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10章 女孩的义务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谁家的女孩生出来,那就是全家乃至街坊四邻的宝贝,她所在的区域会有专人上门记录,并在今后的每月都会上门普查、突查,这种情况下,别说有人虐待有人敢打,就是女孩的亲生父亲打一下,那都是触犯了刑法。

    华夏城不只重视女孩的安全,对女孩们的教学也极为重视,华夏女孩在十八岁之前必须接受学校教育,而在学校中的所有消费,包括学校里的吃喝穿戴都是属于国家消费,不用你家长花一分钱。

    若让二十一世纪的人听了会觉得这待遇真好,却不知上层的根本目的不是让她们学习知识,而是让她们习武强身,毕竟母亲的身体越好,孩子的身体才会越强壮,若是突破了三层,那孩子生下来就会强于旁人。

    十八岁,义务教育完成,从这以后女孩们不只没了优待,还要和男孩一样在每月固定的几天义务劳动,简称服劳役,若想继续上学,学费更是男孩的五倍。

    在这么苛刻的条件下,极少有家长会让孩子继续上学,而你要是不上学,那你就可以准备嫁人了。

    当然,上面不会强迫你嫁人,毕竟现今讲究的也是民主,更不能逼迫女孩让她们不开心影响身心,国家只会给女孩子设立奖励,若你十八岁嫁人,免除你服劳役五年,十九岁嫁人,免除你服劳役四年,过了二十岁还没嫁人,那对不起,每月在五天劳役的基础上再增加三天,以此类推。

    女孩在十八岁之前算是在蜜罐里长大的,无忧无虑受众多男孩的哄捧,猛然出了学校,不但要自己找工作还要服劳役,耐不住辛苦的就会想着嫁人逃避。

    那些能耐住辛苦的有理想的女孩子倒是不会想着嫁人,问题是身边优秀的男人这么多,实在不是所有人都能把持住自己,如今这个世界生都嫌少,根本就没有一丝半点避孕的东西,所以只要你中奖了,那么恭喜你,孩子必须生下来,而短时期你也不用服劳役了。

    女人的轻松就在于,你可以选择工作,也可以选择被男人养,就是生了孩子也可以选择不要放弃,孩子的父亲会乐不得的抱回去自己养,可以让你毫无负担的继续过自己的幸福生活。

    而女人的悲哀也在于此,在她们看似幸福的生活中有着太多的人为限制,让她们生生止步于此……

    总之,这是一个奇形的社会,却也因这奇形让人类得以延续,毕竟女人太少,若任凭她们像男人一样沉迷于修炼,三十四十再生儿育女或者终身不要一子半女,再过几百年,这世上怕是已经没有人类的踪迹。

    可不是所有的女人都甘心于过这种被人摆布的生活,凭什么男人可以学习更高深的武功,有更多的发展,我们女人却只能生孩子,在男人的保护下存活在这小小的天地?凭什么?

    夏萱的母亲就是这其中的一员,无奈她先后嫁了四任丈夫,这四任丈夫都惦着她给自己生孩子,没有一人肯为她的修炼尽心尽力,所以她才会一气之下丢下儿子,带着夏萱单独生活,并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更高的发展。

    夏萱从小就听母亲告诉她,怎么才能从男人身上得到更多的资源,问题是她周围的人不是本事一般,就是初出茅庐的小毛孩,除了偶尔的吃喝哪来的资源?没想到平日里想找机会找不到,今天难得碰到两个后起之秀,还让她给亲手推了?

    双眼晦涩不明的望着不远处的殷辰,她心中越加后悔,可让她像秦蓁蓁那样大喊大叫她还做不出来,犹豫半晌,她贝齿轻咬下唇,暗暗调动体内不多的经气,同时向胃部涌去……

    赶路的众人只听到哇的一声,就见伏在任海背上的夏萱吐了。

    看到这场景,慕容千夜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决定回去后天天盯着这哥俩洗澡换衣服,这得是脏到了什么程度,能把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给熏吐了?真是让他这个队长都跟着丢脸!

