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36章 狮子的歉意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抱着苏逢秦送的礼物,席师紫皱着眉头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她突然觉得自己似乎犯了一个错误。席师紫不是个擅长解释的人,也不是个话多的人,她敏感,但却不想利用自己的敏感去探查别人的内心。苏逢秦的伤心她是明白的,只是她却不愿去解释,一向不愿袒露内心的她,怎么会脱口而出的把自己的内心想法告知苏逢秦呢。

    但是她却不知道苏逢秦会那么的伤心失望,这样的事实让她明白,她应该解释的。可是应该如何解释,将自己心中的想法托盘而出吗,那就不是她席师紫了。可是如果不解释,苏逢秦就会这么误会下去吗,以后把她当成陌生人。很明显,席师紫不想这样。

    苏逢秦特地为她挑选的礼物还静悄悄的躺在她怀里,席师紫敛下眸子,轻轻的拿出那盒画笔,打开,一支一支的拿出细细打量着。或许应该道歉,席师紫看着画笔,清澈淡漠的眼神突然露出几分复杂。

    席师紫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她那超脱常人的认真执拗,当这个念头在脑海中出现后。席师紫就决定将这个念头付诸行动,去向苏逢秦道歉。

    想到这,席师紫起身,先是去隔壁敲门,但是敲了许久都不见有人来开门。

    打给苏逢秦的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就被挂断,几次之后,席师紫知道苏逢秦不想接她的电话。抓着电话再次呆坐在沙发上,这大概是席师紫第一次如此迫切的想向一个人道歉。

    接到席师紫电话的时候,笑意许清溪正趴在美容院的按摩椅上,脸上敷着面膜,哼哼唧唧的享受着手法专业的按摩人士的服务。

    “怎么向一个人道歉。”接通席师紫电话后,那头席师紫冷冷清清的第一句话,就让许清溪惊讶的面膜都险些裂开,她一边伸手按住脸上的面膜,一边嘴角抽搐扭曲阴阳怪气的说道:“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吗,我们席大小姐居然向我请教怎么跟人道歉。”

    “我惹一个人生气了。”席师紫话语依旧精短,语气平淡的没有半点波澜,似乎没有听清许清溪话里的嘲讽。“啧,你说的那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许清溪撇了撇嘴,抬起手指点了点嘴角皱起的面膜。

    “女人。”席师紫微微侧耳贴着手机,插兜站在阳台,眉头微蹙,认真的看着面前的一盆小野菊。“女人啊,女人最好哄了,鲜花美食,你再诚诚恳恳的放低态度,说几句好话,道个歉,就成了。”许清溪漫不经心的话电话那头传来,还伴随着啪啪拍着肌肤的声响。

    “就这样吗。”席师紫挑了挑眉尖,“不然你还以为要怎样,啊轻点嗯,就这样,力道刚刚好,好舒服。”许清溪突然娇喘了一声,然后就是她舒适的低喘声,还伴随着那啪啪的声音。

    席师紫眉头紧紧一皱,抿着唇略带些迟疑的问道:“你你在做什么。”许清溪娇媚的又叫了一声,挑逗的哼哼道:“自然是在做舒服的事,怎么,你有兴趣吗,要不要一起”拿着手机趴在按摩椅上的许清溪笑的一脸邪气,正想好好逗一逗电话对面的那木头,只是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段,耳边传来盲音。

    “切,没劲。”许清溪翻了个白眼,把手机丢到一边,享受的闭上了眼,只是半晌后,却突然猛的睁开,惊呼一声:“女人,道歉。那呆木头是要给谁道歉”许清溪突然觉得,似乎有一个大八卦已经和她失之交臂了。

    苏逢秦的办公室不算很大,但是装修简洁舒适,主色以灰白为主调。办公室的墙面上挂着几幅画,正前方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站在那能鸟瞰整个h市最繁华的商业城。办公室的茶几上,放着好几盆绿化盆栽,席师紫的办公桌上,还放着几束修剪整齐的花束,看上去就价值不菲。办公室里,有一个小休息室,是苏逢秦休息的地方,里面有一个小吧台,墙边的柜厨里,摆着大大小小不同种类的酒。

    席师紫的确有酗酒的习惯,在疲累的时候,她总习惯在休息室里喝上几杯。就像现在,穿着职业装干练优雅的女人依在吧台边,发丝有些凌乱,潋滟的眸子有了几分醉意,望着手中半杯淡黄色的酒液,然后唇角挑起一抹冷笑,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修长白皙的脖颈上,有一滴晶莹的酒液,从她的下巴缓缓的往下滑落,停落在那精致的锁骨上,像一滴落不下的泪。

