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58章 手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到达温泉旅馆的时候,差不多已经临近中午了,旅客的车子慢慢的驶进旅馆的停车场。

    等到了后,席师紫和苏逢秦才发现,所谓的温泉旅馆只是一个名称,说是旅馆其实不如说是一个小山庄。

    温泉旅馆占地面积极大,用竹子搭建的围墙围着一方小天地,进入大门后就是一个大广场,一边种着翠绿的细竹,一边种着大片的梅花,其间摆着许多石桌石凳,已经有些人占了位置,坐在里头喝茶聊天,看起来倒也是热闹的很。

    走过石头路经过竹林和梅树林,眼前豁然开朗,这才将温泉旅馆的真正面目收入眼中。

    几栋大大的古风建筑,看上去有些沧桑厚重,漂亮的木长廊将几栋楼串联在一起。扑面而来的,是有些潮湿的温热香味,混着竹叶的特有的清新,让人眼前一亮。

    出示了门票之后,服务员将席师紫和苏逢秦领进房子,办好手续,然后带着她们进入了她们的房间。

    一个不大不小的小房间里,有一池子冒着腾腾热气的温泉,一个小阳台,角落里还有一个大大的榻榻米,前面的木茶几上,放着一瓶漂亮的插花,一些水果还有一套茶具,一小罐茶叶。木质的墙壁上,挂着几幅水墨画,还有两个京剧面具。

    整个房间,没有过多精致华丽的装饰,干净而简洁。

    “两位客人如果饿了的话,后面有餐厅,如果客人想吃原汁原味的农家饭,那出门左拐直行,路边有几家农家小店,味道都很不错,两位可以去试一试。”服务员是个年轻的女孩,看上去总是笑眯眯的,服务态度让人觉得很满意。

    “好的,谢谢你。”苏逢秦微微侧耳认真的听着,温和而有礼的道谢。

    席师紫倒是先坐下了,盘着腿坐在那池温泉边,侧着头把手试探性的伸入冒着热气的温泉中,温温热热的,很舒服。

    服务员转身离开房间,快要关门的时候,又飞速的探了头进来,眼睛眨了眨,温馨的提示道:“两位客人,我们旅馆的墙隔音效果很好。”

    瞧着那服务员走了后关好的门,席师紫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抬头看向苏逢秦,眉头轻轻一扬,好像住酒店旅馆,很少会有提醒客人说隔音效果好的啊。

    苏逢秦没说什么,只是敛着眸子挑唇笑了笑,然后脱下身上的外套,撩了撩披散着的长发,望着席师紫轻声开口:“饿了吗,要不要先去吃些东西。

    席师紫低头摸了摸肚子,提议道“嗯,刚刚那个女孩不是说附近有几家农家小店吗,我们就去那里吧。”

    出去没多久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女服务生说的农家小店,就开在路边的几家简陋的小店,用天然的柴火炒菜煮饭,就连灶台都在屋檐下,所有等着上菜的人,都能直接看到自己点的菜炒熟然后装盘。

    小院子里摆着几张露天的餐桌,周围用红白塑袋围了一圈,用来挡风。

    席师紫和苏逢秦来的时候,好几张桌子已经被人占了,她们寻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擦干净坐下了。

    瞧着别人桌上的菜都放着许多火红的辣椒,吃的人满头热汗酣畅淋漓。

    店主人来问点什么菜的时候,席师紫特意挑些清淡的点,还嘱咐少放些辣椒。苏逢秦的胃病,她一直记着,辛辣的东西吃不得。

    可是苏逢秦却饶有兴致的瞥着隔壁桌那满头大汗一脸爽辣的人,听到席师紫点的菜后,趁着店主人还没走,头微微歪着眼睛亮晶晶的眨了眨:“要辣些。”

    苏逢秦的要求让席师紫有些愣住了,她皱了皱眉头不满的道:“你的胃不好,不能吃辣的。”

    “你看他们吃的多开心,我想试试。”苏逢秦咬了咬红唇,潋滟清幽的眸子里竟装着几分委屈祈求,手指偷偷的指了指隔壁桌脱了外衣喝着啤酒,吃的欢乐的人。

    席师紫气结,她瞪了瞪对面那个明知道自己不能吃辣,还非要吃的人,义正言辞的拒接:“不可以。”

