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48章 袭胸事件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晚餐很丰盛,一家人一边吃一边聊着,气氛也很融洽。

    直到多喝了几杯酒的席师蓝红着脸,不依不饶的非要敬席师紫一杯酒:“狮子,这次真的要靠你留住苏逢秦了,出差的时候你可得对她好一点,别惹她生气,拍拍她的马屁,只要她一高兴,咱们就皆大欢喜。”

    席师蓝的话一出口,桌子上的气氛瞬间就有些僵硬了。席师紫面无表情的端着酒,微微皱着眉头看着面前一脸醉意恳切的席师蓝。

    李仙妮抬眼看着席师紫,咬着唇没说话。

    席素功面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他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轻轻叹了口气。谭泳泳偏头看来他一眼,眼神中也有些无奈。

    就算是在父母眼中,席师紫都是一个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孩子。高傲冷清,事事不需别人操心,无论大事小事自己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从小就成绩优秀,一路顺畅的到大学毕业,如愿当上了一名画家,而且是一个年纪轻轻就小有名气的画家。

    这是一个骄傲清冷的让家人都有些小心翼翼的孩子,这样的心高气傲的孩子,有一天被要求为了家人去低声下气的拍马屁去讨好另一个人。席素功和谭泳泳心里有些涩涩的,原本席师蓝没说,他们并没有往那方面想,只是席师蓝这么一说,他们就难受了起来。

    席师紫是他们最疼爱的孩子,小心翼翼的爱护着,最大限度的尊重她的骄傲和自尊。虽然有时候清清冷冷的让他们也有些心冷,可是他们却依旧给了她最多的爱和关注。这样的一个孩子,似乎让她受一点委屈都会让他们觉得天要塌下来了。

    席师紫也一样没想到这方面,因为公事跟苏逢秦出差,她认为只要跟苏逢秦去,解决工作上的事情就是她的任务。席师蓝的话让她有些发楞,讨好和拍马屁这两个词似乎离她有些远,

    “狮子,别你哥说。你该怎么就做怎么做,一切公事公办,有错就得认,别想着走弯道,这本来就是公司出的问题,就算到最后损失惨重,也怪不得别人。”席素功语气怜爱的对着席师紫说,眼神却锐利的瞪向席师蓝。

    “你爸说的对,你要随性而行,跟你以前一样。别觉得是公司的事就委曲求全,这次出差回来,你要是不想在公司了,就出来。继续画画,妈都好久没看到你画画浑身颜料,画完就嘟着嘴,一脸嫌弃的傻样子了。”谭泳泳跟着席素功的话说,她也不愿意让席师紫再待在公司,磨灭孩子的天性。

    席师紫应该是自由和理想化的,尽管这两点再别人眼里看来有些不太实际,可是席家家长却一直想让席师紫保持着这种她与生俱来的骄傲和天性。

    席家二老说的话,让席师蓝瞬间酒醒了一般,他有些尴尬羞愧的低下了头。似乎唯一做了坏人的,就是他,就像是一个残忍的逼迫者,逼迫着席师紫去做她从来就不愿意去做的事情。

    席师紫把席师蓝的尴尬看在眼里,她抿了抿唇,把席师蓝给她倒满的酒端起,一饮而尽,而后缓声道:“大哥,我会尽力的。”

    席家人酒量都不错,特别是谭泳泳,看上去是个温婉柔弱的世家女子,其实喝起酒来,恨不得抱着酒坛子灌,而且从来就没醉过。

    席师紫算是席家酒量最差的,平常虽然她也偶尔小酌几杯,但是很少会醉。不过这次显然有些喝多了,坐在位置上时,就觉得有些头晕。

    因为一家子人都喝了酒,而且席师紫看上去并没有喝醉,天又不算晚。所以嘱咐了几声之后,他们就让席师紫一个人回家了。

    席师紫坐在出租车上时,就隐约觉得自己有些糟糕了。那酒后劲很大,席师紫瘫坐在椅背上,脑袋混乱的就像一锅浆糊一样,好似觉得自己坐着云霄飞车要飞到天上去了一般。

    到了公寓楼下席师紫已经晕的快要睡倒了,迷迷糊糊中,觉得这车门好难打开,什么时候这车门都变得软软的了,连把手都没了。

    司机无奈的看着这个歪来倒去的小姑娘在自己的椅背上扣来扣去。叹了口气,下车帮席师紫拉开了车门。

    “咦,这车好奇怪,怎么要从后备箱里爬出去。”席师紫一本正经的趴下,挺着着身子慢悠悠的从座位上像毛毛虫一样从车子里蠕动着爬了出来。

    司机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醉的连东南西北的分不清的小姑娘,只能好心的提醒一句:“小姑娘,你要不打个电话叫你家人下来接你吧,瞧你这样子,估计连家门都找不到。”

