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9章 一鞭爆头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蓝逸君和任山、任海背着三个女孩走在中间,慕容千夜与殷辰带着剩下几人负者前后警戒,一行人在丛林深处快速穿行。

    之前的颜菲迷迷糊糊被关在一个箱子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此时让人背着,她算是开了眼界了。

    这些人奔跑起来那叫一个快稳准,再崎岖坎坷的山路在他们脚下也是如履平地,而她伏在对方的背上只觉得两旁的树木化为掠影,略一露头就感到两耳生风。

    奇怪的是,这么快的速度,她竟然还能看清前面的树枝上站着两只眼瞳冰冷的人面鹰,等等,人面、鹰?

    身子一颤,颜菲后背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而就在此时,那两只人面鹰发着刺耳尖锐如婴儿啼哭般的嚎叫声,附身朝任山背上的秦蓁蓁抓去。

    颜菲心中一紧,嘴里的惊呼还没喊出来,就听到啪的一声鞭响,两只人面鹰已经被后面飞过来的鞭子抽碎了脑袋。

    没了脑袋的禽类尸体瞬间跌落,而慕容千夜这些人却是谁都没瞅一眼,脚下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

    颜菲放下提着的心,转头望去,就见‘那个殷辰’手握着长鞭,正面无表情的跟在众人身后。

    回忆了一下那两只被鞭子爆头的人面鹰,她好像明白了这人为什么会被称为后起之秀,这干净利落的劲头还真不是泛泛之辈。

    闲着无聊,她又回忆了一下秦蓁蓁所说的八卦内容,说这个殷辰小气抠门阴沉无趣,唔,其实还好吧?刚才还给自己一个鸟蛋来着,即使那鸟蛋是别人不要的,也说明这人还挺好说话的,至于阴沉无趣?

    她借着领先的便利条件,偷偷打量着对方的面容,发现这人除了面瘫了点,额前的碎发略长了些,其实长得还是挺俊俏的,特别是那双平日里被碎发遮住的双眼,此时因奔跑的速度过快额前的碎发撩起,露出的竟然是典型的桃花眼?

    眼尾细长而略弯,形状似桃花花瓣,按理说长着这种眼睛的男人,应该是满眼风流让人心神荡漾,可这位的眸子却是阴沉沉让人发寒。

    颜菲实在弄不懂,他是怎么把一双本该多情迷离的桃花眼,瞪成了这幅死鱼眼的摸样?不过此时那双眼睛似乎越来越亮了起来?

    殷辰跟在后头本来挺纠结的,正考虑着要不要让蓝逸君脚下不稳摔个跟头,他好以此为借口把人抢过来,就发现前面那个黑丢丢的小丫头在偷看自己?

    那眼神不躲不避还带着惊讶与赞叹,让殷辰常年不开窍的脑子突然开窍了,原来,这丫头喜欢看自己爆鹰头?

    他突然想起来,好像是有人和他说过,女人都喜欢那种功夫高伸手好的,不过他一直没太当回事,现在看来,难道这话是真的?

    为了大胆求证这突来的假设,这一路上的变异兽算是遭了秧了,慕容千夜等人敏感的发现,今天的殷辰似乎格外暴力,不但出手快而且出手猛,基本是鞭鞭爆头,一个不留。

    看到一个个千奇百怪的脑袋瓜被抽的连个骨头渣都不剩,只剩下一团血雾弥漫,颜菲心里直呲牙,她终于明白秦蓁蓁为啥说这人这辈子都找不到伴侣了,这么奇特的爱好,真不是一般姑娘能消受得起的,简直太特么刺激了!

    为了不把自己辛苦吃进肚子里的那点米糕吐出来,颜菲转过头去,把脸埋在蓝逸君的颈窝里。

    蓝逸君感受到颜菲的动作,脚下不停气息微喘的笑道:“累了?再忍忍,再过四十分钟就能到山下,咱们的车都在山下停着,到时候你们几个丫头就可以休息了。”

    老窝等人是想横渡大山到另一个根据地,自然要冒着风险把车开到山里,可他们要是把车开进来,估计现在还在山头转悠呢,哪还追的上人?毕竟有些路人可以抄近路爬行,车却不行。

    蓝逸君的声音干净爽朗,很有邻家大哥哥的感觉,颜菲虽然已经过了倾慕邻家哥哥的年纪,可趴在对方的背上,感受着手掌下臂膀的有力震动,还真在这异世他乡找到了一丝安全感。

    见对方顺脸淌汗,她下意识伸出袖子给对方沾了沾,乐的蓝逸君哈哈一笑,美道:“还是妹妹好啊,累了还知道给擦汗,家里那帮小子就知道捣蛋,没一个知道心疼给擦汗的。”

    在众人羡慕鄙视的目光中,颜菲无语,就擦个汗至于吗?这帮人怎么全都有点神经兮兮的?

