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62章 纠结与回忆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自助烧烤后,已经是下午四五点,再过一个小时左右,太阳就该落山了,在这么美的地方怎么能错过落日夕阳。于是席师紫拉着苏逢秦要爬上山顶,去看落日。

    领着小肉团的年轻妈妈站在她们身边,听见她们说要去看夕阳,便红着脸问能不能跟她们一起去。

    两人对双胞胎肉团的妈妈,这个温婉爱脸红的年轻女人印象很不错。所以欣然同意她跟她们一起去。

    席师紫眼角余光瞥见那刚刚才认识,却缠着她许久的那个叫明萱的女孩,正在没几步远,嚼着口香糖低着头认真的看着手机,不停的按着什么,并没有看向她们。

    席师紫偷偷抓住苏逢秦的手指,轻轻晃了晃,待苏逢秦偏头看她时,她这才冲着明萱站着的方向扬了扬下巴,然后眨了眨眼轻声说道:“我们快点,偷偷的走掉。”

    苏逢秦自然知道席师紫为什么突然变得有些偷偷摸摸的,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席师紫拉着她,轻声唤了一声肉团的妈妈,然后快速而悄无声息退出人群中。

    以往对待缠着自己的人,席师紫的方法永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冷淡和不回应。席师紫那双漂亮却清冷幽深的眸子,还有那天生一般的高冷面瘫脸,浑身上下散发的疏离气息,只要她再刻意冷淡一些,往人群中一站,方圆几米之内,绝对没人会主动接近。

    可是这个叫明萱的女孩却丝毫不在乎席师紫的冷淡,就算席师紫一点都不搭理她,她也泰然自若饶有兴趣的跟在席师紫身边一直不停的说,丝毫不在乎苏逢秦是不是在身边。

    而且话题是越来越露骨。

    “小姐姐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喜欢女人的。”

    “身边的这个漂亮女人是小姐姐的女朋友吗。”

    “你跟她做过吗,什么感觉。”

    “想不想试试特别一点的。”

    最后,她还紧贴着席师紫,胸口的柔软顶住了席师紫的背脊,暧昧的在她耳边低喃:“我在天字101房,晚上小姐姐可以来找我,我让小姐姐很快乐的。”

    这大概是席师紫人生中第一次遭遇传说中的性骚扰,而且还是被一个女人性骚扰。

    席师紫承认,自己的确有些楞了,她从来没有遇到这么“特别’的女孩,而且是一个长相清秀漂亮的年轻女孩。

    不过让席师紫最不满的是,那个女孩在纠缠自己的时候,苏逢秦竟然站在一边完全无动于衷,明明她听到了那个女孩对自己说的话,却依旧面带微笑的,上了瘾一般的烤着鸡翅,把席师紫的盘子装的满的叠了起来,然后就端着盘子把烤好的鸡翅,分给别人。

    丝毫不在意正在被骚扰的席师紫,多看一眼都没有看。

    失落的席师紫隐隐的觉得有些不甘心,如果别的女人或男人这样对苏逢秦的话,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可是现在苏逢秦却能一点都不在意,甚至连一点点不悦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离开落日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带着两个孩子肯定会耽搁时间,所以隋糖就把两个孩子给她们的父亲照顾,自己跟着苏逢秦和席师紫一起爬山。

    刚开始席师紫还牵着苏逢秦的手往山上爬,只是后来好像想到了什么,有些怄气的样子。皱着眉头抿着唇,就甩开苏逢秦的手,一个人挺直背脊,爬到了前面。

    苏逢秦和隋糖坠在席师紫身后没多远。

    瞧着那爬的越来越快的瘦弱背影,苏逢秦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潋滟泛着秋水的漂亮眸子,掺杂着几分无奈。

    隋糖与苏逢秦并肩往上爬,一直沉默着低着头,似乎有些心事。但是很快的,她就问了苏逢秦一个问题,她抬起头,脸微微红着,有些犹豫的问道:“请问苏小姐,你和席小姐,是恋人关系吗。”

    苏逢秦楞了楞,她低下头咬了咬唇,过了好一会才轻声应了一声:“嗯。”