    “可怜我,呵呵。”苏逢秦喃喃一声,疲惫讽刺的轻笑着摇了摇头。

    “苏董。”苏逢秦的秘书,周粥抱着几本文件犹豫的站在休息室门边,轻轻叫了一声。苏逢秦皱了皱眉头,有几分不耐烦的应了声:“不是跟你说过,没有什么事,就别来打扰我吗。”

    周粥有些尴尬的抱紧怀里的文件,犹豫的说道:“苏董,楼下有个没有预约人一直想要见您。”“不见。”苏逢秦慵懒的趴在吧台边,白皙的指尖轻轻的触碰着酒杯的沿口,侧头轻声说了句,开了一个纽扣的衬衫随着她的动作又开了些,露出了锁骨下一大片洁白紧致的肌肤。

    周粥的目光飞快的在苏逢秦的锁骨边瞥过,然后低下头眸子光芒一闪,职业化的说道:“知道了苏董,我马上去叫人把那位小姐请走。”说完就抬腿准备走。

    “等等。”苏逢秦突然叫住了她,抬起头,朦胧着一片水雾的眸子定定的望着周粥,似随意般,轻问了一句:“那位小姐叫什么名字。”周粥站定脚步,半转着身子看着苏逢秦,毕恭毕敬的回答道:“那位小姐没说她叫什么,她只说她姓席,是来向苏董赔礼道歉的。”

    “狮子。”苏逢秦愣住了,席师紫来公司找她,三个小时前,她才把席师紫推离家门,那时席师紫明明一脸冷静淡然。她还以为那心高气傲的人不会再来找她了,谁知道这才过了几个小时,她居然就找上门来了,道歉吗。

    “苏董,要请席小姐离开吗。”周粥察言观色,知道苏逢秦认识这个席小姐,而且看起来关系并不一般,不然她虽一脸温柔实则清冷的苏董怎么会露出这般复杂的神色。

    “就说我不在,请她离开吧。”苏逢秦疲惫的闭上了眼,像自己这样臭名昭著的女人,让人憎恨可怜不是常事吗,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脆弱了呢,因为那么两句实话,就这般颓废难过,躲在这里喝酒。这样的自己,不就是可怜吗。

    当苏逢秦再次睁开眼时,原本疲惫面无表情的人,瞬间就恢复了以往温和锋芒的气质,眸子里带着几分倔强骄傲,她昂起尖细的下巴,对着还没离开的周粥淡定的下了命令:“把所有需要签字的文件放在我桌上,今晚九点安排我跟汇通杨总的会面。”

    “是,苏董。”周粥恭敬的抱着文件退出苏逢秦的办公司,把门轻轻合上后,低着的头终于抬起,那隐藏在镜片后的眸子,从顺从恭敬变成了几分痴迷和狂热,她站在门边静静的望着苏逢秦的办公室。

    蓝驿总部公司前台,席师紫如同一个雕塑一般,抱着一盆开着栀子花,背脊挺直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来往的职员和出访人员,不停的把目光落在她身上,她都视而不见,目光淡淡的直视着一个方向,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发呆。

    前台的小姑娘接起电话应了几声,抬眼偷偷好奇的看了看站在一边,抱着一盆花一动不动长相漂亮气质清冷出众的席师紫。“好的周秘,我会跟那位小姐说的,嗯知道了。”说完她挂下电话,踌躇着看着席师紫,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开口,神色间又几分尴尬不知所措。

    席师紫那深邃清冷的目光突然慢慢的转了过来,定定的看着那前台小姑娘,淡淡的开口:“你们苏董是不是说她不在,要我离开。”

    “席小姐,我们苏董她有事出去了,您如果有事,还是下次提前预约好,再过来吧。”前台姑娘尴尬的笑了笑。

    “谢谢你,没事,我在这里等她。”席师紫礼貌的道了谢,然后转身往大厅的沙发走去,端端正正的坐下,席师紫把花放在膝盖上,从身后的小背包里,拿出两盒便当,然后抬头看了看窗外,快到中午了吧,苏逢秦应该要饿了。

    “麻烦你,把这个交给你们苏董。”席师紫双手托着一盒便当,递给你前台小姑娘,目光认真而淡定:“她胃不好,我给她做的,养胃的。”

    前台姑娘唇微微张开,呆呆的看着那递到面前,一个画着抱着萝卜在啃的小兔子便当,这大概是她遇到过,交给苏董最奇怪的东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