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1章 穿越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丛林密布的山路上,两辆特制的装甲车急速穿行,直看到百米开外的盘山路,车上紧绷的气氛才略微松缓下来。

    满眼血丝的老窝活动了一下因过于紧张而有些僵硬的手指,低声啐骂道:“擦,这条阎王路可算是被咱们有惊无险的闯了过来,等干完这一票,老子一定找个安全地方老实呆着,再也不出来遭这份鸟罪了。”

    眼瞅着胜利在望,前面开车的那位也是难得的放松,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笑道:“你还能老实呆着?不把这俩钱花到女人身上,你裤裆里那玩意能饶了你?”

    “去,你裤裆里那玩意才饶不了你。”老窝随意踹了下前面的座椅,嘴里笑骂了一句,可他眼底的笑意还未退去,便已然变成了惊恐,“彪子小心——”

    前方的彪子面色惨白,他瞪视着远方成铺天盖地之势袭来的巨大雄鹰,脚下紧踩刹车咒骂道:“到底是谁特么说铁翅鹰不过盘山路的?等老子……”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快若流星的铁翅鹰已然飞到近前,遮天蔽日般的羽翅一扇,小小的装甲车迎风而起,划着弧线远离了盘山道,直坠山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条长鞭紧随其后,宛如黑蛇般缠住了车身,鞭子一抖,车子又按照原路飞了上来。

    “啾——”

    铁翅鹰见有人敢动自己的玩物,眼中凶光乍现,双翅一震,伸着两只泛着寒光的利爪,直奔持鞭人冲了过去。

    持鞭人见到铁翅鹰此举,平淡的眼中没有一丝波澜,只见他身形不动,持鞭的左手一用力,被鞭子缠绕的装甲车便狠狠朝着铁翅鹰砸去……

    “殷辰,住手!”

    “殷辰,不要——”

    晚来一步的队友们见此情景顿时吓得大惊,他们不担心那铁翅鹰如何,他们担心的是车里关着的人,那可是打通了第三层经脉的女孩。

    世道艰苦,柔弱的女人本就生存不易,能习武强身突破第三层经脉者更是凤毛麟角,偏偏这基因带有遗传性,若父母是强者,儿女定是强者,若父母只是经脉闭塞的普通人,儿女的经脉也多数闭塞,所以今日这三个打通了第三层经脉、却被人抓起来贩卖的女孩尤为重要,若是真能解救出来,或许以后……

    有着这种想法的人绝对不是一个两个,所以见到殷辰此举,几乎所有人都加快速度拼命上前营救。

    看到这些如狼似虎般冲上来的战友,殷辰体内经气涌动,手中鞭猛然一顿,瞬间把个钢筋铁骨制成的装甲车震了个零散,再见他手腕一转,那鞭头犹如长了眼睛般,从那零散的车厢里挑出个一人长的木箱子缠了个严实,在殷辰腾空而起时将木箱送至主人面前。

    伸长臂搂住一人高的木箱,殷辰一脚重重的踢在铁翅鹰的额前,而后借力窜出几十米远。

    不去管那些因他离去而被铁翅鹰疯狂攻击的战友,他轻松掰下木箱上的铁锁,反手将木箱打开……

    ……

    一片漆黑中,颜菲感觉自己犹如腾云驾雾般旋转旋转再旋转,这感觉让她僵硬的思维有一些松动,她记得自己是被炸弹炸飞的,看那爆炸的劲头估计整座大楼都保不住,也就难怪自己这么长时间还在天上飞,可问题是,大楼都炸碎了,自己还有零件可飞吗?

    正不着边际的想着,漆黑的空间豁然变得大亮,这让她下意识紧闭了隐隐刺痛的双眼,还没等她考虑已经被炸死的自己为什么还会觉得刺眼?便听到一旁有人疑惑道:“不是说容貌佳资质好吗?这又黑又小的麻土豆是什么鬼?”

    上扬的眉眼下垂,眸光再次归为冷寂,殷辰反手将装着颜菲的箱子塞进探头探脑的蓝逸君怀里,在对方抗议之前,面无表情的一抖手中长鞭,再次杀向场中肆虐的铁翅鹰。

    眼瞅着飞身而去的殷辰一身阴寒,蓝逸君张了张嘴,到底是没敢出声,他低头看看箱子里的人,无奈道:“不就是丑了点吗?丑也是三层经脉畅通的女人,额,女孩呢。”狼多肉少,挑什么挑?

