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77章 套路,都是套路啊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席师紫奔波了一天,她懊恼自己在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陪在苏逢秦身边。

    但是现在更紧急的,是要找到苏逢秦。

    因为席师紫发现,自己竟然联系不上苏逢秦了。

    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家里没人,公司门外围着一堆人,保安戒备森严。

    席师紫好不容易见到了曾经有一面之缘的小姑娘,才从她那得知,苏逢秦已经一天没有回公司了。

    席师紫甚至去了苏逢秦之前住的公寓,可是开门的却是几个陌生的年轻人,就如同苏逢秦曾说过的,公寓她租给了别人。

    到处找不到苏逢秦的声影,她仿佛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席师紫抿着唇面色苍白,紧紧的搂着怀里的那三幅画,站在蓝驿总部公司对面的马路上。

    怀里这些视若宝贝的画,她恨不得想要扔掉。如果不是因为画这些,也许她现在应该陪在苏逢秦身边。

    不用想象都该知道苏逢秦该有多难过无助。

    就连路过的人都在指点着对面那栋大楼,讨论着最近市内最火热的新闻,关于蓝驿总裁苏逢秦的各种挖出的流言。

    “真是个贱女人阿,看她长得漂漂亮亮的,没想到这么骚,连十来岁的弟弟都想上。说不定给她一点钱,我都能上了她”路过的男人轻蔑恶心的话飘进席师紫的耳里。

    席师紫眉头一皱,心中一股怒火涌了上来。

    快步往前走了几步,席师紫状似不经意的在经过那个男人的时候,轻轻撞了他一下。

    往前走了几步的席师紫停了下来,挡在那两个男人身前,眉头紧皱,面色严肃带着微微的愤怒,指责道:“这位先生,麻烦你把我的钱包还给我。”

    男人和他的同伴显然愣住,有些莫名的看着面前这个气质不俗漂亮清冷的女孩:“什么钱包,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阿。”

    “我从商场出来后,一直没有碰到过别人,刚刚被先生撞了一下,钱包就不见了。”席师紫面露愤怒,就如同一个真的丢了钱包而生气的人。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自己丢了吧,我可没偷你钱包,你别冤枉好人。”被冤枉的男人显然很生气,脸瞬间就涨红了,语气激动的辩解着。

    “就是,这位小姐,你肯定是弄错了,你自己好好找找吧,我们可没偷你钱包。”男人的同伴也尴尬的解释着。

    “我没弄错,刚刚还在,只是跟这位先生碰了一下,就不见了。先生还是先把我的钱包还回来吧,我不会报警的。”席师紫眉头皱的死死的,不满的看着那个涨红了脸的男人。

    刚刚男人的声音,和两人的对话已经吸引了几人围了过来。

    围观群众打量着这两个争吵中的主人公。

    拦着路的是个小姑娘,长得高高瘦瘦的,又白净又漂亮,穿着干净整洁的衣服,怀里还抱着几幅画,一脸不悦却还保持着礼貌姿态。

    而被拦着的那个男人,矮矮胖胖的眼睛小小,头发还有些秃,穿着皱巴巴的衣服,脸涨的通红,神情激动。

    事情显然很明朗。

    “小偷哎,被抓现行了。”围观的人嘟嘟囔囔的,声音却一点也不小。

    “我没偷她东西,她冤枉我,说不定想碰瓷,我cao你妈的。”男人被突然冤枉,红着一张脸指着席师紫咬牙切齿,就连脏话都自然的吐出了口。

    围观的人一阵哗然。

    “小姑娘,报警吧,别给他面子。”

    “就是,报警。这种人最没脸没皮,就算你把钱包从他身上搜了出来,他都能说成是你掉到他身上的。”

    “别跟他废话,报警,叫警察来,把他抓起来。”

    “偷人东西还那么嚣张,还骂人,真不要脸。”

    围观的群众似乎比席师紫表情的更加气愤,一个个不停的谴责着男人。

    “我没偷东西,我真没偷。这个婊是她冤枉我。”男人急的眼睛都红了,狠狠的看着席师紫,看上去恨不得扑上去。

    任谁被这么突然冤枉,不会这样。

    围观众人看着男人越来越急躁的样子,连忙拿起手机开始要报警。

    可就在这时,席师紫却突然懊恼惊讶的开口:“不好意思,是我弄错了。”

    众人回头。

    席师紫皱着眉头有些无奈尴尬的站在一边,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黑色的钱夹。

    “不好意思,是我错怪了这位先生,钱包在后面的口袋里,一着急没找到。”女孩白净的脸上满是懊恼无奈,她有些踌躇的捏着手里的钱包。

    “钱包在你自己兜里,你还冤枉我,有病。”男人的胸膛挺了起来,理直气壮的怒视着席师紫。

    刚刚正气秉然热心的围观群众显然也有些尴尬了。

    “这位小妹妹,你下次自己好好找找,别冤枉人家了。”

