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60章 穿着花裙子的猪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苏逢秦对席师紫说着自己的过往,很快就说到了自己疲惫而自由的大学生活,虽然清苦,但却摆脱了一些束缚,不需要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花着自己拼命挣来的钱,有一个欣赏自己真心爱护自己的导师,想想,那时却成了苏逢秦前半生最开心的事情了。

    但是还有一些事,是苏逢秦不曾告诉席师紫的。

    比如被半夜从那个所谓的家中赶走后,身无分文的她,只能去求助于高中一直待她不错的班主任,一个斯文瘦弱的男老师。

    原本她只是想借一些钱,想要去自己考上的大学所在的那个城市,h市。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个一直温文尔雅总是微笑着,对所有学生都耐心温柔的老师,在她狼狈的说明来意后,竟然用狂热而傲慢的眼神看着她,告诉她想要钱,就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从这个突然陌生起来的老师的眼中散发的□□,和不断逼近的身子,苏逢秦明白的一清二楚。

    挣扎中自己颤抖而恐惧的求救声,男人野兽般粗重的喘息声,从此成了苏逢秦时常想起的噩梦,那绝望到极点没有半分希望的无助感,就算是现在,也一直这么缠绕着她。

    老师的妻子及时的回来了。

    但是接下来,便是两个小时前事件的重演,

    那个女人像发疯一样,把包砸在苏逢秦身上,她咒骂着苏逢秦勾引她的丈夫,是个不检点的小□□,却并没有半分责怪自己丈夫的意思,她把所有的罪恶都归结在苏逢秦身上,那个瘦弱无助的十六岁女孩身上。

    跟苏逢秦的养父母一样,老师的妻子也是这般,或许在他们心里清楚的明白苏逢秦只是一个受害者,但是他们还是要把所有的愤怒和不甘全部发泄在她身上,仿佛这样,就可以给自己的亲人推脱罪责。

    一切的原罪都在于苏逢秦,他们都这般说着,尽管苏逢秦什么都没有做。

    在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极致的羞辱后,她紧接着又遭遇了第二次羞辱。

    老师的妻子从掉在一边的包里,掏出几张钞票,像是丢垃圾一样丢在自己脚下,鄙夷而不屑的看着她,用冰冷而恶毒的语气说着:“你不就是想要这点钱吗,小小年纪就这么不检点,长大了也就是个当婊}子的货色。”

    那鄙夷不屑的如同在看地上肮脏的垃圾的眼神,苏逢秦一辈子都忘不了,她不想要那个女人羞辱她的钱,她想挺直身子狠狠的甩那个禽兽一巴掌,然后高傲的走出去,可是她不能这样,她需要生活。

    苏逢秦一直都是如此的理性而清醒,她有时是多么憎恨自己的理性和清醒。在那样的屈辱之下,她竟然还记得自己已经走投无路身无分文,她需要去h市的火车票,她需要填饱肚子,需要买一身至少能蔽体的衣服,她需要钱,可是她什么都没有,所以她不能高傲的走出这扇门,她只能蹲下。

    于是她在那个女人高高在上不屑而厌恶的眼神下,蹲下身子把那掉落在地上的钱,一张一张的捡起来。

    纤细瘦弱的手苍白的有些病态,微微颤抖着将那沾着灰的钞票攥在手里,紧紧的攥着,仿佛要捏碎般。

    那个女人在笑,不屑和讽刺,就像怪物在黑暗中对着她篾笑。

    苏逢秦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她的精神她的灵魂明明已经愤怒羞耻的快要死掉疯掉,她的身子却还是平静的重复着捡钱的动作,何其的卑贱啊。

    当最后一张钞票捡起时,她听见那个女人对着身边一直唯唯诺诺不敢说话的丈夫说:“看到了没有,这样的婊}子就是想要钱,只要给钱她什么都做,你就是喜欢这样的婊}子吗。”

    那天晚上,苏逢秦一个人赤着脚走了很长很长的夜路,走到脚底下全部布满着深深浅浅的伤痕,走到每一步都是血脚印。

    她走到火车站,然后给自己买了一双鞋,用自己出卖尊严换来的钱。

    然后蜷缩在火车站的角落,一直到天亮。

    买上了一张去往h市的车票,苏逢秦离开了这里,这个她待了十六年的小镇,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

    仿佛一夜间了解到了整个世界的黑暗和恶意,之后,苏逢秦再也没有信任过任何人,除了后来出现的甄芦笙,和现在的席师紫。

    苏逢秦是敏感而坚强的,外表看似柔弱的她,却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坚定。尽管她看上去如此的高傲,却能承受住一般人不能承受的屈辱,所以在所有人的嘲笑和异样的眼光下,她依旧能骄傲的活着。

