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44章 不再见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席师紫回家的时候,天空又开始飘雨了,还是那温柔缱绻的细雨。最近一直是这般的天气,到了夜里就这般落雨。

    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许是因为突然间落雨,街上的出租车很难拦到,席师紫走了大约半程,才终于拦住了一辆空车。

    到楼下时,雨开始变大了,不过几步路,席师紫身上就落了满了晶莹的雨滴。席师紫拍了拍肩头,地上落了几滴抖落的雨点。

    电梯不知道什么时候坏了,贴着一张正在维修的纸条,席师紫只能顺着楼梯慢慢往上爬。

    到了楼层,席师紫踏上最后一节台阶,转过转角,一眼就看到了在走廊里对峙着的两人。

    背对着她的是一个穿着旗袍身体修长凹凸有致的女人,露出的肌肤白皙细腻,黑发挽着脑后,用一根白玉的发簪束在一起,瞧着那背影像极了一个从民国走出的气质高贵的温婉女子。

    苏逢秦背靠着家门,双手握拳垂在一边,面上带着防备微怒的表情,远远看去她的唇色红的有些诡异,那诱人的薄唇上,似乎带着一道撕裂的伤口,一滴殷红的鲜血从唇角慢慢滑下,划过那白皙完美的下巴。

    嫣红的鲜血和那白皙的肌肤,色彩极其显眼,竟带着几分异常病态极端的美感。

    两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已经出现在转角的人。

    “甄芦笙,你够了。”苏逢秦眼神冰冷的看着眼前的人,身子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

    “阿秦,你每次都这么让我伤心,我而却一直不忍心伤害你。”甄芦笙轻轻笑了笑,眼神委屈的看着苏逢秦那还在流血的唇瓣,轻轻伸出舌尖舔了舔唇上沾上的一点血迹,那铁锈般带着腥味的血的味道,却让她更加兴奋。

    “我伤害你,明明是你一直不依不饶的纠缠,你这个疯子。”苏逢秦咬着牙浑身颤抖的看着眼前这个故作委屈,但却恐怖可怕的女人,身体里的愤怒仿佛就要冲破驱壳一般,如果此时她手上有一把刀的话,她相信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会挥刀砍向面前的人。

    “阿秦,我做这一切只是想让你回到我身边,你知道我有多爱你。这些年,你也胡闹够了,是时候回到我身边了。”甄芦笙轻轻叹了一口气,狭长的狐狸眼里露出些许的无奈和宠溺。

    “甄芦笙,你别再痴心妄想了,我就是死也不会再跟你为伍。”苏逢秦字字坚决,冷漠的看着甄芦笙,那彷如寒冰的脸上除了憎恨,不再带任何感情。

    甄芦笙露出一脸受伤的神色,她失望的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很快的就转移了话题:“你最近跟那个小画家走的很近,你很喜欢她吗。”

    苏逢秦瞬间就变了脸色,她沉下脸警惕带着几分威胁的看着甄芦笙:“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她动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看来你是真的很在乎她。”甄芦笙轻轻一笑,眯了眯狭长的眼,深深的看着苏逢秦。

    “甄芦笙,这是我跟你之间的事情,就最好别扯上她。”苏逢秦不在乎甄芦笙语气中的妒忌和戏谑,只是冷冷的带着警告的看着甄芦笙,那握紧的拳头带着几分危险的眸子,和她微微压低的身子,是她的身体在她自己都没反应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个假定的攻击姿势。

    甄芦笙把苏逢秦的动作看在眼里,脸上一直带着的笑意突然间凝固,而后慢慢消失,她带着几分难过怀疑的眯了眯眼睛,语气低沉而阴冷:“你不会真的对她动心了吧。”

    “我说过,我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喜欢什么人,做了什么,是□□。”苏逢秦微微扬起下巴,看着甄芦笙的眼神中带着轻蔑。

    “阿秦,我也说过,你只能是我的。我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般配的人,除了我,谁都配不上你。”甄芦笙冰冷的一步一步的逼近苏逢秦,那狂热的眸子里带着疯狂的占有欲。

    “她不是任何人的,当然,也不是你的。”冷淡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沉静带着几分沙哑。

    甄芦笙靠近苏逢秦的脚步停了下来。

    苏逢秦连忙抬头看向楼梯口,席师紫站的笔直面无表情的站在楼梯口,双手插兜微微歪着头,看过来的眼神带着几分思索。

    “哟,原来是小画家回来了。”甄芦笙的眼神瞬间就柔和了下来,面上带着慵懒的笑意随意的靠在一边的墙壁上,抱着胸口扭头微笑的看着席师紫。

    “甄老板,学姐她不是任何人的,她只是她自己的。何况她也说了,她做什么,喜欢什么人,是她的自由。我想她现在应该不是很想见到你,我看甄老板还是先离开吧。”席师紫缓步慢慢走来,高瘦的身子和那淡漠的表情,竟让人感觉有几分压迫感。

    苏逢秦上前一步,拉住了走过来的席师紫的手臂。冰冷的眼神瞬间就柔和了很多,她低声有些急促的道:“狮子,你先回房吧。”显然苏逢秦不想席师紫和甄芦笙见面,因为她了解甄芦笙,这个冷漠而无情的女人,她绝对不想甄芦笙伤害席师紫。

    “急着进去做什么,既然来了,不如就跟我聊聊,交个朋友。”甄芦笙眯着眼看了苏逢秦一眼,唇角轻挑,笑着温和的看着席师紫。

    “夜深了,甄老板还是回去吧,我跟学姐差不多该休息了。”席师紫没有偏头看着抓着她手臂的苏逢秦,而是一直盯着甄芦笙,面色冷淡明显的下了逐客令。

    “你瞧瞧,我那么远跑来看看一个老朋友,连家门都没有进,就要被这么赶走。”甄芦笙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抚了抚耳边的发。

    “甄芦笙,你走吧,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苏逢秦冷冷的看着甄芦笙。

    甄芦笙低头自嘲的笑了笑,直起身子站定,深深的看了苏逢秦一眼:“没什么好说的,阿秦,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可能再过一些日子,你就会来找我。”

    “我想大概永远也不会有什么一天了。”苏逢秦不屑的挑唇一笑。

    “那我等着你来找我,亲爱的。”甄芦笙笑了笑,狭长的狐狸眼对着苏逢秦抛了个媚眼,然后抬手轻轻拍了拍:“好了,竟然那么不受你们待见,那我也就不待下去了,我走了,再见。”

    “不送。”苏逢秦拉着席师紫没等甄芦笙先离开,就丢下这么冷冷的两个字,走进了房门,砰的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