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13章 解毒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颜菲说的不错,捆绑后肌肉坏死需要一定的时间,她刚刚要是不绑住你的伤口任凭毒液在体内流窜,你会更加危险。”蓝逸君边调制着解药边出声解释,等解药按照光头的说法调制成功,他直接递给夏萱道:“喝了吧,只要这解药是真的,你就一定会没事,要是假的……蓝大哥一定会好好招待这位美人大哥,好送他去下面给你赔罪。”

    轻描淡写的话语听的那光头心生寒意,他有心再添油加醋一番,可最终只是愤愤的吐了一句:“说的轻巧,反正没胳膊的不是你自己。”

    没胳膊?残疾?

    颤抖的接过蓝逸君手里的解药,夏萱看着自己纤细的手腕心中恐惧,若是今后她只剩下这一只手,她情愿死。

    仰脖喝下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解药,她便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那只肿胀的不成样子的手臂上,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过去了,这只手臂仍旧没有半点消肿的迹象。

    看到上臂处那界限分明的勒痕,夏萱只觉得自己所有的期待都化为泡影,明明解药近在咫尺,明明她可以平安获救,可就是因为颜菲的自作聪明,自己就少了一只手臂?

    会不会,她是故意的?

    想到颜菲厚颜无耻的要了殷辰想要送给自己的鸟蛋,想到对方明明有蓝逸君护着,最后却趴到了殷辰的背上,想到她无事生非的戳破了驭兽男子的谎言,再想到刚刚她伸出手把自己和秦蓁蓁搂在她的身体两边……夏萱恨的全身战栗紧咬牙关。

    蓝逸君给夏萱吃了药就在时刻注意她的情况,见她全身发颤,不由问道:“怎么了?觉得冷?”

    夏萱垂眸:“我想睡觉。”

    睡觉?本来正替她心急的秦蓁蓁,听到此话瞥了眼夏萱那宛如泡发了的手臂,悄悄的往一旁挪了挪,她不想让夏萱死,可她更不想让自己死,谁知道对方那毒会不会传染?

    颜菲从夏萱喝下解药就时刻注意着对方体内的情况,她清楚的看到手臂上的毒素,已经被喝进去的药物慢慢分解,之所以没消肿不过是因为时间太短,知道没事了,她心底长长出了一口气,再听说夏萱想睡觉,她也往旁边挪了挪,想和秦蓁蓁一起给夏萱空出个能躺着的地方来。

    看到二人的举动,夏萱眼里闪过一抹讥讽之色,没有多言,头朝着颜菲的方向蜷着身子躺了下来。

    小姑娘面色苍白蜷缩成小小的一团,潘石海看的心酸,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迷彩服是不是干净,忙脱下来披到夏萱的身上。

    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潘石海给夏萱披衣服的瞬间,夏萱好着的那只手臂顺势垂落到地上,悄悄的将那根被颜菲扔掉的毒蜂针握在了手里……

    见夏萱闭上眼睡着了,慕容千夜等人悄悄的松了口气,其实他们都看出来了,夏萱身上的红肿没有再蔓延,眼底的青色也褪去许多,这明显是见好的迹象,所以安心的众人把注意力再次放到被绑着的光头身上。

    从刚才的事上可以看出,这光头本事奇特人却是个胆小惜命的,此时他自以为没了驭兽的手段,被众人恐吓了几句就什么都交代了。

    这光头美人叫方韩旭,华夏人,今儿个之所以假装撞车,不过是因为他出任务的时候给自己找了个大日城的男朋友,没错,大家没有看错,就是男朋友。

    这家伙小时候因长得小总是受人欺负,直到某一次他阴差阳错穿了妹妹的衣服,被众多男孩讨好追捧,才宛如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那以后他时不时偷做女孩家的装扮,感受着众多男人爱慕的眼光,这位硬生生把自己掰弯了。

    可假的就是假的,永远也成不了真,当那些爱慕喜欢他的男人知道他是假扮的,除了骂句人妖恶心,就是占了便宜后拍拍屁股走人,唯有这一次,他碰到了一个他认为真心喜欢他、不介意他的真实性别、承诺生生世世想要和他在一起的人,听对方说只要从老窝等人的手里劫走这几个女孩,就可以带着他到大日城结婚,这位脑子一昏就同意了。

    不过他出来的晚了一点,老窝等人已经进山了,正想着怎么办,颜菲三人又被慕容千夜等人救了回来。

    听到这人诉说的经过,慕容千夜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对方什么背景都不知道,说结婚他就信,这智商也真是没谁了,简直比三五岁的小女孩还要天真。

    不过这大日城?

