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30章 神秘的新邻居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因为李仙妮的怀孕,席家似乎一下子变的有些不一样了。明明还是一样的家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但是就是感觉比以往热闹。席家二老每天乐呵呵的,原本暴躁的脾气也收敛了不少,每天一早就手挽手去菜市场买新鲜的食材,回家煲汤,研究菜谱。晚上时常拿着席师蓝的笔记本电脑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婴儿视频,和婴儿用品,有时甚至会因为讨论买粉红色还是买蓝色而吵起来,实在叫人哭笑不得。

    而席师蓝也改变了不少,以前每天在公司待的时间比在家里的时间还多,现在则是能在家里处理的工作,就尽力在家里处理,也很少出去应酬了,每天体贴关心的陪在李仙妮身边逗她开心,吃完了晚饭就陪着李仙妮去散步。

    虽然席师蓝去公司的时间少了,但是公司的事情仍然多。席师蓝慢慢的将公司的工作项目,转给席师紫。所以席家人现在都悠闲开心的围着李仙妮打转,而席师紫则是每天待在公司,早出晚归。虽说住在同一栋房子里,但与李仙妮打照面的机会却少的可怜。

    这样忙忙碌碌的生活跟以前躲在画室里蜗居的日子截然相反,时间一长,席师紫竟然有些恍惚了。现在她已经完全能确定苏逢秦不会对她大哥有什么念想了,虽然工作她目前慢慢学习累积,已经有些经验了,一些事情也能胜任了。但是席师紫对现在循规蹈矩的生活却生出了一丝恐慌,这不该是她的生活。

    所以当她找到席师蓝说要离开公司的时候,心中像是放下了重担一般。不过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容易简单,原本以为只要确认苏逢秦跟席师蓝没有关系后,就能离开的席师紫,却又被轻易的说服,纵然心有不愿,却无法反驳。

    席师蓝语重心长的对只对她说了一句,就让席师紫把满腹不愿生生吞了下去。席师蓝,她的大哥恳切的望着她,轻柔的说了声:“你嫂子现在怀孕了,我想多陪在她身边,公司的事情还是先麻烦狮子你了。”

    虽然还是每天要去上班,但是席师紫却顺利的从家里搬回自己的公寓,家中热闹的气氛的确温馨,但是李仙妮偶尔望着她的眼神,却让她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尽管家人劝阻,席师紫还是义务反顾的从家里搬了出去,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

    席师紫的小公寓不大,一室一厅附带一个大阳台。阳台上种满了各种花草,一株爬山虎绕着阳台的栏杆绿油油的爬了一整圈,阳台上放着一把悬挂着的秋千吊椅,材质是竹子编织的。以前席师紫最喜欢赤着脚盘腿靠在上面看书,闻着阳台上花草的清香,悠闲而安静。

    因为之前就算住在家里的时候,席师紫也会来公寓给她养的花花草草浇水,所以当她再回到小公寓的时候,到了季节该开花的盆栽,还是开满了整个阳台。以前随手种着的薄荷也如同野草一般,占据了一个角落,长的旺盛,似乎丝毫没有被秋天影响,在一众花香中,独独散着着一股清凉的幽香。

    席师紫这日空闲了下来,中午就回了公寓,挽着袖子一言不发的把公寓从里到外打扫了一遍,跪在地上拿着抹布一点一点的擦拭着木质地板。伴随着秋风的阳光从阳台照了进来,席师紫停下了动作跪坐客厅中央,望着阳台上随风轻摆的花草,手上拿着湿漉漉的抹布,白净的额角上,有一滴晶莹的汗水慢慢的划落了下来,从她弧度完美的额骨滑下,在尖瘦的下巴上短暂的停留了一会,才啪嗒摔碎在地板上,绽开细碎的水花。

    似乎有些烦闷,席师紫微微皱了皱眉头,低下头继续用力的擦拭着地板。她刚刚居然想起了苏逢秦,那个似乎消失了许久的女人。

    那天从苏逢秦家离开后,她就得知了嫂子怀孕的消息,一时间没空去查看手机。等过了两天,掏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的手机时,她才想起之前苏逢秦说过如果去了医院就会给她电话,所以连忙给手机充电然后开机。

    席师紫收到了苏逢秦给她的发了一条短讯,就在她离开苏逢秦家的那天晚上。席师紫的记忆力一直很好,就算是看过一眼的东西,也会在脑海中保存很久。所以就算是现在,她也记得苏逢秦给她的短讯内容,一字一个标点都记得。

    上面写着:“不好意思狮子,本来想请你吃饭道谢,但是因为公司的一些事情,我需要去外省出差,可能会离开h市一段时间。等回来后,我会找你,抱歉。对了,医院我已经去了,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只要按时吃饭吃药。你那天做的面条很好吃,希望下次回来还有幸能品尝,谢谢你。”