    “噢,那就算了吧。”苏逢秦倒是没有坚持,只是微微低下头,红唇微抿着,长长的睫毛敛着的眸子上,轻轻的颤抖着。看上去竟然有那么一点委屈可怜,又保持着高贵倔强,越是这样矛盾,就越是让人忍不住心软。

    席师紫瞧着这样的苏逢秦,到底还是妥协了,又叫了几个辣的菜,然后要店家给倒了两碗清水,让苏逢秦吃的时候,可以涮一涮。

    虽然只是路边简陋的农家小店,做的菜色也不是多么美观好看,但是味道却比两人在h市高档餐厅吃的名菜,要好吃很多。

    没有精致的装盘,名贵的调料,就这么简简单单用柴火和一些简单调料炒出来的菜,让两人极为满意。

    一直吃到肚子都有些胀痛了,桌上的好几大盘菜全部被扫荡完了,席师紫和苏逢秦才满意的结了账。

    因为肚子太饱,所以两人不急着回去,就先在附近的山头散起步来。

    “你看看,那是什么花。”苏逢秦眉头微微一皱,好奇的指着路边开着的几朵漂亮的小白花,问着身边的席师紫。

    席师紫听她这么一问,就探头过去,准备好好瞧瞧那花,谁知道一凑过去,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异臭味,就像是一个半年没洗头的人,头顶上那恶心油腻的味道。

    迅速的弹回身子,席师紫皱了皱鼻子吐了吐舌头,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僵硬,那味道真的让她耳目一新,嘴里却说的委婉:“不知道什么花,不过味道真的太浓了。“

    “嗯~”苏逢秦好像并不惊讶,只是偷偷的挑着唇角,繁衍般的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不会知道这是什么花,故意问作弄我吧。”席师紫挑着眉尖,怀疑的看着那一脸浅笑的苏逢秦。

    “你觉得我会这样吗。”苏逢秦一本正经的反问着,精致完美到有些虚幻的脸上带着几分无辜,修长窈窕的身子,身上穿着昂贵时髦的漂亮风衣,一个知性高贵的漂亮女人,优雅中透着温柔干净。

    席师紫伸手揉了揉鼻子,那臭味实在是太冲鼻了,不过也让头脑更加清醒了。她瞧着一脸无辜的苏逢秦,认真的摇了摇头:“不会。”学姐不是个会捉弄人的人。

    “对啊。”苏逢秦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瞧着一只皱鼻子的席师紫,狡诘的眨了眨眼。

    两人在山中的石子路上走了一会,眼前豁然开朗,是半山腰的一片平地,柔软的土地上有些枯萎的草,也有些不知名的草依旧开的绿意盎然。席师紫低着头开口淡淡的问道:“学姐应该很久没有画过画了吧。”

    “嗯,的确好久了。”苏逢秦脚步一顿,然后低下头敛着眸子。

    “改天学姐有空的话,给我画一副画好吗。”席师紫眸子黑亮深邃,认真的看着苏逢秦。

    “我现在大概已经拿不起画笔了。”低声无奈的笑着,苏逢秦抬头望着天,侧脸安静而柔和,披着的风衣被风掀起了衣角,莫名的让人突然觉得有些忧伤。

    “为什么。”席师紫执着的问着,微微皱着眉头。

    “因为后来我每次拿起画笔的时候,手都会抖的厉害,我已经画不了画了。”苏逢秦下意识的轻轻握住自己的右手手腕,那线条优美的手腕上,隐约能见到白皙的皮肤下,交错的青筋。

    手会抖吗,不能用力。席师紫偏头看着苏逢秦的手腕,虽然看上去没有丝毫外伤,但或许伤在看不到的地方了呢,原来是因为这样吗,所以苏逢秦再也没有画过画。

    席师紫伸手握住她的手,十指交扣,清亮的眸子认真的瞧着苏逢秦,还带着几分惋惜和心疼,语气温柔的安慰着:“学姐,没事的。以后你要是想画了,我就握住你的手,我们一起画。”

    “傻瓜,我手没事,甚至从来没有受过伤。”苏逢秦低头看着两只紧紧握在一起的手,轻轻的回握住,指尖交缠。

    “只是因为一些过往,让它害怕了,不敢在拿起画笔。”苏逢秦低声说的轻描淡写,语气轻柔毫无波澜,但是越是这样,席师紫就觉得事情越不简单,似乎苏逢秦身上,总是藏着很多秘密,很多她从来不曾跟她说过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