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33章 拥抱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李仙妮来之前只是在电话里提过,她跟席师紫的大哥发生了争执,席师紫不知道他们因为什么事情而发生了争执。之后李仙妮也一直没有提起,就算席师紫问,她也很快的就转移了话题。李仙妮既然不肯说,那席师紫也就不再问了,她不走,席师紫也只好让她在公寓留宿。

    席师紫的公寓没有预备客房,原本就是不想让人留宿的意思,但是李仙妮现在这样失落的状态,她绝对不可能让李仙妮去外面酒店住,也不可能让她睡在沙发上,所以就把卧室让给李仙妮,自己则是抱着一条空调被,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阳台上的门打开着,有微微的凉风吹了进来,席师紫躺在沙发上蜷缩着身子,呼吸浅浅的进入了睡梦中。

    席师紫睡眠很浅,很容易被惊醒,所以当李仙妮打开房门时,她就已经醒了。外面的月光洒了进来,在微弱的光芒下,隐约能看清李仙妮的身影。她往席师紫所在的沙发靠近了两步,又停住了,脚步有些踌躇,似乎正在犹豫。

    几步远的地方,李仙妮足足走了十分钟才走到了席师紫面前。她轻轻蹲了下来,在黑暗中细细的端详着席师紫的脸,她靠的很近,气息有些不稳的扑在了席师紫的脸上。

    应该是有些符合现在人所说的面瘫,大多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就算是很大的情绪起伏,面上的表情也只会露出一些小端倪,一般人不仔细观察根本就看不出来。大概是因为总板着一张脸,还有那自身带着的傲气和淡然,让席师紫那张本来精致漂亮看上去有些清纯的脸蛋却散发着一股禁欲的味道。

    李仙妮也不知道自己心中怎么会有那样的冲动,她望着席师紫的脸良久,突然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垂下头,柔软的唇瓣往席师紫那微微抿着的红唇上落去。几乎就在两唇相贴的那一刻,席师紫突然轻轻动了动,转了个身子,背对着李仙妮。

    唇就这么落在了柔软的空调被上,李仙妮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身子一抖往后倒,背脊砰的撞到了茶几边缘,她闷哼了一声,撑着地板快速的站了起来。昏暗中压抑的喘着粗气,眼眸惊恐而慌乱,她紧紧的咬着下唇,背上火辣辣的痛感她丝毫没有感觉到一般,她看着席师紫削瘦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细微的抽泣声,转声往房间里奔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黑暗中,席师紫动了动,良久后慢慢的坐了起来。深邃清亮的眸子里一片迷茫和无措,她呆呆的坐着,抱着自己的膝盖,往卧室的方向看了看,眸子慢慢的积攒了几分难过,她垂下头把脑袋埋进膝盖间,像只鸵鸟一样。

    李仙妮对她很特别,她是一直都知道的,以前她以为李仙妮只是单纯的喜欢她,喜欢腻着她。可是这份喜欢,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变了味道,席师紫不是傻子,就算她对感情迟钝,也没有迟钝到那个地步。

    一年前她去了英国半年,才回了国。回到家的当天晚上,李仙妮格外的开心,她喝了很多的酒,醉酒之后就一直抱着席师紫不松手,谁来拉都拉不开。席家二老和席师蓝都认为她们之间姑嫂情深,可是也就是那天,席师紫终于发现了李仙妮对她那不一样的感情。

    只剩下她们两人的客厅,醉酒的李仙妮满脸通红的紧紧的抱着席师紫,不停的蹭着她的脖子,嘴里含糊不清的一直说着:“狮子,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抱着我。”然后仰头轻喊着席师紫的名字,抬头索吻。

    席师紫被吓到了,原本没有半点怀疑的她,终于第一次开始怀疑李仙妮对她的过分亲密和过分关注,然后生出了恐慌和远离之心。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这件事她从未告诉过别人,许清溪不行父母不行,大哥更不行。她压抑着心底的秘密和怀疑,慢慢的开始疏远家人。

    待在画室里的时间越来越长,回家的时间也就越来越短。这次如果不是得知她大哥可能出轨的消息,她也不可能会回家那么久。刚开始李仙妮表示的对她大哥的在乎,让席师紫送了口气,她陪着李仙妮去找苏逢秦,愿意进公司,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席师紫想尽力的保持住席师蓝和李仙妮的婚姻。

    有那么一段时间,席师紫以为李仙妮爱的人只有她大哥,这确实让她送了一口气。可是在医院里,李仙妮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还有那身道歉,让她明白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就结束的。

    席师紫抱着自己在沙发上待了很久,才站起了身子,她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拿出一包烟和打火机,出了门,往楼顶的天台走去。

    天台是房东在打理的,一个年纪很大无儿无女的老人,他天台上面种了很多花草,甚至还搬了个假山和凉亭,把原本脏乱贫瘠的天台打理的花红草绿,像是一个空中花园。房东脾气有些古怪,对人总是没好气,但是却是个很好的人,他平常把天台锁起来,不会让人上去。但是他却和席师紫很投缘,所以他给了席师紫一个例外,一把天台铁门的钥匙,席师紫可以随便出入天台。