    看到短讯后,席师紫给苏逢秦回了一句:“记得别喝酒。”然后再一天后,她收到了苏逢秦的回复,只有简短的一个字:“好。”

    再然后,苏逢秦就完全消失了,到现在大概有半个月了吧。席师紫只有偶尔从公司员工口中,和八卦杂志上,听到看到苏逢秦的名字。但那些八卦杂志上,写着的大多是些捕风捉影的虚构新闻,席师紫记得有一本忘了名字的杂志封面上,印着苏逢秦穿着风衣戴着墨镜,端着一杯咖啡,面无表情的走在繁华街头的照片,然后旁边放着一个中年男人严肃的大头照,标题就是,商界女强人传奇小三苏逢秦被爆与政坛大鳄沙滩牵手热吻。

    席师紫盯着那照片瞧了好一会,没有沙滩没有牵手也没有热吻,内容夸张狗血,有些语句都是病句,这名不副实的杂志就这么随意的写出来,也会有人看了之后相信吗。

    不过席师紫显然是想的太过天真,某天她在咖啡店喝咖啡的时候,偶然听见坐在她身后的两个年轻女孩就拿着那本杂志在聊天。语气间鄙夷不屑,显然已经相信了苏逢秦“又拆散了一个家庭”之说,嘴上振振有词口诛笔伐,对苏逢秦的衣着长相无理的挑剔了一番,得出结论,苏逢秦看上去就像个不要脸的小三,话语间咬牙切齿的,仿若她们就是真实的受害者一般。

    原来苏逢秦的名声就是这么来的啊,席师紫撑着下巴优哉游哉的搅动着咖啡。苏逢秦说她在外省出差,杂志上却说她昨天在h市跟中年男人在沙滩上牵手热吻。席师紫知道苏逢秦不会骗自己,那么显然就是杂志在胡编乱造了。

    身后的两个女孩说的话有些不堪入耳,简直就是在对苏逢秦进行人身攻击,席师紫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悦,她放下了咖啡,唤了服务员过来结账。她先叫服务员待会给她身后的那两个女孩送了两份甜品,然后买了单。

    转身走到身后那两个女孩面前,拿起桌上放着的那本杂志翻了翻,面无表情淡淡的说了句:“毫无根据胡编乱造的东西,你们还是不信为好。”说完就用力一撕,把那本杂志撕成了两半,随手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哎,你…你干嘛…”那两个女孩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一脸诧异呆愣的看着席师紫。“不好意思撕坏了你们的杂志,我赔钱给你们,顺便请你们吃甜品,再买一本这样毫无营养胡编乱造的杂志,想来这钱也有多余,。”席师紫淡然的从钱包里拿出昨天去超市正好被找的,一张崭新的一角纸币,放在那两个女孩桌上,然后看也不看她们一眼,挺直着背脊在那两个年轻女孩惊愕的眼神中,一步一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席师紫跪坐在地板上发了很久的呆,直到被隔壁装修机器的嘈杂声吵醒,她皱着眉头低下头加快速度的把地板擦完,然后洗干净手,戴上耳机隔开隔壁的噪音,拿着一本书躺在阳台的吊椅子上,摇摇晃晃的看了一会书。

    上回她答应帮苏逢秦问一问隔壁是不是还在出租,可是一直忙忙碌碌竟忘了,当她想起来时,已经过去一周了,席师紫再去问的时候,房东却告诉她,房间一天前已经出租给别人了,也已经没有房间再出租。席师紫心中有些愧疚,因为她忘记了拖延了时间,房间才会被人提前租走。

    所以她请房东帮忙,联系那个租了房子的人,出高一些的价格让那人转租给她。但是房东回复她,租房间的人说了,无论出多高的价都不会转让。席师紫没有办法,只能去看了些其它的公寓,但却大多不满意。

    隔壁的主人似乎动作很快,租下房子没两天就开始装修。虽然吵闹,但每天都是上班的时间装修,差不多要回家的时候,他们就收工,所以席师紫并没有觉得被打扰,只是今天提前回家了,所以才听到了那般吵闹的声音。

    席师紫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呆椅上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天边最后一抹金色的余晖正洒在她身上,隔壁的装修声已经消失了。

    席师紫起身,准备下楼去隔壁市场买些菜。出门时,正好碰见隔壁房门开着,几个扛着工具的工人笑着走了出来,一个穿着职业套装剪着利落短发,长相清秀白净的年轻女孩站在门边,正打着电话:“苏董,已经全部装修好了,您说,您要买什么东西,好的…我明天找人帮你您搬…”

    席师紫提着一小袋垃圾,思考着今天应该买些什么菜,跟着那几个工人一起进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