    颜菲没有听到蓝逸君的这句低语,因为此时的她已经被眼前惊呆了——

    正面看,有比客机还要庞大的老鹰,不需吊威亚就能一蹦几米高的硬汉帅哥,两旁看,青山环绕,植被更是茂盛的不可思议,一眼望去没有一样是她熟悉并认识的。

    话说她只是上班时碰到了恐怖分子在投放炸弹,可这场景转换的也太惊悚了点,都不如见到牛头马面让她有安心感,至少牛头马面已经家喻户晓深入人心,而眼前的庞然大物……杀气腾腾的奔着她来了!

    强风夹带着风沙袭来,打的颜菲脸上隐隐作痛,她清醒的知道自己得跑,无奈此时的她手脚僵硬四肢绵软,只能直挺挺的躺在木箱里,眼睁睁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利爪朝自己袭来。

    或许死亡这玩意也是一回生二回熟,死过一次的颜菲自知跑不掉后,看着越来越近的庞然大物,反倒丢了恐惧,有闲心想那些有的没的。

    她发现这只巨鹰boss要是缩小了,有些类似现代的金雕,这种金雕常高踞山崖巅顶或飞翔于高空中,性情凶猛,见到猎物最喜欢用利爪猛击……话说眼前这只的爪子到底是怎么长得?怎么能这么尖锐这么亮?

    瞪着已经看不清整体,只能在眼前不断放大的巨鹰爪子,颜菲囧囧有神的想着,而随着她这想法生出,她仍旧略有刺痛的左眼突然漾起了水面波纹,层层波纹散去,一组清晰的化学公式映入左眼眼底。

    颜菲知道,类似指甲等物质最主要的成分就是蛋白质,细胞死亡后变硬,紧密堆积在一起就成了指甲,而蛋白质里存在着多种元素,最为常见的一种就是碳元素,从这公式里显示出的碳原子排列,其结构的硬度已经大大超过了金刚石。

    怪不的看起来这么坚硬,原来这爪子竟然比金刚石还要坚硬?咦?不对,这公式哪来的?我怎么知道的?

    不得不说,生死存亡间,心能大到这种程度也真是没谁了。

    再说那铁翅鹰,本来见到几个小小的爬虫它没当回事,只想羽翼一挥扇飞了事,不想这几个家伙太难缠,特别是手拎鞭子的那个家伙,每次那细细的鞭子抽到自己的身上,都让它羽毛纷飞疼痛难忍。未免自己成为传说中的秃毛鹰,它一个猛冲冲出几人的包围圈,先来到散落的装甲车旁,一爪子捅穿了仍有活气的老窝,而后就奔着颜菲躺的箱子猛冲过来!

    它清楚明白的记得,这个细长的箱子也是从那个玩具爬虫里掉出来的,走之前,它一定要把着里面的爬虫统统消灭!

    因怀抱着一个坚定信念,这家伙加快速度,空中两个回旋就甩开了后面跟着的殷辰等人。

    看到离着颜菲仅有几米的铁翅鹰,蓝逸君心中暗悔,早知道这家伙的心眼这么小,他刚刚就不该丢下那黑漆漆的麻土豆前来参加围剿,就如他刚刚所说,长得丑也是能打通第三层经脉的女人,就这么被一脚踩死,简直浪费那优良基因。

    铁翅鹰可不管你女人不女人,在它眼里,看不顺眼的爬虫都要死!

    巨翼扇动,铁翅鹰疾若闪电般的一个俯冲,就在它的利爪将要碰触到木箱的瞬间,突然觉得眼前银光一闪,还没等它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发现右眼一黑,紧接着从右眼处传来钻心般的剧痛。

    剧烈的疼痛让铁翅鹰身子一栽,它努力扇动羽翼想要逃离,却因找不到平衡感而重重的砸落到地上。

    颜菲躺在木箱里,看着铁翅鹰腹部那光滑的羽毛,闻着禽类特有的气息,猜测着自己是被压死,还是会被砸死,可惜答案还没有公布,她身下的木箱就被一样东西狠狠扫了出去。

    可怜的颜菲,因为箱子盖没关,被惯性甩离了木箱,继铁翅鹰之后,也重重的砸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