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21章 痛苦的活着,解脱的逝去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小秦啊,不如留下来吧,今天晚上我给你开一瓶好酒,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对面的男人装了一天的斯文有礼,到了酒店还是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衬衫解了两颗扣子,露出涨红的皮肤,眼睛放光死死的盯着苏逢秦,就像是一只即将扑向猎物的恶狼。

    苏逢秦挺直着腰背,站在酒店房间门口,眸子深处露出几分不屑厌恶,面上却还维持着得体温婉的轻笑:“杨总的酒还是留着自己好好品尝吧,我不巧昨天刚从医院回来,医生交代了这几天最好不要喝酒,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酒小秦你可不能错过啊,这可是我前几天从英国拍下来的,可不是市面上随便能买到的。今天你不喝,该天没了可就要后悔的。”杨总笑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缝,露出满口微黄的牙齿,一副可惜的模样。只是他话中的一语双关,苏逢秦哪里会不明白,如果自己今晚不留下,原本两人商量好的合同就可能作废了。

    苏逢秦轻轻一笑,唇角的笑意收敛了几分,精致漂亮的脸上竟然露出几分冷意,声音却依旧清脆醉人:“杨总的酒今晚不喝,或许可以等着明天签合同的时候喝。若杨总非要今晚喝不可,那就只能叫别人来陪您喝了,我明天还约邵康的唐总喝茶,杨总还是早点休息吧,酒能醉人也伤身。”说完就抬步,似要离开。

    那杨总的脸色白了几分又黑了起来,苏逢秦话里的意思他这个在商场打滚的老狐狸再清楚不过,这个合同要是他不签,苏逢秦就去找他的老对头姓唐的签,苏逢秦出的价到底还是公道的,再找个人说不定价钱要高上几点。

    脸色变了变,杨总很快笑容满面的叫住了苏逢秦,憨厚爽朗的大笑两声:“苏总留步,这酒再好一个人喝着也没什么味道。不如我还是明天带去,签完约咱们当庆功酒喝。”“那我就提前谢谢杨总了,您早点休息,我回去还要处理一些事情,我先告辞了。”苏逢秦回头,漂亮的眸子里一片真诚,嘴角的笑意也恢复了温柔。两人互道了晚安,苏逢秦转身离开了。

    原本微笑着看着苏逢秦离开的杨总,看着苏逢秦的身影消失在电梯口,很快就变了脸色,一脸鄙夷羞恼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咬牙咒骂道:“呸,什么玩意。当了婊|子还他娘的立什么牌坊。”

    恼羞成怒的中年男人撕开衬衫,露出肥腻的啤酒肚砰的关上门,但很快的就听见了口袋里手机再响。他黑着脸余怒难消的接起电话,大声的问了句谁,然后脸色很快就变了,一脸奉承开心,就差摇起尾巴来了:“甄老板啊,我可是久闻大名。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您尽管说。啊对对对,我的确是在跟蓝驿的苏总谈生意,什么她,她刚刚已经回家了,您找她有什么事吗。”

    “是是是,苏总的确是个好的合作伙伴,对。”杨总笑容满面的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句的应着电话那头的人。没一会,电话就挂了,杨总疑惑的看着挂断的手机,嘴里喃喃道:“这他妈是个什么情况,不是谈生意嘛,怎么净他妈的谈苏逢秦。难道苏逢秦也抢了她老公,嘿嘿。”说完,他把手机扔到一边,躺在沙发上没一会就打起呼噜来了。

    晚餐到底还是被逼着喝了一杯酒,胃又开始疼的厉害,车上明明开着空调,身上却还是沁出了一身冷汗。苏逢秦忍着胃部火辣辣的痛意,把车开进车库,然后下次脚步有些凌乱的往自己的别墅走去。

    痛感让她头脑都有些晕眩起来,眼前的一切都朦胧带着残影。苏逢秦咬着唇,踩着高跟鞋挣扎着往不远的大门走去,只是还没到。就看见眼前黑影一闪,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她面前,声音低沉的喊了一句:“大姐。”

    那声音带着几分不屑轻飘飘的飘进了耳朵,苏逢秦身子轻轻一颤很快就抬起头,眼前的人影晃晃荡荡的有些看不清,但是她已经知道他是谁了。苍白的脸上露出几分讽刺的笑容,她努力的忍着痛直起身子,面上不带一丝表情,声音却忍不住有些微弱颤抖:“又要多少。”

