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66章 小妖精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淡绿色的温泉中,席师紫缠着苏逢秦,不停的磨蹭着她的身子,炙热而急促的吻一遍一遍的落在她的脖颈上。苏逢秦微微仰着头,眸子微敛,她的手攀在席师紫纤细的腰上。两人湿润的发交缠在一起。“狮子”苏逢秦犹豫的揽了揽席师紫的腰,声音颤抖而娇媚,尾音带着几分欲言又止的迷乱。两具白皙如羊脂玉般的身子,在温热的泉水中慢慢的变成了娇嫩的粉红色。苏逢秦并拢修长的双腿,感受着那滑腻的肌肤慢慢的与她厮磨,洁白的贝齿咬着红唇,一双潋滟的眸子朦胧迷乱的像是要滴出水来。“学姐,我难受。”得不到回应的席师紫从苏逢秦脖颈处抬起头,眼眸中已没有半分清明,尽是灼人情|欲,她挺了挺胸膛,胸口青涩的果实已挺立了起来,在空气中泛着漂亮的粉色。那微微颤抖着的果实像是在邀请着客人的品尝,苏逢秦再也不能矜持下去,她微微仰头深深的瞥了眼,闭着眼皱着眉头一脸难受的席师紫,一手握着席师紫的纤腰,往怀里一带,张唇准确的咬中那眼前挺立的粉红果实。胸前敏感处被湿润柔软的双唇含住,一股异样的电流从指尖开始蔓延,双腿之间一股热流涌了出来,席师紫身子软的像水一样,手下意识的就抱住了苏逢秦的头。柔软灵活的舌尖挑弄着粉红色的果实,席师紫抱着苏逢秦,仰头看着天花板,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起来,那从未体验过的奇怪感觉,让她没有半点思考的能力,只能攀附在苏逢秦身上,像落水的人攀附着海上唯一的一块漂浮的木板,完全的让她掌控着自己。怀里的人温柔而缓慢的抚过自己的身体,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席师紫等了好一会,苏逢秦还是在吻着自己的胸口,她嘴里微微嘟囔着什么,利落而迅速的抓住了苏逢秦的指尖,往身下一递。“狮子。”苏逢秦楞了楞,接着就变了脸色,指尖被身上的人带着触碰到了那柔软湿润的入口,炙热而诱人。

    “你好慢。”席师紫不满的皱着眉头,话音落了,还没等苏逢秦阻止,她就拉着苏逢秦的手指,两指并拢往往体内一送。

    空气瞬间就寂静了,苏逢秦惊呆了,她看着坐在身上脸色瞬间惨白身子僵硬的人,被席师紫抓着的手进入了一个干涩而紧致的甬道,柔软的压迫着她的手指,那狭窄的入口紧紧的包裹着她的手指,就连手指都被绷的有些疼。

    不用想都知道该有多疼,苏逢秦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那脸色惨白眼神呆滞一言不发的人,声音颤抖而担忧:“狮子”

    席师紫的脸色并不好,苏逢秦也不敢轻易动作,她甚至连喘息都不敢大声,生怕身子轻微的动作都会让席师紫更疼。

    席师紫楞了很久,身体紧紧的绷紧,像一张就快要崩断的弦。体内那撕裂般的疼痛,让她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就连呼吸的虚弱了许多。

    跟电影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明明看着挺舒服享受的,为什么会这么疼。席师紫不明白,她瞳孔收紧,呆滞的看着那一脸惊吓紧张的苏逢秦。

    原本旖旎的气氛瞬间就变得紧张而尴尬。

    苏逢秦绷着身子不敢动,手指被柔软的甬道压迫的疼,但她丝毫不敢放松。只能保持着那动作。

    良久之后,干涉的甬道终于湿润了一些。

    呆滞着定格的人,终于慢慢的像雕塑一样动了动眼睛,长而微卷的睫毛轻轻颤抖着,深邃黑亮的眸子蒙着一层迷雾,胸口轻轻起伏着,席师紫僵硬的动了动唇角,无奈而冷静,声音虚弱的几乎听不见。

    她说:“挺疼的。”

    淡绿色的泉水上方泛起一丝淡红色,那是血被稀释的颜色。

    看到席师紫能说话了,苏逢秦这才缓了一口气,她咬着唇眸子,因为紧张而放大的瞳孔终于放松了,泛起一层水气,似责备般的带着泣音:“傻瓜,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受伤。”

    “现在知道了。”席师紫心虚般的低下头,明明说好虚心学习,却偏偏自做决定,吃了苦头,自然只能怪自己。

    痛感过后,腿间的感觉慢慢的涌了上来,除了那清晰的疼意之外,还有那异物存在的别扭感,席师紫好奇的轻轻扭了扭腰。

    怀里的人脸色苍白却又开始乱动,指尖轻轻的在那温软紧致的甬道里,更深了几分,把苏逢秦又惊住了,她连忙揽住席师紫的腰,不让她再乱动。

    “学姐,不痛了。”异样感冲淡了那剧烈的痛意,席师紫眼睛发亮,刚刚动了动,体内的手指也跟着动作着,伴随着痛意的舒适感,让她身体发软,她食髓知味般的用亮晶晶的眸子看着苏逢秦。

    “你”苏逢秦对这个肆无忌惮的人已经彻底无话了,好在指尖的压迫的感觉越来越轻了,那干涩的甬道也越来越湿润,说明席师紫已经慢慢适应了,因为一直保持着动作不动,手臂已经有些酸痛了,苏逢秦咬着唇,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席师紫的脸色,试探般的轻轻抽出半截指节。

    “好奇怪的感觉。”席师紫脸色慢慢缓和,一丝红晕缭绕而上,她微微眯着眼一脸的好奇。

    苏逢秦轻轻吐出一口气,白皙的额头上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汗珠,尽管在水中,她都能感觉自己肯定已经出汗了。

    她万般没想到,席师紫居然不按套路来,我行我素,不过好在没有受伤。

    怀里的人又开始轻轻扭动起腰肢,那眯着眼一脸奇怪又享受的表情让苏逢秦彻底的放下了心,同时涌上来的是后怕和小愤怒。

    现在怀里的人在自己的手下,就该好好教训教训。

    苏逢秦突然起身,动作利落的换了个位置把席师紫压靠在石台边,潋滟的眸子带着几分娇媚和慵懒,她诱惑的咬了咬诱人的红唇。

    固定住席师紫扭动的腰肢,修长的手指不再动,而是磨人的轻轻的旋转着。

    “小坏蛋,这样是不对的哦,要我来教,而不是自己乱动。”优雅端庄的苏逢秦突然变得邪气而慵懒,勾起的唇角恰到好处的坏意,心动而勾人。

    “嗯。”席师紫小声的低吟一声,小鹿般清澈黑亮的眸子里满是迷乱和不知所措,身体失去了控制权,那蚀骨而陌生的快感,还有苏逢秦邪魅的脸,让胸腔的心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一般。

    “这样叫才对。”眸子里的红色娇媚而妖娆,苏逢秦的手指开始在席师紫体内轻轻的厮磨,却又没有其他动作,那点到为止的温柔和勾引,让已经开始尝到快感的席师紫万般不满,可是软的像水的身体却没有半分力气去反抗。

    她只能无力的勾住苏逢秦的脖颈,轻轻的低吟着,沙哑的声音带着几分难耐和哭腔,似乞求一般低诉着:“学姐我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