    “是啊,别那么粗心大意。这位大哥,不好意思啊,刚刚骂了你。”

    “算了算了,散了吧,一场乌龙,幸好没报警,不然还得麻烦人家警察同志。”

    人群围观的速度很快,散去的速度也很快。

    在埋怨了席师紫几句之后,很快就离开了。

    “妈的,自己不好好找,瞎冤枉人。”男人继续不忿的埋怨着。

    “真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不过先生从刚刚的闹剧里,应该学到了点东西吧。”席师紫抿紧唇,面无表情的看着比自己矮一些的男人。

    “什么学到什么东西,你有神经病吧。”男人瞪着席师紫,一脸莫名其妙。

    “在没有了解到事情的经过之前,不要妄下断论。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就像刚刚的热心人之于先生,又或者像先生和先生的朋友之于流言中的苏逢秦。人们的眼睛和耳朵总是会优先看到听到自己想看到的,无聊的工作生活之余,你们想看到的不过是一场别开生面的闹剧。”

    “只是脱口而出的批判侮辱,对于还不知是不是清白的人来说,就像利剑。没有审判,就已经遭受极刑。”

    席师紫面无表情的这般说着,眼睛却散发着认真严肃的光芒,仿佛一个老师在对牙牙学语的幼儿,虚心教导。

    “你说什么啊,乱七八糟的,有病啊。”男人楞了楞,然后皱起眉头,一脸不耐烦。

    “先生最好是管好自己的嘴,不了解事实真相之前,请不要随口乱吐污言秽语。这样说,先生应该能听懂吧。”席师紫没有继续耐心教导,只是眸子一冷,干脆直白的说出心里的话。

    “你他妈真的是有病啊,我说她跟你什么人啊,一丘之貉吧。”男人红着眼喘着粗气。

    席师紫看着那男人浑浊暴躁的脸,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一句话不说,转身离开了。

    这样的人,其实根本就不是因为心中的正义感爆棚,才批判苏逢秦,只是找到了一个光明正大骂人侮辱人的理由罢了。

    何必值得去告诉他这个他明明懂,却装蠢的道理。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大概就是知道你爱的人在某个地方痛苦,但你却找不到她,不能安慰她,不能揽她入怀吧。

    席师紫一直在外面找了很久,她曾经和苏逢秦去过的每个地方她都去了一遍,她不想漏过一个地方,她怕错过苏逢秦。

    脚走的有些痛了,席师紫抱着那三幅画终于回了家。

    黑着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席师紫深吸一口气,把画一把丢在沙发上。然后转身出门,走到隔壁苏逢秦家门口,慢慢的蹲下,守在门口。

    苏逢秦从来就没有感觉到无助过,就像丢失了最心爱的玩具的孩子,虽然没有哭,却难受的仿佛天要塌下来了,那种感觉不好受。

    走廊的灯闪了闪突然熄灭了,似乎是坏掉了。

    黑暗里,幽蓝色的光闪了闪,手机在手里震动了几下。

    席师紫连忙低头看去。

    是席师蓝的电话。

    接通后,席师蓝略有些疲惫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狮子,你在家吗。”

    “嗯。”

    “公司出了点事,你应该听说了苏逢秦的事情。我和公司的一些股东商量好了,我们要紧急终止和蓝驿的合作,蓝驿现在正在风口浪尖,他们的股票动荡的那么严重,我们不能再跟苏逢秦合作了。总之现在我们跟苏逢秦已经不是合作关系,你最好也离她远一点。”

    电话那头的席师蓝教导着席师紫,他没有听到席师紫的回答,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我听你嫂子说,苏逢秦搬到你隔壁了。我猜她这段时间肯定不太平,你最好还是搬家吧,离她越远越好,别再跟她扯上关系了。”

    席师紫没有说话,只是垂在一侧的手,却慢慢收紧,紧紧的握拢。

    “还有啊,过两天就是老妈生日了,你”

    席师蓝的话还没说完,席师紫就把电话挂断了。

    胸中的那闷气几乎要达到顶点了。

    还没安静一会,手机再次响起。

    席师紫眉头紧紧的皱着,却还是紧张的低头看去,她怕是苏逢秦的电话,她怕错过苏逢秦的电话。

    可是却不是,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讯。

    是一段语音。

    席师紫随手点开了。

    “你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对付我,可你的那个小画家呢,你就不怕我对她动手吗。”

    一个成熟的女人的声音,有些陌生,却也有些熟悉。

    如果说这句话让席师紫考虑了一会才听出是甄芦笙的话,那么接下来这一句,才刚刚开口,席师紫就知道是谁。

    那镌刻在心脏记忆力的声音,每个呼吸都仿佛让她觉得无比的熟悉。

    “如果你要对付,我也阻止不了,没关系我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