    人都这样了,自然是不能继续赶路,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男人们负责休息警戒,颜菲拿着水壶帮夏萱洗漱。

    秦蓁蓁则在一旁插腰气道:“就知道他们兄弟是一个德行,也不知道是几辈子没洗澡了,真是让人受不了,还有你,刚才我都说了那个任山太臭了,大伙都停下来了,你怎么不知声啊?”早就听说他们学校二班的这个夏萱是个软性子,今天一看果然够软,这都能挺。

    她这声音压根就没想收敛,听的任山任海两兄弟面色涨红。

    漱了口的夏萱动作秀气的擦了擦唇角,不好意思的道:“任大哥他们也不容易,为了救咱们刚才还和铁翅鹰大战了一场,出汗也是正常的,我刚才就是觉得路太颠了,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这话一出,赢得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好感,觉得比起不留情面的秦蓁蓁,这女孩真是善解人意的多。

    唯有殷辰,算计了一下场中的这几个人,他不声不响的走出了十多米远,对他来说,对方说的再好听也掩盖不了刚刚吐了的事实,吐的那么恶心,打死他都不背!

    慕容千夜确实是那么想的,没想到一转头的功夫殷辰溜了?想到对方那时不时冒出的小洁癖,他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只能拿出队长的威严语气严厉的道:“原地休息五分钟,五分钟后蓝逸君负责带夏萱,殷辰负责带颜菲,务必要在天黑前赶到山脚,谁都不许给我出差错!”

    此话一出,夏萱笑容一僵。

    殷辰则是耷拉着的眼皮上挑,斜眼瞧了瞧脸上没有疑义的颜菲,他心情略好的往回挪了几步,又挪了几步。

    殷辰的默认让慕容千夜略欣慰,他觉得对方平常的性子虽然桀骜不驯了点,可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分的非常清楚。

    五分钟后,休息完毕。

    夏萱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心里却是极不情愿的趴上了蓝逸君的后背,颜菲也没有多想的搭上了殷辰的肩膀。

    殷辰在肩膀被搭的瞬间身子骤僵,等那两只小手顺着他颈边的大动脉伸至下巴处,他忍无可忍的将手中的鞭子朝着腰后侧一甩,墨色的长鞭便宛如麻绳般将两人缠了个严实。

    颜菲莫名其妙,这是要干嘛?总不会是怕她抱不稳掉下去吧?

    “把你的手放到我背后。”

    颜菲无语的撤回了自己的双手,头回知道人还可以龟毛到这种程度,谁家背人不是被背上的人搂着前面人的脖子?这位到底是怎么想的?难不成,是嫌我脏?

    这想法一生出来,小姑娘的脸瞬间就红了,她偷偷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才略安心的吐了口气:还好,不臭。

    这位安心了,前面的殷辰却是因为这口气寒毛都炸开了,只觉得脖子处起了静电反应,直接导致他身子有点不听使唤。

    “不许随便大喘气!”

    颜菲听到这话顿时满脑子的黑线,她是真想和这位殷辰说,你再这么龟毛下去真要成万年单身狗了,难不成你女朋友搂着你的脖子吹口气,你也能拿个鞭子把人绑住告诉对方不许大喘气?她都可以预见对方一脸蒙逼了。可想了想眼前的形式,她觉得还是不说为好,看那位队长的意思,也是实在没辙了才会劳这位大驾,她还是别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见他二人总算是‘协商’好了,慕容千夜暗暗松了口气,这才冷着脸扫视全场众人:“天马上就要黑了,咱们务必要在天黑前下到山底,有什么不适都给我忍着,要是为了他一人影响了全队,别怪我慕容千夜和他不客气!”特别是那个有洁癖的,对,就是说你呢,长点心吧,算我求求你了。

    被暗指的殷辰完全没有听出对方的暗意,他觉得后面黑丢丢的小丫头挺听话,什么事一说就懂,完全不会和他犟嘴,所以他们俩绝对不会影响全队。

    而没有被暗指的夏萱却是眼眶一红,她觉得慕容千夜这话就是说自己,想到秦蓁蓁大吵大闹都没有被指责,自己都吐了还被这么说,心里的不满让她更加委屈。

    此时的天色已经渐黑,想到天黑后的山林,没人有心思去注意一个小姑娘的委屈,众人警觉的看着四周,快速的在密林里穿行,终于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到达了山底。

    之前颜菲一直在听他们说,一定要在天黑前下山,下了山就好了,所以在她的想法里,只要离开这座恐怖的大山,就会回归到正常的人类社会,那里有房有屋有水有电,即使没什么好吃的,也是绝对的安全,可当她真正下了大山才失望的发现自己想多了。

    山脚下的这个小村落早已荒无人烟,因为没有人打理,整个村子都被树木植被覆盖,若不是偶尔还能看到几座半倒塌的房屋,还真看不出这是一个小村落。

    看到此情此景,颜菲忍不住安慰自己:没事,这只是一个小村庄,如今山里这么危险,这村里的人们一定是搬到大城市里了,所以大城市一定会比这好的多,一定不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