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40章 妒忌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昏暗的灯光下,装潢奢华精致的书房中回荡着悠扬的钢琴曲,偌大的书房地板上铺满了一层洁白的纯毛地毯,干净的纯白绒毛一尘不染,甄芦笙慵懒的靠在书桌边,身后是一个巨大的落地柜,一半是书柜,整齐的摆着一排一排的书籍,另一半是一个酒柜,放着一瓶瓶看瓶身就觉得奇贵无比的酒。

    甄芦笙靠在柔软的办公椅上,一手优雅的夹着一根细长洁白的香烟,一手端着一个高脚杯,轻轻的摇晃着里面嫣红如血的酒液。身上穿着一身黑色典雅的手织旗袍,衬的那修长的身姿凹凸有致,旗袍的高开叉将她白皙修长的*露出,双腿自然的叠在一起,她仰着头闭眼靠在椅背上,脸上带着一抹神秘的轻笑,嘴里不停的跟着悠扬的钢琴曲轻轻哼着,看上去慵懒而悠闲。

    书柜里,突然传出几声虚弱的猫叫声,甄芦笙缓慢的睁开了眼,那双如同狐狸般狭长的眸子里,竟染着几分血色。唇角的笑意依旧高贵而典雅,甄芦笙抬手轻吸一口香烟,缭绕的白色雾气从那红艳的双唇中轻轻吐出,然后吸入,诱人而又蛊惑人心。

    端着酒杯摇晃着,杯中殷红的酒液几次险些倒出,甄芦笙赤着脚,脚步有些不稳的走到书柜边蹲下,哼着歌蹲下随手打开了书柜最低下的一个关着的小柜子。

    漆黑漂亮的黑色小猫脖子被一根短短的红色牵引绳绑在柜子的角落里,瘦的有些脱了形,虚弱可怜的躺在角落里,随着柜子的打开,亮光照了进来,小黑猫耳朵动了动,有气无力的抬起头,幽蓝漂亮的眸子看向甄芦笙,瞬间露出了惊恐害怕的表情,瘦小的身子蜷缩在一起,喉咙咽呜着往更角落的缩去。

    “小家伙,饿了吗。”甄芦笙微微眯着眼温柔的看着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黑猫,眼角斜向柜子另一角放着的一小碗猫粮。

    小黑猫显然饿的快要昏了过去,尽管不远处就放着猫粮,但是脖子上的结实的牵引绳将它牢牢的困在角落里,根本就够不到另一个角落的猫粮,柜子底部露出不少爪子划过的深深的痕迹,有些划痕甚至还带着血迹,仔细一看,小猫柔软的爪子上已经血淋淋,干枯的血迹沾到了柔软的毛发上,将毛发缠粘在一起。

    “知道错了吗。”甄芦笙狭长的眼中带着笑意,红唇轻轻挑起,居高临下的看着角落里缩成一团的小黑猫。

    小黑猫不敢发出声响,一双黑色的大眼睛瞳孔放大到极致的看着对面角落里的猫粮,渴望却又害怕着。

    “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甄芦笙轻皱着眉头,露出怜爱的表情,将手上的高脚杯放在一边,伸手将那角落的那碗猫粮轻轻移到小黑猫面前。小黑猫眼睛泛着幽光,猛的扑到甄芦笙手边的猫碗里,狼吞虎咽起来。

    “怎的还是这般忘恩负义。”甄芦笙轻轻嘶了一声,在小黑猫扑过来的时候,快速的收回了手,白皙漂亮的手背上又添了几道血痕。

    看着小黑猫没有半点矜持,疯狂的吞咽着碗里的猫粮,甄芦笙轻笑一声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转身脚步摇晃的走到书桌前,不再管身后的小黑猫。

