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75章 出事了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急促的喘息声慢慢平静了,石百合有些疲惫的靠着墙,低头愣愣的看着自己湿润的手指,上面还站着许清溪的□□。

    “你让我觉得自己很恶心。”许清溪背对着她,脱下了身上那洁白的婚纱,她的眸子疲惫而厌恶。

    只是她厌恶的不是石百合,而是她自己。

    “我爱你。”

    石百合的声音低沉而无助,还带着颤抖的哭腔,她的睫毛颤了颤,眼睛瞬间就红了,望着背对着自己的许清溪,像只受到了伤害,无措而又惶恐的幼兽。

    许清溪穿衣服的动作僵住了,抓着衣服的手在轻轻的颤抖。

    几个喘息之后,她闭上了眼,平静的声音才轻轻响起。

    “我们早就结束了,石百合,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当初我们明明说好的,不谈爱情,我们只保持上的关系,这是我们说好的。”

    “可是我爱你阿。”石百合身子像是脱力了一般,颓废的靠着墙滑落了下去,蜷缩在地板上,抱住了自己。

    石百合那茫然带着哭腔的声音,那无助受伤抱着自己的模样,那张漂亮娇媚的脸上带着的痛苦隐忍,那么的让人心疼。

    “这是最后一次,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求求你。”

    许清溪怕再晚一步,自己就会心软,就会改变主意,就会投入这个女人的怀抱。

    所以在急促的丢下这句话后,她就急忙开门侧身走了出去。

    她不可以心软,不可以跟石百合在一起,不可以伤害田新宇,更不可以伤害自己的父母。

    其实说到底,许清溪就是怕。她被曾经被感情伤的太狠了,狠到她发誓自己不要爱上任何人,不付出任何真感情。

    以往碰到让自己心动的人,她总是能趁感情还未深的时候,迅速抽离结束。

    只是这次对石百合,她陷入的太快太深,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竟然爱上了那个女人。

    许清溪不是没想过跟石百合在一起,只是某次她看见石百合很自然的揽过一个女人,在她脸上落下深深一吻。

    那一刻许清溪就明白了很久以前一直忽略的事情,石百合是个比她还要放荡不羁的女人,她有关关系的男男女女比她只多不少。

    就像她们当初的相识一般,一场香艳的遇见。

    她这么遇见了石百合,也许石百合也可以这样遇见别人。

    许清溪经不起再一次的背叛,当初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经历一次就已经够了,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田新宇在一个非常合适的时机表白,所以许清溪接受了。

    从试衣间出来的许清溪没有换上婚纱,还是穿着来时的衣服,面上带着薄汗,匆忙的走了出来,神色奇怪,她一出来一句话也没有说,拉着田新宇就往外走。

    田新宇和导购小姐都有些云里雾里。

    “不好意思,我未婚妻大概不太喜欢。”田新宇一边被许清溪拉着走,一边歉意的向到导购小姐道歉。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了,导购小姐这才收回了疑惑的目光,无奈的摇摇头,一单生意莫名其妙的飞了。

    这准新娘可真是怪怪的。

    导购小姐推开半掩着的门,准备收回婚纱,可门一推她就被吓了一跳。

    刚刚拉着男朋友走掉的那个女人的试衣间里,竟然活生生的坐着另一个女人,正抱着膝盖坐在地上,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的流着眼泪。

    苏逢秦走了之后,席师紫给席师蓝打了个电话,只是席师蓝似乎有些忙,说了几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一时间剩下一人的席师紫难得的感觉有些不习惯了,毕竟这些日子她都是和苏逢秦黏在一起。

    想起自己许久没有回画室了,席师紫决定回去一趟。

    小画室里干净的一尘不染,许清溪几乎每隔两天都会来画室打扫一遍。

    席师紫脱了外衣,穿着黑色背心和宽大的工装裤,在画室里转了几圈,看着墙上挂着的自己以前画的一些作品,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每一副都不满意。

    许久没有动过笔的席师紫盘腿坐下,开始调颜料画画。

    她想要画什么,早就已经确定了。

    席师紫对于画画的认真和投入绝对超乎人的想象。

    从那天晚上进入画室后,席师紫已经在画室里待了两天,饿了就在冰箱里拿一些面包水,累了就在沙发上睡觉。

    丢在一边的手机早就已经没电了,黑着屏幕静静的躺在那。

    将最后一抹颜料涂抹上,席师紫苍白清冷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两天未见过光的她,灯光的照射下苍白而疲倦,只是那双深邃的眸子却一如以往的黑亮清明,她放下画笔,看着面前摆着的三幅画。

