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73章 □□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凌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房间。

    卧室里的床就像一片碧蓝的海,蓝色的床单,蓝色的枕头,就连躺在床下的两双简洁的棉拖鞋,都是淡蓝色的。

    仿佛连洁白的墙壁,都倒影上了一片海的颜色。

    “嗯。”一声慵懒的低喃声响起,洁白的手臂从蓝色的被子下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半空中握紧成拳。

    席师紫眼睛还没睁开,头脑都还没清醒,唇就自动寻到了怀里的温香暖玉,轻轻一吻,准确的印在那睡美人的额头。

    坐火车的时间太长,苏逢秦没有休息好,回来后又跟许清溪闹了一天,更是疲累。

    原本她还打算回隔壁自己房间休息,但是席师紫只是赖皮抱着她不让她走,不过几分钟后,她就睡着了。

    怀里的人乖巧的侧身枕在肩侧,白皙的手指轻轻揪着席师紫肩头t恤的一角,呼吸平缓,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的颤抖着。

    白皙精致的面容,纯净的像个天使,就像是回归了婴儿时代,懵懂而单纯。

    这么秀色可餐的人就在眼前,席师紫有些忍不住了,尽管心里想着不能吵醒苏逢秦,可是吻却越发频繁。

    挺翘的鼻尖,嫣红的唇,尖瘦的下巴。

    席师紫越吻越用力,就像一直舔着冰淇淋的小狗。

    苏逢秦的确睡的很熟,席师紫的吻就像一只烦人的蚊子,不停的在自己脸上咬来咬去,烦人的很。

    于是苏逢秦抬起手,准确发力,一巴掌拍中那蚊子。

    清脆的声响之后,蚊子停了。

    苏逢秦满意的弯了弯唇角,又熟睡了过去。

    一直到席师紫把早餐准备好,苏逢秦才悠悠转醒。

    桌上的早餐丰富而营养,苏逢秦身上穿着席师紫的衣服,站在桌边。

    席师紫正在阳台接电话,那带着点无奈的声音飘了过来。

    “我知道,我昨天刚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回家。”

    “这周周末是她生日,我记得的,我会提前准备好礼物的”

    “嗯,那哥有陪你去产检吗。”

    “那就好”

    听到这,苏逢秦就猜到了,给席师紫打电话就是她家,对席师紫很有感情的那位嫂子。

    席师紫挂断电话,就转身无奈的对着苏逢秦轻轻耸了耸肩。

    “这周周末是我妈妈生日,只剩下三天,我还没有准备好礼物。”

    “她每年生日的时候,你都会送什么礼物给她。”苏逢秦有些好奇的问着,她已经坐下了,修长白皙的腿随意交叠在一起,慵懒而优雅。

    “我的画。”席师紫昂起下巴。

    苏逢秦一愣,眉头轻轻一挑,有些犹豫的问道:“你每年都送画给你母亲吗。”

    “对阿,以前送她的时候,她挺开心的。”席师紫认真的点了点头。

    “以前送她的时候很开心,难道最近送她的时候,她不开心吗。”苏逢秦抓住了席师紫的话。

    “或许她也看腻了,我该换些东西送给她。”席师紫无奈的抿着唇,修长骨节分明的指尖轻轻的搭在下巴,一副思考的模样。

    “我今天陪你去买给伯母的生日礼物。”苏逢秦倒上一杯牛奶,轻轻推到席师紫手边,语气淡然。

    “你不用去公司吗。”席师紫疑惑的抬头,看着苏逢秦。

    在s市这两天,虽然苏逢秦和席师紫一直在游玩。但是苏逢秦的电话,却一直不断,在电话这头,她仍是自信而果断的指挥着h市的市场工作。

    席师紫一直以为回了h市,苏逢秦又会回到那个似乎永远都在忙碌的状态。

    所以苏逢秦轻松随意的说着陪她去挑选礼物的时候,的确让她有些小惊讶。

    不过楞了一小会后,她还是唇角上翘,眯着眼睛轻声的回答:“好。”

    虽然谭泳泳已经快要有孙子了,但是她的爱美之心却一点不比年轻人少,是个时髦而心态年轻的女人。

    大概也是如此,所以她的外貌看上去依旧年轻漂亮,就像一个成熟调皮的少妇。

    这也是席素功一天到晚都黏着她的原因,谁叫这个孩子她妈,明明一把年纪了还是不省心,招惹着一圈觊觎着她的男人在后面打转。

    苏逢秦虽然从来就没有见过谭泳泳,但是她只是要席师紫简单的描述了几句谭泳泳的脾气习惯,就大致的猜到了谭泳泳是个什么样的人,会喜欢什么东西。

    果断的领着席师紫去了h市中心的购物广场。

    无论是不是周末,这个巨大繁华的广场永远都是那么多人,苏逢秦戴着墨镜穿着简洁的风衣,尽管被遮去了大半面容,却依旧惹了无数人的目光。

    苏逢秦似乎拥有整个广场所有商铺的卡,无论走进哪个店铺,都有专门的招待员跟随招待。

    跟席师紫以往买给谭泳泳的东西不同,苏逢秦挑选的竟都是些当下最时尚最流行的衣服化妆品保养品,甚至一些对于谭泳泳年纪来说,过于暴露的情趣内衣也顺手买了两件,席师紫站在一边,连话都不敢说,只能呆呆的瞧着苏逢秦毫不心疼的直接刷卡。

