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7章 高不可攀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华夏自古讲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其实不只是华夏,哪个民族生存不是靠着一方水土?可自打大灾难过后,靠山吃山这句话彻底成为了谣传。

    因为存留下来的物种,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都变的异常彪悍,不止如此,它们体内更是多了一种&元素,这种元素存在动植物体内的时候,对它们没有任何危害,可只要被人吃了,体内的血压会不断暴涨,直至爆体而亡。

    最开始人们不知道这种变化,逃亡的路上吃光了随身带着的食物,自然而然的打起了变异兽的主意,可费尽辛苦打死了一只变异兽,吃饱喝足后没走两步,整个人就如煮熟了的虾子般,先是全身涨红,紧接着布满出血点,不多时每一个毛细血孔都会窜出细小的血箭,等身上的皮肤阻挡了喷血的速度,周身就会瞬间爆裂惨不忍睹。

    那段时期是人们最痛苦难熬的时期,以往可以食用的动植物都在随手可见的地方,此时却只能生生忍着,许多人忍受不了饥饿的痛苦,都宁可当个饱死鬼不管不顾。

    当时存活下来的人们,从一开始看到爆体的心惊胆战,到后来的习以为常,随处可见的破碎尸体,把城市染成了血一样的坟墓。

    试验的物种多了,人们发现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不能吃,如禽类的蛋和那些有外壳包裹的植物都是不含有&元素的,按照这个方向,人们大胆推测小心求证,终于在华夏城的一角,建造了无菌培养基地,可对于生活在城里的人来说,这些食物实在是杯水车薪……

    话题扯远了,咱们还说殷辰,此时他看着周围那随处可见的果子,实在无法想象,若是这些果子都能吃人们该是什么光景,想不出来他也不想,而是把目光定在一颗十余米高的大树上。

    这树别看长得高,叶子却不多,略显光秃的枝干上只长着两颗咧嘴大笑的长毛果。

    殷辰知道这种长毛果,据说没有变异前这种果子叫板栗,那时候的板栗果不但结果数量多,而且个头娇小,属于温顺的无害物种,至于现在——

    一脚踏进了长毛果树的警戒距离,只见刚刚还蔫头耷脑的长毛果树,瞬间如打了强震计般群魔乱舞了起来,枝干上为数不多的叶子如绿色的雨箭,闪着墨绿色的寒光,直奔殷辰射来。

    殷辰一个后空翻翻出了几十米远,等对方雨箭落地,他再次迈步进了警戒圈……其实以前殷辰取长毛果都是拎鞭子硬抗的,可今天这棵树也不知是先天性秃头还是怎么的,上面的叶子实在是少的可怜。

    三四个来回耗光了长毛果树上为数不多的几根毛,不对,是为数不多的叶片,殷辰轻而易举的躲过了抽风般的光树枝,一鞭子打下了树上仅有的两颗长毛果。

    掰下外面带着尖锐毛刺的球型总苞,里面的坚果一共有六粒,他心情很好的解下了腰间的迷彩小包裹,将其中四粒塞进包里,从新系好围在腰间,而后手拿着那两粒比鸡蛋还大着一圈的坚果往回走。

    殷辰想的是,回去后亲手把这两粒坚果送给颜菲,那丫头先吃了鸟蛋,再看到这坚果,一定会对自己印象深刻,然后这一路他再多给弄点好吃的,等进了华夏学府也好进行下一步。

    哪成想刚回到临时营地,就看到颜菲拿着水壶一脸感激的看着蓝逸君。

    其实眼前的一幕对于殷辰来说再熟悉不过,他经常会看到自己想要讨好的女孩,笑容满面的从别的男人手里接过明明不如自己的东西,或许是没有希望就没有期待,所以每次他看到这种场面都能心无波澜的转身离去,唯有这一次,却让他莫名的刺眼。

    颜菲对这世界的一切都在懵懂中,自然不会主意到走了一会儿的殷辰回来时手里多了两粒坚果。

    她不注意不等于旁人不注意,眼睛贼亮的潘石海几乎在殷辰一回来就窜了过去,小声讨好道:“辰哥,把长毛果给我一粒呗?今后俩月我天天给你洗衣服打饭,你看行不?”

