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69章 恋爱的酸臭味熏到人了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席师紫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面前,并且曾经言语调戏过自己的女孩显然没有半点兴致,抬眼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清冷的皱了皱眉,基于礼貌低声问了声好,随即低头继续摆弄着手中的单反。

    倒是苏逢秦面带得体微笑,礼貌的向对面那个拿着烟杆把玩,眼睛却黏在席师紫身上不挪开的女孩,大大方方落落得体的打着招呼:“明萱小姐,没想到离开的时候没打招呼,倒是在这里有缘遇见了。”

    “是啊,好巧。刚刚我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再见到小姐姐,一转身就看到你们了,这还真是缘分啊。”明萱眉毛一挑,豪不落下风的盯着苏逢秦的眼睛,暗暗的带着几分挑衅。

    跟昨天在山上看到的那个打扮性感撩人的年轻女孩不同,今天的明萱显然换了一种风格,规规矩矩的穿着一件厚厚的粉色线衫,绑起长发,只露出发尾上的一抹淡蓝色,看上去青春而靓丽,像个还在念书带着朝气的漂亮大学生。

    坐在一边被抢了烟杆的老太太显然有些不开心,嘟嘟囔囔的在念叨着什么,布满皱纹的脸带着几分孩子气的赌气,不满的看着明萱。

    “小姐姐是特意绕路来这里游玩的吗,那你们还真是有眼光,整个s市最漂亮最清净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就是这里的路有些绕,巷子深,外来人不熟悉很容易迷路。小姐姐要是有兴趣继续参观的话,我可以免费给你们当导游。”明萱看着席师紫灵巧的眨了眨眼,白皙漂亮的脸上,带着几分鬼马精灵。

    “谢谢,不用麻烦你了,我们会问路。”没等苏逢秦回答,席师紫就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腕,大步的往前走。

    昨晚明萱那大胆的调戏,豪放的语气,让席师紫受了惊吓。听明萱说要给她们带路,赶紧就拉着苏逢秦快步的离开,免得待会被缠上。她对这个年轻漂亮,大胆放肆的女孩,并没有什么兴趣,现下也只想躲的远远的。

    苏逢秦似笑非笑的看着那皱着眉头绷着脸的席师紫,歉意的对着明萱一笑,就被席师紫拉着走了。

    明萱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面带笑意的看着席师紫和苏逢秦那很快就消失在不远处的背影,不紧不慢的挑了挑眉。

    然后叹了口气转身,把烟杆递给一直拽着自己衣角的老奶奶,带着几分无奈和宠溺:“只许抽两分钟,上次还说的好好的戒烟,我一转身您就抽上了。”

    “我都活了多久了,没剩几年了。抽了大半辈子也没事,临走了还不让我过过瘾。”老太太抱着烟杆享受的抽了一口,吐出白色烟雾,用方言狡辩着。

    “难怪爸爸都说不动您呢,您就知道用这个借口。什么没剩几年,您可是要长命百岁的,老是说这些话做什么,您这话说出来就像您说我小时候不懂事一样,得打嘴巴。”明萱无奈的笑了笑,乖巧的蹲下身子,将头埋进老太太的怀里,撒娇似的埋怨着。

    “孩子长大了,还要打奶奶的嘴巴啊,不孝顺。”老太太扁了扁没牙的嘴巴,嘴里这般说着,眼睛里却带着满足的笑意,瘦弱皱巴巴的手抚上了明萱的头,轻柔小心翼翼的额抚摸着她的头发。

    一模一样的巷子绕了好几圈都没走出来,去向偶尔路过的本地人问路,得到的要不是根本就听不懂的方言,要不就是指来指去,却还是在深深的巷子里绕不出去。

    “我不是路痴。”席师紫挑眉,额头上冒出一层薄薄的汗,背脊挺直背着包包,一手拿着单反,一手牵着苏逢秦的手,一本正经的看着前面那几乎看不见尽头的巷子。

    “好了,不就是来玩的吗,干嘛这么急着走出去。”苏逢秦轻轻拉了拉席师紫的手,从包包里拿出一块还带着淡香的小方帕,微微仰着头,将那清凉的帕子贴在席师紫额头,轻轻的擦拭去那晶莹的汗珠。

