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68章 好巧阿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一直到日上三竿过了午餐时间,苏逢秦才悠悠转醒,一醒来身子就感觉被车子从上到下碾了一遍一样,浑身快要散架了一般,又酸又痛,特别是身下某个地方,更是酸痛的过分。

    苏逢秦咬住苍白的薄唇,潋滟的眸子里一片羞恼,某狮子扮猪吃虎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平日里顶着一副一本正经,清冷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哪想得到其实就是头饿狼,无休无止的掠夺霸占,昨晚差些让她昏了过去。

    身边的呼吸声平缓而有节奏,苏逢秦黑着脸转头,席师紫正蜷成一团睡在她身边,怀里抱着一个小方枕,及肩的褐色卷发散乱,白皙漂亮的脸蛋上一脸的人畜无害,红唇抿着,一副倔强的模样,随着平缓的呼吸,长而微卷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煞是可爱。

    怎么瞧这张脸都是张高冷禁欲的模样,可怎么就这么表里不一呢。

    苏逢秦挑唇轻轻一笑,面上虽然恼怒,却又温柔了起来,她伸手摸了摸席师紫毛茸茸的脑袋,那柔顺的发质,让她忍不住不停的逗玩这发梢的卷毛。

    苏逢秦暂时被席师紫那乖巧的睡容迷惑,忘了刚刚心里想要惩罚席师紫的想法。

    席师紫舔了舔嘴唇,睡的香甜,身子蹭了蹭,蹭到苏逢秦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将头拱进苏逢秦胸前。

    胸前昨晚被席师紫狠狠的咬了一口,留下了压印,还疼着。被席师紫这么一蹭,又火辣辣的疼了起来,苏逢秦温柔的表情瞬间消失,红着脸清冷的哼了一声,毫不优雅的一脚把席师紫踹下了床。

    席师紫在光滑的地板上滚了几圈,灵活的翻身盘腿坐了起来,眼睛还闭着一脸睡容,却皱着眉头嘟囔着开口:“干嘛踢我。”

    苏逢秦懒得理会她,站起身,下巴轻轻一扬,居高临下淡淡的瞥了席师紫一眼。拿出一套干净的衣物和洗漱用品,进了房间里的一个小隔间去洗漱。

    席师紫坐着睡了一会,才慢慢的醒了,睁开眼就神清气爽的伸了个懒腰,昨晚睡的很舒服。

    对于昨晚已经跟苏逢秦完成了恋人间最基本的步骤后,席师紫不动声色的弯了弯唇角,慵懒缓慢的趴在房间中央的石台上,把手伸进温热的泉水中,心情愉悦的哼着歌,拨弄着淡绿色的泉水。

    跟苏逢秦的快速进展,让席师紫觉得很是满意,现在已经是真正的恋人了,那应该去做什么呢,约会吗。

    艺术家的头脑显然与常人有些区别,普通人约会大概会去逛街吃饭看电影,但是席师紫想到的约会,第一个地点,就是去土耳其坐热气球。不过去土耳其可能有些远,或许滑雪也是一项不错的选择。

    苏逢秦在隔间的浴室洗漱,席师紫就一边玩着水,一边按着手机。

    等苏逢秦出来后,席师紫眼睛一亮施施然的站起来。

    苏逢秦今天没有化妆,不施粉黛的脸白皙精致,完美的的有些虚幻,她穿着一身漂亮的卡其色的风衣,显得身形更加修长清瘦,带着几分自然的冷凝优雅,气质高贵出尘。

    就这么打眼看着,就是个风姿绰约,高贵不可侵犯的美丽女人。

    席师紫两步并作一步,背着双手走到苏逢秦面前,面上无甚表情,只是那深邃的眸子却带着几分笑意。

    “我原谅学姐把我踢下床的事。”席师紫一本正经的说着,那清秀干净的脸庞上,满是清冷认真。

    可是这模样落在苏逢秦眼里,就格外的欠揍。

    “那真是多谢你的原谅了。”苏逢秦唇角上挑,似笑非笑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句。

    “学姐,现在已经中午了,我们误了飞机,我查了航班,今天没有回h市的飞机了。”席师紫眯了眯眼睛,举起手表在苏逢秦面前晃了晃,误了飞机回不了h市,她却一脸的开心得意。