    偌大的书桌上除了正中间放着一个信封外,干净而空荡。甄芦笙慢慢坐下,轻哼着歌打开了那个鼓鼓的信封,往桌面上一倒,如撒的照片散落在光洁的桌面上。

    桌面上的照片最少有几十张,每一张上的主角都是一个笑容温柔自信精致漂亮的女人,正是苏逢秦。

    照片上苏逢秦的角度,显然是被偷拍的。有在餐厅跟人用餐的照片,有在酒会穿着晚礼服应酬,有一人戴着墨迹站在街边,有捧着一本书端着咖啡在阳光下。照片一张一张的划开,露出了下方被遮住的照片。

    照片里不再是苏逢秦一人,一个高挑清瘦半长褐色微卷发面无表情漂亮的女孩直直的站在苏逢秦身边。有帮苏逢秦打伞的照片,有两人坐在餐厅用餐的照片,或是缓步走在白鸽飞绕的广场。

    甄芦笙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她挑起一张照片握住,狭长的狐狸眼慢慢眯着认真的看着照片。

    手中的照片里,席师紫在超市的走道上推着购物车,苏逢秦挽着她的手,与她并肩站着一手指着货架上的红酒,脸上带着有些撒娇的表情,如同少女一般微微仰头看着席师紫,眸子里闪着亮光。而席师紫微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满,唇紧紧的抿着,一双清冷的眸子定定的看着苏逢秦,带着一些责备。

    “呵呵,有意思。”甄芦笙轻轻冷笑一声,唇角的弧度往上挑着,她紧紧的盯着照片上的两人,眼中暗光闪过。

    “啪嗒。”幽蓝色的火焰照亮了甄芦笙的脸,那精致漂亮的脸蛋上的笑容诡异而带着几分嫉妒,将手中的照片点燃。火舌舔过席师紫的脸,留下焦黑的痕迹,就在火光就快要蔓延到苏逢秦面上时,甄芦笙突然用手掐灭火苗。

    手上剧烈的灼痛感甚至没有令甄芦笙皱眉,她带着笑意看着手中剩的半张照片,席师紫的身影已经消失殆尽,只剩下微微侧着头一脸轻浅温柔笑意的苏逢秦。

    微风轻拂过的江边,席师紫撑着伞站在栏杆边,苏逢秦双手抱着手臂站在她身边,两人安静的看着江面。细细的微雨落在江面上,泛着点点的细微波澜,好看的紧。

    “要回去了吗。”席师紫偏头看着苏逢秦身上有些单薄的衣裳。

    “再看一会。”苏逢秦目不转睛,潋滟的眸子里闪着亮光,她微微敛着眸子看着那细雨下的江面。

    “都已经看了一个小时了,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席师紫皱了皱眉头,把雨伞塞到苏逢秦手中,然后将身上的外套脱下,轻柔的披在苏逢秦身上,略带责备的说道:“怎么每次出来都穿那么少,穿的厚一点不也是一样的漂亮吗。”

    “狮子,你不冷吗。”苏逢秦楞了楞,抬头看着席师紫身上露着手臂的短t恤,想要把身上席师紫的外套脱下。

    席师紫按住她的手,眉尖轻轻一挑,淡淡的道:“我不冷,你披着。”

    苏逢秦咬着唇微微低下了头,温柔的浅笑着,不同于她微凉的手,席师紫的手温暖而炙热,就如同夏日里的太阳一般。这般被人体贴温暖的感觉苏逢秦依恋而沉迷,可心中却还是有些惆怅。

    “以前很多次路过这里,却从来没有发现,这里下雨的时候居然这么美。”苏逢秦的目光转向江面,波光点点的江面开始升腾起淼淼雾气,朦胧而浪漫。

    “因为你总是没有停下来认真的看看,所以自然没有发现。”席师紫双手插兜,随着苏逢秦的目光看向远方。

    “是啊,所以要谢谢狮子带我停下来。”苏逢秦眺望着远方,心中是许久未体验过的平静温暖。

    席师紫下巴轻轻一扬,静静的立在苏逢秦身边,没在说话。

    两人就这么看着江面,躲在同一面伞下,沐浴着微雨。静谧的听着雨点落在伞面的轻响,看着雾光淼淼的江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