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41章 乱乱乱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当许清溪打电话过来问席师紫最近在做什么的时候,席师紫楞了楞低下头用平淡的语气说道:“上班。 ”她没有提起苏逢秦,这个最近跟她一直形影不离的新朋友。

    许清溪是个八卦的女人,那日席师紫向她讨教如何跟人道歉之后,便一直问起席师紫要道歉的那个女人是谁。只是席师紫嘴巴紧的很,无论她怎么拐弯抹角的追问,席师紫都没有半点透露。

    枕着一双白皙的长腿,许清溪躺在沙发上,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张着嘴,享受着身旁的人递过来的小零食。

    “狮子阿,你这个闷葫芦要是真交朋友了,我替你高兴还来不及了,你至于这么藏着腋着吗。”许清溪的语气黯淡了一些。

    以往许清溪出去玩经常拉着席师紫就是为了给她介绍新朋友,有些人很喜欢席师紫,希望能跟她交朋友,可是席师紫那个呆木头,对别人的殷勤示好从来表现的就是一副礼貌又疏离的态度,从不主动回一个电话和一个邀约,这么一来,再热情的人也会给熄灭。

    介绍给她的朋友她一个没有接受,倒是偷偷的交了个朋友还不跟自己讲。许清溪觉得自己有些憋屈,就像是自己在地里养大的白菜,突然有一天跟隔壁田里的蔬菜私奔了,自己还不知道那颗拐跑大白菜的是颗什么蔬菜。

    虽然心底有些不舒服,但许清溪说的都是真心的,如果席师紫真的交了新朋友,她是真的会替席师紫高兴。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见她。”席师紫语气稍微柔和了一些,许清溪声音里的黯淡她怎么会听不出来。

    “我就是好奇,能被你看上的朋友,到底是哪路神仙。再说了,我跟你认识那么多年了,你有了新朋友介绍给我认识一下难道很奇怪吗。”许清溪翻了个白眼,张嘴咬住一颗递到嘴边剥了皮的葡萄,嚼了嚼,然后嘟起嘴巴,一只白净的手掌立刻伸到她面前,接住她吐出来的两颗葡萄籽。

    席师紫沉默了一小会,才淡淡的开了口:“那我明天问问她,如果她有时间的话,那我们就一起出去吃饭,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这可是你说的啊,别反悔。明天我请客,就去老嫂子私房菜。”许清溪眼睛一亮突然蹦跶了起来,盘着腿精神抖擞。

    “我不能保证,我要先问问她,我现在工作有些忙,晚点再回你电话。”席师紫斟酌着回答,因为她不知道苏逢秦明天有没有时间,也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跟自己去见许清溪。

    “知道了,你尽量约她出来,她要是不愿意的话那就没办法了。对了,你不就是在你们公司挂个职位吗,怎么最近那么忙。”许清溪嘿嘿一笑,就歪着身子往旁边一倒,一双手适时的接住了她,将她放在柔软的大腿上,任她躺着蹭来蹭去。

    “我大哥最近在公司的时间少,有一些报告就落到了我这里。大哥给我安排的秘书这两天也请假了,所以这几天的确有些忙。”席师紫一边打着电话,一边低头看着办公桌上的一份待签字的资料。

    “你那个作风不太好的秘书请假了吗,肯定是去鬼混了吧。”许清溪不屑的切了一声,吐槽着席师紫曾跟她提起过的秘书,然后抬眼看着上方的人,指了指茶几上的葡萄张开了嘴。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她作风不太好,她是一个很职业工作很认真也很聪明的人。你都没有见过她,也不了解她,别这么随便就给人下定论。”席师紫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

    许清溪看着自己的指甲撇着嘴反驳:“你自己说的啊,上班穿成那样还给你那样h的日历,能是什么好秘书,我猜她肯定是想勾引你。头一回见面,你还是她上司,她就这么勾引你,能是个多正直的人。”

    “算了,我改天介绍她给你认识。我晚些回你电话,我先挂了。”席师紫懒得解释了,望着堆在办公桌上那一堆资料,挂了电话。

    席师紫挂了电话之后,许清溪这才有空抬起头看着那迟迟不见动静的人,不满没有吃到葡萄,许清溪皱着眉头掐了掐身下的大腿:“你干嘛,发什么呆啊,喂我啊。”

    “你真的觉得席小姐的秘书不是什么好货色吗。”石百合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许清溪。

    “这事跟你又没什么关系,你问那么多干嘛,快喂我。”许清溪挺了挺胸膛,理直气壮态度嚣张。

    石百合嘿嘿一笑没再说话,低头看着许清溪挺起的胸膛,手麻利熟练的伸进了许清溪衣摆里,顺着那细腻温热的肌肤往上,握住那高挺的柔软重重一捏,惹的许清溪无力娇柔的呻|吟一声,才低下头邪恶的一笑,挑逗道:“想我怎么喂你,嗯?”

