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72章 心伤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石百合穿着利落的正装,端着咖啡快步走了过来,热情的跟席师紫和苏逢秦打着招呼。

    眼神转了一圈才落在一直不说话的许清溪身上。

    “石副总,这位是你的朋友吗。”石百合笑的开心,目光浅浅的落在许清晰身上,陌生而又冷漠,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她一样。

    “是的,她叫许清溪,是我的朋友。”席师紫并不知道石百合和许清溪的关系,便开始介绍起来。

    “清溪,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石百合石小姐,我的秘书。”苏逢秦看着一直沉默着的许清溪。

    “许小姐,你好。”石百合大方的向许清溪伸出手。

    那白皙漂亮的手就举在眼底,许清溪默默的咬了咬唇,良久之后,才伸手握住了石百合的手,声音沙哑:“石小姐,你好。”

    相触的肌肤同样的柔软,只是石百合的手因为刚刚捧着咖啡,所以是温热的,而许清溪的手则是冰凉。

    “许小姐真是个美人阿。”石百合慵懒的眯了眯眼,笑容满面,眸子却冰冷无神。

    “多谢石小姐夸奖。”许清晰僵硬的扯了扯唇角,想把被握着的手收回。

    可是石百合的力气比她大,她紧紧的握着许清溪的手,仿佛要把她的骨头捏碎一般,脸上却还带着温和的微笑。

    许清溪手被压迫着,疼的厉害,却又抽不回来。

    除了手上的疼,心也闷闷的疼,但是许清溪只是倔强抿紧了唇,终于抬起头直视着石百合的眼睛,扯着唇角。

    “既然石小姐是狮子的秘书,那以后说不定还会见面,不如交个朋友,两天后正好是我的订婚宴,不知道石小姐有没有空来参加。”

    话音一落,手上的压力瞬间消失了。

    “好阿,如果许小姐不嫌麻烦的话。”石百合笑眯眯的收回了手。

    “席副总,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明天公司见。”石百合转身笑着跟苏逢秦打招呼。

    “嗯,好。明天见。”席师紫点点头。

    石百合的背影现实在人群中,许清溪低着头沉默不语,紧紧的抿着苍白的唇,刚刚被石百合抓过的手死死的攥着,身子轻微的颤抖着。

    刚刚石百合和许清溪的对话和动作中,和许清溪突然的沉默不语,让席师紫她敏感的察觉了什么,这两人之间好像有些怪怪的。

    她转头看向苏逢秦。

    苏逢秦带着几分探究的目光刚刚从许清溪身上收回。她无奈的对着席师紫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神似乎是再告诉席师紫,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

    许清溪不开心,席师紫敏感的察觉到了,尽管她一整天都是笑着的,笑着送她们回家,笑着陪她们去菜市场买菜,笑着一起吃午饭。

    可是席师紫看的出,许清溪在勉强自己,她脸上有笑,可是她的眼睛里没有笑,只有一片茫然和难过。

    “所以阿,我就是这样跟他认识的。”许清溪端起酒杯,一口喝光了里面所有的酒。

    陪着苏逢秦和席师紫消磨了一天的时间,许清溪决定给她们两人办一个小小的洗尘宴,在一个幽静的餐厅。

    只是从一开始,一直不停喝酒的人,只有许清溪一人而已。

    “清溪,别喝了,再喝你就醉了。”席师紫皱着眉头,挪开了许清溪的酒杯。

    “干嘛不让我喝,我今天高兴阿。”许清溪不满的嘟着嘴,眸子里已经是一片朦胧的醉意。

    “许小姐开心,就让她喝吧。”苏逢秦抓住席师紫的手,摇了摇头。

    “对阿,让我喝。”许清溪点点头,夺过酒杯,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颇有一番不醉不休的风采。

