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6章 吃饭不易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颜菲觉得自己又玄幻了,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迈步走路,为啥她能从中看出雀跃与沉重这两种不可兼容的复杂心情?

    摇了摇头,她晃去脑中的胡思乱想,低头准备扒鸟蛋,刚才她就发现这鸟蛋里的营养物质要比鸡蛋里的高出许多,也难怪旁边的两个丫头看到鸟蛋这么激动。

    去了壳的鸟蛋白白胖胖,看上去比鸡蛋更加透明,小小咬上一口,细嫩弹滑满口生香,果真是好吃的不行。

    斜眼瞅着颜菲像个试验用的小白鼠一样,一小口一小口的捧着鸟蛋慢慢啃,殷辰觉得自己终于找到这丫头瘦小的原因了——吃东西太慢!

    比起这细嚼慢咽磨磨蹭蹭的笨丫头,旁边的两个小姑娘已经把蛋吃完了。

    秦蓁蓁吃完了鸟蛋,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心里的蛋壳,脆生道:“有水吗?我渴了。”

    “有有有,我这有!”一个个头略矮的小胖子,手拿着军用水壶,一个箭步跳到秦蓁蓁面前,而后笑容腼腆的将手里的水壶递了过去,“蓁蓁,我这水壶是特意准备的备用水壶,没人喝过的。”

    显然,这个笑容腼腆的家伙人却没那么腼腆,蓁蓁蓁蓁叫的特甜。

    秦蓁蓁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听说是备用水壶没人喝过,她也毫不吝啬的给了对方一个甜甜的笑容,就打开壶盖开始喝水。

    一口水喝完,水壶盖还没等盖上,旁边立马又有人送上一颗鸟蛋,声音讨好的道:“蓁蓁,辛苦一路了没吃饱吧?这还有一颗鸟蛋,给你吃!”

    鸟蛋才啃了三分之一的颜菲看到这一幕,心里感觉怪怪的,可她又说不出哪不对。

    正想着,一旁挨着她的夏萱也吃完了,娃娃脸的潘石海二话不说,一手拎着水壶,一手拿着鸟蛋,以万夫莫当之势猛冲过来:“萱萱,我这也有一个鸟蛋,给你吃!”

    “……”不知为啥,颜菲的感觉更怪异了,这些兵哥哥们似乎对她们太好了点?

    不过很快颜菲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因为她惊讶的发现,吃了一个大鸟蛋的自己竟然没吃饱?瞅瞅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她实在是很诧异,那么实成的一个鸟蛋,即使是现代的自己也快饱了,如今这小身体竟然没饱?

    瞧了瞧一旁已经要把第二个鸟蛋消灭光的小姐俩,她才略安心的安慰自己,看来不是自己太能吃,而是这个世界的小姑娘全都胃口好。

    可现在的问题是,没吃饱应该怎么办?

    颜菲要真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没吃饱她也张嘴要了,可她不是,挺大个人张嘴朝人要吃的,估计没饿个半死之前她都张不开这个嘴。

    不好意思就得饿着,为了不被一旁的香味勾引,她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瀑布。

    看到她这举动,殷辰的脸色更沉了:没吃饱都不知道抢,这么个性子要是进了学府,没人护着怕是都活不过半年。好在遇到了自己,自己对她要求也不高,只要能生下出色的孩子,怎么也会把她养的白白胖胖。

    想着,这位也转头打量着四周。

    “辰哥干嘛去?”见殷辰起身要走,得到甜头的潘石海立刻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

    “老实呆着!”冷冷的丢下这一句,殷辰脚下一点飞身离去。

    被呵斥的潘石海也不生气,只是颇为可惜的摸了摸鼻子:“辰哥指定去找好吃的了。”

    “找了也没你的份,赶紧烧水做饭!”拍了下潘石海的脑袋,蓝逸君率先去整理他们刚刚带来的行李包,等东西整理的差不多了,才拎着个袋子来到颜菲几人面前。

    只见他蹲下身子边从袋子里往出拿东西,边笑道:“怕你们吃不惯粮粉,特意给你们带了几盒米糕,没想到借了殷辰的光还找到几颗鸟蛋,刚才谁没吃饱,再来盒米糕。”

    说是这么说,他手里的米糕却是最先递给了颜菲,因为他也是孩子堆里长大的,非常了解这些小丫头的胃口,若是再来个鸟蛋或许能咽下去,吃完俩鸟蛋定是咽不下这米糕了。

    颜菲朝蓝逸君感激一笑,道了声谢,便开始研究手里的那盒米糕。

    这盒子类似于二十一世纪的一次性塑料饭盒,却比那种饭盒有韧性的多,而且看得出多次使用过的痕迹,可见不是一次性的东西,她不知道自打大浩劫之后,以往人类认为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东西,都成了奢侈品,包括这小小的饭盒,更包括那盒里的米糕。

    盒子不大,能有小学课本的三分之二大,掀开盖子一看,里面整整齐齐排列着六块如山楂糕般的鹅黄色糕点。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颜菲已经知道自己左眼的怪异之处,因此她现学现卖,脑子里想了一下这东西是用什么做的,左眼便闪现出米糕的营养成分。

    看过后的颜菲心生感慨,觉得这未来虽然有未来的坏处,也有二十一世纪比不了的好处,比如这米糕,小小的一块就包含了人体所需的全部营养,就是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经济实惠物美价廉?

    想着,她用手指掐着一块米糕小小的咬了一口,这一口含在嘴里差点没把她噎着——太难吃了!

    上辈子的米糕多种多样香甜可口,只要你细细品味就能品出其中的米香滋味,可她嘴里的米糕纯属就是粉兑了糖的感觉。

    注意,是粉,不是米粉不是面粉,更不是什么面包粉玉米粉,纯纯粹粹不知道什么粉,含到嘴里是真噎得慌。

    要是颜菲在十几岁的时候穿过来,吃到这米糕一定会忍不住的吐出来,可她毕竟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从刚刚的话里她已经听出来,这米糕比起对方吃的那个什么凉粉,已经算是好吃的东西,人家把好吃的东西留给了她她再给吐了,那也太欠揍了。

    这边可怜的丫头努力在嘴里分泌唾液,想把这米糕润湿了好咽下去,那边转身走了一半的蓝逸君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似乎没给那个小丫头留个水壶?

    一回头,果然见那丫头吃的直噎脖,他忙从腰间解下自己的军用水壶递过来,哭笑不得道:“你这丫头没水怎么不知道自己要啊?”

    此时的颜菲也顾不得管这是谁的水壶,喝没喝过,再不喝水她真要噎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