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56章 喜欢吗?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吻我的时候,什么感觉。”苏逢秦抱着手臂优雅的靠在沙发上,挽起的发丝有几缕散了下来,垂在眉梢眼角,添了几分慵懒随意。

    “喜欢。”席师紫像个乖学生一样,双手放在膝盖上,背脊挺直的坐在苏逢秦身边,乖乖的回答。

    “那你觉得你对我的喜欢,是哪种。”苏逢秦接着问,纤细骨节分明的漂亮指尖在怀里的抱枕边缘,轻轻的磨蹭。

    “是很特别的喜欢,对别人从来没有过的喜欢。”席师紫微微歪了歪头,目光坦然的直视着苏逢秦。

    身子微微一抖,苏逢秦低下头,心跳加速在胸腔跳着。席师紫的眼神太过清冽认真,那样认真的说着喜欢,竟让她有些紧张羞怯。

    席师紫对她来说是特别的,存在于心上最特别的地方。或许她能微笑着对任何人逞强冷漠,可是只要靠在席师紫身边,那伪装的坚硬铠甲没有等人击碎,就这么被自己心甘情愿的脱下,用最柔软最容易被刺伤,已经伤痕累累的心去贴近这个人。

    不需要多么深入的了解,只一个眼神,就能让她有安全感。苏逢秦将自己对席师紫的感觉,归类于宿命般的吸引力。

    毕竟一个人要有多幸运,才能在世界遇到这么一个人呢,毫无理由的信任和依赖,还有那满怀的安全感。

    苏逢秦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席师紫以为她并不相信自己,眉头微微一皱,开始解释道:“虽然我没有交往过,但是我能确定我对学姐的感觉不是错觉。以前清溪总是拉我去泡温泉,我见过她的身体,但我对她从来就没有过欲|望。”

    “迄今为止,我只对学姐有过这样的感觉。这里,和这里告诉我,我对学姐是喜欢的。”席师紫满眸的认真坚定,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然后又指了指胸口。

    “你明白这样的喜欢在别人看来,是异类吗。”长长的睫毛在眼帘下,倒影着两道淡淡的阴影,苏逢秦轻轻叹了口气,这般问道。

    “这世界本该就是这样的不是吗,有那么多的特别和不同,那么多打破常规的人和事,才会让这个世界更加美丽,更加神秘更加有魅力。所有的偏见都源自于固执和狭隘,这个世界上太多固执愚昧的人。”席师紫背脊挺直,下巴轻轻扬着。

    “世界给了我们自由和选择,如果因为顾忌别人的想法而放弃自己的选择,那么这样就是出卖自己的自由,那么那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喜欢学姐,这是我现在再不能更确定的事情,我喜欢学姐,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席师紫语气清淡,却让人觉得认真而坚决。

    现在的席师紫仿佛是世界上最自信张扬的演说家,眼神中的光彩让人美丽而炙热。

    苏逢秦有些愣住了,她看着席师紫沉默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挑起唇角,脸上瞬间绽放温柔的笑容,潋滟的眸子光芒一闪而过,薄唇微张她温柔的望着席师紫,轻声问道:“就算别人对我有再多偏见,你也喜欢我。”

    “喜欢。”席师紫郑重的点了点头。

    “就算家人反对,你也喜欢我。”

    “喜欢。”

    “就算有一天,你发现我并不是你想象的这么美好,你也会喜欢我吗。”苏逢秦的声音颤抖着,咬着唇看着席师紫的眼眸迷蒙着朦胧的雾气,语气竟染上了几分哽咽。

    “喜欢。”席师紫清冽的眸子静静的望着苏逢秦,眸子里倒影着她那带着泪光倔强的模样。

    “傻瓜,不要总是说的那般坚定。”苏逢秦可爱的皱了皱鼻尖,似乎发觉了自己的失态,她伸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眸,蜷缩着身子窝在沙发的角落里,没了平日里的高贵优雅,像个脆弱的小兽。

    “学姐。”席师紫慢慢的靠近苏逢秦,伸手轻轻的把她揽入自己的怀里。

    “我太久没有听到别人这么坚定的说喜欢我了,我这样是不是太没出息了。”苏逢秦乖乖的埋进席师紫的肩头,声音有些闷闷的。

    “这样很可爱。”席师紫皱了皱眉头,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一闪而过的温柔。

    在席师紫看不到的地方,苏逢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鼻腔中充满着席师紫身上那淡淡的清凉的体香,她攥着席师紫肩头的衣领,闷着声音带着几分笑意问道:“就算我不喜欢你,你也会喜欢我吗。”

    “喜欢,嗯?”席师紫抱着苏逢秦愣住了,她抿了抿唇,有些不确定试探般的问道:“学姐不喜欢我吗。”

