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74章 强迫的□□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狭窄的空间里,两个重叠在角落的身影同时颤抖着。

    剧烈的痛感让许清溪脸上顿时失去了所有血色,一片苍白。

    空洞痛苦的眸子带着恨意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

    那痛苦,让她几乎连呻|吟的力气都失去了,不知何时挣脱的手抵在石百合的肩头,却也无力推搡,只能一下又一下没有力道的锤在石百合的胸口。

    石百合就像是疯了一样,压住她,不停的疯狂的进|出她的体|内。

    干涩紧绷的身体挤压的石百合的手指都有些生疼,可想而知许清溪该有多痛。

    “痛吗,真巧,我也痛。”石百合喘着粗气,那血红的眸子里,满是痛苦和绝望,她轻轻的挑起唇角,明明是笑的模样,眼角却滑落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那滴滚烫的泪水,顺着起伏的动作,快速的滑落了,正巧滴落在许清溪锤在石百合的拳头上。

    许清溪反抗的动作停下了,她空洞的眸子就这么看着眼前这个同样绝望的人,唇张着,却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像一条被扔上岸的鱼,拼命的呼吸着。

    明明该是缠绵香|艳的场景,但两人却都那么的痛苦绝望。

    “我以为你爱我。”石百合带着哭腔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咬着牙,带着几分冷意和。

    话音落了,她一手抬起许清溪的腿,挂在手腕上,另一手加了一指,再次狠狠的进入那干燥疼痛的身体。

    “唔”许清溪终于发出了声音,从喉咙了挤出的一个短短的音符,却满含着极致的痛苦和悲痛。

    空洞麻木的眸子里,那层朦胧的雾气终于化成泪水,滑落了。

    许清溪身子颤抖蜷缩在角落,她躲不开石百合的掠夺,身子本能的拼命的收缩着,可是她越是想躲,石百合的动作就越重。

    那急促有力的动作每一下带来的都是更甚上次的疼痛,那生生撕裂开的痛苦,险些让许清溪昏厥过去。

    不知是不是试衣间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很好,站在试衣间外的田新宇正穿着一身黑色的帅气西装,面上带着斯文的微笑,握在一起的双手却激动的有些颤抖。

    他期待着走出房间的那个穿着婚纱的女人,他爱的女人,他未来的妻子。

    许清溪进入试衣间的时间显然不短,田新宇从耐心微笑的等待着,慢慢的变得有些急迫。

    不过站在一旁的导购小姐似乎早就见惯了焦急的准新郎,她微笑着安慰着:“田先生您不用着急,一般去试衣间试衣服的客人,都会用很长的时间,这都是正常的,毕竟人生第一次穿上婚纱,难免会激动害羞的。”

    在导购小姐的安慰下,田新宇才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焦急的心情也缓解了一些。

    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导购小姐聊了起来。

    尽管许清溪此刻已经被屈辱痛苦淹没,尽管这样的交合非她所愿。

    但是她的身体却在那撕裂的伤害之下,本能的快速分泌液体,用此来减少伤害。

    那干涩的甬道里分泌出的液体,让那入侵者的动作更加的顺滑肆惮。

    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抓住了石百合肩头的衣襟,无力的身子紧紧的贴着石百合。

    汗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在两人的身上肆意流淌。

    不想承认,但又必须承认,石百合熟悉她的身体的每一寸角落,就像自己的身体早就熟悉了石百合的触碰。

    石百合是一个矛盾的人,许清溪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永远在挖掘她的不同面。

    有时她是个温柔的情人,那轻柔的触碰让人忍不住颤抖。有时她又变得粗鲁恶俗,在床上说着一些污言秽语,让人脸红心跳。

    许清溪曾记得有一次欢愉过后,石百合点燃了一支烟,大汗淋漓的靠在床头,用调笑的眼神看着她,说了一句话。

    “你的身体一闻到我的味道,就会饥饿。”

    这句话虽然有些意味不明,但是的确说明了她们之间复杂的关系。

    在放荡的那些年,许清溪与许多的男男女女有过关系,可是最让她身体满意的人,只有石百合。

    石百合身上的味道是许清溪熟悉的香味,带着几分清甜和几分诱惑。是许清溪最喜欢的味道,她曾经去专柜买过两瓶,有时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往床上撒两滴。

    “感觉到快乐了吗,嗯。你的身体还是跟以前一样,温暖潮湿,我真想就这么把你弄死。”石百合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像个无耻的恶魔,她又加重了力道,还低头隔着衣服,咬住了许清溪胸前的柔软。

    尖锐的指甲狠狠的掐进了石百合的肩头,许清溪咬着唇,随着动作起伏着,她仰起头喉咙间压抑的发出喘声,眼睛无神空洞的看着试衣间天花板上的雕花,一滴汗水顺着她修长白皙的脖颈上慢慢往下滑落。

    身体已经感受到了快感,夹杂着痛意的快感更加的让人沉迷。

    明明知道田新宇就站在门边的几步之外,可是自己竟然还是在石百合的强迫之下,被挑起了兴致,那空虚的身体竟然那么的渴望着石百合的侵犯,这实在是太过无耻。

    “他就站在门外,可能就这么隔着门看着我们,你猜如果我打开门,他会是什么表情。”石百合突然猛的把手抽出,然后一把将穿着婚纱毫无防备的许清溪按在门边。

    许清溪心一惊,身体贴在门上,正想趁机离开。石百合却蹲下身子,抬起她的腿,用那妖娆的红唇,吻住了她的腿心。

    “嗯”那强烈的快感,让许清溪忍不住低吟出声,她背脊绷直的靠着门,手无力间抓住了门的手把。

    啧啧的水声羞耻的在试衣间响起,石百合半跪在她身前,手在她的腿上不停的游移。那灵活的舌尖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疯狂而温柔的肆意玩弄着,鲜嫩多汁的花瓣被撩拨的更加红嫩,涌出更多香甜的汁液。

    许清溪脸红成一片,眸子无神空洞的看着房间的某个角落,额角的汗珠争先恐后的滴落下来。

    气氛闷热而难耐。

    就在试衣间的对面,穿过半空中的广场,对面的咖啡厅里。

    苏逢秦拿起包戴上墨镜,就转身离开了,只来得及给席师紫留下一句道别。

    “在家等我。”

    苏逢秦突然的离去,让席师紫的思绪从刚刚似乎看到许清溪和石百合的疑惑中抽离,她连忙站了起来,想要去抓住离开的苏逢秦的手。

    可是苏逢秦的步子太快太急,席师紫没有抓住她。

    犹豫了一会,席师紫放弃了追苏逢秦的念头,看着她快步推开玻璃门走了出去。

    也许是工作上的事情太过紧急,席师紫这么想着,自己不应该去耽误苏逢秦的工作。

    身后的液晶电视,已经开始在播报另外的新闻,席师紫并没有注意到之前的新闻,所以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已经有风暴慢慢的逼近苏逢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