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16章 神树种子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颜菲的毒是怎么回事?”仓库外,慕容千夜皱眉看着蓝逸君。

    蓝逸君心思最是灵活,他不信对方不知道这毒是怎么来的,别说什么被毒蜂蛰了没发现,谁不知道毒蜂蜇人最疼不过,除非被蛰者没有痛觉神经,否则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蓝逸君就知道躲不过慕容千夜的法眼,听到此话,他无奈的道:“应该是夏萱,她听了方韩旭的话以为自己的手臂真的保不住了,愤恨之下,偷着用颜菲从她身上拔出的毒针扎了颜菲一下,这一下要是扎在肌肉上,肌肉红肿估计早就发现了,偏偏这一下扎到了手腕处的血管里,毒素溶于血液游走全身,发作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好在他们队里没有这种好赖不分的二百五,要是有一个,擎等着团灭吧。

    “夏、萱……”想到好好的一个女孩就因为同伴的愚蠢丧命于此,慕容千夜面色阴沉,想了想他带着一丝期望道,“真的没有救治的可能了?若是派两个人护着她单独走,昼夜不停的赶回华夏城呢?”

    蓝逸君摇头:“她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适合移动,而且照着毒发的状态来看,最多活不过三个小时。”更别说毒入骨髓,回到华夏城也是束手无策。

    三个小时?凭着他们的速度就是拼了命也是赶不回去。

    确定了没有救治的可能,慕容千夜隐藏在黑夜中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冰冷之色:“你回去看着颜菲,不管她猜没猜到事情的真相,都不能让她伤了夏萱,若是她想做些什么,必要的时候,你帮她一把,让她早点解脱。”

    活着的女孩是华夏城的珍宝,没有价值的不过是一堆废草,他不需要知道谁对谁错,他只要知道,民族的希望高于一切,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孕育出健康的后代!

    听到慕容千夜此言蓝逸君没有半点惊骇,因为这才是他们队长真正的性格,认真、负责,却也善于取舍,他对弱小确实会心有怜惜,对女孩也确实多着几分纵容,可这所有的一切都建筑在你本身的价值上,若是无用之人,定是被舍弃的那一个。

    “那夏萱?”想起夏萱的恩将仇报,蓝逸君心中有着几分不喜,他没想到一个小女孩竟然有这么深的心机。

    “回去给她选班级的时候,我会让她的老师注意一下她的性格。”掩盖不等于放纵,最起码他不会让对方再伤害别的女孩子,造成更大的损失。

    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蓝逸君点了点头就准备回去看着颜菲,刚一转身就听慕容千夜又道:“颜菲的事,别让殷辰知道。”

    他不希望为了一个将死之人,让殷辰犯下大错……

    蓝逸君一回来就看到秦蓁蓁坐在颜菲身边说着什么,他下意识紧走两步来到二人身前,先看了看二人的脸色,才对秦蓁蓁道:“蓁蓁,颜菲的毒还不确定是不是具有传染性,她身上的东西你都要注意。”

    传染性?秦蓁蓁顿时有些坐不住了,还是那句话,她不希望颜菲死,可她更不希望自己死,想到此处,她掩下心里的不自在,正色对颜菲道:“既然蓝大哥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不过你放心,今后你妈进了我们家,只要她不和我闹腾,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是不会和她对着干的。”

    尽管她从小到大都看不上这个颜菲,可对方都要死了,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让对方走的安稳。

    看着说完就跑的秦蓁蓁,颜菲真是连吐槽都无力了,她知道蓝逸君是什么意思,不过是怕她借着秦蓁蓁的手去害夏萱,所以才说她身上的东西都要注意,看来他们果然知道这事是夏萱做的了,其实这事一点都不难猜,她身上没有被毒蜂直接叮咬的伤痕,唯一中过毒和她有过交集的也只有一个夏萱,只要有心定能查出蛛丝马迹。

    如今这些人果真猜到了犯案的主谋,可就像她想的那样,这些人也果然是要将受害的自己监督隔离,好在她没有傻傻的说出真相像他们求助,否则,自己还真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想说话也不想理人,颜菲环抱着双臂静静的靠在墙角处,默默注视着自己身体里的毒素凶残的追着各种细胞疯狂咬吞。

    若是颜菲又哭又闹蓝逸君半点都不会手软,此时看着对方不吵不闹的样子,他又觉得对方有些可怜,这孩子怕是还不知道她活不过今晚。

    犹豫了一下,他出声问道:“想不想喝点热水?”他身上没有哄孩子的东西,也没有好吃的糖果,能给的,也只有热水了。

    颜菲听到这话缓缓转头,其实她想喝点热水,可又怕一不小心把自己呛死,想了想,她反问道:“咱们要多久能回城里?”刚刚迷迷糊糊进了仓库,她都不知道未来的城市到底是什么样子,她发现比起那报不了的仇怨,她更想看一眼这未知的世界。

