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22章 成功喂食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朦胧中苏逢秦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闭眼静静的躺在荒凉的沙漠里,明明天空中的太阳就像火轮一样挂着,她却还是觉得冷,刺骨的冷。苏逢秦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正漂浮在天空中,蜷缩成一团,俯身望着躺在沙漠中自己的躯体。

    一动不动躺在沙漠中心的女人,看上去很熟悉,可又似乎有些陌生。脸色苍白而瘦弱,闭着眼,黑色的发很长很长,紧紧的缠绕着纤细的脖颈,双手轻轻交叠握着放在小腹处,就像是一具优雅的尸体。

    苏逢秦认真的凝望着自己,突然有些害怕起来。害怕自己会一直这样孤独的躺在这里,看着太阳升起落下,永无止境。是梦也好地狱也好,不管是什么,她好好的生活着的时候,没有人陪伴,到了如今这地步,还是孤身一人,想想也算是讽刺。

    苏逢秦悲哀的想着,又团了团把自己缩的更紧。恍惚间,一丝温柔热气慢慢袭来,暖暖的包围着她,苏逢秦自然的往那温暖的地方靠了靠,接着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很轻的一声呼唤:“学姐。”苏逢秦先是挣扎着想侧耳过去细细听,接着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像是被看不见的丝线紧紧缠绕着一样,被死死的束缚着。

    叫自己学姐的人只有一人,席师紫。可是怎么可能是她呢,那个清高冷漠的小学妹,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就算自己打了电话,随意点的号码也应该是那些所谓的生意伙伴,又怎么可能是席师紫。大概是幻觉吧,苏逢秦失落的想着,紧紧的抱住自己,疲惫中慢慢睡了过去。

    接到苏逢秦电话的时候,席师紫的确有些诧异。但是接通之后,电话那头苏逢秦微弱带着痛苦的求救声,却让她心剧烈的一跳,她连解释都来不及,就把车门一把关上,许清溪被关在车外都还来不及反应,车子就一阵风一样从眼前飞一般飘走了。

    电话一直没挂,席师紫侧头一边开着车,一边用耳朵紧紧的贴着手机。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只能偶尔听到一丝微弱的喘息声,席师紫先是冷静的叫了几声,但是始终没有回应。席师紫大致能猜到,苏逢秦可能已经昏倒了。

    根据苏逢秦晕倒前报出的地址,席师紫很快就赶到了苏逢秦家的小区。跟小区的保安纠缠了好一会,席师紫才顺利的进入了这个遍布别墅的小区。

    虽然苏逢秦倒地的位置有些隐蔽,但是席师紫眼睛亮,很快就在她家旁边一条被绿化带挡住的石头路上一眼看到了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苏逢秦。

    席师紫没有慌乱,半跪在苏逢秦身边细细的观察了一会,昨天苏逢秦昏倒被她送到医院去时,医生检查完后的交代的嘱咐,她都记得的清楚。她俯身凑近苏逢秦脖颈边,轻轻嗅了嗅,除去沁人心扉的幽香外,还有一股极淡的酒味。

    眉头紧紧一皱,席师紫低头看着那蜷缩着苍白的近乎透明的人,轻轻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不知是不是错觉,明明不过隔了一天,怀里的人似乎又轻了一些,身上冰的有些异常。大概是感受到了温暖,苏逢秦往她怀里缩了缩,靠着她的胸轻轻蹭了蹭。席师紫以为她快要醒了,连忙低声轻柔的唤了一声:“学姐。”

    医生说过,苏逢秦的胃病非常严重,吃药并不能缓和什么了,只能慢慢的戒酒戒辛辣,一点一点的把胃养好。席师紫知道现在就算是把苏逢秦送到医院也不过跟昨晚一样,挂两瓶葡萄糖再观察一晚,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好好的让苏逢秦休息,何必再去奔波一次。

    果断的从苏逢秦的包里找出了钥匙,席师紫一边抱着苏逢秦一边把门苏逢秦家的大门打开了,苏逢秦的家人不在,大大的别墅里漆黑一片。

    席师紫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观察苏逢秦家的摆设装修,她很快的找到了苏逢秦的卧室,先是把苏逢秦放在床上,小心的帮她盖好被子。然后快步下楼打开了苏逢秦厨房的大冰箱,让她诧异的是,偌大的冰箱竟然空空如也,甚至连一个鸡蛋一袋面包都没有。

