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49章 晚安,我的阳光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席师紫虽然看着高高瘦瘦的,但是没想到还挺沉,苏逢秦吃力的扶着她走出电梯。偏偏醉酒的人总是无心配合,脚步凌乱的领着苏逢秦都跟着歪歪扭扭起来。

    席师紫嘴里哼着苏逢秦没有听过的歌,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苏逢秦瘦弱身子上,慢吞吞的一步一步往前挪,一双水灵灵黑黑亮亮的眸子迷茫醉意里,带着几分孩童般的懵懂天真,突然停下脚步指着天花板痴痴的笑了起来,像发现了新宇宙一样:“看,好多蝴蝶在飞。”

    走廊的天花板上雕刻着彩色的蝴蝶,看上去倒是漂亮的很。只是此时苏逢秦已经没有心思去看蝴蝶,她一手搂着席师紫腰,一手扶着她的肩膀,半拖着把席师紫往房门口拖去,白皙精致的脸上,几滴汗从额角滑落,她如同哄孩子一般认真温柔的哄道:“狮子乖,我们先回房间喝水,刚刚不是说渴了吗。”

    “不要回房间,我要在这里看蝴蝶飞。”席师紫脚步这么一顿,苏逢秦跟着停了下来,怎么拖席师紫,都再也拖不动她一步。

    “在这里看蝴蝶。”席师紫撒娇似的嘟囔着,尾音飘飘的,还带着几分奶音。

    苏逢秦无奈的看着席师紫抿着唇眼睛委屈的皱的圆圆的,水汪汪委屈巴巴的半低着头看着自己。

    “要在这里看吗。”语气轻柔而宠溺,苏逢秦眸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她温柔的抬手摸了摸席师紫有些发烫的额头。

    “嗯。”席师紫点点头,一点完头,就不管不顾的靠着走廊墙壁干脆利落的坐在地板上,让后仰着头微张着唇傻笑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身穿着昂贵晚礼服的苏逢秦有些纠结的咬了咬唇,然后轻吐一口气,坐在了席师紫身边。也不管地板上的脏污会不会弄脏身上的裙子。

    “好漂亮。”席师紫呆呆楞楞的看着天花板,身子扭了扭呜呜的感叹了一声。

    “是啊,很漂亮。”苏逢秦学着席师紫的样子,靠着墙壁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上那雕刻的栩栩如生在花丛中定格的蝴蝶。或许这些雕刻在此时的席师紫眼里,是鲜活而有生命力的。

    “学姐也好漂亮。”席师紫歪了歪头,一片迷茫醉意的眸子突然亮了一些,瞳孔着倒影着苏逢秦的面容。

    苏逢秦扭头看着那神志不清傻乎乎看着天花板的人,心轻轻一动,这人在醉了的时候,心中还记得她呢。

    看蝴蝶没看一会,席师紫眼皮就开始打架了,她靠着墙壁低声模糊不清的轻喃了几声,就要闭上眼睡觉。

    一直看着她的苏逢秦见她快要睡着,就伸手轻轻的捏了捏她的鼻尖,把她憋的不满的睁开眼。

    “小傻瓜,不能在这睡,要回房间在床上睡。”苏逢秦眼波流转,唇角自然的挑起,温柔轻笑的看着那皱着眉头幽怨的瞪着自己的人。

    又是折腾了一会,苏逢秦这才拖着席师紫回了自己家,因为没有找到席师紫的钥匙,所以苏逢秦只能先把席师紫带回了自己房间。

    把席师紫放在卧室床上,苏逢秦先去厨房烧一壶水,然后去浴室接了一小盆温水。

    坐在床边的苏逢秦拿着扭干的毛巾,微微低着头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眼一动不动的席师紫。洁白柔软的毛巾带着温热的湿意,轻柔的擦拭着席师紫那白皙吹弹可破的脸蛋。

    她睫毛可真长,就像一把小扇子,密密麻麻的尾端有一些上翘,看上去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高挺的鼻梁,有些英气的眉毛,还有那双总是抿着的薄唇,苏逢秦眸子温柔的仿佛要滴下水来,有她有些发楞的看着沉睡中的席师紫,胸腔的心似乎被什么滚烫的东西,触了一下,一股灼热感慢慢从胸口蔓延。

