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15章 暴露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开饭喽!”

    听潘石海喊开饭,众人噙着笑容陆陆续续来到火堆旁,即使吃的是最简单不过的粮粉,可对于他们来说,出任务的时候有口热乎饭,已经是来之不易。

    郝坤是最先进来的,进来后见潘石海正忙着,他快速从一旁的包裹里拿出三盒米糕,笑着凑到女孩们的身边:“蓁蓁,吃米糕,萱萱,吃米糕,菲……”一个菲字刚出口,眼睛的余光刚好看到殷辰从外面走了进来,想到刚才在车上对方亲手喂的那粒糖果,这位立马从善如流的道,“颜菲,吃米糕。”

    一个黑丢丢的麻土豆,实在犯不上为了她得罪辰哥,若真惹了辰哥不悦,对方都不用背后阴你,正大光明都让你承受不起。

    看着放在自己身边的米糕,颜菲既没有动,更没有将它打开,现在的她呼吸都嫌无力,再吃这东西简直就是找死,再说了,死都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是的,她要死了,毒素已经随着血液蔓延全身各处,如今的她呼吸困难心跳加速,估计过不了一个小时就可以魂归故里了,要不是知道自己上辈子的身体已经被炸弹炸的粉碎,对于死亡,她或许还会挺期待的。

    看着自己手腕处那极为细小、肉眼几乎不可辨认的针眼,颜菲心里满是自嘲,枉费她大□□那么多的警示名言、真实案例,从东郭先生到老太太跌倒,结果她还是不长记性的被自己给坑死了。

    甘心吗?不甘心,难得死里逃生从活一回,她怎么甘心只活这短短半天?可不甘心又能如何?她还指望这些人帮自己报仇雪恨不成?她不是单纯的小女孩,从这些人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她们三个女孩非常重要,而与秦蓁蓁和夏萱相比,容貌不出众的自己却是最不重要的那一个,如今毒入骨髓,又没有解药,在自己必死的情况下,这些人又怎会做赔本的买卖,为了她再搭上一个夏萱?

    颜菲一向认为,人蠢只能怪自己,所以没有本事报仇也怪不得旁人,要是在被扎的时候发现,她还能想办法报复回去,如今看着五米开外瞅都不瞅自己的夏萱,她只能把所有的不甘咽下心底。

    其实细想想,这个世界真没什么好的,米糕不像米糕,糖果也不甜,明明旁边就有只肥的不能再肥的老鼠,他们还要在这苦巴巴的喝粮粉,连口肉都吃不着,还处处惊险,这破地方有什么好留恋的?

    心中数落着这个世界种种的不好,可最终,她只是紧紧环抱住自己因发烧而颤抖的身子,轻垂下泛红的眼……

    殷辰吃着自己手里的那份食物,心思却放在颜菲的身上,他不知道那丫头在磨蹭什么,怎么还不吃?是不饿,不想吃,还是刚才吓着了?

    瞧瞧一旁米糕见底的俩女孩,殷辰略心塞,瞧瞧人家这俩多好养,再瞧瞧他看上那个,连吃个东西都让人着急。

    大口将温度略高的粮粉吞咽到肚子里,他简单冲洗了一下自己的饭碗,迈步向颜菲走去,没走两步,他心中猛然一紧,一个箭步窜至颜菲近前,伸手抬起对方的下颚。

    “蓝逸君!”

    “啊?”听出殷辰话里的紧急,蓝逸君忙咽下口中的食物,快步走来,“怎么了?”

    “她发烧了。”挪步给蓝逸君腾出一个空位,殷辰略烦躁的摸了摸颜菲颈间的体温,明明刚才还好好的,他就出去打了只变异鼠,人怎么会烧的这么厉害?

    探了探颜菲的脉搏,再看了看颜菲的眼底,蓝逸君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好像是中了蜂毒。”

    “蜂毒?”屋内众人听了皆是一惊,他们下意识看向被五花大绑的方韩旭身上,可紧接着又满是疑惑,这方韩旭自从被绑一直与三个女孩隔离,再加上颜菲靠着殷辰睡了一路,有殷辰在一旁护着她怎么可能会中蜂毒?

    难不成,是毒蜂进来的时候她也被蛰了?只不过蛰的位置隐秘所以连她自己都没发现?

    就在众人所疑惑的时候,蓝逸君猛然想起了在车里夏萱问他的话,她问自己,还有没有解药?当时没有多想,现在想来怎么有些怪异?