    苏逢秦的过去,好似从来没有享受过一丝温暖一般,可席师紫却还是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到光明和希望,她还拥有着属于她的骄傲和温柔,她还小心翼翼的等待着一个真正爱她的人,尽管曾被伤害过,她依旧心怀希望。

    这样的苏逢秦并不完美,她没有那么的单纯天真,但是她却因她的顽强而美丽,一直成长着,直到变成现在这样,让所有人都妒忌羡慕的,h市最风云的一个漂亮女人,蓝驿的董事长“苏逢秦”。

    也是席师紫现在喜欢和爱慕着的人。

    席师紫和苏逢秦坐在草地边的一颗大树下,不知道是什么树,依旧绿意盎然的在寒冷的冬季生长着,翠绿的叶子被风吹起,不停的拍打着,发出细微的轻响。

    苏逢秦和席师紫并肩靠在一起坐着,沉默着一同望着不远处一处漂亮的山坡,两人的手十指紧扣,自然的就像它们本来就是这样。

    “在我没有正式认识学姐之前,就在老师的桌子上看到了学姐的照片,还有学姐留下的笔记和画。而学姐没有正式认识我之前,偶然捡到了我的画。或许这就是大家说的缘分,冥冥之中,我们一直都有着联系,只是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席师紫轻声说着,面上表情有着细微的变化,一丝淡淡的微挂在脸上。

    “那时候的你,应该是觉得我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是一个不检点的坏女人吧。”苏逢秦轻轻的侧头靠在席师紫的肩头,白皙精致的脸庞上,带着几分淡淡的微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与苏逢秦握着的手。

    席师紫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的偏头看着苏逢秦:“学姐还是觉得我是个随便就相信那些不可信的传闻的人吗。”

    “哦?那你说说,那时候在你心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说了很多心里话的苏逢秦似乎并没有被糟糕的情绪影响多久,很快就慵懒的微笑了起来,她这般轻声问着席师紫,那个“哦”字被懒洋洋的拖长,加上性感又低沉的声音,竟然带着莫名的撩人感。

    “纵千夫所指,仍不忘初心,我自藐视一切诋毁侮辱,行该走的路,登最高的山峰,待云层之上,回首来往之处。”席师紫轻声的这般念着,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有些得意。

    “你…你怎么知道这句话的。”苏逢秦惊讶的抬起头,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她娇嗔的瞪着席师紫,潋滟的眸子里满是羞愧。

    “在你放在老师那的笔记本上看到的。”席师紫扬起眉头,那看着苏逢秦的模样嘚瑟的让人想要一巴掌糊在她脸上。

    “年轻的时候乱写的,现在听见只觉得别扭。”苏逢秦有些尴尬的低下头,偷偷掐了掐席师紫的手,不满道:“我放在老师那的东西,你岂不是全看了个遍。”

    “嗯,有人写给你的情书我也看到了,你可真是大胆,别人给你的情书也夹在书本里,想来,老师肯定也看到了。”席师紫抿了抿嘴,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芒,让人觉得她似乎在憋着坏笑。

    苏逢秦愣了愣,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把情书夹在书本里了。

    席师紫突然低沉着声音,望着苏逢秦,绘声绘色的来了一段老气的深情告白:“遇上一个人要一分钟的时间,喜欢一个人只需一小时的时间,爱上一个人要一天的时间,可要我忘记你却要用上一生的时间。”

    苏逢秦眉头一扬,用有些复杂奇怪的眼神看着席师紫:“…你从哪学来的…这么…”

    “学姐忘记了吗,这是一个叫陈谕的男生写给你的情书啊,全篇就这么一句话,纸背面还用铅笔画着学姐的素描。”席师紫望着苏逢秦眨了眨眼。

    苏逢秦轻轻哼了一声:“怎么,还学会调侃我来了吗。”

    “只是想告诉学姐,学姐当初没有接受那个陈瑜学长的追求是正确的。”席师紫眼睛弯了弯,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看上去竟然有些可爱,让人想要去揪一揪她的长睫毛。

    “哦,为什么这么说,虽然情书写的不怎么样,或许那个男生长的还不错啊,可以考虑。”苏逢秦咬了咬唇,戏谑的看着席师紫。

    “学姐肯定不会考虑,因为那个学长的画太丑了,他把学姐画成了穿着花裙子的猪。”席师紫嘴微微一咧,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