    当席师紫爬完最后一层楼时,她惊讶的发现天台的门居然正开着。席师紫以为是房东忘了锁门,可是当她走出铁门,走进天台的时候才发现,天台中心的凉亭里,已经被人占据了。

    而且那人那般眼熟,就面对着席师紫坐在石凳上,飘逸的长发如瀑般披散着,一张精致美丽高贵的脸蛋微红,潋滟的眸子里一片迷茫,一手撑着弧度完美的下巴,另一手端着一杯红酒,纤细修长的指间捏着一个高脚杯,里面淌着嫣红的液体,诱人的红唇轻启,正用好听的声音在哼着一首歌。

    “学姐。”席师紫惊讶的看着苏逢秦,在这凌晨时分,在公寓的天台上,她居然会偶遇今天才刚刚搬到她隔壁的苏逢秦,不得不说的确巧合的很。

    苏逢秦听到了席师紫的喊声,抬眼看了过来,那迷茫的眸子瞬间就迸发出温柔的光芒,她歪了歪头似乎有些醉意,弯着眸子轻声喊道:“狮子,快过来。”苏逢秦撩了撩发,看着席师紫的眼神有几分诱惑勾人的味道,红唇轻轻的张开,粉红色的舌尖若隐若现,带着微微的喘息声,苏逢秦低低的轻哼了一声,抬头摇着杯子里的红酒,眸子中含着一片温柔的旖旎,苏逢秦像席师紫伸手,白皙修长的指尖轻轻勾了勾,用撩人的语气道:“过来陪我喝酒。”

    席师紫眉头一皱,心中突然翻涌起怒气,她快步走到苏逢秦面前,无视她那醉酒后慵懒而撩人的姿态,一把她手中的酒夺走,冷声道:“你不是说你不喝酒吗,你是不是真的要把自己喝死才甘心。”

    苏逢秦楞了楞,抬头看着面色冷凝的席师紫,那潋滟的眸子瞬间飘起了一层雾气,她咬了咬唇缩着肩头,含着亮亮的泪光,她的眼神像个孩童一样的委屈可怜,放在桌上的手无措的握紧又放开,嗓音轻柔而颤抖:“狮子,你别那么凶,我害怕。”

    席师紫楞住了,她看着面前像个孩子一样眼神单纯委屈一直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苏逢秦,很快就察觉到,苏逢秦是真的醉了,她偏头一看,苏逢秦的脚边放着一个空的红酒瓶,很显然,苏逢秦在这里的时间不短,她已经喝光了一整瓶红酒。

    今天才说她出差没有喝酒,怎么一转身又开始喝酒了。席师紫无奈的轻轻叹了口气,坐在苏逢秦身边,放缓语气耐心的关切道:“学姐,你的胃病真的很严重,你不能喝酒,你现在胃有没有不舒服。”

    席师紫一坐下,苏逢秦就很快的靠近了她,柔软的身子依偎着席师紫,纤细修长手指抓住了席师紫的衣角攥住,闷闷的说道:“不开心。”“为什么不开心。”席师紫偏头看着苏逢秦,伸手摸了摸她的肩头,还温热着,看来穿的够没有受凉。

    “为什么她总是这样理直气壮的伤害我,我不明白,我没有欠过她任何东西,为什么这个魔鬼就是不肯放过我。”苏逢秦真的醉了,嘴里喃喃着问为什么,一边抓着席师紫的衣角轻拽了拽,然后偏头看着她,那染着醉意的眸子里藏着委屈和难过,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席师紫,似乎在等她的回答。

    “因为她是魔鬼啊,魔鬼伤害人怎么会需要理由。”席师紫不知道苏逢秦说的她是谁,她只是有些心疼,这个在人前总是温柔镇定高贵优雅,在人后却像个受伤的小兽一样蜷缩着买醉的女人。

    “你不要变成魔鬼好不好。”苏逢秦用脸庞蹭了蹭席师紫的肩头,然后直起身子,拽着她衣角的手松开了,迎着微风对着席师紫张开了双臂,眼眸中带着几分乞求和忧伤,似乎正在讨要一个怀抱,又似乎是在索要一个承诺。

    拜托,不要再对我好过之后,再变成魔鬼,就像她一样。

    席师紫看着苏逢秦,那淡然的眸子慢慢的柔软了下来,她伸手将苏逢秦揽入怀中。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抱一个人入怀,至今的唯一一次。

    “狮子,你知道吗,你真的很温柔呢。”苏逢秦带着醉意的声音忽远忽近的在席师紫耳边响起。席师紫敛下了眸子,手贴在苏逢秦柔软的腰肢,这句话曾经还有另一个人说过。

    温柔吗,尽管席师紫一直认为自己是冷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