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71章 婚姻与爱情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清晨,长相斯文俊秀,气质沉稳的男人正围着围裙在厨房煎蛋,嘴里不时的哼着轻快的歌谣,动作熟练而麻利。

    男人身材中等,看上去就像个有些古板的老实人,眼神也温温和和,带着一副擦的亮亮的金丝眼睛,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把煎好的鸡蛋和火腿放进盘子里,然后用纸巾把盘子边上,不小心蹭上的一些油渍擦干净。男人这才轻松的吐了一口气,从冰箱里拿出新鲜的牛奶,倒上两杯,然后分别放在两份早餐边,摆的对称整齐。

    洗干净手,男人步伐轻快的穿过客厅,往敞着半边门的卧室走去。

    许清溪其实早早就醒了,侧着身子睁开眼呆呆的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台上摆着的一瓶快要枯萎的百合花。

    床垫轻轻的下陷,男人从身后环住了许清溪,在她耳边落下一个轻吻,语气宠溺而轻柔:“清溪,早餐我做好了,起床吃早餐吧。”

    “嗯~”许清溪哼了一声,靠在男人宽厚的胸膛,微微眯了眯眼,目光却还是落在窗台上。

    “那花枯了,该换了,我扔掉明天换上一束天堂鸟。”男人循着许清溪的目光落在窗台上,恍然大悟的起了身,走到窗台边,拿起那束已经奄奄一息,洁白的花朵干枯的百合。

    有些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然后一只手迅速的从男人的手中夺走了那瓶枯萎的花。

    “清溪。”男人有些发愣的看着许清溪紧紧的抱着那瓶花,像是护着什么宝贵的东西一样。

    在男人疑惑震惊的眼神里,许清溪不自然的挑起唇角,松开手,掩饰般的把花瓶放在一边的梳妆台上,伸手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抬头对着男人轻轻一笑:“早晨起来有点昏了头,这花待会还是我自己扔了吧。”

    许清溪的男朋友,不,或许应该说是未婚夫,名字叫田新宇。比她大八岁,是个成熟稳重的律师,有房有车工资高,人也是斯斯文文的,符合大多数女人的择偶标准。

    许清溪第一次碰见田新宇,是两年前,在一个吵闹的酒吧,那天她喝的醉醺醺的,醉倒在吧台边傻笑。

    陪客户来酒吧的田新宇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一个喝醉的独身小姑娘,旁边还徘徊着两个打她主意的两个小混混。

    田新宇帮许清溪赶跑了那两个小流氓,问清了她的地址,将她送回家。

    许清溪并没有醉的不省人事,她原本以为田新宇不过是个趁人喝醉,想占便宜的男人。

    可是田新宇什么都没做,在路上的时候替她披了一件外衣,扶着她的手没有游移,僭越,就这么礼貌的虚扶着,把她送回了家,替她盖好了被子,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写了一张便签纸贴在床头,就关门离开了。

    许清溪第二天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在手边的一杯水,还有床头贴着的一张便签。

    上面的字干净漂亮,字透纸背。

    “以后一个人,记得别喝醉。”

    这是第一次相遇,然后是第二次,两年后。

    许久未见,只有过一面交集的两人,竟然在餐厅再次偶遇,而且几乎同时认出了对方。

    这样何尝不是一种缘分。

    许清溪和田新宇相谈甚欢,短短几天就仿佛是认识多年的老友。

    田新宇是个温柔稳重的男人,礼貌又尊重女性,宽容而体贴。他也很聪明,从许清溪和他的交谈中,他意识到许清溪对他并不反感,甚至有些好感,所以他当机立断的表白。

    许清溪大概是累了,这么多年了,爱过也恨过,疯过也傻过。到头来,还是像只乌龟一样,不敢脱掉保护自己的盔甲,去拥抱自己真正爱的人。

    家里的催促,和越来越疲倦的心,让许清溪喘不过气。她想要休息,想要安全感,而田新宇不仅出现恰到好处,而且让她不讨厌甚至略有好感,所以她理所应当的答应了田新宇的追求。

