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45章 吻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黑暗的房间里没有开灯,苏逢秦拉着席师紫的手,背对着她一动不动。》し(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侧耳听着走廊里的高跟鞋声,慢慢消失在尽头。

    席师紫在黑暗中任由苏逢秦抓着她的手,深邃的眸子透着亮光,直直的立着静静的看着苏逢秦的背影。

    苏逢秦头抵着门背,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过身面对着席师紫,垂着眸子一言不发。

    “学姐。”席师紫轻轻唤了一声,苏逢秦抓着她的手冰凉的。

    苏逢秦慢慢的抬头,黑暗中只能看清她如画般精致的面部轮廓。苏逢秦潋滟如秋水的眸子带着几分倦怠和黯然,她微微张了张唇:“狮子,你回去休息吧。”

    “我陪你。”席师紫回道。

    苏逢秦微微仰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席师紫,下意识的咬了咬唇。洁白的贝齿咬在唇瓣上还在流血的伤口上,那瞬间刺痛的感觉,让她不禁痛呼出声。

    席师紫手臂一抬,在墙边摸索了一会,啪嗒一声按下了电灯的开关。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适应了黑暗的眸子有些不适应,苏逢秦眯了眯眼睛,眼前的人一片朦胧。

    温热的指尖突然轻轻的抚上了那还在流血的柔软唇瓣,苏逢秦身子一僵,瞪大了眸子。

    “痛吗。”席师紫微微皱着眉头,眼中带着几分心疼的看着苏逢秦红唇上的伤口。

    被手指触碰的地方被按着,那刺痛的感觉更甚,苏逢秦下意识的想偏头躲开。

    “别动。”手准确的捏住了苏逢秦的下巴,将她固定在掌心里。

    心突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寂静空荡的房间里,似乎能听到两个节奏不同的心跳声。

    苏逢秦胸膛微微起伏,她被席师紫捏住了下巴,无法活动脑袋,只能狼狈的移开了目光,看向别处。

    此刻席师紫那深邃认真看着自己唇的眸子让她有些羞怯。背后已经是门,没有地方可以躲开。

    “松开。”席师紫淡然的下着命令。

    明明不想服从,可是身体却总是比思想更快一步,咬着唇瓣的牙齿轻轻的松开了。

    随着贝齿的移开,那殷红的唇瓣上的鲜血又开始往下流,鲜艳的血液如同世界上最魅惑的口红,给唇瓣上了一层格外诱人的红色。

    席师紫微微眨了眨眼,皱着眉头看着苏逢秦还在流血的唇瓣,身子突然往前靠了过来。

    点在伤口上的指尖轻轻柔柔的拭去了那缓缓流下的鲜血。

    苏逢秦抓着席师紫的手慢慢的紧了起来,头脑突然有一股眩晕感。就像喝醉了酒一样,呆呆楞楞的看着眼前的人慢慢的靠近。

    距离越来越近了,近的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席师紫的眸子深邃而黑亮,没带着一分旖旎就这么认真心疼的看着苏逢秦鲜红的唇瓣。

    温柔带着薄荷清亮的热气,轻轻的喷在唇瓣的伤口上。

    席师紫认真的轻轻的替苏逢秦唇瓣的伤口,吹着气。似乎丝毫没有在意现在两人之间那暧昧旖旎的过分的气息。

    唇瓣上被热气吹的伤口,带着微微痒意的痛感觉。

    这种感觉竟让苏逢秦觉得有些自虐般的快感,她一手抓着席师紫的手,一手死死的抓着自己衣角,微微仰着头,白皙的脸庞上,那双潋滟泛着朦胧雾气的眸子,慢慢的闭上了。

    唇瓣伤口上的血液慢慢凝固了,不再流血了。

    面前的人呼吸有些急促,乖巧的微仰着头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如同一把小刷子一样,轻轻的颤抖着。微微张开的唇瓣露出一点点洁白的贝齿,还有那藏在其中那米分红□□人的舌尖。

