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52章 占有欲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从起飞到飞机落地,苏逢秦情况一直都不是很好。大半日程都在昏睡,其它时候就一直疲惫的闭着眼,脸色苍白而虚弱。席师紫知道自己给苏逢秦吃的晕机药并没有发挥什么效果,只能过一会就给苏逢秦揉一揉太阳穴。

    苏逢秦慢慢的睁开眼,那双潋滟如秋水般黑亮的眸子,似乎都黯淡了一些,苍白的脸上表情有恹恹的。

    “学姐,你还好吗。”席师紫微微皱着眉头,有些担忧的看着苏逢秦,她不太知道晕车晕机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她看苏逢秦的模样,大概猜到那真的很难受。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苏逢秦偏头看着席师紫,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的微笑,前些年她几乎每隔两天就要飞到另一个地方,那时候刚刚晕完机落了地,好不容易好了一些,又要再上飞机,飞其它的地方。

    这样的晕眩和无力的恶心感觉,她早就习惯了。

    苏逢秦的回答让席师紫的眉头越皱越深,不用想也知道苏逢秦应该是时常出差的人,如果每次都是这样的话,那该会有多难熬啊。

    “狮子,以前我都是跟公司的同事,还有合作伙伴一起出差,就算再难受也要忍着,也一定要保持姿态。这次是你,我也就懒得那么逞强了。”苏逢秦抬头看着席师紫,虚弱的面上带着几分轻柔的微笑。

    “学姐在我面前可以不用逞强,因为我永远不会伤害学姐。”席师紫这般坚定的说着。

    “好,只要狮子到时不要嫌弃真实的我,在你面前太过幼稚无理取闹就好。”苏逢秦低下头枕在席师紫的肩头,唇间呼出的热气,轻轻浅浅的喷在席师紫的脖颈上。

    自己是什么时候依赖上这个比自己小四岁的女孩的呢,苏逢秦不知道。这么多年在商场起起伏伏,她难免会心机算尽,对身边的人不会全然信任,甚至怀疑身边突然出现的人。

    可是为什么从来就不曾怀疑过席师紫呢,就连苏逢秦自己都有些诧异。纵使她几年前曾惊鸿一瞥见过那般美好的席师紫,纵使她曾偷偷的藏下她的画,可是现在这样理所应当的对席师紫的信任和依赖,这种信任依赖一个人的感觉,让苏逢秦觉得害怕而享受。

    害怕,因为此前唯一一个让她信任依赖的人,彻彻底底的背叛伤害了她,几乎差些让她万劫不复。她不能再经历一次,再一次,就足够完全的毁了她。

    享受,因为她沉迷于这种感觉,她寻到了席师紫的温柔和柔软,她想像个孩子一样霸占席师紫的好。

    抓着席师紫的手越来越紧,仿佛要将掐入她的皮肉中。心中突如其来的黑暗面,似乎正在诱惑着自己,彻底占有面前这个温柔可爱的女孩。

    席师紫感觉到了痛意,可是她没有挣扎没有呼痛,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另一只搭在苏逢秦背脊上的手,安慰般的轻轻抚摸着。

    “很快就到了。”席师紫在她耳边,这般冷清而温柔的低喃着。

    飞机的确很快就落地了,席师紫心中松了一口气,想赶快把苏逢秦送到酒店让她休息一会。

    z市是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依山靠水而生,当地的生活氛围比h市轻快不少。街上走的人都慵懒一些,街边最多的是饭馆和茶馆。就连开车的司机,都笑呵呵的,嘴里寻的话题都是些家常小事,看上去亲切可爱。

    酒店是z市少有的几家五星酒店之一,是周粥提前订好的。两间靠在一起的房间,看上去整洁而敞亮。

    苏逢秦坐在沙发上喝着水时,席师紫就拖着行李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看上去有些忙碌的样子。

    蜷缩在沙发上,苏逢秦好奇的看着一直在行李箱里往外掏东西的紫师紫,潋滟泛着微波的眸子一直跟着她的背影。

    把卧室里的被单枕套全部换上自己带来的,浴室自己重新清理了一遍,衣柜里准备好的浴袍也丢到一边,换上自己带来的,席师紫忙忙碌碌了好一会,才停下来。

    面无表情的面上终于带着几分满意的环视了一周。

    “那你的房间呢。”苏逢秦微微挑眉这般问,席师紫的行李箱里只装了一套床单被套,她看的清清楚楚,席师紫把她的房间全部翻新了一遍,那她自己呢,瞧着她这驾驶,不可能会用酒店的东西。

    “酒店里的床单就算洗过换新,我还是不喜欢,一想到如果曾经有另一个男人或女人躺在上面,我就不想躺上去。”席师紫用手擦去额头上的薄汗。

    “那我们换一个,我去隔壁睡。”苏逢秦楞了楞,作势起身。

    “不用,把那个房间退了,我们一起睡。”席师紫回答的一脸理所当然,仿佛一早就这般准备好了一般。

    “一起?”苏逢秦眸子带着一丝惊愕。

    “我不嫌弃学姐,而且我们不是已经一起睡过了吗。”席师紫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那你就不怕我嫌弃你吗。”苏逢秦苍白的脸上缓和了很多,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眸子带着水光,似笑非笑的瞥着席师紫,柔顺的长发自然的披散在肩头,衬的有些病态的她更加妖娆诱惑。