    彼此相处非常顺利,很快的就见了双方的父母。在两边的父母都很满意的态度下,许清溪和田新宇就决定先订婚,然后年底就成婚。

    其实仔细算来,许清溪重遇田新宇的那天,也是第一次遇见石百合的那天。

    许清溪不得不感慨,这果然就是缘分。

    因为要赶去火车站,接席师紫,所以许清溪吃完早餐就要出门。

    田新宇在她准备出门时,进卧室拿了一条漂亮的围巾,然后温柔的绕在许清溪脖子上。

    “我猜你需要这个。”

    “本来我应该送你去的。”田新宇有些抱歉。

    “你有自己的事情忙,火车站又不是很远,我自己去就行了,再说了又不是只有你有车。”许清溪笑了笑,显摆般的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

    “路上小心。”田新宇宠溺的摸了摸许清溪的头,伏身吻在许清溪的额头。

    落在额头的吻,滚烫而轻柔。许清溪顺势抱住田新宇的腰,轻轻的说了一声:“我走了。”

    躺在手心的几棵快要枯萎的百合花,洁白的花瓣皱巴巴的,上面还沾着几滴醒目的水珠,应该是在家里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

    看起来倒是像刚刚落下的晶莹的泪水。

    许清溪在垃圾桶边站了好久,才慢慢的将那枯萎的百合花丢进去。

    心有些涩涩的,好像被强行拿走了什么,许清溪有些想哭了。

    她站在马路边,在寒冷的空气里呼出白色的雾气,瞧着对面的红绿灯,变红又变绿。

    路过的人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这个已经绿灯了还不走的漂亮女孩,瞧见她红着眼睛发呆,落寂又难过的样子。

    应该是失恋了吧,路人这么想,真是可怜阿,这么冷的天还失恋了,身体冷了,就连心也要冷。

    如果让许清溪知道了旁人这么想,她大概会笑着回答:“不是失恋,是我马上要结婚了。”

    许清溪恍恍惚惚的走了一会,才想起自己是要去火车站接席师紫,只好又回去开车。

    席师紫和苏逢秦牵手走出车站时,许清溪一眼就看到了她们。

    “许小姐,麻烦你了。”苏逢秦刚刚看着席师紫的眼神还那么的温柔缱绻,可移开目光后,又恢复了那副礼貌却疏离的微笑。

    许清溪笑着点了点头,问了声好。然后就猛的扑进了席师紫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她,半天也不开口。

    “怎么了,不是说要结婚了吗,怎么看起来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席师紫拖着行李箱,被许清溪撞的有些措手不及,稳了稳身子,才一脸无奈的看了低头瞥了许清溪一眼。

    “谁说不开心,我是太开心了,你这次有没有给我带礼物。”许清溪从席师紫怀里抬起头,笑着伸手讨礼物。

    “每回见到我第一件事就是要礼物。”席师紫面无表情的抿了抿唇,似埋怨一般。

    “哟,你还委屈上了。明明每回你出门回来,见到我第一件事就是随便丢个礼物打发我,这次我主动问,你还嫌弃我是不是。”许清溪哼了一声,不满的翻了个白眼,面上带着戏谑的笑意。

    “喏,给你。”席师紫无奈的轻轻摇摇头,往许清溪怀里丢了个小盒子。

    “许小姐,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祝贺你找到了同行的生命伴侣。”苏逢秦礼貌的笑着,从宝宝里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递给许清溪。

    “你们两个啊…”许清溪笑着摇摇头,看也不看就把礼物收了起来,收了面上调笑的神情,真心的道谢:“谢谢你们。”

    只是还没正经两秒,她就眨了眨眼,歪着头:“我到这的首要任务完成了,礼物收了,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还作势离开。

    苏逢秦和席师紫相识而笑,许清溪这变脸的速度可真有点快。

    “席副总。”一个熟悉的声音远远传来。

    许清溪面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石秘书。”席师紫挑眉看着对面不远处,穿着一身职业装,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的石百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