    心中想着,他不自觉的看向自从进了仓库就离着颜菲较远的夏萱。

    被看的夏萱慌忙低头,低头后自觉不对,她又忙抬起头,故作镇定的看了过来,担心道:“蓝大哥,菲菲没事吧?”

    她的称呼是菲菲,而不是颜菲。

    蓝逸君清楚的记得,传来的资料上说颜菲与秦蓁蓁是一个班级的同学,但两个人的关系并不好,夏萱却是另外一个班级的学生,与颜菲并没有什么交集,不是同学却叫她菲菲,故作亲昵,她到底想掩饰什么?

    殷辰因担心颜菲,一直关注着蓝逸君的表情,见对方狐疑的看向夏萱,他不由缓缓眯起双眼。

    他记得,蓝逸君说,夏萱中毒的时候是颜菲替她拔下折断在体内的蜂针,难不成……不动声色的拉过颜菲的双手,却并未在对方的手指上发现半丝伤痕。

    瞧着夏萱那略带慌乱的眼神,殷辰半眯着阴郁的眸子继续回忆,从自己进入车厢后颜菲想替夏萱冷敷,一直到颜菲靠着自己睡着前,她被梦中的夏萱抓住了手腕。

    略带薄茧的食指顺着颜菲的手指摸至手腕,直到在某一点,他摸到了那个微不可见的针眼。

    在场的除了同为七级的慕容千夜,没人知道,当经络突破了七层之后,人的触感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别说是一个小小的针眼,就是泡温泉打开了汗毛孔,殷辰都能给你数出你这一只手臂上的汗毛孔有几个来。

    此时摸到这个针眼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想到对方中毒时颜菲紧张的忙前忙后,再看着眼前颜菲已然痛苦的身体痉挛,殷辰被碎发遮住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讥讽,抿直了唇角,才没有吐出牙缝里的那个蠢。

    殷辰能猜到真相,靠的是一双手,蓝逸君猜到真相,靠的却是夏萱那紧张的眼神,此时的夏萱毕竟年幼,再聪明她也隐藏不住自己紧张后怕的心情。

    眼见对方笑容僵硬,蓝逸君的心不断的下沉,此时的他也已然想起,当方韩旭说夏萱的手臂会因为捆绑而失去后,对方那激动愤恨的表情。

    若夏萱与颜菲都是男人,他定是二话不说将自己的猜测当众说出来,是对是错交由队长发落,可偏偏这两人都是小女生。有资质的女孩本就少的可怜,如今颜菲已经没有救治的可能,真的还要因为她再搭上夏萱吗?

    他会这么想倒是与容貌无关,纯属是以理性的眼光站在华夏城的角度看,少了一个颜菲就等于少了好几个潜在的高手,若是再少个夏萱,华夏城岂不是损失惨重?

    暗暗瞥了眼殷辰,见对方认真的看着颜菲的脸色,并未注意夏萱的异常,蓝逸君悄悄的松了口气,只要对夏萱有好感的殷辰没有发现此事,剩下谁发现都不重要,他相信,就算是队长发现了也只会与他一样想办法隐藏过去,毕竟对他们来说,华夏城的荣誉高于一切,谁都不可代替!

    “颜菲,颜菲?”

    短短半日,颜菲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被叫醒,她无力的睁开双眼,发现面前坐着的仍旧是叫了她数次的秦蓁蓁。

    秦蓁蓁本是一时激愤随便喊的,她没想到自己真的会把人叫醒,此时看着醒来的颜菲气若游丝,好似随时就要断气的样子,她不由鼻子一酸,忙将脸扭向别处,说道:“你妈和我爸的事我同意了,不过你别指望我会叫她一声妈,更别指望我会和她和平相处。”

    这巨大的信息量砸的颜菲半天没缓过劲儿来,什么叫你妈和我爸的事我同意了?合着原主的妈和秦蓁蓁的爸还有事?那秦蓁蓁的妈呢?原主的爸呢?到底是家有小三,还是两个单亲家庭?你把话说明白行吗?

    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把颜菲砸傻了,说完心里话的秦蓁蓁才想起来,自己说这些是想让对方走的安心,所以她又把话往回拉一拉:“反正回去后我就要住校了,以你妈的性格,等我学校毕业说不准她又和谁好上了,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和她会处不好。”能不能一起处还两说呢。

    更担心了好吗?本来颜菲刚到这的时候还想呢,不管怎么说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以后定要对原主的父母孝顺,没想到自己这边要死了,才知道原主的母亲是个不定性的,这要是三作两作把自己作死了,她们这对假母女是不是就可以在地底团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