    刚刚的鸟蛋他们可以厚着脸皮当做是大家一起找的,此时这坚果却不行,一粒坚果在市面上的价值高达三百华夏币,比他一个月的生活费还要高出不少,只洗两个月的衣服简直就是减价大处理了。

    “仨月!”本来殷辰的心情正不好呢,听到这话倒是略微好转了点。四孩儿这小子见着个小姑娘就想讨好,结果工资不够花,还没本事赚外快,只能出卖劳动力,自己这一年有大半年的衣服都是对方给洗的,算一算上次的日子眼瞅着到期了,正好用这粒坚果续期,他又有仨月的衣服不用洗。

    “成,就仨月!”欣喜的接过那粒个头略小的坚果,潘石海颠颠朝着夏萱跑了过去。

    对于坚果这种东西,夏萱只在书本上见过,并没吃过,见潘石海给自己送了来,她是既开心又后悔,后悔刚刚不该因为害怕不接那人的鸟蛋,若是胆子大一点,刚才那颗鸟蛋和这两粒坚果不就都是自己的了?

    眼瞅着对方又拿来一样新奇物种,颜菲也挺好奇,不过此时的她倒是有了自知之明,知道三个的时候或许可以平分,两个的时候自己完全不用惦记,因此她只是好奇的瞥了眼夏萱手里那名为长毛果的东西,就继续低头啃她的米糕,完全理会不到殷辰那期待落空的心情。

    ——她怎么不朝我要了呢?是不爱吃长毛果,还是不知道长毛果能吃?

    想来想去,他觉得应该是第二种可能,毕竟长毛果树性子凶残,而且它一次只结几个果粒,若不是有点本事的,想摘它挣外快都怕把小命搭里,而真有本事的人又懒得摘它,所以这东西的价格有些虚高,不是有钱人还真是舍不得买。

    自觉想明白了,这位性子别扭的又往前凑了凑,两指一夹,咔吧一声夹破了果壳,一股板栗特有的清香气息散了出去。

    这板栗树也不知道是不是把整棵树的精华都放到这两个果子里,总之这果子的香气浓郁极了,闻的颜菲直咽口水,嘴里的米糕倒是咽的顺畅了许多。

    见自己把果子都掰开了,这丫头不但不知道要,反而啃米糕啃的更起劲了?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生气的殷辰,突然觉得胸口有些堵得慌。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理,以往都是把东西递到对方面前,对方不搭理他,他再拿回来,可今儿个被颜菲主动要了个鸟蛋,他的理想突然升华了。

    “别想了,快送过去吧,这回我们保证谁都不捣乱。”见殷辰捏着个长毛果站那不动,蓝逸君故作无事的晃了过来。其实作为单身狗的他也想找伴侣生孩子,可这伴侣真不是那么好找的,更不是那么好养的。

    五百年前,世界现有的十六个城市共同发布了一条政策,那就是保护女性权益,不许任何男人以任何形式强迫女性不愿做的事情,若有情节严重者,不但本人受到严惩,其亲友一概株连!

    发布这个在世人看来毫无人性的决策不是因为社会倒退,而是为了人类的延续。

    大灾难时期,饥饿吞掉了所有的伦理与道德,弱者饱受欺凌与压迫,可当人们开始重建家园的时候才恐慌的发现,女性的比例已经不足十分之一。

    女性的减少让众人开始惊慌,不管是出于生理的渴望,还是血脉的延续,众强者纷纷出手对女性开始掠夺。

    熟悉的家园没了,爱你的亲人没了,艰难活下来的结局就是受到痛苦折磨,这让许多女人丧失了生存意志,短短一年的时间,女性在原有的基础上,整整减少了一半。

    这个惊人的事实终于让世界沉默了,不,应该是说让这世界上的强者们沉默了,他们或许有惊人的本领可以让自己的家族世代相传,可这世界上若只剩下他们这些家族,还能相传吗?

    经过多次的协商,多次的讨论,为了人类的延续,女性被人为的抬到了高不可攀的地位……

    如今一晃五百年过去了,男人们已经习惯了尊重女人的选择,不能干扰,更不能强迫,所以想要取得女孩的好感真是比登天还难,而他们此时的举动,也不过一帮饥、渴男在弥补自己小小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