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76章 警告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蓝驿集团的董事长,苏逢秦,这个h市的传奇女人。

    虽然曾无数人谩骂过这个年轻美丽多金的女人,是个靠着男人上位的狐狸精,但是却又没有人能真正拿出证据,证明她真的是靠脱上位,破坏人家庭的坏女人。

    尽管被无数人诟病,但苏逢秦却从未辩解过,低调工作应酬。仿佛从未在意过那些污言秽语,辱骂憎恶。

    在不了解的外人眼里,她是个高高在上神秘而污名缠身的女人,可在蓝驿集团员工人眼里,苏逢秦是个大度聪明,认真体贴的上司。

    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人们心中总是有自己的一杆称。

    明智的人到底是少的,所以更多的是随着流言摇摆激动的围观者。

    当那对穿着朴素,面容苍老怯弱的老夫妇如同风中残烛般,满脸泪痕的站在摄像机前,控诉着多年前收养的那个养女,在伤害了他们之后,如同丢弃垃圾一样丢弃了他们。

    这对老夫妻是常年劳累的农民模样,有一张比真实年纪苍老许多的脸,看上去如此的老实憨厚。

    在媒体面前的怯弱哭泣,又是如此的真实无辜。

    在这对老夫妻的描述中,她们曾在苏逢秦幼年时收养苏逢秦。待她如亲女,悉心照料,直到她成年。可苏逢秦从来就不知感恩,在知道自己身世后,总是对他们冷言冷语,动不动就说要去寻自己的亲生父母。

    并且在十六岁的时候,勾引自己的幼弟,在被发现后羞愧远遁。从此不再联络,让这对老夫妻后悔万分,四处寻找,却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

    直到多年后,看到了在电视上出现的衣着光鲜的苏逢秦。

    于是激动的老夫妻背上家里养了好几年的老母鸡,从家乡寻到h市。希望见一见这个流落在外,虽没有血缘关系,却一直让他们记挂着的女儿。

    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他们一直牵挂着的女儿,再见到他们的第一眼时,没有半分激动,只是冷漠而嫌恶的看着他们,招手叫人打赏乞丐一般,给了一点钱,就冷着脸一句话都没说就转身离开了。

    这个冷漠而自私的养女甚至在养父病重,弟弟低声下气像她讨要医药费时,恶言相向甚至出言威胁。

    听完这对憨厚夫妻的控诉,所有观看了视频的人,都愤怒了。他们心疼这对可怜的农村夫妻,于是便憎恨故事中那个残忍冷漠的养女,也就是苏逢秦。

    所有舆论的矛头都对准了苏逢秦,人们在网络上肆意的辱骂诅咒她,那些恶毒的诅咒和谩骂甚至开始不仅仅存在网络,有人开始在蓝驿旗下的酒店趁机闹事。

    一时间不仅苏逢秦被人身攻击,她旗下的产业也受到了抨击影响,股市也受到了波及。

    短短一天时间,这个原本就声名狼藉的女人,似乎成了全h市的指责对象,成了人民的公敌。甚至有人在蓝驿公司总部门口拉开横幅,上面用红色的颜料涂着几个鲜红的大字。

    “不要脸的狐狸精,死贱货,请以死谢罪。”

    如此恶毒的诅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什么深仇大恨。

    其实不过是一些连事情始末都不了解,只听信片面之词的人,仿若感同身受一般,将平日里积攒的怒气怨气,全部集中趁机发泄在别人身上。

    门口的人保安怎么也赶不走,报警叫警察来,劝走了又来。

    公司内部也开始乱了起来,因为国税局的人来了,一群气势汹汹的人就这么闯了进来,第一句话就是拍着前台的桌子开始叫嚣:“我们是国税局的,有人举报你们公司偷税漏税,把你们董事长叫出来。”

    公司的员工一个个不敢喘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因为公司的董事长,苏逢秦已经一天多没出现在公司了。

    没人联系的到她。

    豪华的书房内的装修精致的如同古代的皇宫,地板上铺着的纯白地毯,编制的图案美丽优雅,铺遍了整个房间,那布料就这么看着都觉得价格不菲。

    房间里所有的装饰品都如此的精致奢华,干净的在灯光下闪着亮光。

    头顶巨大的琉璃灯的光芒也不知是不是故意开的那么暗,使得窗帘全部拉拢的房间里,昏暗而压抑。

    “喵”一声清脆的猫叫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寂静,一只皮毛黑亮的小黑猫正像个小黑球一样,滚过纯白的地毯,跑到门边叼起一个黑色皮手套,然后转身跑到沙发边,灵巧的一跃,跳上了那双修长白皙的大腿。

