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17章 亲传弟子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神树种子,这名字要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人听来,都不如那卖假药搞传销来的高上大,可在大灾难过后却是堪称奇迹,是多少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

    传说在大灾难刚刚发生不久,有个五人小队被异兽追到了一个山顶,其中一人身受重伤与队友走散,自知活不了多久,又饿又渴的他索性也不再顾及,随手从离他最近的一棵树上,拽下一粒晶莹剔透的小果子塞进了嘴里。

    按照野外植物可食用指南来看,外壳越坚厚的果子,含有&元素的可能性越低,而这种没有外壳的小果子吃了后是必死无疑。

    他本想着豁出去,要死也做个饱死鬼,哪知道一颗果子进肚,再想伸手去摘的时候,所有的果子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枯萎脱落,没过两分钟的时间,原本挂满果实的树枝已经变的空空荡荡。

    正当那人为这奇特的变化感到差异,他失散的队友寻着血迹找了过来,看到他的时候都是大惊,因为刚刚还满身伤痕血流不止的他,此时竟然像没事人一般?

    大伙听了他的奇特经历,都觉得这树很不一般,不过山下有着众多异兽,守在这研究也不现实,只能记住地点想着过后再来查看。

    临走时有那聪明的,想着这树的果子是疗伤圣品,便偷偷捡了些脱落的种子准备回去栽培,而当时的他们还不知,自己捡回去的是怎样的神物。

    当时的人们刚刚建立华夏基地,基地内各种争斗不休,他们几个也渐渐忘了这神奇的果子,直到有一次,吃了果子的那位被亲近之人下了黑手,就在众人对他伤口上的剧毒素手无策时,他身上的伤口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而他所中的剧毒更是半点不留。

    看到自己身上发生的第二次奇迹,他猛然想起多年前吃的那颗果子……

    要知道大灾难过后也有一些药物有了神奇的功效,可再神奇也达不到这般,这等于吃了一颗果子,多了无数次活命的机会,一时间,知道此事的人全都忍不住为之疯狂。

    若说第一次争斗是为了夺、权,第二次争斗是为了夺女人,那么第三次争斗就是为了这果子脱落后所留下的种子,因为再去寻找时,山上的那棵树已经毫无踪迹,如此一来,当时几人所留下的种子就是那神树留下的最后的奇迹。

    经过试验发现,当人体的损伤达到一定的临界点时,那种子就会在体内催发你的再生能力,让你瞬间恢复至巅峰状态。

    即使这种子的能力比不过那人所吃的果子,催发的次数扣去吃的那次,只剩下短短的一次,可它救一命存一命、并且毫无副作用的特性,也足以让人为它为之疯癫。

    说起当初那五人谁都不傻,因那种子只有芝麻粒大小,所以他们背着伙伴全都抓了一大把,按理说这么多的种子若是留给子孙后代,足以吃到九代十代,可人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在证实了这种子不可栽种、不可再生后,他们同时把目光放到了对方的身上……

    经过了一系列的抢夺、围剿、暗杀,种种阴谋诡计之下,种子也由五人的手里分散到了世界各地,若看其数量与人类数量的对比,它多少年前就该没有了,问题是人都有个侥幸心理,不管是谁拿到这颗种子,都想留着自己受重伤、伤到不行的时候再吃,想着这样就可以再多一条命,可多数这么想的人往往被人一刀毙命,完全没有使用的机会。

    所以仍有很多种子存留至今,因其过于神奇的特性,被众人称为神树的种子。

    在场的这些人都听过这个传说,甚至有些人还在地下拍卖场有幸得见,可谁都没有想到殷辰手里会有这颗种子?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脑子进水的殷辰竟然要把它给个小女孩吃?

    又惊又气的慕容千夜已经懒得去管那亲传弟子的特殊性,他一把抓住殷辰的胳膊,贴着对方的耳边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风议员为了他的独子已经多次悬赏神树种子,你若将这种子交上去,就可以脱离学府的管制。”到时候什么女人找不着,偏要把它浪费到一个小女孩的身上?

    殷辰半垂着眸子道:“我觉得学府挺好,不想脱离。”

    慕容千夜听到此话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天知道他是为谁辛苦为谁忙?难得替好友生回私心,竟得到这么个答案?