    “学姐不想跟我睡吗。”苏逢秦有些愣住了,她竟然没有想过,苏逢秦可能并不想跟她同房,那天只是因为她醉了不得已而已。

    “是我自以为是了。”席师紫皱着眉头,有些懊恼的低了头,心中莫名的觉得有些闷,学姐不想跟她一起睡。

    “傻瓜,同你开玩笑的。”苏逢秦低头轻轻一笑,嗔怪的轻轻瞥了席师紫一眼,看着那么聪明,怎么又变的这般笨了呢,玩笑话也听不出。

    退了房间之后,苏逢秦又休息了一会,两人这才去了二楼的餐厅吃饭。在飞机上因为难受,苏逢秦什么都没有吃,席师紫也没吃什么,现在两人倒是察觉有些饿了。

    餐厅里人还算多,声音也有些大,谈笑声刀叉碰撞盘子的声,还有酒杯脆响声。

    苏逢秦和席师紫一下楼,就自然的吸引了一些好奇的目光。

    餐厅里抬眼看来的人,眼中都带着惊羡,走来的两个女人外貌都如此的出色。

    那个穿着裙子挽着发的女人脸精致的有些虚幻,苍白的面上带着温柔而有礼的笑容,脖颈修长,看上去如此的高贵而优雅。

    另一个则是气质极其独特,高高瘦瘦皮肤白皙,样貌清秀漂亮,只是似乎一直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中带着几分慵懒和倨傲,漆黑的眸子在灯光下淡然的闪着亮光。

    等她们入座后,餐厅的一些男人有些蠢蠢欲动了。毕竟两个单身并如此漂亮的女人,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兴趣遇上的。

    从一落座,两人还没点餐,服务员就送来了一瓶红酒:“两位小姐,这是我们老板送你们的红酒。”

    一个坐在对面落地窗边穿着西装的年轻帅气的男人面带微笑的冲她们挥了挥手。

    酒,席师紫抬眼看着那满脸和善笑意,看着她们的男人,皱了皱眉头。

    “麻烦把这瓶酒送回给你们老板,替我们说声谢谢,我们不喝酒。”苏逢秦看也不看那男人,温和的看着服务员,把酒推到桌边。

    酒被送了回来,男人并没有觉得尴尬,反而饶有兴趣的笑了笑。端着高脚杯,慢慢的走到席师紫和苏逢秦左边。

    “两位小姐不爱喝酒,那喜欢吃些什么,今天是我们酒店开张三年的店庆,两位小姐很幸运,是今晚才餐厅第五十位客人。所以两位小姐在酒店的消费,全部免费。”男人高大英俊,头发有些凌乱,衬衫纽扣解开了一颗,笑容迷人而慵懒,看上去应该是能让许多女孩围着转的男人。

    苏逢秦面带笑容的环顾四周,什么三年店庆,不过是搭讪的手段而已。

    这是苏逢秦敏感的察觉,这个男人的目标不是自己,他有些火热的目光从一开始就不停的往席师紫身上扫去,俨然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们不喜欢吃免费的晚餐。这么好的机会,还是让给下一位客人吧。”席师紫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看着苏逢秦的模样很是古怪,一个想要搭讪在苏逢秦面前表现的男人而已,纵然外表再出众,此时在席师紫眼中,都有些猥琐。

    “哈哈,这位漂亮的小姐,这种好机会可不是随便能让的。你们先随意点餐,希望你们用餐愉快。”从来没有遇到过有这样便宜占却还拒绝的人,男人有些惊讶的挑眉,但是很快就笑的更畅然,没有纠缠多话,就这么面带笑意施施然的离开了。

    让人觉得他似乎并不是想要搭讪,而是真的只是在告知两位幸运顾客一般。

    苏逢秦眸子一暗,目光跟着那男子的声影,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年轻的老板不会就这么放弃。

    果然,那男人走到前台跟一个领班低声说了什么,然后抬眼看来,见苏逢秦在看他,他礼貌一笑,然后目光就落在了那盯着菜单皱着眉头的席师紫身上。

    “今天我请你。”席紫抿着唇看着苏逢秦,表情有些严肃。

    “为什么你要请。”苏逢秦轻轻撑着下巴,精致而美丽的脸庞像是被朦胧的灯光打上了一层柔光一般,优雅而慵懒,美的有些过分。

    “我不喜欢他,不想让他请你。”席师紫很认真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没错,她就是不喜欢那个用觊觎目光看着苏逢秦的那个年轻老板,从心里自然的厌恶的感觉。

    显然,她并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现,符合叫吃醋和占有欲的词。

    尽管她完全弄错了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