    被人握住了软肋的许清溪没了刚刚的嚣张样,清纯漂亮的脸上飘上了两片绯红,眸子像浸了水一般,湿漉漉一片,她低声轻喘的娇嗔道:“流氓。”

    等席师紫在最后一份资料上签完字后,天已经快黑了。公司的职员也已经下班了,办公司里空荡荡一片。席师紫疲惫的靠在椅子上,遮住了双眼。

    席师蓝来公司的时间真的是越来越短了,每天清晨过来一趟,处理完一些比较紧急重要的事,不到中午就离开了。其它的一些报告文件,全部都交给席师紫处理,席师紫虽然对商场没兴趣,但是到底还是有天分的。一些事只要提点一下,很快就能了解,所以处理事情来倒也是中规中矩没有出什么差错。

    可是这么一来,席师蓝交给她的事情也就越来越多了。她好几次想跟席师蓝说要离开公司的事情,可是每次看到席师蓝开心兴奋的跟她提起李仙妮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他陪着李仙妮去医院产检的事情,席师紫要离开的话就憋了回去。

    在公司这段时间,特别就是这么几天,席师紫似乎又瘦了一些,本来就单薄的人似乎更加削瘦单薄了。苍白的脸上那双深邃漆黑的眸子,也染着几分疲惫。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几声,席师紫睁开眼拿起来看了眼,是苏逢秦的短讯,简简单单几个字,却是最普通温馨的报备“在应酬,晚些回去,你早点休息。”

    席师紫敛下眸子,抿了抿唇正想回一条简讯,苏逢秦的又一条短讯过来了“放心,不喝酒。”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挑,席师紫低下头看着手机上的那简单的六个字,手指快速的按下一行字回复过去。

    “明天有空吗,有个朋友想见你。”

    苏逢秦的短讯回复的很快,不过才发送出去几秒,就收到了回复。

    “狮子的朋友?”

    “嗯,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介绍你们认识。”席师紫甚至能想象的到,回复短讯的苏逢秦正穿着一声华贵漂亮的晚礼服,妆容精致高贵得体,坐在桌边,微低着头笑容温柔的正趁机偷偷给她回复短讯。

    “既然狮子这么说,那一定是个很好的朋友。我会安排时间,明天陪你一起去认识那位朋友。”

    苏逢秦答应了,席师紫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起身准备关灯下班离开。

    豪华的酒店里,一个装修精致的大包厢里,坐着一桌人。

    “苏小姐果然年轻有为还那么漂亮,我早就听老郑说起过你,这次万分有幸才能有机会跟苏小姐合作啊。”穿着西装红光满面的中年男人笑着上下打量着坐在一旁的苏逢秦。

    握紧桌下的手机,苏逢秦不紧不慢的抬头看着那个男人,轻轻一笑:“秦局长过奖了,应该是我有幸能跟秦局长合作才是。倒是听说秦局长的墨笔在h市是有价无市,就算是出高价我都是买不到,这次见到秦局长倒是想厚着脸皮问秦局长要一副墨笔。”

    “哈哈,过奖过奖,我的字就是随便写写,什么有价无市,苏小姐可别这么奉承我。”秦局长眯着眼笑的一脸得意,虽然嘴上谦虚,但是看上去却很是享受苏逢秦的奉承。

    “苏小姐也是个爱好墨宝丹青的人,听说苏小姐以前的专业就是西洋画,而且画的很不错。什么时候能画一幅给我们这些文盲开开眼也好。”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普通斯文的年轻男人坐在秦局长身侧,笑着推了推眼镜。

    苏逢秦微笑着低下头,笑容浅了一些,推脱道:“李秘书开玩笑了,我只是一个连大学都没有毕业的学生而已,学过几年画,都是一些皮毛罢了,哪敢在秦局长面前班门弄斧。”

    “苏小姐可别这么谦虚,当初苏小姐保送h市的长青大学,你的养父母可是广而告之,说是家里出了个艺术家呢。一个被保送的学生,怎么可能会毕不了业。”年轻男人不停的推着眼镜,藏在镜片后的眼睛有一道冷光闪过。

    苏逢秦愣住了,眸子瞬间就冷了下来,她定定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年轻男人,唇角笑意不变:“没想到李秘书居然这么了解我,这些事情都能知道,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意外就不必了,只是苏小姐的养父母找到了我,说是要找几年前失踪的女人。我这一瞧他们的照片,才发现,没想到那对老夫妻失踪多年的女儿居然是苏小姐啊。”年轻男人抬眼第一次看着苏逢秦,唇角的笑意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尽管苏逢秦努力掩饰震惊和意外,那苍白的脸色却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心境。精致高贵的脸庞上,眸子冰冷而怀疑的看着对面的李源,心底有丝不安涌了上来。

    “小李啊,我们找苏小姐是来谈公事的,像这种私事你私底下找苏小姐说就可以了,在这台面上瞎说八道什么。”秦局长瞥了眼苏逢秦的脸色,清了清嗓子咳了一声,不满的对着李源黑脸。

    满桌的人各自笑着打着圆场,似乎没人在意李源说的话,只是脸上却都带着深意了然的笑意。

    苏逢秦冷冷一笑,拎着包包站起身:“不好意思各位,我突然有些急事。各位慢用,我先走一步。”说完就在满屋意外挽留和窃窃私语中,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苏逢秦知道是谁告诉李源她养父母的事情,所以这个生意已经没必要再谈下去了。

    踩着高跟鞋往外走,苏逢秦的脸上表情冰冷而愤怒。如果说这个世界有谁会用这样的话来撩拨她的愤怒和恐惧的话,那除了甄芦笙还会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