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59章 苏逢秦的身世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山腰的风不大,不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孩子兴奋的嬉闹声,大概有客人带着孩子四处游玩。

    席师紫没有说话,她只是偶尔偏头看一眼,一直沉默着望着远处的苏逢秦。

    与她并肩站着的人,拥有着一张精致绝美的脸庞,就如同技艺高超的雕塑家,雕刻出的完美作品。眉稍微微的上扬,柔美而又不失英气,还有那双冬日里一口寒泉般潋滟清亮的眸子,满目的温柔之下,藏着淡淡的冷漠。

    或许瞧起来,席师紫的样子更加冷凝淡漠,但相比起来,苏逢秦那总是礼貌微笑着的温柔,才是真的清冷吧。

    席师紫觉得自己好像在等苏逢秦跟她说些什么,可好像又不是。

    “狮子还记得甄芦笙吧,你见过她几次,那个总是穿着旗袍的女人。”苏逢秦的声音淡淡的随着风,飘进耳中。

    苏逢秦似乎准备对自己说些什么了,席师紫抿了抿唇,却觉得有些闷闷的,说不上来的感觉,不像难过,更不像开心,她低头应了一句:“记得。”

    席师紫怎么可能不记得那个漂亮高贵,却咄咄逼人的女人。虽然只见过短短几面,话也没说过几句,但席师紫对她印象很深刻,她一直觉得甄芦笙就像只慵懒狡猾的狐狸,总是在暗中戏弄人。虽然年轻漂亮,有钱又有地位,但是席师紫却不喜欢她,她太阴郁了,苏逢秦第一次见她,就不太喜欢她。

    “我曾经,很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苏逢秦的声音平淡无波,仿佛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席师紫心猛的一跳,有一股酸酸涩涩的感觉被憋在胸口,闷闷的难受。她隐约觉得这种感觉,应该是吃醋,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听苏逢秦说喜欢,可那个人却是甄芦笙。

    “我大概是在大一的时候认识她的,算一算到现在大概也有八年了吧,如果当初没有遇见她的话,或许我就会跟狮子一起待在老师身边了,也不知如果真是那样,会如何。”苏逢秦这般说着,刚刚提起甄芦笙时,嘴角嘲讽的笑意突然变得有些柔软。

    席师紫沉思了半晌,才开了口:“那时候,就算是在学校就认识,我猜我大概还是会喜欢学姐的。”

    “为什么。”苏逢秦问道。

    “因为学姐很美。”席师紫老实回答。

    “学校还有很多比我漂亮比我年轻的女生。”苏逢秦微微皱了皱眉头,借着高跟鞋的优势,似笑非笑的平视着席师紫。

    “学校每年选校花,被选中的都会被吐槽没有学姐你漂亮。每年那个时候,很多没见过学姐的新生都会对学姐很好奇。学姐虽然离开了学校,但是依旧有很多人都记得学姐。”席师紫这般说着,这可是她当初在学校的时候,稍微注意过的校园八卦。

    苏逢秦楞了楞,低下头没有说话,她只知道自己在母校的名声很坏,大概没有人喜欢她。毕竟一个传闻一直靠当别人的小三,一步一步往上爬的人,怎么会有人尊敬,不过是茶余饭后的笑料,任人唾弃的对象罢了。

    席师紫瞧着苏逢秦那低头无奈浅笑沉默的模样,有些踌躇的咬了咬下唇,既然苏逢秦主动提起了甄芦笙,她便顺着话头,认真的问道:“学姐跟甄小姐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跟她怎么认识的。”苏逢秦楞了楞,低头轻声复述了一遍,面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苏逢秦低着头沉默了许久,瘦弱的身子在微风中直直的站着,额角的发丝被风吹起。

    席师紫就这么侧头认真的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可是等了好一会,苏逢秦也没有说话,席师紫眸子里闪过一丝失望,面上却毫无表情,她淡淡的说道:“如果学姐不愿意说,那就算了吧。”