    “乖”甄芦笙满意的微笑着,接过小黑猫嘴里的皮手套,摸了摸小黑猫的头。

    小黑猫看着甄芦笙的手伸过来,眼神瞬间变得恐惧害怕,它俯低身子颤抖着乖巧的伏在甄芦笙的腿上,一动不动。

    “它以前顽皮的很,总是爱咬我,可你瞧它现在,我叫它做什么它就做什么,乖的很。”甄芦笙慵懒的眯了眯眼,那双狭长的狐狸眼,在灯光下闪着冰冷的亮光,她缓缓的抬头,看向站在门口,那个始终不肯靠近,一直用警惕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人。

    “怎么不说话了,每次见了我不都是伶牙俐齿的可爱吗。”甄芦笙笑了笑,把怀里的小猫放下,站起来走到吧台边,倒了两杯酒。

    “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就是个胜利者。”苏逢秦冷冷的看着甄芦笙,眸子里满是冰冷厌恶。

    “难道不是吗。”甄芦笙举起酒杯晃了晃,眉头一挑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罢休,一定要你死我活吗。”苏逢秦疲倦的闭上眼,她已经跟这个女人斗了太久,久到已经疲惫不堪了。

    甄芦笙瞧着苏逢秦闭了眼,才开始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她,打量她的每一寸肌肤,似饥渴的旅人一般,疯狂的渴望着绿洲。

    “只要你回到我身边,一切都会结束。”甄芦笙看着苏逢秦,眼神突然柔和了起来,她痴缠的看着苏逢秦,眷恋而深情。

    “甄芦笙,你其实根本就不爱我,你爱的只是你自己而已。你把我当成了借口,肆无忌惮的伤害我,还借着爱的名义。就算我回到你身边又怎么样,为了利益,你还不是会再次背叛我,不是吗。”苏逢秦冷笑一声,看着那一脸故作深情的甄芦笙,心中只觉得万分可笑。

    “那一次我是万不得已,我一直很愧疚。”甄芦笙轻轻叹了一口气,懊恼的摇着头,很是悔恨的模样。

    “你不用解释了,也不用道歉,我不在乎原因是什么。我最后一次来,是希望你能收手,我不想最后两败俱伤。”苏逢秦背脊挺直,微微昂着头站在甄芦笙面前,神色冷漠语气淡然。

    “那个小画家吗,你真的爱上她了吗。”甄芦笙话音一转,转到了席师紫身上,她端着酒杯缓缓的旋转一圈,翘着二郎腿慵懒优雅的依在沙发上。

    苏逢秦眸子一凝,脚步下意识的往前挪了一步,但是嘴里却故作冰冷:“我是不是爱上了她,跟你没关系。”

    “这么瞧,你还真是爱上了她。呵呵,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理想主义者,空抱着一腔梦想,剥了那层清高的外衣,其实骨子里还不是一样的虚伪,真不知道你爱上了她什么。”甄芦笙语气满是不屑。

    “我不想跟你讨论她,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一定要鱼死网破才肯罢休。”苏逢秦用冰冷回答甄芦笙的不屑,她已经有些不耐了,跟甄芦笙继续拖下去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

    “阿秦,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能回到我身边,你恨我怨我没关系,我下辈子都能偿还给你,你斗不过我的,只要你肯回到我身边,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好嘛。”

    甄芦笙站起身子,走到苏逢秦身边,冰凉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想要触碰苏逢秦的脸,那张美丽风情的脸上,满是温柔缱绻,让人觉得她是如此的深情美好。

    可是只有苏逢秦知道,甜美温柔的背后,藏着的是沾满鲜血的刀子,在你敞开心扉柔软的接受她时,得到的只是血和痛苦的回赠。

    “啪。”

    手还没有碰到苏逢秦的那一刻,就被苏逢秦打开了。

    “请你别碰我。”苏逢秦后退了两步,看着她的眼神警惕而厌恶。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总是让我难过伤心。”甄芦笙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僵硬了,她后退两步,坐在沙发上,端起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这就是你的意思,丝毫不让。那好,我不会再后退了,你尽管以为你已经掌控一切了吧。”苏逢秦冷冷一笑,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你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对付我,可你的那个小画家呢,你就不怕我对她动手吗。”甄芦笙脸上攀上了一层红晕,似乎有些醉意了,她眸子恍惚的看着苏逢秦的背影。

    “如果你要对付她,我也阻拦不了,没关系我也不在乎。”苏逢秦背对着甄芦笙,语气有些不屑。

    甄芦笙眸子里闪过一丝亮光。

    “因为我不会让她受伤,你要是敢碰她,我只会让你万倍偿还。”苏逢秦转身,锐利的眼睛冰冷的射向甄芦笙,坚决的如同盟誓。

    苏逢秦彻底的离开了,只留下空气中一丝淡淡的幽香,证明她曾站在过这里。

    甄芦笙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淡淡的幽香被吸入鼻腔,让她有了晕眩的感觉。她轻轻的往后靠了靠,唇角微微上翘,伸手摸住了一个小小的录音笔,伸手按下键。

    “你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对付我,可你的那个小画家呢,你就不怕我对她动手吗。”

    “如果你要对付她,我也阻拦不了,没关系我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