    “我已经跟她们说好了,晚一点她们会送货上门。”苏逢秦以极快的速度就买完了所有的东西,她挑唇轻笑着,藏在墨镜后面的眸子正戏谑的看着那皱着眉头有些呆愣的席师紫。

    “那个,是不是不太适合。”席师紫皱着眉头,眼中闪着犹豫尴尬的表情,指着柜台服务员正在打包的一件性感的黑色镂空内衣。

    “你放心,你妈妈会很喜欢。”苏逢秦咬了咬唇,唇角的弧度明显的表示她正在憋笑。

    “你确定?”席师紫第一次用这种怀疑的目光瞥着苏逢秦。

    谭泳泳是个小有名气的书法家,又出生书香世家,在外人眼里就是个贤惠漂亮又有才气女人。

    无论她平时在家再怎么暴躁坏脾气,在外人眼里还是端庄优雅的。

    家里人别说她,哥哥嫂子,甚至还有父亲,每个人送母亲的东西都是中规中矩的礼物。

    这次苏逢秦替她挑选的礼物,也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

    “好了,相信我。陪我去喝杯咖啡,下午我要回公司了。”苏逢秦语气轻柔,微微咬着红唇,纵容她依旧是那副高贵端庄,气质冷艳的模样,可那微微抓着席师紫衣袖的动作,怎么看都带着几分女人撒娇的媚态,惹得柜台后的两位导购小姐不时的目光偷偷飘了过来打量几眼。

    咖啡厅的音乐是一个女人在安静的唱歌,声音空灵漂浮,却让人有种安静的随着她的声音起伏飘荡的感觉。

    席师紫跟苏逢秦坐在一边,苏逢秦正细心的帮她往咖啡里倒进一小杯牛奶。

    席师紫喝咖啡只加奶不加糖的喜好,她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尽管一开始苏逢秦被席师紫被牛奶的偏执爱好有些惊住了。席师紫对牛奶的爱好,大概是苏逢秦见过的人里面最深的一个了人。

    苏逢秦的手这才刚刚放下来,席师紫就有几分迫不及待的抓在手里慢慢把玩起来,轻轻的磨蹭紧握。

    席师紫和苏逢秦坐的位置正好是咖啡厅靠窗的位置,视野很好,几乎能看清整个商场。

    对面就是一个高档漂亮的婚纱店,各种漂亮的婚纱正一件件的挂着,吸引着人的目光。

    席师紫眼角的余光一扫,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在一个窗边闪过,然后没多久,另一个人影也闪了进去。

    席师紫突然的沉默和发呆很快就让苏逢秦注意到了,只是此刻的她没有心情去询问。

    苏逢秦的脸瞬间苍白了起来,抓着咖啡杯的手指慢慢收紧,咖啡杯里滚烫的咖啡溅了几滴,落在她的手背上。

    在她们的身后,咖啡厅悬挂着的电视里,一个温柔大气的女声正在播读新闻。

    “未知杂志知名编辑琼花仙笔一小时前,在网络上曝光一则新闻,关于我市蓝驿企业董事长苏逢秦的旧闻,据这位编辑笔下所写,苏逢秦原是一位孤儿,后被一对贫穷好心的夫妻收养,但在大学时期,苏逢秦竟与自己的养父母决裂,而其原因,竟是苏逢秦在十六岁时,勾引那对好心夫妇年仅十二岁的儿子,在被他们发现后,苏逢秦只身一人来到h市”

    婚纱店的试衣间,许清溪正被人死死的压制在墙边。

    “你想干什么。”许清溪眼神复杂愤怒的看着身上这压着自己不放手的人,她没想到石百合居然这么大胆,在田新宇和导购小姐还在外面的情况下,竟然进入了自己的试衣间。

    石百合的手一直在许清溪的裙摆边游移,那冰凉的手慢慢的伸入许清溪的双腿之间。她用身体死死的将许清溪压住,一手抓着许清溪的双手,狠狠的按着她头顶处。

    无论许清溪怎么挣扎,都挣不脱石百合的挟制。背脊被挤压在冰凉的墙壁上,手腕也被抓的生疼。

    “呵呵,我想干什么,你猜呢”石百合的笑容绝望而狂热,白净漂亮的脸似乎只过了一天,就苍白削瘦了许多。

    “我未婚夫在外面,请你放开我。”许清溪喘着气,胸口起伏着,她偏头闭上眼,唇角冷硬的紧抿着,语气冷漠。

    许清溪的冷漠和那威胁的语气,让石百合红了眼,她绝望的挑唇一笑,手慢慢的挑开许清溪腿根的布料。

    “是啊,他在外面,那你猜他猜不猜的到,我正在里面,干他的未婚妻呢。”

    在许清溪震惊惊恐的眼神中,那两根冰凉的手指,就这么强硬着,狠狠的进入了没有丝毫准备的甬道中。

    痛意带着一股鲜血的味道,慢慢的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