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38章 什么是怜悯,高高在上的施舍罢了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阿秦,这件事我真的没有办法帮你,我家老头说过,他绝对不会跟她作对的。”穆沉一改刚刚深情款款的样子,一边开着车,一边偏头看着苏逢秦,神色间有些无奈为难。“看来,她应该找过你的父亲了。”苏逢秦神色冷淡,眸子里一道亮光闪过,垂在一边的手慢慢收紧。

    穆沉看着苏逢秦精致冷凝的侧脸,咬了咬牙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低声开口道:“公司的事情我现在做不了主,你也知道我家老头把公司权力死死的握在手里不肯放,再说,我大哥最近也差不多要回国了。我们家公司最近有点乱,我正在争取那群老董事的支持,如果最后我成功了的话,阿秦,我一定会帮你。”

    “穆沉,谢谢你。”苏逢秦轻轻一笑,眸中微微有些感动。“所以,你现在要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吗。”穆沉眼神炙热的盯着苏逢秦,乘机拿起放在一边的花,递到苏逢秦面前。

    苏逢秦轻轻摇了摇头,抬眼看着穆沉那一脸认真诚恳的模样,语气似有些无奈:“你每回见一个女人,就带一束花,这招式你就还没玩腻吗。”

    穆沉前几年刚从法国回来,看上去是一副高大英俊斯文有礼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却是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对待所有的漂亮女人都是这么一副热情而深情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有多痴心。

    他身上似乎永远都带着一束花,只要看到漂亮女人,就能随时随地的掏出来。

    “广撒网嘛,如果阿秦你答应做我女朋友,以后我只对你这样。”穆沉微微眯着眸子,含情脉脉的看着苏逢秦。

    “你还是去找一个吃你这一套的女人吧,我今天找你是谈公事。”苏逢秦眸子里满是认真,就连脸上都挂着公式化的笑容。

    穆沉见苏逢秦这模样,就知道不能再这么嬉皮笑脸下去,他耸了耸肩,很是随意的把花往车后座一丢,脸上的表情一秒就恢复了正经,眉头一皱,语气沉重:“你确定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苏逢秦看向窗外,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一闪而过,灯红酒绿的城市看上去多么的美好,或许普通人心中还存着天真,但是那些高高在上有权有势的权贵呢,内里早就已经烂透了,而她也早就在几年前,跟着一起腐烂了。

    “你觉得我还有选择吗。”苏逢秦转过头目视着前方,目光坚毅而冷静。

    穆沉把苏逢秦送到了公寓门口,乘着苏逢秦还没下车时,继续邀约:“还这么早,你确定不想跟我出去喝一杯吗。”这女人找他永远都是谈公事,以前没认识苏逢秦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个很随便好约的女人,谁知道合作了之后,除了公事他竟然一次都约不出苏逢秦,穆沉难免心中有些失落和不服输。

    “我还有事需要处理,合作的事情之后我会联系你,谢谢你送我回家。”苏逢秦温和一笑,面上带着微笑,眸子里却藏着疏离。穆沉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两人道了别后,他便驱车离去。

    一下车,天边就开始落毛毛细雨,点点微凉的雨滴如细丝线一般,滴落在苏逢秦发上肩上。苏逢秦站在原地没动,她仰着头闭着眼,感受着那清亮的雨滴落在面庞。

    苏逢秦觉得自己变得太快了,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可又不得不依赖这样的自己。或许谁都可以软弱,但是她不可以软弱,因为别人软弱会有倚靠,而她谁都没有,只有她自己。

    手机在包里响了,一遍又一遍。许是在雨里站的太久,身上的衣裳有些潮湿了,苏逢秦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凝视着屏幕上的名字。

    “阿秦,你有想我吗。”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慵懒而沙哑,还带着几分轻笑和漫不经心。

    “甄芦笙。”苏逢秦敛下眸子,眼中翻腾着冰冷和厌恶,她厌恶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厌恶她的一切。

    “我知道你今天见了穆沉,不过我猜你从他那里,应该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甄芦笙慵懒的躺在酒红色的沙发上,怀里抱着一只小黑猫,仰头看着天花板,脸上带着娇媚的笑,雍容而华贵。