    “不用了,我家很近,我走两步就能回去了。”席师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面无表情的背着手,看上去倒是正常的很,要不是刚刚那样子还有那股隔着一段距离就能闻到的酒味,司机都还以为这姑娘根本就没醉。

    “谢谢了,兄弟。”席师紫皱着眉头严肃的看着司机,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像是在交付什么重大使命一样。

    司机哭笑不得的摸着头上已经白了一半的头发,真是能当兄弟的年龄那就好了。

    “再见。”席师紫点点头,面色冷静的背着手歪歪扭扭的往公寓入口走去。

    瞧着席师紫的背影好一会,司机大叔这才想起来席师紫还没付车费。追了两步又停了下来,大叔笑着摇了摇头,算了吧,这小姑娘醉成这样了,估计早就忘了这回事,就当是做一回好事,免费送她回家吧。

    席师紫摇摇晃晃的走到电梯门口,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往门缝里插。开了半天也没有把门打开,席师紫疑惑的皱着眉头,伸手敲了敲门。没听见声响,她就弯下身子凑过去往门缝里瞧去。

    看了半天没看不到什么,席师紫颓然的靠在一边,还不忘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垫在地板上,然后蹲下,撑着脑袋一副思考的模样。

    苏逢秦身着一身酒红色的长裙,端庄而优雅的走进来时,第一眼就看到了蹲在电梯门口,看着门发呆的席师紫。

    “狮子,你在做什么。”苏逢秦疑惑的走过去,然后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

    席师紫仰头,面容白皙清秀,表情有些呆傻,平日里深邃冷清的眸子染上了几分醉意,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一样,朦胧水汪汪一片,懵懵懂懂的瞧不见半点清明,满满的都是天真憨蠢。

    眨巴眨巴水汪汪的黑眼睛,席师紫盯着苏逢秦看了好半天这才认出了苏逢秦。她就这么蹲在地上,傻傻的仰头看着苏逢秦,突然眼睛一弯,像个小月牙,然后咧嘴对着苏逢秦灿烂一笑,嘴里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学姐姐。”

    学姐姐是什么东西,苏逢秦皱了皱眉头,潋滟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担忧无奈,她轻轻蹲下身,温柔的摸着席师紫的额头,声音轻柔的像是哄孩子一样:“狮子,喝醉了吗。”

    不过显然席师紫跟她不再同一个频道,她把手中的钥匙塞给苏逢秦,然后撅着嘴皱着眉头,撒娇似的指着电梯门告状:“学姐,有人换了我家门锁,我开不了门。”

    眼前这个一脸无辜娇嗔的小女生模样的席师紫,着实吓住了苏逢秦。她万万没想到平常冷冷清清成熟淡然,一脸面瘫的席师紫喝醉了酒,居然是这个样子。

    虽然觉得好笑又惊奇,但是苏逢秦还是忍住了笑意,她眸子愈发温柔的看着眼前撒娇的人,趁机摸了摸席师紫那有些凌乱的卷发,那柔软毛茸茸的头发,手感好到让苏逢秦忍不住想逮着席师紫,狠狠的薅一顿毛。

    好不容易把席师紫从地上哄了起来,苏逢秦扶着席师紫进了电梯。

    一个带着小男孩的老婆婆也走了进来。

    席师紫乖乖的靠在苏逢秦肩头,微微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电梯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旧了,运行的时候总是有些许噪音。席师紫眉头越皱越深,脑子里的轰鸣声越来越大,让她很是难受。

    席师紫不开心的半蹲下身子捂住自己的耳朵,嘟囔着:“吵死了。”

    “狮子,很快就到了。”苏逢秦目光柔和担忧的看着席师紫,半蹲着伸手想把席师紫捞起来。

    “学姐,不要听,好吵。”席师紫突然伸手,两只手一把捂住了苏逢秦胸口的柔软,头抵在苏逢秦的锁骨处。

    被席师紫突然袭击的苏逢秦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她身体僵硬着,化着精致妆容的俏脸瞬间就染上了一片番茄红,眼中带着几分羞怯无措,她咬着唇就要去推席师紫。

    “学姐,你耳朵好大,我捂不住。”席师紫动了动手,又抓了抓,皱着眉头趴在苏逢秦怀里埋怨道。

    胸前的柔软被陌生温暖的手掌掌控着,让苏逢秦身子一软,席师紫抓着她的软肋,头靠在她锁骨处,呼出的热气喷在脖子敏感处。双唇轻轻的叮咛了一声,苏逢秦皱着眉头咬唇,用力一推推开席师席,羞怯的瞪了那一脸茫然无辜的人一眼:“狮子,别闹。”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老婆婆捂着小男孩的眼睛,拖似的急匆匆从走了出去,还一边训斥道:“小孩子不许瞎看,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