    知道这人的榆木脑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他没好气的点头道:“行,你不想,等你后悔那天别拉着个死人脸拽我爬楼顶!”碰到这么个二百五,他真是受够了!

    疾风队的众人先是被这神树种子吓的不轻,又被队长这难得的暴躁吓了一跳,就在众人暗自琢磨,要是队长见到宝贝起了贪念,他们该向着谁的时候,却见他们队长气冲冲的转过头去,显然是想眼不见心不烦。

    知道自己想多了,这些人骚动的心渐渐归于平静。

    与他们的关注点不同,秦蓁蓁和夏萱所关注的却是在亲传弟子身上,毕竟神树种子再好也轮不到她们用,亲传弟子却不是。

    因这世界的男女比例极度不平衡,所以众人对婚姻家庭观念看的极淡,反而随着武学的复兴,师徒传承开始被逐渐看重,最初许多武学高手因各种主动、被动的原因痴迷于武学,等回头儿再想生孩子的时候,才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生不出来了,当然,也可能是没有小姑娘想陪他生了。

    没有孩子怎么办?他的一生所学传给谁?他的全部家产留给谁?在传给哪个外人都不甘心的情况下,就冒出来这么一个亲传弟子。

    这世界上的母亲注定会拥有许多孩子,这世界上同血缘的孩子也不一定是一个母亲生,唯有亲传弟子,绝对具有唯一性——

    一个师傅只能有一个亲传弟子,若是师傅亲传,这个弟子也必当侍奉终生,可以这么说,你父亲要是没养过你你可以不认爹,可你要是敢不认师傅,下场会比古代的欺师灭祖严重的多。

    按理说,没人喜欢过这种一辈子受人管制、连你要不要娶媳妇生孩子都有人替你决定的日子,可你要知道,经脉不突破第七层的人,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收亲传弟子,而突破了经脉第七层的人,只要不把自己作死了,他的成就绝对不可小觑,能被这种人看重,并被其教导扶持,那是多少人抢破脑袋都抢不来的,所以她们实在不知道这个颜菲到底哪点好,能让殷辰这么看重?

    秦蓁蓁握了握拳头一时有些心动,她不觉得自己拜师和颜菲的性命有什么关系,自己没病没痛的,神树种子该给谁给谁,她只要拜师就好,毕竟许多功夫不是你想学就学,没有师傅你根本就看不到秘籍,找不到门路。

    可想到殷辰那半死不活的性子,她一时又有些犹豫,虽说突破七层经脉就可以收弟子,可一般收弟子的都是五十开外的老头,那是对自己的生育能力死了心的,哪有像殷辰这样,二十出头就开始收徒弟的?

    再一想这人往日的风评,她心里更打退堂鼓,万一这家伙是因为实在找不到伴侣,才想找个亲传弟子拘禁在身边给他生孩子,那自己这一出头岂不是狼入虎口?

    不行不行,不能为了亲传弟子的名头就把自己搭进去,凭着自己的资质,以后机会多得是,绝对不能掉进殷辰这个死人坑。

    想到这,这位学着慕容千夜的样子把头一转,也准备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她是这么想的,夏萱却不是,秦蓁蓁自幼跟在父亲身边,她父亲把她当成眼珠子疼,那真是要什么给什么,而夏萱跟在母亲身边,不能说过的辛苦,比起秦蓁蓁来也要拮据许多,她母亲一心希望她拜得名师出人头地,今日机会就在眼前她岂能甘心错过?更何况,若是颜菲真吃了那神树的种子活了下来,她会不会慢慢猜到她所中之毒是自己的错,从而起了报复之心?

    越想心越乱,就在她心急火燎的想着拜师该怎么说时,那边侧躺着的颜菲已然挣扎着起身,一把抓住殷辰的衣角,低声道:“师傅,救我!”

    什么神树不神树?亲传不亲传的?眼下活命要紧,只要有一线生机她都要抓紧,再说眼前这殷辰人也不错,虽然年纪小了点,性子沉默了点,可就冲着对方几次救她的心,她若真能活下去,定会把对方当做自己的师长一样恭敬。

    常言道:师徒如父子,她上辈子缺乏父爱,这辈子找个小爹也算是老天给她的补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