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43章 地狱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已经入秋了,天气有些微凉,街上的风很大路上的行人并不算多,席师紫靠在路灯下,昏黄的灯光洒在她脸上,莫名的添上了几分暖色。

    “你老实告诉我,你跟苏逢秦到底是什么关系。”许清溪站在席师紫对面,因为比席师紫矮上半个头,为了清楚的看清席师紫的眼睛,她仰着头皱着眉认真的看着席师紫,一副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的模样。

    “不是说了吗,朋友。”席师紫面无表情的看着许清溪,语气淡然。

    “朋友?我才不相信你们只是朋友那么简单,苏逢秦看你的眼神,还有你看她的眼神,很不对劲。”许清溪眉头皱的更深,面上神色带着几分回忆和担忧。她努力的回想着在晚餐时,苏逢秦看着席师紫那温柔的过分的眼神,那绝对不是看着一个普通朋友的眼神。

    “你别瞎想,她是朋友也是学姐。”席师紫倒是有些不以为然,她自认为自己跟苏逢秦的关系很正常。

    “你少来,我直觉很准的,你就没觉得你对苏逢秦的关注太过了吗。而且你还给她夹菜,你说我认识你这么久,跟你吃了多少次饭,你从来没给我夹过菜。”许清溪皱了皱鼻子,语气竟然带着几分醋意。

    席师紫轻轻叹了口气,抿了抿唇,带着几分无奈的说道:“她有很严重的胃病,有时候经常不吃饭,或者吃的很少,我夹的菜她会吃。”

    “所以啊,为什么你夹的菜她就吃光了,你能不能敏感一点,这还不明显吗。”许清溪似乎急了,恼怒着席师紫的愚钝,说着还急的跺了跺脚。

    “因为学姐很懂礼。”席师紫伸出指尖挑了挑几丝垂落到锁骨边的发丝,依旧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你”许清溪咬着唇瞪了席师紫一眼:“总之你以后最好离苏逢秦远一点,别靠的那么近,适当的关心就好了,别太过。”

    “我不。”席师紫抿着唇,漆黑发亮的眸子在淡黄色的灯光下显出几分倔强。

    许清溪气结的抬手想戳席师紫的头,但见她微微闪开的动作,才无奈的放下手,轻吐一口气,语气有几分沉重的说道:“狮子,你如果当她是普通朋友那最好,但是如果你察觉到自己对她有什么异样的感觉的话,就最好离开她。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太复杂,也太难了,如果能脱身就最好趁着感情还不深的时候脱身。”

    席师紫疑惑的看着许清溪,有些不解:“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你不是有女朋友吗。你觉得你跟她之间的感情该避免吗,该脱身吗。”

    许清溪楞了楞,沉默了半晌才低下了头,语气有些闷:“我跟她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谈不上什么感情。”

    “是吗。”席师紫淡淡的瞥着许清溪。

    “总之你相信我说的,有些路是不能走的,一旦走了就是万劫不复,再也回不了头,有的只是无尽的痛苦。”许清溪瞪大眼睛恐吓着席师紫,心底暗暗有些焦急。

    “这样不对。”席师紫突然皱着眉头轻轻吐出几个字,让许清溪有些摸不着头脑。

    “什么不对。”许清溪眉头一扬,疑惑的反问道。

    “你这样不对,既然没有感情为什么要跟你的女朋友在一起,只是为了满足情|欲,填充寂寞吗。你不爱她,却又和她在一起,这样是不对的。如果是因为爱而在一起,这样的感情应该得到尊重,就算是女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也一样应该得到尊重。”席师紫紧紧的抿着唇,有些不满的看着许清溪。

    许清溪对待感情的态度,席师紫从来就不喜欢。

    “可是有多少人会愿意去尊重这样的感情,狮子,你想的太单纯了。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真的喜欢上了苏逢秦,你觉得你父母你哥哥会同意你们在一起吗,你觉得别人会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你。你们不能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牵手拥吻,你们不能在教堂结婚,你们要承受多少舆论。”许清溪的声音有些颤抖,她紧紧的握紧拳头,眸子里藏着痛苦和挣扎。

    “所以就要压抑自己的感情吗,为了别人的眼光,人的灵魂和天性是自由的,人的幸福从来就不需要别人的认可。”席师紫语气淡然,眼中却散发着坚决的光芒。

    许清溪咬紧唇瓣,有些狼狈的偏开头,半晌才哑着声音道:“狮子,你太单纯太自信了。”