    “傻瓜,先别急着爱我,先尝尝我的固执占有欲自私和霸道,如果那时你还能这般坚决的说你喜欢我,那么我就告诉你,我对你,是什么感觉。”苏逢秦的语气温柔。

    “这样不公平。学姐知道我喜欢学姐,而我却不知道。”席师紫不满的皱着眉头。

    “所以,这就是我的自私,你不喜欢了吗。”苏逢秦轻轻推开席师紫,慵懒的靠在沙发靠垫上,眸子潋滟清亮,闪烁着戏虐。

    席师紫抿了抿唇,暗暗的翻了个白眼,拖长沙哑的声音道:“喜~欢。”

    窗外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依旧闪烁着,昏暗的卧室里只开着一盏床头灯,暖黄色的灯光下,苏逢秦乖乖的窝在席师紫的怀里,呼吸缓慢平静,好像已经睡着了。

    席师紫却歪着头看着天花板,带着几分疑惑懵懂,所以学姐是没有答应自己的追求吗。

    显然她忘记了,她根本就从来没有追求过苏逢秦。

    z市的早晨有些冷,路上叫卖着早餐的小贩都穿着厚厚的冬衣,呵着冷气在冷风中忙碌着。

    与身旁穿的厚重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只穿着一件灰色内衬和一件军绿色外套的席师紫显得那么的奇特,再加上那高高瘦瘦相貌清秀气质清冷的模样,在人群中更加显眼。

    “谢谢。”席师紫淡声道了谢,从卖早餐的大妈手中接过豆浆包子,在一众大妈大婶打探的目光下,转身离开了。

    这次来z市出差,主要就是要去一趟给席业提供建筑材料的一家公司查探情况。说到底就是兴师问罪,本来这样的事情随便派一个人来就能解决,但是苏逢秦却果断的决定自己过来,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吃完早餐后,苏逢秦就和席师紫往那家叫承宇的公司赶去。

    虽然提早得到通知有客户会过来,但是显然承宇并不对这件事上心。门口的保安,反反复复的查看着两人的证件,却怎么也不放行,公司上层的电话打了好几通也没人接听。

    公司看上去有些冷清,只有几个穿着公司服装的工人懒散的打着哈欠,在广场上晒着太阳。

    苏逢秦的脸色有些冷凝,她微微皱着眉头看着那抽着烟翘着二郎腿打着电话的保安,席师紫站在她身侧,也觉得有些奇怪,按照道理来说,公司提供出了次品材料,让客户出现重大施工错误,这家公司应该很紧张才是,怎么看起来那么散漫不在意。

    保安挂了电话,打了个哈欠,看着面前两个气质打扮不凡的女人,眼睛滴溜溜的在苏逢秦身上打了个来回,这才慢吞吞的说道:“我们公司没有接到有客户过来探访的消息,两位小姐还是先回去吧。”

    “怎么可能”席师紫眉头一皱,上前一步。一只微凉的手轻轻的抓住了她的手,拉住了她。

    席师紫回头,苏逢秦面无表情,眸子中带着几分沉思,她拉着席师紫轻轻摇了摇头:“算了,我们走吧。”

    之前联络的公司上层的电话也一直打不通,保安又不放行,被这么不负责的打发走了,席师紫皱着眉头在车窗外倒退的那家气氛有些怪异的公司。

    “这件事,我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我不会追究你们公司的责任。”在出租车上时,苏逢秦突然开口。

    “不追究?这的确是我们公司的疏忽,出现品质质量问题,我们应该赔款。”席师紫有些诧异的偏头看着苏逢秦。

    “狮子,这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可能还有些其他问题,具体你不清楚,我会打电话跟你哥说。”苏逢秦认真的看着席师紫的眸子,轻轻的抓着她的手,像是在安慰她一般。

    “好吧。”公司的很多事情,席师紫到底还是不懂的,她明白苏逢秦的话,只能点了点头。

    “在这边已经没意义了,我叫周粥订明天回去的机票,明天我们就回h市。”苏逢秦拿着手机快速的按了几下屏幕,看上去是在发短讯。

    “那这个呢,还去吗。”席师紫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温泉旅馆的门票,眸子瞥着苏逢秦,这是之前酒店老板送给她们的。

    “刚刚还一副认真担心的样子,怎么变的那么快。”苏逢秦轻轻一笑放下手机,看着席师紫的目光带着几分戏虐。

    “不懂就是不懂,再担心也没用。”席师紫耸了耸肩,眸子冷清淡然,晃了晃手中的门票:“明天就要回去了,如果今天不去的话,这个不就浪费了。”

    “你想去吗。”苏逢秦偏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席师紫,仿佛看透了她的想法一般。

    “我想看。”席师紫认真的承认。

    “想看还是想去。”唇角的笑意愈发深,苏逢秦淡淡的笑着,带着几分宠溺温柔。

    “想去,也想看。”席师紫下巴轻轻一扬,面上淡然,心中却一片雀跃。

    泡温泉,不就是要脱衣服吗,当然想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