    有些事情,还是该等到学姐愿意告诉她,就算在追问下得到了答案,满足了她的好奇,也不会让她觉得自然轻松。

    “不是不愿意。”苏逢秦猛的抬头看着席师紫,白皙的面上表情模糊,眸子里有些茫然,她犹豫的说着:“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就不说了。”看着苏逢秦有些茫然的模样,席师紫暗暗叹了口气。

    山上的风景真漂亮,特别是那干净的空气,似乎连身体的轻松了起来,与在城市里的感觉截然不同。

    城市里虽然高楼大厦,但却更像一座巨大的钢筋混泥土做的笼子,所有人都居住在那笼子里生活,有时候抬头看着的天,都被大楼遮住了视线,那种压抑的感觉。

    席师紫望着远方那一大片林海,深吸了一口气,或许人就是如此的贪心,在城市里的繁华里,羡慕着山林里与世无争的清闲。可真正到了山林中时,却又觉得索然无味,开始怀念城市里的喧闹霓虹。

    就像她说她不需要了解苏逢秦什么,只是单纯的喜欢她而已,现在,却又想要了解她的全部,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贪心呢。

    就在席师紫望着远方沉默的时候,身边却传来了苏逢秦淡然的声音。

    “大学的时候,没有人供我。虽然有奖学金,免除了学费,但是后期的学费生活费要自己挣。所以那时候,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在了兼职上,一天要去好几个地方工作,那时候一天只睡三个小时也是很正常的。”

    席师紫偏头看着苏逢秦,虽然苏逢秦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她却听出了其中的无奈心酸,虽然自己大学的时候也曾在外兼职,但只是为了体验生活罢了,她并不曾为了吃饭生活而努力兼职。

    席师紫微微张了张唇,可瞧着苏逢秦陷入了回忆中那冷漠的有些麻木的模样,还是还有将心中的问号压下去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的家人呢。”苏逢秦没有看席师紫,只是低头看着脚边一颗努力生在一颗小石头边,根茎有些扭曲的小草。

    席师紫曾听说过很多版本,关于苏逢秦的家世。有人说,苏逢秦出生在很穷的山村终于靠着优异的成绩从山村中走了出来,也有人说,苏逢秦家境不错,只是因为叛逆而跟家人决裂,所以从未提过她的家人。

    席师紫不知道那些传闻是真是假,但她知道苏逢秦的家庭一定不是美好的,因为她从来没有听苏逢秦提起过她的家庭。

    “我是个孤儿,一个幸运的在四岁的时候被人领养的孤儿。”苏逢秦这般说着,面上的表情不变,连声音都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席师紫瞳孔微微张大,学姐她是孤儿吗。

    “大概是我记忆力太好,虽然只有四岁但是我还是记得以前待过的那个孤儿院的模样。一个不大不小的破房子,挤着很多很多的小孩,许多身体有残缺的,大多瘦弱性格内向,我也是其中一个。”

    “房子里的孩子都很瘦,因为有时候根本吃不饱,没有太多人会来看他们。他们只能在泥土里打滚,羡慕着房子外那些孩子”苏逢秦一边冷淡的说着,一边用手指在空中虚画了几笔,似乎在画那房子的轮廓。

    “五岁那天,我遇到了领养我的一对夫妻,一个普通的乡村教师,一个在家照料的农妇。因为他们没有孩子,大概那时我是房子里最干净的一个孩子,所以我幸运的被他们领养了。”

    席师紫目光慢慢的落在苏逢秦举起在半空中的手,瞧着她的指尖在空气中轻轻划过。她的脑海中,仿佛浮现了一副画面,一栋破旧的孤儿院里,黑暗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穿着干净的旧裙子的女孩。

    那女孩瘦弱而安静,她一个人静静的抱着自己缩在角落里,小小的脑袋埋在手臂里。然后慢慢的抬头,那时小苏逢秦的模样,漂亮而悲伤,眸子里却装着与她年纪不符的成熟和倔强,似乎时时刻刻都闪烁着泪光。