    “哦,回不去了,你倒是挺开心。”一说到这,苏逢秦就更气了,如果不是席师紫乱来,她怎么可能会因为太累而睡过了头,没有听到周粥打来的那么多次的电话。

    如果不是席师紫,可能她们现在可能都已经快飞到h市了。

    “反正今天回不去了,我已经定了明天中午回h市的火车,今天就请学姐跟我去约会吧。”席师紫抿着唇,眼睛弯弯,露出的目光莫名的让人觉得像只偷了腥的猫。

    “火车。”苏逢秦楞了楞,随即低下了头无奈的轻笑着:“除了五年前第一次来h市坐的那趟火车,到现在都没有坐过了。”

    “我已经订了票,我看了一下,并没有多少人订票,还有好多位置。说不定到时候,一节车厢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席师紫上前一步,抓着苏逢秦的手。

    苏逢秦抬眼,眸低的暗光消散不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席师紫,笑道:“整节车厢就我们两个,你倒是想得美。”

    “亲爱的女朋友,我们去约会吧。”席师紫伸手搂住苏逢秦的腰,狡黠的眨了眨眼,笑容温柔淡然。

    “嗯。”苏逢秦懒懒的敛下眸子,任由抱着自己的人,伸手勾起掉在额角的一缕发丝,温热的指尖轻轻划过肌肤,轻柔的带着痒意。

    阳台上的风随着敞开的门吹了进来,伴随着几缕金黄色的阳光,还有山林中独特的泥土绿叶香味。这一切都如此完美,包括抱着自己的,这个让她爱着的美好的人。

    s市是个旅游业发达的城市,靠水而生,有几个不大不小的港口。

    席师紫拉着苏逢秦,背着背包在外表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巷子里穿梭。

    这是下山的时候司机大哥推荐的小镇子,临着s市,是个典型的江南小镇,并不出明,所以没有多少人会来这里。

    青石板,狭窄的小巷子,高高的门槛,还有屋檐下雕刻的石燕子。漂亮古朴,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小镇很安静,没有大城市里的来去匆匆,路过的人大多穿着朴素的衣物,慢吞吞的在路上走着,偶尔好奇的看着这两个明显的外来者。

    两排古屋中间隔着一条小河,小河边有几节石阶梯,几个带着帽子背着小孩的女人弯着腰一边洗着菜,一边交谈着,说的是席师紫和苏逢秦听不懂的方言,轻快愉悦,仿佛没有半点烦恼。

    河边的两排大树看上去都年头不小,树根盘错,树荫几乎遮住了整条路,到了冬天密密麻麻的树叶依旧翠绿欲滴,有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洒在石板路上,留下一路的光斑,仿佛是落在地上的一片金色的星星。

    “这里好漂亮。”苏逢秦脚步轻快的走在了席师紫前面,目光静静的落在河边的那几个女人身上。

    席师紫没有回答,只是拿着单反,慢慢吞吞的走在苏逢秦身后,观察着抓拍着苏逢秦每一个表情。

    坐在屋檐下,一个穿着传统服饰的老太太正拿着一根烟管,吧嗒吧嗒的抽着,脸上盘错的深褐的皱纹,就像一旁古老的大树上皱巴巴的树皮。

    昏黄的眼睛瞥见苏逢秦和席师紫慢慢的走了过来,老太太突然咧开快掉光了牙齿的嘴,笑了笑,用烟斗指着两人,用方言说了一句什么。

    苏逢秦停了步子,望着那老太太,似乎在想她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亮个,漂酿的女滑子。”老太太突然说了句普通话,尽管并不标准,但是苏逢秦还是勉强听清楚了。

    “谢谢奶奶。”苏逢秦笑容温柔的对着那个年近百岁的老太太轻轻的鞠了一躬,礼貌而大方。

    “奶奶,怎么又抽烟草,身体不好就别抽了。”一个清亮的女声从老太太敞开的大门后传来,然后是脚步声,一个年轻的女孩从门后转了出来,皱着眉责备般的,从老太太手中抢过那根烟管。

    抬眼看着路边的人,女孩愣住了,拿着手上的烟管,目光绕过苏逢秦,落在几步远正摆弄单反的席师紫身上。

    苏逢秦看着那走了出来的女孩,正觉得眼熟,就看见那漂亮的年轻女孩,直勾勾的看着席师紫,绽放了一个得逞的笑容,用开心压抑着兴奋的声音说道:“小姐姐,好巧阿,下了山也能碰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