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4章 你是女孩?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因慕容千夜的拳法与众不同,因此他的那双手格外好看,修长、光润、美好的如贵公子一般。此时这只比女子还要好看的手,轻轻巧巧拾起那颗温度炙热的鸟蛋,手的主人转头笑望着殷辰。

    一看这表情周围的几名队员集体望天,心说又来了!他们家队长什么都好,对谁也都是温和有礼客客气气,唯有对着与他一同长大的殷辰,这位动不动就想撩拨一番,偏偏不管他怎么撩拨,辰哥都是一个表情——当他在放屁!

    殷辰确实又把慕容千夜的举动当成放屁,他觉得这慕容千夜纯属是没事闲的,自己找鸟蛋是想未来能有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你慕容千夜又不缺女人给你生孩子,你跟着搀和什么?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殷辰是从来不会跟对方置气的,因为长久的经验告诉他,对方抽风的时候你要是跟他认真,那你就该吃药了。

    没去管病的不轻的慕容千夜,他伸手捡起第二个烤熟的鸟蛋,起身朝三个女孩走去。

    被漠视的慕容千夜扬了扬眉,拿着手里的蛋也笑着跟了过去。

    爱看热闹的蓝逸君原地抱膀,摸着下巴问一旁紧张护着剩余鸟蛋的娃娃脸:“四孩儿,你说殷辰这次能不能成功获得两位小妹妹的好感?”鸟蛋都送了,应该差不多吧。

    娃娃脸潘石海一脸的生无可恋:“君哥,有小妹妹在呢,能不叫我小名吗?求您老大慈大悲放兄弟一码吧。”他也想有个漂亮妹妹亲亲热热啊。

    “不叫?也行,把烤好的鸟蛋分我一个。”俩个漂亮的有人送了,那个麻土豆也不能饿着啊,而且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万一那丫头大一大变好看了呢?也许他这颗鸟蛋就能给自己找一段潜在的美好姻缘。

    不说潘石海怎么含泪分鸟蛋,单说颜菲,她正努力寻找着脑中的蛛丝马迹,就见有个男人走来停在她们面前,伸手把个拳头大的鸟蛋,递给了最右边的秦蓁蓁。

    此时的秦蓁蓁已经从初见鸟蛋的欣喜中平复了下来,因为她知道,那五个鸟蛋至少会有两个是自己的,若是运气好,或许还会更多,所以她看着递过来的鸟蛋,并没有什么外露的欣喜,刚要伸手去接,却见慕容千夜拿着个鸟蛋从对方后面走了过来。

    不同于颜菲被救时的迷迷糊糊,她是清醒着被慕容千夜从箱子里抱出来的,并亲眼看到慕容千夜在铁翅鹰的眼睛瞎了后,腾空而起一拳正中铁翅鹰的额头将之打晕,那潇洒的身姿简直帅呆了。

    此时见到救命恩人加心中偶像,她毫不犹豫的将手伸向慕容千夜,大方俏丽的道:“慕容队长,这鸟蛋是给我的吗?”

    “额,是。”笑着将手里的鸟蛋递给秦蓁蓁,慕容千夜心里发虚,人不是他杀的,他真不是故意的。

    接过慕容千夜手里的鸟蛋,秦蓁蓁朝着对方甜甜一笑,准备再去接殷辰手里的鸟蛋,不是她性格自私不知道照顾同伴,而是这种事在这个时代再正常不过。

    在这个各项资源都紧张的时代,只要不是身边人快饿死了,没几个人会发扬风格把自己的吃食送给旁人,当然,女性除外,有资质又漂亮的女人更是除外。毕竟狼多肉少,女性地位优越,你要是讨好了也许还有机会,要是不讨好半点机会都没有,所以好多男人对讨好的机会都是疯抢。