    “其实你不是那样的人对吧,不是一个玩弄感情不相信感情的人,我从你的眼睛里能看出来,可是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席师紫眸子清亮而深邃,带着几分探究望着许清溪。

    “你看错了,我就是一个喜欢玩弄感情的人。”许清溪的声音疲倦而冷厉,她一直看着地面。

    席师紫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许清溪,冷漠而固执。

    “你不是。”席师紫轻声淡淡道。

    “我就是。”许清溪大声的反驳着,抬起的头里,眼中含着泪花。

    席师紫眸子黯淡了一些,她定定的看着许清溪。有些事情许清溪不愿意跟她说,不代表她没有察觉,她并不难过现在许清溪对她的语气和态度,她只是有些失落,因为有些事,许清溪永远不会告诉她,无论她对席师紫有多好。

    “我没有资格教你感情,狮子,但我是为了你好,你相信我。总之你好好想想吧,我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眸子里的泪光闪烁着,仿佛就快要落下了,许清溪深吸一口气,仰起头,将眼中的泪光逼了回去。

    许清溪的脚步有些踉跄,席师紫想上前扶住她,但是她避开了,在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很快就离开了。

    席师紫靠在路灯边,敛下了眸子,为什么许清溪对她和苏逢秦这么敏感呢,为什么许清溪对感情总是这样不认真呢,她不明白。

    这大概是席师紫第一次对许清溪的过往产生了好奇。

    楼道里的烟味很浓,许清溪疲惫走出电梯,第一眼就看到了靠在她家门边,夹着一根烟正低着头抽着的石百合。

    石百合没有化妆,脸庞意外的清秀温婉。轻轻吐出一口烟雾,石百合眯了眯眼睛,扬着手中的香烟,语气随意:“哟,终于回来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许清溪皱着眉头,脸色僵硬,语气冷淡。

    石百合楞了楞,看着面前突然间有些疏离冷漠的人,低头掐灭了手中的香烟,轻笑着带着几分埋怨的温柔:“等你啊,谁叫你不给钥匙我。”

    “你以后别来找我了。”许清溪拎着包包路过石百合,垂着头不看她一眼,径直掏出钥匙开门。

    “你什么意思。”石百合捏碎手中剩下的半截香烟。

    “字面意思。”许清溪打开门,走进去,丝毫没有让石百合进去的意思,就这么准备关上门。

    “为什么。”石百合撑住即将关上的门,眸子定定的看着许清溪,语气有些颤抖。

    许清溪疲倦的闭上眼,冷漠的开口:“没有为什么,我腻了。”

    石百合愣住了,微微张了张唇,而后低下头轻声笑了笑,重复着许清溪的话:“你腻了。”

    “对,腻了,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就这样吧。”许清溪拨开石百合撑着门的手,意外的没有用多少力气。

    面前的门砰的关上了,隔绝了那人冷漠的让人心寒的脸。

    石百合没有离开,只是笑了笑,然后无力的靠在一边,一边摇着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快要抽完的烟。

    拿着打火机的手一直颤抖着,怎么也点不燃烟。石百合好笑的拍了拍自己颤抖的右手,低声笑道:“没出息。”

    漆黑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包包和高跟鞋随意的丢在一边,两把大门的钥匙从包包里掉落了出来,能看出其中一把是崭新的,似乎是刚刚配好的。

    许清溪头发有些凌乱的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将头埋进膝盖间。

    怎么就这么死性不改呢,是教训还不够吗。许清溪动了动,伸手将掉在地上那把新钥匙握在手中,死死的握着。

    今天格外的冷啊。

    席师紫淡淡的质问声仿佛还在耳边响着:“可是你为什么也会变成这样呢。”

    为什么呢。

    许清溪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紧紧的抱着自己,朦朦胧胧间仿佛睡了过去。

    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低喘声不停的在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响着,缠绵而投入。

    “听到了吗,只有男人的东西才能让她快乐,像你这种变态,还是滚远一点吧。”男人轻蔑而恶毒的声音仿佛带着回声一样,在空荡的房间里响起。

    “清溪,你听到了吗。我马上就要结婚了,你以后别再纠缠我了,这样很恶心。”女人的声音还带着欢愉后的慵懒,语气温柔不屑。

    “像你这样的变态,滚远一点吧。”男人的声音和女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反反复复的在耳边响彻,仿佛是永远也逃不出的地狱。

    “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别说了。”带着颤抖的哭腔,许清溪在梦中咽呜着摇头,眼角的泪花缓缓的不停歇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