    站在苏逢秦对面的男人看上去很年轻,相貌普通,比苏逢秦矮一些,瘦瘦黑黑的。一双眼睛小的几乎让人觉得他是在闭着眼,鼻子上有一颗黑痣。他看着苏逢秦,似乎已经看出她有些不对劲,却没有半点动作,只是贪婪的舔了舔干裂的唇:“二百万,现在就要,现金最好。”

    “二百万,你开什么玩笑,这么晚我去哪里给你找两百万。”苏逢秦喘息有些重,挺直的背脊微微弯了一些,额头的冷汗拼命的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要是没有现金,□□也行。”男人望着苏逢秦,眼睛里放出古怪的光,兴奋中又带着几分犹豫,他情不自禁的往前走了两步贴近苏逢秦。

    苏逢秦的目光冷厉厌恶的看着靠近的男人,喉咙处一股恶心,她厉声道:“离我远一点,立刻。”男人脚步顿住了,神色有些慌乱怯弱的往后退了两步。胃部的疼痛已经让她意识有些模糊了,甚至有些站不住,她急切的从包里拿出钱包,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往那个男人身上一扔,冷着声音道:“里面有五十万,密码是我的生日,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钱,以后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出现,别怪我不客气。”

    “爸妈说了,要两百万,五十万不够。”男人似乎有些害怕冷冰冰的苏逢秦,往后又退了一步,但是很快就稳住了,他用衣袖擦了擦鼻子眼神闪烁的看着苏逢秦。

    苏逢秦冷冷一笑,苍白的脸没有半分血色,那清冽的眸子在昏暗的路灯下,带着几分骇人的威胁之意:“看来你是觉得我刚刚跟你说的话是开玩笑,第一次给你们二十万不够,第二次又要了三十万,这次居然狮子大开口要两百万,你们还真以为我是在顾念旧情。这次拿好卡立马给我消失,给你们的钱是看在你爸妈当初养了我几年,下次你们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出现,我让你们后悔一辈子,我说到做到。”

    男子明显是被苏逢秦狠戾的模样吓坏了,咽了咽口水一脸惶恐的往后退,然后一言不发快步跑着离开了。

    眼前的影子越来越模糊,苏逢秦努力的睁着眼,确认刚刚站在她身前的人影的确已经跑远之后,她才失尽力气跌倒在地。瘦弱的身子慢慢的蜷缩在一起,刚刚跌倒在地时,她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不是因为不痛,而是胃部的痛意巨大到已经让她忽略了其他的疼痛。

    真是自作自受啊,不是吗。明明知道自己身体已经撑不住了,为什么还要这么苦撑着呢,为什么还要拼命的想回家呢,明明这个冷冰冰的家没有人在等自己啊,为什么要折磨自己,想用这种方法关心惹人关心吗,别傻了啊,有谁会知道你这么痛苦呢,谁会心疼你。甄芦笙那个魔鬼吗,她看到这样的你只能兴奋冷笑。

    或许就这么死在这里,也没人知道吧。那剧烈的痛意已经让她快要失去意识了,苏逢秦脸色惨白的蜷缩在铺满石子的小路上,被旁边一整排的绿化带挡住了身影。其实这样,也不错的,对吧,永远睡去就不会有痛苦了,何必这么挣扎着活着了,反正已经那么痛苦了。

    这一刻的苏逢秦脆弱自弃到极点,她朦胧的看着天边的星星,竟然能感觉到自己脸已经冰冷的可怕。身体上的痛苦,让灵魂有那么一丝丝解脱的意味。就这样吧,心底暗暗的叹了一声,苏逢秦慢慢的闭上眼。

    突然间身边铃声大作,跌在苏逢秦手边的手机开始震动着响了起来,苏逢秦挣扎着用尽力气抓住手机。手机响起的那一刻如同惊醒她一般,她刚刚在想什么,自暴自弃吗,那样的人是她苏逢秦最看不起的人,只是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这样,求生的意识一旦苏醒,快要昏睡过去的人如同回光返照一般,手颤抖的点下了手机上的接听。

    电话那头的声音苏逢秦已经听不清了,她只能努力的发出微弱的声音,让电话那头的人听见:“南南城枫林苑a10栋,救我”话音落了,握着手机的人终于失去最后一丝力气,被痛意和黑暗彻底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