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35章 决裂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手中的袋子并不算沉也不算很轻,席师紫低头看着手中那封口处还系着一个粉红色蝴蝶结的小袋子,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眼坐在桌边,动作优雅慢条斯理吃着早餐的苏逢秦。

    苏逢秦食指和拇指拈着一把瓷勺子,尾指轻轻的翘起,细嫩白皙的指腹上,有两道细长的伤口,上面的血已经凝结了,像是被什么锋利的刃器割伤的。许是席师紫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低着头的苏逢秦抬起眼,眸中秋波流转,轻柔又带着几分催促的望着席师紫,放下了手中的勺子:“快拆开看看,喜不喜欢。”

    “嗯。”席师紫嗓音低沉的应了一声,坐在苏逢秦对面,慢慢的打开了那礼物袋,一眼望去,里面放着两样东西,一个略大的木盒子,还有一个包装精致用红色丝线系着的一个小正方形盒子。席师紫的目光首先就被那木盒子吸引住了,她拿出木盒子,就这么瞧上一眼,她就大概猜到了里面装着些什么。她抬眼看向苏逢秦,正巧对上了苏逢秦温柔又有些期待的眸子。

    按下木盒子的铁扣,然后打开盒子,入眼的是一排大小不一造型不一,精致漂亮的水彩画笔,笔身细长光滑,材质是竹制的,通身光洁干净。笔身上细细的刻着一些繁复古朴的花纹,很是漂亮。笔头并不是动物毛制成的,而是尼龙材质,虽说一般用动物毛制成的笔头会比尼龙的更好一些,但是席师紫还是喜欢用尼龙制的笔头,更加环保一些。

    席师紫猜测着,这些崭新的画笔是刚刚完成不久的,而且做这些画笔的人,应该是在一个点着檀香的地方,盒子里画笔上那淡淡的檀香味间还夹杂着一股竹子特有的清香,让人一闻,就觉得通体舒畅。席师紫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画笔,伸手拿起一支,入手轻重正好,手感极佳,是一套不错的画笔。

    苏逢秦坐在席师紫的对面,目光偶尔轻轻的落在席师紫的面上,似乎在观察她的反应。见席师紫那眼睛微微发亮,认真严肃的表情,她就知道,席师紫是喜欢这套画笔的。苏逢秦唇角微微上挑,抬手重新拾起勺子,隐约间,能见到她的左手食指指腹上,也有像尾指一样,细长的伤痕。

    “这是学姐买的吗。”席师紫抬头,淡然的眸子黑的发亮,她目光炯炯的看着苏逢秦。“嗯。”苏逢秦点了点头,伸手撩了撩耳畔的发丝。“学姐有心了,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牌子的画笔,以前好像没见过。”席师紫微微皱着眉头细细的端详着画笔和木盒,似乎想要找到商标。

    “只是我请以前认识的一个老师傅做的,他已经退休了,现在他出手做的画笔,市面上应该买不到了。”苏逢秦眸子敛了敛,轻笑着作答。“这套画笔学姐也有吗。”席师紫突然抬头深深的看了眼苏逢秦,带着几分探究。

    苏逢秦一愣,目光有些躲闪的低下了头,她声音轻了一些带着几分苦涩:“狮子已经忘了吗,我已经不画画了。”

    席师紫看着低着头的苏逢秦,只能看见她长而微卷的睫毛在她的下眼帘倒影着淡淡的阴影,还有那挺直漂亮的鼻梁下,那轻咬着唇瓣的诱人红唇。她放下手中拿着的画笔,盖上盒子,然后拿起袋子里的那个包装精致的小方盒,眉尖轻轻一挑,淡淡的说了句:“这盒子看起来像是装戒指的盒子。”

    原本低着头的苏逢秦听席师紫这么一说,轻笑出声,她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席师紫,唇边的笑意带着几分戏谑和调侃,声音轻柔悦耳:“狮子是觉得,我送戒指给你吗。”席师紫下巴轻轻一昂,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说错,面无表情的举着小盒子泰然自若的说道:“这本来就是像装戒指的盒子,我爸给我妈的求婚戒指就是跟这一模一样的小盒子。”

    苏逢秦眼中瞬间绽放了笑意,唇角控制不住的飞扬着,精致绝美的脸庞明艳起来,秋波流转般潋滟的眸子里装着满满一池的温柔,似乎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溺死在其中,她用带着笑意清脆好听的声音,似蛊惑一般说道:“那狮子就打开看看,看看我送你的究竟是不是戒指。”

    席师紫只是觉得面前的人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笑的很是开心。她不置可否的扬着眉尖,抬着下巴,面色淡然的轻轻抽开绑着漂亮蝴蝶结的红色丝绸,然后轻轻的打开盒子。

    苏逢秦眯了眯眼,手撑着下巴,捏着勺子不停的在装着豆花的碗里轻轻的转动,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那皱着眉头一直死盯着盒子,一动也不动的人。