    此时这丫头还不知道,后头跟了个脑回路更奇特的,殷辰死盯着前面的身影,皱着的眉头简直能夹死苍蝇,他没想到那丫头竟然给蓝逸君擦汗了?她对那小子果然有好感了?那自己不是白忙了吗?早知道还不如刚才把人抢过来。

    他觉得女孩子真麻烦,一会儿喜欢看你爆头,一会儿又给别人擦汗,真是反复无常莫名其妙!

    不知道自己才是莫名其妙的那一个,殷辰觉得颜菲简直岂有此理,可听着蓝逸君话里的喜意,他倒是不好像之前一样打别的主意,毕竟他光棍对方也光棍,没想法讲不了,若是对方有想法,他还真不能用些阴险注意。

    这位正想着女人真难办,人际关系真讨厌,就听前面的秦蓁蓁忍无可忍道:“你到底多少天没洗澡了?我都快被你熏死了你知不知道?”

    正往前跑着的人一个踉跄好悬没跌倒,气的秦蓁蓁更是尖叫:“你想摔死我啊?”

    小姑娘觉得不是自己事多矫情,她是真的没法忍受那种味道,要不是想着那俩鸟蛋吃的不易,她真是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这人身上什么味啊?又腥又膻好像掉进了屠宰场。

    她这一嚷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望着任山涨红的脸色哑口无言,都没想到会因为这种问题遭至小丫头的不满。

    因物资紧缺,他们疾风队的队员每人只有两套换洗衣物,再想要就得自己掏腰包,为了自己那点为数不多的华夏币,大伙都是苦哈哈的洗了这件穿那件,要是谁懒一懒,第二天就没有换洗的。

    这里面最干净的要数殷辰,因为他的衣服基本都有人洗,最懒的就是这任家兄弟,弟弟靠哥哥,哥哥靠兄弟,靠到最后谁都没洗,平日里都是大男人,就是味儿了点也没人说,不想今儿个被人挑理了。

    这么一想,几个男人又看向夏萱,果然见那丫头也皱着眉头捂着口鼻。

    慕容千夜头疼的揉了揉额角,瞅了瞅自己的这几个队员,潘石海算是干净的,毕竟他天天给殷辰洗衣服,顺便就给自己洗了,可这小子的速度成问题,那个矮胖的郝坤今儿个穿的也挺周正,可他的速度也不咋地,剩下三个就不用提了,听到消息的时候刚从训练场赶回来,那一身的汗跟掉水缸里似的,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赶了过来。

    显然对方也知道自己身上没那么干净,见队长看他们,刚刚还争抢着往前赶的几人,顿时后退一步看看天瞧瞧地,就是不瞅慕容千夜。

    赶了这么久的路,慕容千夜额头也是见汗了,看秦蓁蓁吵着下来说什么都不让任山背,他只能硬着头皮道:“任山前面探路,这丫头交给我。”不然怎么办?还能交给殷辰?给了那小子,估计他们这次的任务就可以提前结束了。

    听说是心中偶像背自己,秦蓁蓁不在吵闹,露出开心的笑容对着慕容千夜道:“不是我事多,是他身上真的太臭了。”特别后来还出了那么多的汗,简直都臭到家了。

    慕容千夜听到此话没什么笑意的牵了牵唇角,同是任家兄弟背着,夏萱怎么就能忍?

    夏萱见慕容千夜背起了秦蓁蓁往前走,并没说给自己换人,她委屈的咬了咬下唇,偷偷回头看了眼后面打了一路的变异兽仍旧清爽干净的殷辰,心底隐隐有些不愤。

    都是女孩子,他可以背蓁蓁,为什么不让殷辰背自己?虽然殷辰的性子冷漠,眼神吓人,可他功夫高啊。妈妈说了,女人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男人身上,不管什么时候都要靠自己,可女人的身体在先天上就不如男人,要想晋升到更高的级别,打通更多的经络,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药,偏偏这世上药物紧缺,普通男人自己都弄不到,又怎么会舍得用在外人身上?

    今天难得碰到这么个有本事又对自己有好感的,竟让自己的胆小给毁了?

    若是颜菲知道她的想法,非得被吓个不轻,因为在她的想法里,十二三岁的小女生还是个孩子,或许会暗恋邻家大哥哥,崇拜个校园男神什么的,可这么小就想着抱土豪大腿,简直是闻所未闻。

    可和平年代生活的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世界的人是怎样的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