    “学姐,别说了,我们回去吧。”席师紫突然伸手抓住了席师紫半空中轻轻勾画着的手指,胸口起伏着。

    她不想听了,她能猜到苏逢秦为什么一直不肯提起自己的从前。那样的过去,或许不该让苏逢秦再回忆一次。

    在风中冰凉的手慢慢的回握住席师紫温热的手掌,苏逢秦望着远方,眸子冷静而淡漠,却似乎没有听到席师紫的话一般,继续回忆着。

    “那对夫妻刚开始对我很好,那时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可是在他们领养我一年后,他们突然有了自己的孩子,从那时候开始一切都变了。”苏逢秦自嘲的笑了笑。

    “我到底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原本他们只是因为没有孩子才领养我,当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后,他们就连看我的眼神都慢慢的变了。没有了爱,只有不耐和厌烦,无论我多么的听话懂事,对他们来说,我都是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累赘,想要甩掉,但是又碍于面子,只能勉强的留着。”

    “学姐。”席师紫紧紧的握住苏逢秦冰凉的手,她知道苏逢秦不会停下,她知道苏逢秦会把一切都告诉自己,可是现在她却一点都不想听了。

    “在明显的厌恶我都能接受,可他们不是,在外人在时,他们装作很疼爱我的样子。可是人一走,他们就会把之前塞给我的玩具,重新拿回去,给他们的儿子。这才是让我一直不想原谅的,不喜欢就不喜欢啊,为什么要这样呢,让我一直有希望,他们真的会重新爱我疼爱我。”苏逢秦的淡漠的眸子里,终于显露了一丝受伤,却没有厌恶和憎恨,那潋滟的眸子里朦胧的雾气慢慢的升腾着。

    远处孩子的笑声依旧清晰的传来,开心而幸福。

    “虽然他们不爱我,但是到底还是供养了我。但是在我高考后,发生了一件事情,让这么虚伪的假象彻底被揭开了。”

    席师紫的心突然狂跳了起来,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安和恐慌。

    苏逢秦的眼神突然凌厉了起来,满是冰冷的厌恶感,呼吸也有些乱了,身体开始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回忆到了什么让她极度厌恶的事情:“高考回去后,我突然发现他们那个一直顽劣的宝贝儿子,居然会在我洗澡的时候,偷偷的扒在门边偷窥。我知道这样的事就算说给他们听,他们也不会相信我,所以只能自己小心。可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半夜撬开我的房门。”

    苏逢秦喘了两口气身子抖的更加厉害,她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痛苦的闭上了眼。握着席师紫的手,用力的仿佛要把席师紫的手捏碎一般,力道大的惊人。

    手上的疼痛甚至没让席师紫皱眉头,她此时所有的精力和注意力都在苏逢秦身上,她的痛苦她的愤怒和不甘,这一切都让她心疼而无力,胸口像是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痛的厉害,但是更多的,却是对苏逢秦的心疼。

    “虽然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却惊动了他们。他们果然是不相信我的,他们愤怒而厌恶的看着我,指责我不要脸勾引他们的儿子,用尽最恶毒的语句骂我。是啊,他们的宝贝儿子才十二岁,怎么会想要猥亵别人,当然只有我勾引了他才会这么做。”苏逢秦疲惫的闭上眼,她眼中的泪水就快要盛不住了。

    “学姐。”席师紫甩开了苏逢秦的手,用力的把苏逢秦拥入怀里,她紧紧的抱着苏逢秦,温柔而无措的在她耳边低喃着:“学姐,都是他们的错,你什么都没有做,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错,他们都是混蛋,你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已经结束了,现在我们都好好的,不会没有人爱你,我爱你啊,我很很爱很爱你,比这个世界上所有爱你的人加起来都多。”

    “傻瓜,我知道的。”冰凉的手慢慢的攀上了席师紫的背脊,紧紧地抓着她的衣领。苏逢秦面上带着笑,回应着席师紫的拥抱,眼中一直闪烁着的泪,却始终没有掉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