    别看秦蓁蓁今年只有十二岁,已经有好多的小男生、青少年、乃至成年男子时不时的送她东西,讨她欢心,只因为华夏城在这方面的法律特别严格,女人拥有绝对的自主权。

    按照往常的习惯,秦蓁蓁接了最喜欢的人送的东西,就准备收路人甲送的东西,问题是殷辰的性格从来当不了路人甲,他若是有那高深的‘涵’养,也不至于顶着高手的光环却没人要,只能把心思放在未成年的小姑娘身上。

    只见这位任性的大哥在秦蓁蓁伸手来接的时候,拿着鸟蛋的手挪了挪,直接递给她一旁的夏萱。

    秦蓁蓁的脸色刷一下就红了,她简直要气炸了,头一次听说送东西还能换人的?这要不是在城外荒山,她绝对和这家伙没完。

    夏萱是想要的,即使先送过秦蓁蓁她也是想要的,这么好吃的鸟蛋多一个是一个,回到城里机会可就不多了,可就在她准备伸手接的时候,刚好因角度的关系,看到殷辰额前碎发下挡着的那双眼。

    阴沉沉如盯着死人的目光,吓得她心中一颤,伸出的手下意识一拐弯,略带惊慌的从后过来的蓝逸君手里抢过了鸟蛋,而后就专心致志的低头剥蛋皮,假装自己没看见。

    继慕容千夜之后,蓝逸君也要方了,他就是好心想给麻土豆送个鸟蛋,没想拆殷辰的台啊,他冤枉!

    周围人见殷辰二次碰壁,怕殃及鱼池,都作势忙碌了起来,反正手里有活的忙,没活的假装忙,连娃娃脸的潘石海和另一个拿到鸟蛋的小帅哥,暂时都没敢凑前。

    对比他们的大惊小怪,殷辰的心态倒是平稳的很,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拒绝,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而且收回要给秦蓁蓁的蛋给夏萱也不是因为生气,而是觉得慕容千夜平常就受女人欢迎,既然秦蓁蓁喜欢慕容千夜,自己的机会一定不多,再送她纯属浪费,还不如送给夏萱,才能让送出的东西最大限度的利用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在秦蓁蓁的眼里是多么的混蛋。

    此时见夏萱也不要,他略心塞,倒也没觉得伤自尊,只是觉得这次的行动又失败了,好在媳妇没有还有鸟蛋,他准备找个地方自己吃掉算了。

    这位顶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刚想把鸟蛋收回来,就听一旁有人道:“大哥哥,既然她们俩都有了,你的这颗就给我吧?”

    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颜菲,她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也不了解这个时代对吃食对物品的重视程度,还以为像她那个时代一样,有好吃的大伙平均分,眼见另外两人都被分到,按顺序下一个就是自己,再见殷辰木着脸举着个鸟蛋挺尴尬,她索性率先出声,就是想给殷辰一个台阶下,缓和一下尴尬情绪。

    殷辰不知道她的这番苦心,他转过脸,目光从颜菲那半长不短像狗啃过似的短发,到黑漆漆的小脸,再到一身男女不拘的黑色练功服,终是不确定的出声道:“你、是女孩?”真不是老窝他们抓人的时候抓错了?

    “我……是女孩。”颜菲觉得,她急需一面镜子!

    怪不得这人来了先给秦蓁蓁,再给旁边的小淑女,原来自己这身体的颜值已经低到了看不出男女的程度?

    听到他们的对话,蓝逸君简直要翻白眼了,他终于明白为啥殷辰开完箱子就把人扔给了自己,原来他认为这颜菲是个小男孩?这人就没用自己的脑袋想一想,要真是个没用的男孩,老窝等人又怎么会费心带在身边?

    确定了颜菲的身份,殷辰心里有些怪怪的,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孩朝自己要东西,虽然对颜菲的相貌不太满意,不过想到这或许是唯一一个主动朝自己要东西的女孩,他也就没再多想的把鸟蛋递了过去。

    这鸟蛋能有鹅蛋的两个大,外壳略焦,从裂纹处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很能勾起人的食欲,不过更引颜菲注意的却是举着蛋的那只手,不同于慕容千夜的绅士优雅,这只手虎口处的厚茧,指腹处的累累伤痕,都诉说着主人曾有过的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