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51章 论会煮粥的重要性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好在席师紫也不是什么羞涩少女,被看光了之后就不好意思见人,略微尴尬了一小会,她很快就镇定起来,都是女人,瞧一眼也没什么,该有的大家都有,只不过尺寸不一样而已。

    在房间里换上衣服之后,席师紫瞧了瞧手表,知道时间有些紧,这才终于慢吞吞的走了出来。

    一眼看去客厅空无一人,苏逢秦似乎离开了,席师紫一直抿着的唇这才舒展了开来。就算她不是太在意自己被看光,但到底还是会觉得有些难堪的啊。

    抻了抻腰活动活动僵硬的身子,席师紫站在客厅,准备乘还来的及,去厨房煮粥。

    一阵微风伴随着淡淡幽香从阳台那边吹来,席师紫动作一停,把手慢慢放下来,偏过头望向阳台。

    苏逢秦正穿着一身诱人的黑色长裙,面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眼睛微微弯着,修长窈窕的身子斜倚在阳台边,那双潋滟如荡漾秋波的眸子,正静静的悄无声息的望着她。

    除开刚开始望过来的眼神有些惊讶外,席师紫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她抿了抿唇,抬手冲着苏逢秦打了个招呼:“学姐早。”

    “狮子早。”苏逢秦倒是温温柔柔的应了席师紫这突如其来有些莫名的问好。

    席师紫面色淡然表情镇定的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正经而清冷的询问着苏逢秦:“学姐东西收拾好了吗。”

    “嗯,你东西如果收拾好了的话,我们半个小时之后出发吧。”苏逢秦直起身子轻柔的微笑着,体贴顺着席师紫话题往下说。

    苏逢秦想着的却是,一个甚至没有谈过恋爱的女孩,被人看光了,肯定会有些羞涩吧。所以玩笑不宜再开,话题也最好别再提。拿捏好尺度,可别不小心惹的席师紫生气羞愤,那就得不偿失了。

    “学姐饿不饿,我去煮一些粥。”半个时间有些紧迫,席师紫皱了皱眉头,可能来不及赶飞机。

    “好啊,你去煮粥。别担心时间,如果来不及的话,就改签下午的飞机。”苏逢秦一听到席师紫说要煮粥,就眼睛一亮。

    为了喝粥,改签机票吗,这会不会太任性了,席师紫挑眉看向那一脸无所谓,眼睛亮亮的一脸期待望着自己的苏逢秦。

    “我尽快,半个小时煮好,打包到车上吃。”席师紫伸手卷起衣袖一边说着,就一边往厨房走去。

    不用改签那么麻烦,煮好了到车上吃也一样。

    “好。”苏逢秦在身后应了一声。

    因为苏逢秦的胃病,所以席师紫最近一直都会在早上给苏逢秦准备清淡的早餐。苏逢秦对席师紫煮的粥格外的喜爱,有些百吃不厌的感觉,已经连续好多天都是清粥了,这人却每次听到都亮了眸子一副期待的模样。

    有时候席师紫真是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有粥做的才好吃,其它的就根本难以下咽。

    席师紫有些无奈的去了厨房,而苏逢秦却还是站在阳台边,她扭头看着阳台上那一盆盆修剪精致,养的漂漂亮亮的花草,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淡淡的微风中掺杂着,绿叶和不知名花朵的清香,让人闻了觉得头脑都清醒了一些。苏逢秦就这么站在阳台栏杆边,闭着眼头轻轻的枕在放在栏杆的双手上。

    厨房里水龙头打开关上的声音,碗碟的声音,席师紫走动的声音,水被煮沸的声音。这些最普通的声音,却让闭着眼的苏逢秦挑起了唇角,这样平静而祥和的早晨,她让有些怀念。

    当苏逢秦的助理周粥把车开到苏逢秦楼下时,正好席师紫面无表情的拖着两个箱子大步的走了出来,跟在后面的苏逢秦穿着一身漂亮知性的长裙,踩着精致的高跟鞋,头发整齐的挽起盘在脑后,看上去高贵而端庄,怀里却抱着两个画着可爱小狮子的粉红色卡通小饭盒,笑的眼睛弯弯,一脸温柔满足。

    “苏董,我帮您拿。”周粥下车看到苏逢秦,连忙一脸恭敬的低下了头,伸手要去接苏逢秦手中的饭盒。

    唇角的笑意慢慢的平缓下来,刚刚还笑满足可爱的苏逢秦,似乎瞬间就恢复了平日里温和却疏离的微笑,她抱着两个粉红色的小饭盒身子微微一偏避开了周粥伸过来的手,语气客气而淡然:“不用了,我自己拿就好了。”

    穿着得体的职业西装,看上去利落而稳重的周粥坐在驾驶位上认真的开着车,眼角的余光却不时的往后视镜上瞥去。

    苏逢秦正和席师紫并排坐在后排,一人端着一个小饭盒,拿着小勺子,几乎动作表情完全同步的在小口的喝着粥。

    席师紫坐的笔直,面上跟平常一样,看不出什么表情,眸子淡定而漠然。

    苏逢秦的模样则是她从未见过的样子,苏逢秦以前每天的三餐几乎都是周粥帮她买回来的,或是陪着她一起吃。

    但是周粥从来就没见过吃东西像一个小孩子一般的苏逢秦,勺子一入口,就微微享受的弯着眸子,唇角一直挑起着,吃两口就低头看着小饭盒,似乎很是珍惜的模样,快要吃完的时候,似乎有些惋惜的伸出粉红的小舌尖轻轻舔了舔唇。

    自己的粥喝完了,苏逢秦怅然若失的瞧着手中干干净净的盒底,然后偏头看向席师紫。见席师紫那还剩一半的粥,眼睛一亮,而后就这么微笑着看着席师紫。

    席师紫很快就感受到了苏逢秦的注视,只见苏逢秦面带温和笑容看着她,目光偶尔微微下移瞥了眼她的小饭盒。

    席师紫楞了楞,然后举着自己手中的小饭盒,试探般的询问道:“你不够吗,我的给你?”