    “队长,看老窝等人的路线也是赶往大日城,你说这两伙人的背后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听着潘石海这简单粗暴的理论,慕容千夜抽了抽嘴角,实在是懒得搭理这一根筋的货。

    倒是蓝逸君翻了个白眼,无奈的给他解释道:“四孩儿,说话的时候动动脑子好不好?要是同一个人他们还用费这事?一定是和老窝接触的那伙人泄露了消息,被另一伙人知道了,才会让这蠢货出来劫人。”劫到了皆大欢喜,劫不到他们也没有任何损失,这买卖简直就是一本万利。

    听到四孩儿俩字,潘石海顿时就想暴跳,可还没等他跳,就听对面躺着的夏萱一声尖叫:“啊——不要蜇我,慕容大哥救我——”

    随着这一声尖叫,夏萱一手抓住了颜菲的手腕,颜菲刚才被殷辰拍打的手背刚没了麻木感,就被这丫头抓的手腕一疼。

    听到夏萱这句惊慌的呼喊,潘石海也顾不得找蓝逸君的麻烦,忙转头看向紧抓着颜菲不放的夏萱:“萱萱?不怕不怕,没事了,毒蜂都被打死了,你现在是安全的。”

    “被打死了?”夏萱松开了颜菲的手,茫然的看着潘石海。

    殷辰则是皱眉盯着颜菲被握红了一圈的手腕,瞧了瞧还在神经兮兮的夏萱,他伸双手掐住颜菲的两臂,像搬东西似的将人挪到了自己的另一边。

    被挪了位置的颜菲:……

    一旁的潘石海正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开解惶恐不安的夏萱,突然眼尖的发现夏萱红肿的手臂小了一圈?当即惊喜的道:“萱萱,你的胳膊消肿了!那解药见效了!”

    夏萱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去,发现自己刚刚还红肿吓人的手臂,此时竟然变回了原先光洁纤细的模样?

    “真的好了?我的胳膊能保住了!我能……”她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用尽全身的自制力才没有转头去看一旁的颜菲。

    蓝逸君看了看夏萱的手臂,笑着说道:“这毒退的挺快的,我以为还要个把小时呢。”

    夏萱牵了牵嘴角,强笑道:“蓝大哥,还有解□□吗?”

    “没了,这小子身上就带了一份,都给你用上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药一份就够了,配上你蓝大哥我的手法,保管你药到病除。”以为夏萱怕自己的毒解的不干净,蓝逸君打趣的笑道,却发现对方听了自己的话后,不但没有开心之色,反而带着一种惊慌之色?

    蓝逸君暗自揣测:她在怕什么?毒都解了,又有什么可怕的?

    不管他怎么想,车里的众人却是一下子活跃了起来,这个问夏萱渴不渴,那个问秦蓁蓁饿不饿,气氛一片火热。

    见这帮小子又开始各试神通,殷辰也拿出自己的备用水壶递给了颜菲,见颜菲半眯着眼没有想接的意思,他想了想加了一句:“水壶是备用的,没喝过。”

    “啊?”颜菲被震晕之后醒来就觉得自己胸前憋闷,刚刚又惊又怕受了不小的惊吓,此时安静下来发现不只胸前闷,脑子也开始发晕,殷辰的水壶递到她面前她还没有看见,直到对方出声了,她才发现自己面前有个水壶,觉得自己有些口渴,她下意识接过水壶道谢,“谢谢。”

    为了表示自己的真诚,颜菲对人说谢谢的时候,通常是看着对方的眼睛,露出标准的六颗小白牙,这举动对旁人来说或许没什么,可对于殷辰来说,敢看他的眼睛,还不闪不躲的女孩这还是头一个。

    心里一高兴,他从衣兜里掏出一粒纯白色玻璃纸包裹的橘色糖果,小心的剥开外面的玻璃纸,两指捏着里面的那粒糖果送到了颜菲的嘴边。

    说实话,殷辰的手指真的不是那种看起来修长圆润的,可就是这伤痕累累、骨节略粗壮的手,却让颜菲极有好感,看到这两指夹着的糖果,让她下意识想起了上辈子弟弟喂她糖果的场景,想到弟弟若是听到自己的噩耗也不知会伤心成什么样子,她鼻子有些发酸,张嘴含住了那粒糖果。

    女孩的唇温温的润润的,摩擦着殷辰的手指让他心底升起一丝异样感,想了想,他觉得应该是自己的洁癖所致,所以他把手指在裤子上蹭了蹭,满意的发现,那异样感果然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