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12章 中毒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颜菲从看到飞进来的毒蜂就满脑子发懵,这东西看样子不像蜜蜂倒像马蜂,可个头却是马蜂的好几倍,其毒囊里分泌的含毒量更是惊人,这要是被叮上一口,估计不死也是半条命吧?

    正想着,就听身边的夏萱啊的一声尖叫,她反应迅速的从旁边抽出一条毛巾类的东西,朝着夏萱的胳膊就抽了过去。

    马蜂这东西不同于蜜蜂,蜜蜂的蜂针上有毒腺盖,蜇了人它的螫刺就会被带下来,其下场比被蜇的都惨,马蜂的蜂针却是可以循环利用,不过蜇了夏萱的这个家伙却比较倒霉,一针扎下去还没等拽出毒针,就被颜菲一下子抽了出去,绣花针粗细的蜂针正巧留在了夏萱的胳膊上。

    颜菲看了眼尚在忙乱的众人,便快速将自己扎着练功服的腰带拽了下来,让秦蓁蓁把它铺平后勒住夏萱的手臂上部,自己则拉长了胳膊处的练功服衣袖,用袖口处的布料垫着,将那根绣花针粗细的蜂针小心的拔了出来。

    随手将之扔到地上,她看着夏萱那不断扩散的毒素心中焦急,别说她本身不是大夫,就算是,车子里要啥没啥,自己该怎么救她?

    众人在车里面束手无策,车外面的慕容千夜两人也在发懵,若换了别的变异兽再厉害都能拼死一搏,可这小东西打死了一片又上来一层,根本就无处下手。

    正手忙脚乱之时,车里面传出的一声尖叫让两人同时大惊:不好,有人被蛰了!

    虽然听不清到底是谁,但可以确定是女生。

    慕容千夜时时刻刻谨记自己的责任,要将三个女孩平安的带回去,此时不管是谁出事他都难逃其咎,想到三个稚嫩的女孩可能因为自己的失误就此凋零,他狠狠一跺脚,身形猛然加快,掌心处隐隐泛起了蓝色寒芒,所到之处毒蜂皆是一僵,而后就被随之而来的掌风搅成了粉末。

    与他相比,殷辰更是心急,因为他觉得若三个女孩中有一人出事,定是那小黑丫头无疑,想也知道,那帮家伙定是重点保护漂亮的那两个……

    这想法让他越来越暴躁,手中长鞭腾空一甩——

    呼的一声,鞭子上竟然窜起了一尺多长的火苗?

    刹那间,只见黑夜里火蛇飞舞火花四溅,撩起的火花尽速吞噬着周围的毒蜂,一会儿的功夫就把这些毒蜂吓得四散奔逃,毕竟毒蜂再多再厉害,它们也没有不怕火的。

    抽散了最后几只毒蜂,殷辰抖了抖鞭子灭了上面的火星,心急的刚想追赶前面的车子,却被慕容千夜一把拉住了手臂:“你的烈火鞭、达到第八层了?”

    殷辰转头看去,却发现被火晃花的眼在这黑夜里有些看不清对方的面容,看不清他也没有细看,只是莫名其妙的道:“你的玄冰掌才三层,我还能到第八层?想什么呢你?”

    “那火……”

    “抹磷粉了!”谁规定鞭子上有火就得是体内催发出来的?浇点菜油不是一样行?真是!

    甩开胳膊上的手,殷辰朝着车子的方向飞身追了过去。

    “谁出事了?”车门一开,殷辰第一眼就朝颜菲望去,见颜菲不像有事的样,他才放心的看向旁人。

    看到殷辰与慕容千夜平安归来,蓝逸君等人终于松了口气,忙让出夏萱身前的位置道:“夏萱被毒蜂蛰了,不过颜菲处理的及时,现在还没太扩散。”他都没想到,颜菲在危机之时能这么临危不乱,虽然那些事他们也能做,可等他们到出手的时候就晚了。

    “哦?”听说颜菲处理的及时,慕容千夜也不由多看了颜菲一眼。

    此时的颜菲正用水打湿了毛巾给夏萱做冷敷,因为具体怎么治疗她也不知道,只能按照治疗马蜂的方法先死马当活马医。结果她的手刚要碰到夏萱的手,就被人重重打落:“不怕中毒是不是?”什么都敢碰?