    席师紫用两天的时间画完了三幅画,应该说是两幅成品,一边地上摆着一叠厚厚的被淘汰的半成品。

    三幅画并排摆着,咋眼看上去似乎一样,其实却又有很明显的分别。

    一条铺满了落叶的石子路旁,长着一棵茂盛葱绿的老树,那树干粗壮的需几人合抱才能抱住。

    那树长的极其茂盛,延伸的枝叶密密麻麻的遮住了阳光,只有一些透过空隙投下的阳光,在半空中投下一道光影轨迹,形成一块光斑照射在石子路上。

    一个穿着碎花裙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站在树下,那女孩长的漂亮可爱,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睁着黝黑的小鹿眼,好奇而开心的仰头看着头顶那一片绿油油的叶子。

    她张开小小的怀抱,唇角弯弯,有光斑透过枝叶,落在她的手臂上,就像她正在拥抱阳光。

    那小女孩的笑容干净的就像山上的一弯泉水,清澈见底。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弯着唇角,跟着她一起笑起来。

    而第二幅副画,是跟第一副一模一样的场景,依旧是那棵大树,那条铺满落叶的石子路。

    只是站在树下微笑着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她穿着宽大的t恤牛仔裤,干净的白色球鞋,背着一块画板,披散着满头柔顺的长发,双手插在口袋里,微微昂头看着头顶的葱绿的绿叶。

    不施粉黛的漂亮脸蛋上,扬起的,是青春而张扬的笑容,眼睛里闪亮的光芒仿佛她拥有了整个世界,锋芒尽露,让人挪不开眼睛。

    第三副画,跟前两副的场景依旧一模一样。

    只是那站在树下的少女再次成长了,变成了一个美丽优雅的年轻女人。

    她穿着一件风衣,头发随意的揽在脑后,身形修长优美,面上的笑容收敛了许多,没有了天真和放肆,只剩下满脸的温柔缱绻。

    那双漂亮潋滟,含着朦胧雾气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怀念和忧伤,静静的仰头望着头顶的那片翠绿。

    三幅画似乎描述了一个女人的成长,一个叫苏逢秦的女人。

    席师紫从地板上爬来起来,走到冰箱边,打开拿出一瓶纯净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了。

    蜗居了两天的席师紫满脑子都是苏逢秦的脸,她不停的想象着苏逢秦孩童时候的样子,青春时期的样子,现在的样子。

    现在作品完成了,席师紫突然更加思念起苏逢秦,她突然很想见苏逢秦,很想很想。恨不得马上出现在苏逢秦面前,狠狠的抱住她,吻她。

    这样的想法一出现在脑海,席师紫就拿起手机准备给苏逢秦打电话。

    幸好许清溪知道她时常把手机放到没电,所以特地在画室里准备了一大堆的充电器。

    席师紫开了机才恍然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日夜颠倒的两天,她根本就没有时间观念,只是一心的想画画。

    手机才一开,就显示有许多条未读短讯,嫂子的大哥的爸妈的,苏逢秦的,还有许清溪的。

    席师紫优先点开了苏逢秦的短讯,只有一条,简洁的一句话。

    “狮子,我想见你。”

    心猛的一跳,席师紫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她快速的按下了回拨。

    电话接通了,可却很快就被挂断了。席师紫皱了皱眉头,只觉得很诧异,苏逢秦从来就没有挂过她的电话,这是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就算再次回拨,一样还是被迅速的挂断了。

    正在席师紫看着手机有些疑惑的时候,门锁突然转动了起来。

    知道画室在哪里的人,只有一个人,许清溪。

    席师紫走过去,扭开门把。

    许清溪正拿着钥匙微微弯着腰一副要开门的模样,见到门突然开了,她还有些发愣。

    等看到席师紫后,她眉头一扬,一副无奈的模样。

    “狮子,我跟你说过多少遍,就算在画室,也麻烦你给你的手机充满电,随时保持联络好吗。”

    看见许清溪,席师紫才想起来,按时间来算,昨天应该算是许清溪的订婚日。

    该死的,自己竟然忘了。

    “对不起,我好像错过了你的订婚宴。”席师紫认真的道歉。

    “不用,已经推迟了。打你电话关机,我就知道你在画室,也就懒得通知你了。”许清溪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尽管画着淡妆,却依旧掩饰不了面上疲惫的神色,看来她这两天似乎过得不怎么好。

    “为什么会推迟。”席师紫这么问着,脑海里却闪过那天看到石百合尾随着许清溪进入了一个小房间的场景。

    该不会是因为石百合吧。

    “新宇她母亲突然昏倒了,急性病不太严重,但是要动手术,所以推迟了订婚。”许清溪轻轻一笑,满是疲惫和烦闷。

    “嗯。”席师紫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显然,她是不会客套的安慰许清溪的。

    “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你个混蛋,躲在这里两天,你知不知道你女朋友她出事了。”许清溪眼睛一瞪,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伸手抓着席师紫的肩膀就激动的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