    “你已经找过穆老了也说服了他,你现在是打电话来嘲讽我吗。”苏逢秦冷冷一笑,立在雨中一动不动。

    “阿秦,你怎么说真让我伤心。我是猜你现在很伤心,特地来安慰你。”甄芦笙脸上带着懒懒的笑意,语气却故作可怜委屈。

    “甄芦笙,你到底想怎么样。”苏逢秦闭上了眼,长而微卷的睫毛上落了几滴细雨,胸口翻腾的怨恨让她甚至不能保持平静的姿态。

    “阿秦,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甄芦笙抚摸着怀里的小黑猫,够弄着它的下巴,小黑猫享受的眯着眼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狭长的狐狸眼一眯,甄芦笙手指一根一根握紧小黑猫的脖子,狠狠一掐。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猫叫声,然后是甄芦笙的吸气声。

    “你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苏逢秦身子有些发抖,不知是不是因为衣裳湿了,还是刚刚那声凄厉的猫叫声,让她心惊。

    昏暗的灯光下,小黑猫蜷缩在门后瑟瑟发抖,甄芦笙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几道血痕,狭长的眼眸里一片幽怨,她笑着嗔怪道:“它伤到我了,就像你一样,阿秦你猜,我会怎么对它呢。”

    “甄芦笙,你越来越让我觉得恶心了。”苏逢秦睁开眼,眸子里一片冷淡不屑,她唇角微微上挑,一个讽刺的冷笑。

    “真让我伤心啊,阿秦曾经明明说过,把我当成你的信仰和目标呢,怎的就变得那么快呢。”甄芦笙轻声一笑,语调轻快上扬,对苏逢秦说的话无动于衷。

    “因为那时我根本就不知道,你不是天使,而是恶魔。”苏逢秦疲倦的闭上了眼,手指轻轻一按,把电话挂断了。她不想再和甄芦笙说下去了,因为那翻腾的胃部,让她有恶心想吐的感觉。

    雨慢慢大了起来,身上的衣裳已经彻底湿透了,身子冰冷的没有半点温度,苏逢秦闭着眼扬起头,任由那冰冷的雨水滴落在脸庞上,心中有自虐般的快感。甄芦笙的每次出现,都总让她想起一些过往,那肮脏不堪的过往,还有那种永远也得不到救赎的黑暗。

    恍惚间,苏逢秦仿佛回到了五年前,那个改变了她所有命运,让她从此没有半点光明和黑暗的夏天,那个绝望到窒息的雨夜,就如同现在这般。

    为什么明明是你出卖了我,却还是纠缠着不肯放手,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我,那蚀骨的恨意仿佛要把人吞没。苏逢秦倔强的站在雨中,修长纤细的手指抓着胸口的衣襟,用力的指节都开始泛白。

    落在脸上的雨仿佛停了下来,苏逢秦慢慢的睁开眼,眼前出现的是黑色的伞沿。身后的人没有说话,但是苏逢秦却知道她是谁,慢慢的低下了头,好似她永远都是这般狼狈出现在这个人面前。

    有时候让一个人从绝望和恨意中苏醒,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动作,苏逢秦咬着唇苍白精致的脸上有几分失落,她喃喃的道:“对不起。”

    “为什么你要和我说对不起。”身后的人轻声的问道,语气平淡却又有丝丝疑惑。

    “因为我太过无理取闹了。”唇角的笑意温和而朦胧,苏逢秦背对着身后的人,轻声说道:“我很害怕,你给我温暖是因为怜悯,可哪天若是怜悯消失了,剩下的会是什么呢。”

    很久很久以前,苏逢秦就是在怜悯中长大的,可是靠着怜悯得来的温暖能存活多久呢。曾经因为怜悯而爱她的养父母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便慢慢的舍弃了她,曾经因为怜悯而心疼她的老师,却因她逐渐长大后的美丽,开始变得丑陋不堪。

    什么是怜悯,不过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罢了,她苏逢秦不需要,永远都不需要。

    “不是怜悯,是因为喜欢,我很喜欢学姐。”身后的人语气平淡清冷,但却字字坚决,仿若盟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