    席师紫的心似乎停止跳动一般,那奇怪的感觉就如同一股古怪的热气,从心口往上涌,让她觉得身子有些发热,有些口渴。

    席师紫认真的看着近在咫尺带着诱人香气柔软的红唇,脑子里竟浮现了一个荒唐的想法,她想尝一尝,苏逢秦的唇是不是像看上去的这般甜美柔软。

    这个想法刚刚在脑海中浮现,席师紫就极其果断的顺从了心底的**和好奇。

    两唇相贴的那瞬间,苏逢秦猛的睁开了眼睛,眸子里满是震惊和难以置信。

    灵活的舌尖温柔的在唇瓣上那伤口上,轻轻舔过,带着湿意和痒意。

    苏逢秦的唇上的血迹,带着一股铁锈般的腥甜味道。但苏逢秦的唇的确柔软香甜的有些过分,就像是世界上最软最甜的果冻一般,带着质感的柔软,让人想更加深入的了解探究。

    瞪大眼睛的人还在震惊中没有回神,席师紫在苏逢秦的唇上舔了好几口,就像一只小狗一样,好奇而温柔。

    施施然的收回了唇,席师紫原本有些苍白的唇上染上一丝血色。眸子带着几分满足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瓣,明明轻薄了别人,可苏逢秦却还是一副正气秉然堂而皇之的模样。

    “唾液可以消毒。”席师紫看着苏逢秦震惊呆楞的眼神,正经的如是解释道,一脸的淡定,就这般拙略的给自己的无耻轻薄找着借口。

    “家里有药吗。”席师紫退后两步,环顾四周。

    “如果没有的话,我家里有,我可以拿给你。”席师紫继续说着。

    苏逢秦垂下头没有说话,额角的发挡住了她的眸子,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

    “别看虽然是个小伤口,但还是要注意清理。”席师紫没有看苏逢秦,而是望着客厅里的沙发,一脸正经的唠唠叨叨。

    “我去我那里拿急救箱。”席师紫往门口走了两步,苏逢秦低着头快速的挪开身子,让出门。

    席师紫昂着头,如同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一脸淡然高冷的打开门,淡然的回头对着苏逢秦说:“等我。”

    苏逢秦依旧静静的垂着头一言不发,席师紫轻轻咳了一声,昂着头走了出去,还不忘把门带上。

    席师紫一离开,苏逢秦这才抬起头。那潋滟的眸子里竟如同沾了水一般,湿漉漉的一片茫然,白皙的脸上带着两片红晕。

    慢慢的走到客厅沙发边,然后坐下。苏逢秦发着呆,好一会之后,才慢慢的伸手摸向自己的唇。

    狮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是吻啊。

    这边的苏逢秦摸着自己的唇瓣在沙发上发呆,另外一边的席师紫情况也有些不对劲。

    掏了半天才掏出钥匙,席师紫挺直背脊一脸淡然,可有些颤抖的手好几次都对不准钥匙孔。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席师紫打开门,皱着眉头在客厅里转了好几圈。

    她刚刚非礼了学姐,她亲了苏逢秦。

    淡然的脸上终于显出了一丝裂痕,席师紫有些颓然的坐在沙发上捧着自己的脑袋。到底在发什么疯,为什么会对着学姐做这样的动作,就像一个流氓一样。

    从来就淡定自若的席师紫第一次慌了神,她觉得自己生病了。

    大概是因为没有亲过人才想找个人试一试吧,席师紫这般想着。可是为什么要对学姐这样呢,席师紫自认为是一个能控制自己**的人,可是今天自己的动作已经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了。

    席师紫有些烦闷的紧紧的皱着眉头,如同尸体一般,直挺挺的倒在了沙发上,用手盖住自己的脸。

    可是就这么躺着躺着,明明心绪有些混乱的人,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苏逢秦等了许久,也不见席师紫回来。原本有些红润的脸色慢慢的缓了过来,她垂下了头,眸子带着几分失望和无奈,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到底在想什么,或许狮子只是一时的好奇情不自禁,反应过来后,已经不想再见自己了吧。

    所以,别这么胡思乱想了。

    苏逢秦这般想着,却仍旧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似乎再等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