    “这是我吗。”席师紫眉头又紧了紧,她端详着盒子里的东西,歪了歪头,才得出这么个结论,然后把盒子转个身,转到苏逢秦面前,抿着唇疑惑的看着苏逢秦。

    “你也这么觉得吗,那天我凑巧路过一个商场,她们新推广的q版人物手表,是限量版的,只有五只,我当时一看就觉得像你,所以就买了下来。”苏逢秦眼睛弯了弯,看着盒子里的一个萌萌的卡通手表。褐色的皮带,不大不小的表盘里,是一个女孩的q版人物,矮矮短短的,穿着t恤插着兜,抿着唇一脸的不开心,白净的脸上一双黝黑的眼睛,半场的褐色头发微微卷着垂在肩畔,这小人,简直像极了席师紫,不知道的人这么一看,还以为这q版人物就是照着席师紫的形象画的呢。

    席师紫把手表转到自己面前准备再看一眼的时候,指针正好指向整点,就在指针和刻度对其的那一刻,那表盘里原本嘴角下撇一脸高冷不屑的迷你版的她,突然眼睛蹭的一亮闪出两颗心,然后嘴角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往上一弯,面上多了两道红晕,并且同时表发出一个萌萌的女声:“阿哒。”连声音都有些像席师紫。

    席师紫眼睛瞪的大大的,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盒子里的手表,直到那弱智的“阿哒”声叫了三声之后,那呆愣的目光才慢慢的恢复了过来。看着那q版的自己眼睛里的红心慢慢翻转过来,又是那双黝黑发亮冷淡的眸子,席师紫心中只有一个问题,她能去告这个手表品牌侵权吗。

    “喜欢吗。”苏逢秦带着笑意欢快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席师紫抿着唇慢慢抬头,然后又低下头郑重的啪的一声把盒子合上了,站起身抱着画笔,对着苏逢秦轻轻鞠了躬,淡淡的道:“谢谢你学姐。”

    “笨蛋。”伴随着一声无奈的嗔骂,苏逢秦手上了席师紫的肩头。席师紫抬头,苏逢秦咬着唇皱着眉头,脸色沉了下去。柔软的指尖轻轻的点在席师紫的额间,并没有使力,就像是微风拂过一样,柔柔痒痒的,席师紫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

    “你帮我做了那么多事情,我有跟你这样道过谢吗。你叫我一声学姐,就不要对我这么客气,如果你非要这样做的话,那说明你并没有真正的把我当成你的朋友。”苏逢秦的声音平平缓缓,似乎还带着那么一点生气。席师紫楞了楞,她想了想苏逢秦的话,轻轻皱了皱眉头:“可是我们并不是朋友。”

    席师紫这话一出口,苏逢秦的脸色就变了,原本无奈嗔怪还有些生气的人,眸子瞬间就冷了几分,苏逢秦后退了两步,她眼睛定定的看着席师紫,那原本温柔的眸子,此刻似乎带着几分失望和恼怒,就连那柔和的声音似乎都冷了一些“这就是你的意思吗,所以这些天你又是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呢,可怜我吗?”

    席师紫知道苏逢秦生气了,她知道苏逢秦理解错了她的意思,她说她跟苏逢秦不是朋友,只是想说她和苏逢秦的关系并不是一个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在席师紫的心里,苏逢秦的意义不止是一个朋友,应该算是半个亲人了不是吗。她们同为老师的学生,席师紫看过那么多苏逢秦的笔记和以前的画作,且受到的影响颇深,长时间下来,其实在心里,席师紫也已经在苏逢秦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她也当成了她的第二个老师,当成了自己要超越和不服输的人,还是自己这些年来隐形的执念啊。

    所以,根本就不止是是朋友啊。

    席师紫明明是想解释的,但是有些话她不想告诉苏逢秦,而且她是个诚实不会撒谎的人,所以在苏逢秦问“你是在可怜我吗?”的时候,她下意思的点了头,目光定定的看着苏逢秦,淡淡的道:“学姐的确很可怜。”

    话音落了,席师紫看到苏逢秦原本那失落质问的神色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变成了一种面无表情冷淡的模样,看着她的眼神也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苏逢秦看着席师紫,脸色苍白疲倦,她讽刺的笑了笑,无力的挥了挥手,声音不带一点感□□彩:“席小姐,谢谢你的早餐,我该去上班了,你也该回家了。”

    说完,就背对着席师紫打开了大门,一动不动的站着,瘦弱的身子直直的立着,背脊挺直的像一把绷紧的弓弦,仿佛下一秒就要崩断一般。

    席师紫唇动了动,捏紧手中苏逢秦送她的礼物,到嘴的话到底还是没说出口。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似乎现在说什么都是错的,都会让苏逢秦更加生气,所以席师紫默默的往外走,经过苏逢秦的时候,她脚步顿了顿,却只看到了苏逢秦冷淡僵硬的侧脸。席师紫抿紧唇,一步踏出了苏逢秦的家门,就在她走出的那一刻,她听到苏逢秦隐忍似乎带着哭腔的声音:“再见。”

    然后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

    席师紫站在门口久久没有离去,她有说错什么吗,她说的是实话啊。既然说的是实话,那么应该怎么解释呢,她不知道。

    门内,苏逢秦靠着门背站着,原本梳的整整齐齐挽起的头发似乎有些凌乱了,她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站着,一动不动,那双漂亮温柔的眸子此时正空洞麻木的看着空气中某个地方。良久之后,她轻轻的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嘲讽似的说道:“原来,到底都是一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