    应该是折腾累了,席师紫没再闹腾了,闭着眼呼吸平缓的任由苏逢秦摆布,丝毫没有反抗。

    席师紫身上的气质实在是太过复杂,明明长相清纯还有些柔弱,性格却成熟冷清,身上还有种随意而淡泊的气息,像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但偶尔又有孩童般的懵懂天真。

    这种气质其实很吸引人,苏逢秦不可否认,她第一眼看到席师紫的时候,就已经被席师紫的外表和独特的气质吸引了。

    席师紫以为她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李仙妮约她的那家咖啡店。其实并不是,早在几年前,苏逢秦就见过席师紫。

    在一个h市的中心广场,一个飞满白鸽有着大喷泉的漂亮广场。

    苏逢秦清楚的记得,那天下着细雨,地上有些湿润,广场有很多人撑着伞匆匆路过。

    那天是她最狼狈最痛苦的一天,就像一个乞丐蹲在广场边无人的巷子里,没有骄傲没有美丽,只有满身的伤痕和泥泞。

    她眼神空洞的望着飘着细雨昏暗的天空,那时的她甚至在口袋里装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如果不是席师紫突然闯入了她的视线,她甚至不敢想象自己那时会做什么。

    那时的席师紫穿着简单宽大的灰色t恤,干净的球鞋,面色淡然的穿过细雨从对面走来,那挺直的背脊和青涩却倨傲的面庞。与撑着雨伞来去匆匆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席师紫走到广场喷泉的椅子边坐下,从口袋里取出一包细碎的面包屑,细细的撒在干净的台阶上,一群在广场上盘旋的白鸽扑哧着翅膀飞了下来,争先抢后的在台阶上啄食着面包屑。

    细雨轻飘飘的落在她褐色的发,单薄的肩上,她的表情清冷而高傲,抱着画板随意的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那群白鸽。

    就是这般平淡的画面,却让苏逢秦短暂的忘记了痛苦,脸上的泪痕早就凝固了,她微微侧着头空洞的看着不远处的席师紫。

    一只洁白的白鸽在天空中俯冲往下,准确的落在了席师紫的肩膀上。丝毫不怕人的歪着头,用圆溜溜的小眼睛好奇的看着席师紫。

    席师紫侧着头看着肩上的白鸽,面无表情的脸上,微微泛白的薄唇突然上挑,冰冷黑亮的眸子突然温柔起来,她慢慢的抬起手,纤细苍白的指温柔的触碰着白鸽的羽毛,轻轻拭去它羽毛上落着的几滴雨水。

    白鸽一点都不怕席师紫,甚至微微闭上了眼睛,用嘴尖蹭了蹭席师紫的手背。

    “真傻,怎么不去躲雨呢,很快就要有阳光了。”清冷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宠溺,席师紫这般温柔的对着肩上的白鸽埋怨似的说着。

    那隐隐约约随着风声传入耳中的声音,让苏逢秦冰冷的身子一颤。是啊,真傻,怎么不去躲雨呢,阳光总是会出现的啊。

    那天苏逢秦躲在黑暗的巷口,一动不动的看着席师紫许久,直到席师紫抱着画板再次消失在细雨中。

    席师紫离开后,在长椅上落下了一张画,也就是苏逢秦一直收藏着的那副画。

    黑暗的教堂,飘雨的广场,微笑着的乞讨小女孩与白鸽依偎在一起,冷漠的贵族。

    这幅画此时正挂在苏逢秦卧室床对面,苏逢秦每天只要醒来就能一眼看见。

    睡梦中的人面容柔和,带着孩子般的恬静。苏逢秦从回忆中醒来,看着面前的席师紫。

    眸子在温柔的橘色灯光中,泛着潋滟温柔的波光。苏逢秦俯下身子,温柔的在席师紫的额头印上一个轻柔的吻。

    蜷缩着身子躺在席师紫身侧,苏逢秦挑唇轻轻一笑:“晚安,我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