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79章 等你回家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苏逢秦忙着工作上的事情,早出晚归,脸色愈加苍白削瘦。

    但她从来不与席师紫谈论工作上的事情。

    席师紫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只能每天做好饭等着苏逢秦回来,看着她多吃点东西。

    每回苏逢秦出门后,席师紫就会端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搜索着关于苏逢秦关于蓝驿的最新新闻。

    蓝驿的处境越来越艰难了,苏逢秦的处境也越来越艰难,几乎每一条财经新闻都在说着,曾经h市的商业天才女王,就快要陨落了。

    传闻中苏逢秦的养父母依旧住在酒店里,几乎每天都接受着各个媒体的采访,不停的重复的说着之前说过的那些话。

    民众的愤怒虽然已经过了顶点,但是对于苏逢秦的谩骂依旧泛滥,几乎每一条新闻下,都有一群人,他们孜孜不倦的咒骂着苏逢秦,彷如他们的杀父仇人。

    席师紫抿紧唇,坐在电脑前发起了呆。

    工作上的事情她的确帮不上苏逢秦,这种无能为力感,她让感受了前所未有的挫败。

    虽然知道苏逢秦现在应该还在公司忙着收拾烂摊子,应该没空接自己的电话。

    但是席师紫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拨通的苏逢亲的手机。

    铃声响了两声很快就被接起了。

    最先传来的,是电话那头的一阵嘈杂声,背景音能听到几个男人的争论声,音量一个高于一个。

    “你们继续吵,我接个电话。”苏逢秦的声音清冷,带着几分上位者的果断和威严,似乎让人听到就不自觉的想要立正站好,乖乖听指令。

    那吵闹的声音瞬间就停了下来。

    席师紫贴近手机,甚至能听见电话那头苏逢秦微弱的呼吸声。

    接着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席师紫猜测苏逢秦走出了办公室。

    因为在脚步声响起没多久,那争吵声又响了起来,只是越来越远,直至到听不到半点声响。

    这时,苏逢秦才轻轻的唤了一声:“狮子。”

    那温柔的语气似乎还带着一点点雀跃,与刚刚严厉清冷的声音判若两人。

    席师紫不自觉的弯了唇角。

    “你今天怎么会给我打电话。”苏逢秦这么问着。

    席师紫格外的乖巧懂事,她从来不在苏逢秦工作的时间打扰她,有时候发个短讯提醒她吃饭,也是掐准下班时间。

    让苏逢秦有时欣慰的同时,又失落。

    今天席师紫居然破例在上班时间给她打电话,的确让苏逢秦有些吃惊,甚至还有些小惊喜。

    “我只是,突然很想你。”席师紫的声音轻轻的,飘忽轻柔的像天上的云朵。。

    “傻瓜,我两个小时前才出门。”苏逢秦咬了咬唇,语气带着笑意和几分戏谑。

    只是这话刚刚落下后,她又咬着唇轻声回应。

    “我也很想你。”

    得到想要的答案的人,盖上电脑,脚步轻快的往阳台走去。

    “你现在在哪。”席师紫问道。

    “在会议室隔壁的茶水室。”

    “只有你一个。”席师紫又迫切的追问着。

    “恩,怎么了。”苏逢秦挑眉反问。

    “我想吻你。”席师紫低压声音,心砰砰的在胸口跳着。

    电话那头突然安静了,只能听到苏逢秦的呼吸声变重了一些。

    几个呼吸后,苏逢秦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

    “发情了?”

    “对阿。”席师紫居然理直气壮的点了点头。

    苏逢秦默然。

    “中午我炖鸽子汤,给你送便当好不好。”席师紫极快的转了话题。

    苏逢秦轻轻叹了口气,望着一边桌子上放着的咖啡机,修长的指尖轻轻的敲着桌角:“虽然我很想要你的爱心便当,但是可惜中午已经有约了,要陪一个客户。今晚大概还是很晚回家,别等我,自己早点睡。”

    “噢。”席师紫有些失落的应了一声。

    “失望了。”苏逢秦笑着问。

    “嗯。”低着头的人抚摸着手边的一棵万年青,眸子微微敛着,清冷的面上难掩那抹失落。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席师紫眨了眨眼睛紧紧贴着手机。

    “那我今晚早些回家陪你吃晚餐。”苏逢秦轻轻叹了口气,抱着胸口靠在桌边,面上带着温柔的宠溺,声音微微拉长,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

    一个端着杯子在茶水间门口徘徊的女职员恰巧听到苏逢秦的话,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一脸见了鬼的样子。