    看着殷辰那阴着的脸,颜菲僵着胳膊的撤到一边,她不是熊孩子,知道对方是为了她好,可你就不能轻点吗?她手都木了。

    不知道自己出手没轻没重把人打疼了,殷辰倒是挺满意颜菲的懂事乖巧,其实他也知道,这些女孩少一个都是华夏城的损失,可他还是希望被损失掉的不是他看重的那一个。

    夏萱含泪的双眼满怀期待的看着进来的慕容千夜两人,她以为这两人进来定会先关心自己,帮她想出解毒的方法,不想殷辰竟把自己视为一个传染源,碰都不让颜菲碰?凭什么?若不是这个颜菲没事乱嚷嚷,说出那男人的女扮男装,对方又怎么会恼羞成怒的放毒蜂蜇人?

    委屈的咬了咬下唇,她睁着泛红的眸子看向慕容千夜:“慕容大哥,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慕容千夜上前摸了摸夏萱的脉搏,又看了看她的下眼底,而后为难的皱眉道:“咱们车上倒是有些简单的解□□丸,可对这种毒的效果应该不大。”

    这毒蜂不是普通的毒蜂,也不知喂养者在喂养期间下了什么药?咦?喂养者?

    想起什么的他忙转头道:“被殷辰打晕那家伙呢?”

    任山忙从屁股后面拽出一位:“这呢,刚才我看他好像要醒,又给补了一下。”

    刚刚还是个长发飘飘的大美人,此时不但飘飘的长发没了,光着的脑门上哪个还多出个大紫包,看的慕容千夜直抽嘴角:“把他给我弄醒,这毒蜂是他养的,问问他有没有什么解毒的办法?对了,嘴堵上再叫,别让他故技重施。”

    打人不好打,叫人还是好叫的,任山对着对方胳膊上的麻经儿一使劲,疼的那位立马就醒了:“呜呜!”

    见人醒了,任山看向他们一伙人里心思最多的蓝逸君。

    蓝逸君没有二话,掏出一把匕首走过去道:“我问,你只负责点头摇头,若是不听话,看着没有,这事华夏城今年最新研制的封血刀,一刀扎下去出不了几滴血,却能把你的手筋脚筋挑断,到时候我也不管你是谁,手筋脚筋一挑断,再往伤口里抹点糖,往这山底一扔,保证你绝对不会因为血流过多而死掉,想试试吗?”

    见对方那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蓝逸君满意道:“你是男的?”

    点头!

    “你是华夏人?”

    点头!

    “你是事先就埋伏好了在这等我们的?”

    点头,又摇头!

    蓝逸君二话没说举刀就刺。

    “呜呜呜——”光头美人拼命摇头。

    刀尖戳着表皮停顿下来,蓝逸君歪头看着对方:“你是说,你是事先在这埋伏好的,可不是在等我们?”

    “嗯嗯——”用力点着头,美人的光头上已经汗湿了一片,就在他为自己的劫后余生而庆幸的时候,就听对方道,“蜂蜂的解药是在你的衣服里吗?”

    习惯性点头,而后脖子一顿,僵硬抬头:你怎么知道的?

    蓝逸君顺嘴胡诌:“本大仙能掐会算。”

    其实之所以这么问不过是想确定他身上有没有解药罢了,能装的不是衣服就是裤子,好在二选一他还选对了。

    从这家伙上衣兜里找到了一包粉末状的解药,对着这解药大伙又难住了,这是吃的还是敷的?用差了会不会起反作用?

    没辙的众人,最后还是拽下光头美人嘴里的破布头,一边一把匕首威胁着道:“说,这解药到底是怎么用的?我可告诉你,你的那些个小家伙们都被我们一把火烧死了,你若是识相的就老实说,不老实就别怪我们把你扔下去喂虫子,虫子们咬起人来,可是一点都不会比那些小家伙们手软。”

    听说自己养的毒蜂都死了,光头的眼里闪过一抹悲痛,可他倒也没怀疑什么,那些家伙要是不死,这些人也不能活到现在,想着,他对着闪闪的尖刀,无奈的说了这解药的正确用法,见一旁坐着的夏萱喜极而泣,他莫名觉得刺眼,报复性的冷哼道:“别高兴的太早,你那胳膊要是不被绑着,这解药定能好使,如今被绑成这幅摸样,这胳膊能不能保住,还真是难料啊!”

    “不可能!”见夏萱一脸惨白的瞪着自己,颜菲对着光头反驳道,“胳膊被绑住至少要一到两个小时才会有坏死的可能,这才几分钟?连十分钟都不到,再说这布带宽的很,我只是用它来压迫表面静脉,延缓毒液蔓延,怎么可能保不住胳膊?你少在这挑拨离间,小心我让蓝大哥给你补个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