    颜菲的话语虚弱极了,中间还夹杂着急促的呼吸,引得众人侧目,有惋惜却没有多少怜惜,不是他们生来冷血,而是从小到大见过了太多生命的逝去,比起这即将逝去的,他们更想抓住现有的。

    潘石海听到蓝逸君所说的热水,他急忙将锅里加热的水用干净的塑料碗倒了一些,递给夏萱道:“喝点热水吧,你的身体也没好呢,喝完热水躺着睡会,一会儿要是有情况咱们怕是得连夜赶路。”

    见到对方眼里的关心,再看众人的脸上也没有异样,夏萱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当最开始得知自己没事的时候她是内疚的,内疚颜菲救了自己,自己却反而害了对方,可解药已经没有了,颜菲注定要死,既然这样的话她为什么要把事情真相说出来,让大家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呢?死了的终是要死,而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着,所以为了自己能光明正大的活着,颜菲,还是死吧……

    “所有人注意,迅速收拾东西准备出发!”慕容千夜推门而入,清冷的眼眸扫视众人,当他的目光扫到颜菲的时候不由顿了顿,他在考虑,要不要带上颜菲,蓝逸君说颜菲只有三个小时的生命,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他不介意等她死了再出发,偏偏如今有了危险,此时带着她,夏萱会不会更危险?三个女孩少了一个可以算失误,少了两个那就是失职。

    “颜……”慕容千夜的一个颜字刚刚出口,擦拭了半晌鞭子的殷辰已然来到颜菲身旁,拦腰将之抱起,路过慕容千夜朝外走去。

    “殷辰!”

    殷辰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叫住自己的慕容千夜:“有事?”

    望着殷辰那黑漆漆没有半丝情绪的眼睛,慕容千夜不想在这种时候让对方起疑心,只能退让一步道:“没事,颜菲身体不好,你小心些。”

    颜菲一直以为将死之人已经没什么可怕了,可当慕容千夜犹豫的看着自己时,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害怕,她不怕死,却怕被人抛弃,想到所有人都离去后,会从暗处冒出无数只巨鼠啃咬自己的身体,她简直不寒而栗,好在,还有人没抛弃自己。

    见二人出了仓库,后面人还没有跟上来,她伸出颤抖的双臂搂住殷辰的脖颈,将脸埋在殷辰的颈间,泪水缓缓而落:“以后有鸟蛋别给夏萱了,她恩将仇报,心思不纯。”

    急促的呼吸吹拂在自己的颈间,那湿热夹杂的感觉让殷辰烦躁极了,可当他听到怀里女孩这小声的叮嘱,那种烦躁的情绪竟然奇异的没了,紧抿着的唇角小小的翘起了一个弧度,他纠结了半天的想法终是尘埃落定——不管怎样,就她吧。

    上了车众人才知道,原来出去打探的牧恒在这附近发现了一个蚁巢,刚刚经历了毒蜂的他们是在不想再和蚂蚁斗,这才冒着危险连夜赶路。

    颜菲斜靠在殷辰的身上,失望的想着刚刚借着月光看到的景色,一眼望去除了树就是树,只有寥寥无几的建筑物显示着这城市曾经有过的辉煌,这就是人类的未来吗?仓惶,凄凉,连自己的家园都守不住?

    随着情绪的激动,颜菲只觉得心中一阵绞痛,疼的她隐忍不住闷哼出声。

    对面坐着的蓝逸君忙上前一步扶着颜菲侧躺下来,并从怀里掏出一颗止痛药准备给她服下,他也知道这东西对颜菲体内的毒素没有任何治疗作用,不过是希望对方能少遭一点罪,不至于这么疼。

    可他这药还没等喂到颜菲的嘴边,就被站在一旁的殷辰伸手拦下,蓝逸君不解的看向殷辰,不明白对方明明关心颜菲为什么不让自己喂她吃药?

    没有理会他疑惑的目光,殷辰低头看着颜菲,认真道:“你想活吗?”

    她想活吗?当然想啊,即使这世界奇葩的很,动物不再是动物,人也失去了原有的单纯,可她仍然想活啊,想抓住那个小小年纪就不学好的夏萱报复回去,想看看他们嘴里那个幸存下来的华夏城是什么样子,想找个差不多的男人谈个恋爱结个婚,可她体内的毒素都进入心脏了,她还能活吗?

    似乎知道她心中想着什么,殷辰接着道:“我这有颗神树的种子,若你愿做我的亲传弟子,我就用它救你一命!”

    听到此话,车内的众人皆是大惊:“殷辰——”你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