    “我爸妈说我再不结婚,他们就牵着手去跳河,你们说好不好笑。”许清溪抱着酒瓶半睁着眼,笑容讽刺而模糊。

    “所以你才这么急着结婚吗。”席师紫皱着眉头看着醉笑着的许清溪。

    “不,我挺喜欢他的,真的,我挺喜欢他的,我挺喜欢他的。他很可靠,是个好人。”许清溪呢喃着,傻乎乎的抬头冲着席师紫笑。

    只是那笑容莫名的让席师紫觉得有些心酸。

    “可是喜欢不是爱阿,许小姐,你有爱的人对吧。”苏逢秦脱去了风衣,穿着一件毛衣,单薄而优雅。

    说到爱这个字时,她伸手轻轻抓住了一旁席师紫的手。

    “爱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爱能长久,激情退去之后的平淡寂寞,有多少人耐得住。到最后还不是背叛,那曾经的爱,就变成了一把无声的刻刀,一刀一刀的剜着你的心脏,痛的要死,还不敢喊。”许清溪讽刺的撇了撇嘴,目光呆呆的落在了隔壁桌上摆着的几株玫瑰花上。

    “那朵百合花真漂亮,但是我摸不到它。”许清溪看着那朵玫瑰花,突然笑着落了泪,她远远的伸手摸了摸花的影子,仿佛那朵花正在手底一般。

    “你果然醉了,那不是百合花,那是玫”

    嘴边的话停住了,席师紫敛了眸子,一会后,她惊异的抬眼望着一直傻傻的盯着那玫瑰花的许清溪,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清溪和石秘书,一定是认识的吧。

    今早的时候,她就觉察出,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奇怪,不陌生却僵硬尴尬。

    别人的感情故事,别人如何的歇斯底里难过伤心,你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你们两个在一起了吗。”许清溪突然转眼望着席师紫和苏逢秦,带着醉意的目光在席师紫和苏逢秦身上转了一圈。

    “嗯,我跟她在一起了。”席师紫点点头,清冷的面上扬起一丝笑意,她举起放在桌下,一直牵着的双手。

    “你们啊”许清溪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随即又望着那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低声轻喃着:“那你们在一起好好的吧。”

    田新宇来接许清溪的时候,苏逢秦和席师紫就明白了许清溪说的,他是个很好的人是什么意思。

    这个男人斯文有礼,眼神清澈,似乎毫无杂念。对待许清溪时,每个动作都温柔小心,仿佛对待一件稀世珍宝,满满的宠溺疼爱,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席师紫不知道许清溪和石百合发生过什么,甚至不知道她们是怎么相识的。

    但她知道,如果许清溪真的要结婚的话,那么田新宇的确是个完美的人选。

    可是她也知道,许清溪并不开心,尽管田新宇很好,尽管她也知道田新宇很好,尽管她和田新宇的订婚就在两天后。

    就连席师紫和苏逢秦都能轻易的察觉许清溪的心思,那更不用说与许清溪日夜在一起的人了。

    田新宇似乎见到许清溪喝醉并不意外,他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将许清溪轻柔的拥入怀中,低声温柔道:“知道你喜欢百合花,我已经买了一束新鲜的换上了,放在窗台上,跟之前一样的位置。”

    许清溪蜷缩在他怀里轻轻颤了颤,慢慢的拽紧他的衣角,将头埋的更深。

    许清溪和田新宇离开后,席师紫还是给石百合打了个电话。

    “石秘书,你认识清溪吗。”席师紫的第一句话就清晰了当。

    “认识。”石百合沉默了一会,才慢慢开口。

    她那边很吵,似乎在酒吧。

    “那你跟清溪,是什么关系。”席师紫皱着眉头偏头看了眼身旁一直陪着她的苏逢秦。

    “什么关系,呵呵。”石百合讽刺的笑了笑,然后慵懒的说道:“什么关系都没有。”

    “你”席师紫听出了石百合语气的飘忽和醉意。

    这倒好,两个人不在同一个地方,却同样的喝醉了。

    “席副总,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要为一个人改变。”嘈杂的声音慢慢的模糊了,凌乱的脚步声,和石百合轻微的喘息声,似乎都在说明,她离开了吵闹的酒吧。

    “当然记得。”席师紫点了点头,她记得她那时还说过,她永远不会为一个人改变,想到这,她再次偏头看着一直温柔宠溺看着自己的苏逢秦,轻轻挑唇一笑,伸手自然的抓住了她的手,十指紧扣。

    “我想为她改变,可她说太晚了。因为她那么快,没有给我任何机会,就要嫁给别人了。”石百合的声音空洞而冷淡,颤抖着,沙哑的喉咙似乎带着几分悲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