    只可惜爬在前面的席师紫并没有听到,若是她听到苏逢秦承认跟她是恋人关系,肯定少不了得意高兴一番。

    “真好,你们能勇敢的选择在一起。”隋糖语气惆怅的感叹了一句,嘴角带着微笑,只是她那清纯的眼眸里,却似乎闪着泪光。

    “隋小姐,难道你你也曾有过一段不同寻常的感情吗。”苏逢秦敏感的觉察出,隋糖的羡慕和忧伤。

    隋糖轻轻笑了一声,眼睛弯成月牙,清秀干净的脸上带着几分怀念:“哪里有什么感情,只是在最好的年纪懵懵懂懂的爱上了一个人,却等再也见不到她后,才明白,对她的感情是爱。”

    苏逢秦温柔一笑:“不过隋小姐现在不是生活的很好吗,一对可爱的女儿,相敬如宾的丈夫,过去的,放在心里怀念怀念就好了。”

    “我知道你说的意思,我现在有了我的家庭,两个宝贝女儿,建邦对我也很好,我应该别无所求了。可是我却每晚都梦见她,我可以控制自己,可是我控制不了我的梦。”隋糖声音微弱而颤抖,眼圈红红的,明亮干净的眸子里盛满了隐忍着不肯落下的泪水。

    “隋小姐,或许你并不是还爱她,或许你只是不甘心而已。”苏逢秦这般说着,无论隋糖是不是还爱着嘴里的那个人,但只要让她自己相信她不爱了,或许她就能好过些,人有时候最擅长最想要做的事情,不就是自欺欺人吗。

    “还爱着也好,不甘心也罢。无论怎样,我都再也见不到她了,就算再见面也只能是各有归宿,咫尺天涯。”这一些隋糖心里明白的很,以往也掩饰的很好,只是今天见到苏逢秦和席师紫,胸口突然的酸痛突然让她有些控制不住了。

    隋糖吸了吸鼻子,抬起头努力的憋回了眼眶里的泪水,然后侧头对着苏逢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说起来也有些巧,席小姐远看跟跟她长的有一点像。”

    苏逢秦眉尖一挑,面带笑意看向那不远处仍然挺直着背,沉默着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席师紫,低声笑了笑:“是吗。”

    “高三的时候,她突然转学过来,跟我做了同桌。那时候学校的人都说,她是个同性恋,因为跟上一个学校的女老师谈恋爱,才被退了学转到我们学校。”隋糖慢慢的走着,低着头声音轻柔而复杂。

    苏逢秦没有插话,放慢了脚步,礼貌而安静的侧耳听着隋糖的回忆。

    “她人高高瘦瘦的,笑的时候高傲又讽刺,她练过跆拳道,听说高一的时候就黑带了。班上没人敢惹她,也没人敢跟她交朋友。但是时间一长,我就发现,虽然看起来她懒懒的拽拽的,但其实真的很温柔。她上课的时间几乎都用在睡觉上,每次一趴着,她的头发就会落在我手臂上,她头发很长很柔顺,在阳光下还会闪着金光。”隋糖眼睛发亮,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右手下意识的落在自己的左臂上,轻轻抚摸着。

    “后来我跟她成为很好的朋友,每天中午,她都会带我去学校的天台。本来天台的门是被锁住的,她竟然把锁撬开了,夏天带我去吹风,冬天去晒太阳。”回忆中的人,格外的温柔,面上带着怀念的笑,仿佛回到了那个天真无邪的年纪。

    “有一天中午,我犹豫了很久,问她,别人都说你是同性恋,你是吗。”隋糖的声音突然轻了很多,脚步也慢下来了。

    “她笑的很开心,眼睛像是在发光一样。然后抱住我,她说,别人说的怎么能信呢,一定要自己亲眼看见才能相信,她告诉我,别闭眼,然后她吻了我。”隋糖亮晶晶的眼睛里带着几分羞怯,她开心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唇。

    仿佛回到了十六岁的那个夏天,那个阳光刺眼的午后。一个高高瘦瘦的长发女孩拥住她,用唇温柔的贴在她唇上,她仰着头瞪大眼睛看见那个女孩额头上有一层薄薄的汗珠,还有脸上那细细的透明绒毛,耳边是喧嚣的风声,仿佛时间都静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