    狭窄的古巷里,苏逢秦仰着头认真温柔的替苏逢秦拭去汗水,自己的额角明明也已经被薄汗浸湿。披散在脑后长长的发,正好落在阳光的投下的轨迹上,在灿烂金色的光芒下,投射出五颜六色的小光斑,就像是在发间洒下一大把漂亮的五彩亮片。

    席师紫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苏逢秦,突然有一种一眼万年的感觉,仿佛认识了她许久,仿佛她们在一起生活了许久,融入骨髓的熟悉和平淡。

    “学姐。”席师紫轻声叫了一声,苏逢秦抬眼,潋滟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懵懂和疑惑,微微侧头认真的等着席师紫的话。

    “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回学校见见老师吧,老师一直希望我们能认识。”席师紫缓缓的说着,手自然的搭在苏逢秦纤细的腰间,清亮深邃的眸子神情而平和的看着苏逢秦。

    “回学校吗,只怕是他们不愿意见到我吧。”苏逢秦楞了楞,随即无奈的浅笑着摇头。这些年,她唯一不敢去的两个地方,一是曾经在哪长大却给她绝望和蚀骨教训的所谓家乡,第二就是曾经的母校,给她希望和阳光,还有包容和庇护的学校。

    她尤其不敢见的,就是大学里,她的那个德高望重儒雅温和的导师,那个曾经给过她家的温暖和亲人般疼爱的老人。

    “老师想要见你,一直都想见你。她一直爱着学姐,那时候她总是望着学姐的照片发呆,嘴里念叨着什么时候能再见学姐一次。关于学姐的传言,她什么都不信,她只是会说,学姐是个好孩子,是个坚强又柔弱,有才华又平淡的女孩,是她见过最好的孩子。”搂着苏逢秦腰间的手一紧,席师紫皱着眉头认真的盯着苏逢秦的眸子。

    苏逢秦身子轻轻一抖,慢慢的低下头沉默了很久,席师紫只能见到她长长的睫毛微微的抖动着。

    似乎过了一会,苏逢秦才抬起了头,那双揉碎乐满眼星光的眸子,染上了几丝水光,她轻笑着说道:“老师这样说的时候,狮子会嫉妒吗。”

    “当然会,嫉妒又要装作不在乎。那时候,我可对学姐有深深的怨念,还趁老师不在的时候,偷偷戳过学姐的照片。”席师紫眉头一扬,眸子有些心虚的转了转。

    她想起自己曾在某个落雨的午后,趁着老师不在的时候,孩子气的用画笔在苏逢秦的照片上,画上浓厚的胡须,在画上一个红鼻子,把漂亮的苏逢秦画成一个滑稽的小丑,然后又在老师走来的脚步声中,用t恤的下摆,赶紧把照片上的颜料擦干净。

    “等回h市了,我们就去见老师吧。”苏逢秦轻轻一笑,眸子里的水光在轻轻的荡漾着,她抬眼看着席师紫,闭上眼,微微仰头,在席师紫的唇角落下了一个温柔坚定的吻。

    一直像只没吃饱的恶狼的席师紫,在苏逢秦主动的献吻下,却矜持的有些羞涩。她拉扯着唇角,笑了笑,伸手轻柔的替苏逢秦勾起额角垂下的发丝。

    不同于苏逢秦那温柔风情的笑,席师紫的笑容是最原始淳朴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不谙世事内向的孩子,笑容清澈而羞涩。

    “我都提醒过你们,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的,需要我给你们带路吗。”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懒散的响起。

    席师紫和苏逢秦连忙偏头,就瞧见不远处的一个巷口,明萱正慵懒的靠着干净青色石砖墙,嘴里叼着一根烟,在升起的白色烟雾中,微微眯着眼。像个女流氓一样,面带意味深长的笑容,瞥着在巷子中央,贴的很近的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