    “谢谢。”席师紫话音一落,苏逢秦就接下了话道谢,然后迅速而淡定的把空空的小饭盒递到席师紫面前。

    苏逢秦的动作连贯而快速,让席师紫微微张着唇有些发愣。

    “一点点就好了。”见席师紫看着自己的饭盒发呆,苏逢秦白皙精致的脸上像是突然抹上了淡红的颜料一般,微微红了起来,眸子有些羞怯的移开目光。虽然这样有点不要脸,但是她实在是抵抗不了,席师紫亲手熬的粥的诱惑。

    把饭盒里的粥都倒进苏逢秦的盒里,席师紫看着那低着头咬着唇,脸颊有些微红的人,轻轻咳了一声:“我饱了,都给你。”

    抱着又满了一半的饭盒,苏逢秦低着头小声问着:“狮子你会不会觉得我吃的太多。”

    “不会,我家米很多,你吃多少都可以。”席师紫挑了挑眉,不明白苏逢秦为什么会问这么蠢的问题,她怎么说也是个有名气的画家,她自信她能喂的饱苏逢秦。

    苏逢秦还来不及说话,席师紫又仰着下巴,声音低哑认真的说道:“就算学姐一天吃一吨,我都养得起学姐。”

    也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尴尬,苏逢秦楞在那不知该说些什么。

    后座上的两个人尴尬而诡异,周粥不时的注意着两人,不一会车就开到了机场。

    这次出差苏逢秦并没有带上周粥,而只是跟席师紫一起前往,倒是跟以前的行事作风有些不一样。

    赶到机场的时候,时间刚刚好,没几分钟后就登机了。

    苏逢秦并不喜欢乘飞机,几乎每次飞机起飞后一直到落地的这段时间,她都会很难受。可就算是吃了药,提前做好了准备都没用,但是每次出差都必须坐飞机。

    从一上飞机席师紫就发现了苏逢秦的异样,身旁的人从飞机开始起飞后,整个人似乎就苍白虚弱了不少,一直闭着眼抿着唇一动不动。

    席师紫第一个反应就是苏逢秦晕机,她伸手轻轻覆盖在苏逢秦额头上,一片冰冷,甚至还有一层薄薄的冷汗,苏逢秦睁开眼有些疲倦隐忍的看着席师紫,轻声道:“没事,老毛病了,一上飞机就难受,待会就会好一点。”

    席师紫拿出随身包包,幸好她把药盒放在里面了。里面也带着晕机药,还有一些清亮油。

    唤来空姐拿了一杯温水,席师紫给苏逢秦垫了一个小枕头,把药和水递到她面前,微皱着眉头低声道:“先把药吃了吧。”

    苏逢秦咬了咬唇,抬眼看了一眼皱着眉头有些忧虑的席师紫,点了点头把药接过来,合着水一口就咽下了。其实她吃药根本没什么用,只是她不想告诉席师紫,浪费她一片好心。

    清凉的薄荷味传来,席师紫把清亮油倒在掌心,双手微微摩擦发热。抬了抬下巴示意苏逢秦靠好,然后柔软清凉的双手覆盖在苏逢秦的额头和太阳穴,轻轻的揉捏着。

    原本恶心的感觉好了一些,苏逢秦半靠在席师紫的怀里,苍白的脸上放松了一些,紧紧的闭着眼,

    席师紫帮苏逢秦揉了好一会,手臂有些酸了,而此时,苏逢秦已经靠在她怀里睡着了。

    “学姐,我先去洗个手。”席师紫在苏逢秦耳边轻轻说了一声,然后小心的扶起苏逢秦让她靠在靠椅上,起身去了洗手间。

    把随身携带的小手帕打湿,然后把清凉油倒在上面,再重新洗一遍,席师紫回到了座位。

    席师紫这么一落座,苏逢秦就闭着眼自然的靠了过来,依偎进她的怀里。席师紫轻柔的扶着她的肩膀,把刚刚打湿的毛巾小心的覆在苏逢秦的额头上,眼神有些担忧的看着怀里脸色苍白唇色也泛白了的是苏逢秦。

    苏逢秦冰凉的指尖,轻轻的在身边摸了摸,寻到了席师紫温热的手才停了下来,轻巧的钻进席师紫的掌心,像个孩子一样,手轻轻的握着她的拇指。

    席师紫望着怀里的人,那淡然冷漠的眸子越来越温柔担忧,苏逢秦睡着了仍是不舒服,眉头紧紧的皱着,丝毫没有放松。

    怀里的人软软香香的,柔弱而苍白。似安慰一般,席师紫低下头,微微闭着眼在苏逢秦的眼角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长长微卷的睫毛微微动了动,抓着席师紫拇指的手也紧了紧,苏逢秦没有醒来依旧靠在席师紫的怀里,熟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