    就别说最近公司出了事,苏董的流言满天飞,她成天板着一张漂亮脸蛋。

    就算是以前,和颜悦色礼貌温和的苏逢秦,也没人见过她有这般面色微红,眼泛春水的模样阿。

    女职员目瞪口呆的有些挪不动步子。

    还有苏董那都温柔的快溢出水来了的声音,别说是电话对面那个人,就连她一个女人都有些心砰砰跳的感觉。

    “不是要陪客户吗。”席师紫听到苏逢秦说陪她,眼睛一亮。

    “嗯?你想我去陪他们吗。”苏逢秦似笑非笑的反问。

    “不要,陪我。”席师紫回答的飞快,生怕苏逢秦改变主意。

    “只是,会不会耽误你的工作。”席师紫想到苏逢秦现在的处境,抿了抿唇,问有些小心翼翼。

    “没关系,一晚而已,耽误不了什么。”苏逢秦答的轻松。

    “那我待会去买菜。”席师紫眼睛亮晶晶的,差点把手下的万年青叶子给拽了下来。

    “嗯,等我回家。”苏逢秦咬唇低头浅笑着。

    苏逢秦从来不跟席师紫说再见,她几乎每次都只说同一句话“等我回家。”

    好似每次说完这一句,都会安心一些似的。

    席师紫不知什么时候,明白了苏逢秦,她每次听到苏逢秦这么说的时候。

    她都会认真深情的回答:“等你回家。”

    挂了电话,苏逢秦抬眼看向那个还站在门口的女职员还正瞪着眼睛,傻乎乎的一动不动。

    “咖啡虽然提神,但是喝多了对身体不好,适当的喝些养身茶。”苏逢秦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两小包茶叶,路过门口的女职员时,顺手往她手中放了一包。

    然后身姿摇曳的离开了。

    而傻站在门口的女职员却眼睛冒着心,捧着手里的小茶包,转身看着苏逢秦的身影作捧心状。

    天呐,苏董她好温柔好体贴阿。

    在超市推着小推车的席师紫想起了许清溪,她便随手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许清溪也不知在做些什么,很久才接通了电话,喘息着焦急的问道:“狮子,有什么事吗,我正在忙。”

    “我只是想问问你,学姐那天打电话问你我在哪里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席师紫抿着唇,眉头皱的紧紧的。

    “狮子,你应该知道我是怎么想的。”许清溪依旧喘息着,回答有些敷衍。

    “可是你不该这样。”席师紫有些不开心了,虽然知道许清溪一直都是为自己好,可这次她真的让席师紫难过。

    许清溪沉默了好一会,才轻声回道,语气有些无奈愧疚:“我知道自己错了,所以后来才会去找你。”

    “可是你没有告诉我,你知道你错了。你还要跟学姐道歉。”席师紫不依不饶。

    “你非要这样吗,好吧我道歉,是我错了,改天跟你学姐道歉行了吧。”许清溪气结,哼了一声后,还是乖乖的道歉。

    “今晚我做饭,你可以来我家吃晚餐,然后跟学姐道歉。”席师紫提议,神色轻松了一些,推着推车在蔬果区慢慢的转。

    “嘶”电话那头,许清溪突然痛呼一声。

    “怎么了。”席师紫问道。

    “没事,我今天大概去不了,改天吧,改天,就这样我先挂了。爱你,拜拜。”许清溪飞快的说完话,就挂了电话。

    席师紫还举着嘟嘟叫的手机,挑眉一脸疑惑。

    没有开灯,又拉上了窗帘的房间里,有些暗。

    洁白的床上交叠着两个身影。

    许清溪挂了电话,把手机随手扔到一边,然后利落的抬腿,把趴在自己腿间的人一脚踹开。

    皱着眉头怒嗔道:“你属狗的吗,还咬人。”

    说完就爬起来,光着身子站在地板上,捡起丢在一边桌角的内衣,穿了起来。

    白皙诱人的身子像个剥了壳的鸡蛋,白嫩诱人,苗条又饱满。

    “吃饱了就走,你也太没良心了吧。”趴在床上的人慵懒的撑着下巴,眼睛痞气十足的落在许清溪的白嫩的翘臀上。

    “石百合,我们这样真的很没道德。”许清溪利落的穿上内裤,咬着唇面上带着懊恼和后悔。

    “那你就离开他,光明正大的跟我在一起。”石百合眼神突然变的温柔款款,她紧紧的盯着许清溪。

    “你疯了吗。”许清溪猛的回头,眼睛带着几点泪光,她轻轻的摇着头,痛苦而无助:“我不能伤害新宇,我不能伤害我的家人,他的家人。”

    “可你已经伤害了,不爱他就嫁给他,难道不是伤害吗。如果不是你,或许是一个真心爱着他的人嫁给他。”石百合毫不留情的揭穿。

    “够了,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我不会再见你了。”许清溪疲惫的闭上了眼,她扣上最后一颗纽扣,拿起桌上的包准备离开。

    “这绝对不是最后一次,因为你就像我渴望你一样渴望我。”石百合痴缠的看着许清溪的背影,轻轻低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