    席师紫拿着苏逢秦家的钥匙,在小区了找了一会,果然很快的就在小区中心找到了一个商场。刚刚席师紫在苏逢秦厨房打量了一番,发现厨具设备都很齐全,只是没有食材罢了。她在商场很快的选购好了东西,没有停留就快步回了苏逢秦的别墅。

    先是在厨房烧水快速的冲好了葡萄糖,然后手脚麻利的刚刚买的米淘好,把新鲜的鸡胸肉撕成肉丝,然后一起放进锅里开火熬煮。其实席师紫的厨艺还不错,但是她一直懒得自己动手,经常性的买几袋面包方便面蜷在画室里,所以前几年家人不在身边的时候,她的放肆随意也让她自己得了胃病。

    后来在席妈妈细心的调养下,好的彻底。所以席师紫还是知道得了胃病的人应该吃些什么,不应该吃什么。锅里的粥慢慢熬煮着,席师紫端着冲好的葡萄糖水上了楼。

    昏黄温暖的橘黄灯光下,苏逢秦侧身蜷缩在一起,脸色比刚刚要好一些,呼吸也平缓了很多。席师紫把碗放在床边,半跪窗沿边,轻轻的动手把苏逢秦扶起一些,让她平躺在床上。昏睡着的苏逢秦比席师紫想象的更加乖巧,就这么听话的让席师紫摆布着。

    把姿势调整好后,席师紫端起碗瞧了好一会,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几分古怪。她这才想起来,她好像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喂一个人吃东西。一脸冷淡的人无奈的轻轻摇了摇头,漆黑深邃的眸子里竟在温暖的灯光的照耀下,多了几分暖意。

    苏逢秦很乖巧,席师紫不用多麻烦,递到苏逢秦嘴边的勺子轻轻碰了碰她的唇,苏逢秦就很自然的微张开了嘴,然后席师紫就顺手把半勺葡萄糖水缓慢的倒进她嘴里。原来喂一个昏睡的人吃东西竟然也如此容易,席师紫眉头轻轻一挑,神色间竟有几分骄傲,然后把最后一勺温热微甜的葡萄糖水喂完。

    苏逢秦闭着眼,一直微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安静的平躺在床上。长长的睫毛在灯光的倒影下,在下眼帘边留下了几束影子,苍白的脸上已经多了几分血色,没有了之前那样苍白透明的质感,唇色也深了几分。席师紫盘腿坐在地板上,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起身踱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观察苏逢秦。

    的确很漂亮啊,席师紫心中暗暗叹了一声,面上却是冷淡的毫无表情。席师紫是艺术家,对于美的东西比普通人更加向往,她直直的站在苏逢秦的床边,像座雕塑一样眼也不眨的看了苏逢秦很久很久,她自小的教育和她的性格使得她从未这样放肆的盯着一个人瞧过。

    只是已经昏睡过去的苏逢秦并不会觉得失礼,也不会不满的回望席师紫,所以席师紫更加放肆。她细细的打量着苏逢秦的五官,垂在一边的左手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摩擦了起来,这是她想要拿画笔的小动作,席师紫一般很少很少话人物肖像,以后在别人的要求下,不得已不情愿的才会画上几幅,但是今天她突然惊觉自己竟然有主动想要画人物像的*。

    苏逢秦有些上挑的唇边似乎沾着一些什么,不知是不是刚刚喂她的时候沾上了一点没冲开的葡萄糖粉末,席师紫没有犹豫的就伸手凑了过去,细长分明的指尖轻轻触在苏逢秦的唇边,想要擦拭掉那一点异物。

    只是在她指尖触碰到苏逢秦白皙柔弱的唇角时,苏逢秦竟然微微张开了唇,就像是之前席师紫喂她吃东西一样,伸出了粉红色若隐若现的舌尖,轻轻的舔了舔席师紫的指尖。

    席师紫被惊吓的往后退了两步,那有些潮湿柔软的过分的触感让她觉得怪异的可怕。她竖着自己被苏逢秦舔过的手指,眉头如临大敌般的皱着。

    在厨房里席师紫来来回回的洗了好几回手,却还是觉得有些奇怪,手指上那柔滑的触感似乎还在,软软的粉粉的,就像是许清溪以前养过的那只小奶猫一样,软软糯糯的。席师紫不借的望着自己的指尖,觉得自己的手指似乎都有些变红了,烫烫的,不就是被舔了一下吗,为什么感觉手指变异了一样呢。

    厨房里已经满溢着米粒和鸡肉交融的清香,席师紫摇摇头一脸僵硬的甩了甩手,伸手关掉了灶台上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