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18章 巨狼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叫师傅了?

    殷辰没想到颜菲改口的这么迅速?听到这声师傅,他脑袋里快速闪过历史上的某某娶了自己的徒弟当伴侣,俩人因夫妻恩爱感情深厚,以至于三年抱俩,五年抱仨。

    当然,夫妻恩爱什么的都是次要的,重点在于后面的三年抱俩,五年抱仨……

    一时间,殷辰的心情有些小荡漾。

    “师、傅?”

    感到裤腿再次被拽的殷辰,低头看着颜菲那狗啃似的头发,黑瘦黑瘦的小脸,心中的荡漾迅速消散:好吧,徒弟还是个孩子,自己想的有点远。

    不过既然叫了师傅,这师徒的名分就算定了下来,别的手续暂时办不了,最主要的还是先把颜菲的毒给解了。

    他伸手从脖子上拽出一个银质的十字架,拧下十字架的顶端,从里面倒出一粒芝麻粒大的小黑点,就在大伙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那传说中的神树种子是什么样子,他已经快速的捏着颜菲的下巴,将那东西塞到了颜菲的嘴里。

    说实话,对于这个什么神树种子颜菲本来是将信将疑的,这么玄玄乎乎的名字,要不是见大伙一脸惊奇,明显是听过的样子,她压根就不会相信,本来她还想呢,看到那神树种子,一定要用自己的异能瞧瞧是什么成分,结果成分还没等看到,就被她新出炉的师傅一把塞进了嘴里。

    见颜菲把种子给吃了,所有人、包括愤怒的慕容千夜、紧张的夏萱,甚至连前面开车的郝坤都停下了车子,全都转过头来瞪大眼睛盯着颜菲。

    “什么味儿?”

    听到潘石海的询问,本就虚弱的颜菲真是连翻白眼都无力,一粒芝麻掉嘴里,你说什么味儿?那么点的东西不用嚼就咽下去了,你说能有什么味儿?

    懒得理会这个对夏萱殷勤讨好的二百五,她索性眼一闭继续睡觉。

    见颜菲睡着了,这帮人还在那不错眼珠的瞧着,慕容千夜皱眉出声道:“神树种子最大的功效是催发其体内的再生能力,不是短时间内能见效的,都别再盯着颜菲瞧了,该警戒的警戒,该休息的休息,郝坤开车!”

    听到队长此话,郝坤悻悻的转过头来继续开车,可想到神树种子的神奇能力,心里还是止不住的痒痒,他一会儿觉得殷辰亏了,把个难得一见的神树种子给了旁人,一会儿又觉得殷辰拣着了,有这亲传师徒的名义在,他至少不用为娶媳妇生孩子操心上火了,哪怕是长时间出任务,也不用怕家里的徒弟跟人跑了。

    这位正心不在焉,突然从车子的前面窜出一条黑影,吓得他猛踩刹车,等车子停稳了,借着微弱的月光一看,他鬓角的冷汗刷一下就下来了:“队长,咱们被狼群包围了。”

    “狼群?”

    心神恍惚的众人这才发现,此时车外竟然站着几条半人高的巨狼?

    若以直观的角度看,这半人高的巨狼与白天见到的铁翅鹰完全没有可比性,可只有接触过的人才知道,这些在二十一世纪只能在动物园里见到的生灵,战斗起来是多么的恐怖。

    铁翅鹰再大它只有一只,而且因为它身体过于庞大,全身上下处处都可以当做箭靶。狼却不同,这些家伙在大灾难后尖牙利爪都得到了进化,再加上它们奔跑速度极快,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更可怕的是,这些家伙是群体作战,你杀死了一只围过来一群,打死一群冲过来一片,让你杀到手软还不得不杀。

    若换了以往他们不一定会这么被动,可今儿个被那神树种子给闹的,一车的人竟然谁都没发现?

    别看此时车外只站着几条狼,可慕容千夜知道,很快,他们要面对的就是一群狼!

    “队长,怎么办?”疾风队的队员看着自己的队长眼底都有着焦急之色,还是那句话,若是光他们打不过还可以跑,此时带着三个丫头想跑都困难。

    “妈的,以前人就是没事闲的,好好的日子不过养什么狗?”据说最早的人们将野生的狼变成了家养的狗,可一场大灾难将家养的狗变成了吃人的狼,试想一个城市有多少人养狗?如今它们与狼杂交的后代全都虎视眈眈,将人类视为盘中餐。

    眼瞧着车前几条巨狼拦路,后面的狼群越聚越多,慕容千夜当机立断道:“潘石海在车上照顾三个女孩,其余人随我下车杀狼,郝坤,等我们杀出一条出路,你立刻开车去下一个站点等我们。”

    众人听了此话全都没有疑义,毕竟郝坤与潘石海的能力是队员中最弱的,让他们在车上照顾女孩最适合不过。

    这些人不用叮嘱,纷纷拿起武器聚集在车门处,就等着车门一开尽速下车。

    慕容千夜站最前面习惯性的扫视众人,想看看他们的物资是否配备齐全,等看到殷辰的时候,他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线差点崩断:“殷辰,咱们下去是要杀狼!”不是去逛动物园!

    “她是我徒弟,我能照顾好她。”对于慕容千夜的低气压,殷辰完全不为所动,他用考拉抱幼崽的姿势,让颜菲趴伏在自己的怀里,为了战斗方便,他还找了根绳子代替鞭子缠在两人的腰间。

    颜菲的毒素还没有解,让她和夏萱在一起实在不安全,若是蓝逸君看着还好,让潘石海那个没长脑子的软骨头看着,他还不如麻烦点带在自己身边,这可是神树种子换来的徒弟,绝对不能有半点闪失。

    这两句话说的慕容千夜哑口无言,他看了看对方那面无表情的脸,再次泄气的一转头,继续眼不见心不烦。

    见没人阻止自己抱着徒弟排队下车,殷辰的心情又好了许多,想到小时候看到的那些父母对子女的安抚,他也照样学样的伸出粗糙的手掌,揉了揉怀里趴伏的脑袋瓜,认真道:“别怕,有师傅在,师傅会保护你的。”

    别看颜菲一口一个师傅叫的挺顺,可那大半是为了解毒保命,毕竟和她上辈子的年龄相比,这师傅的年纪尚小了些,可此时被殷辰抱在怀里,听他认真的告诉自己‘别怕有师傅在’,她恍然有些了解了武侠小说中那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感受,因为这种遮风挡雨的安全感,是她上辈子的父亲都不曾给过她的。

    想到殷辰下车是要拼命,她想告诉对方我不怕,你尽管安心杀狼,可话还没等出口,就被体内剧烈的疼痛所吞没。

    疼,真疼,此时颜菲的体内宛如一个大型战场,占领了半壁江山的蜂毒,正与被神树种子催生而起的细胞打的不可开交,两伙细胞你咬我一口,我吞你一口,完全不顾颜菲这个主人是否能承受。

    体内的疼痛本就让颜菲抓狂,可体外的战斗更是让她胆颤。

    她不知道四周到底有多少条巨狼,只看到黑夜里有无数的绿光隐隐闪动,更让她头皮发麻的是,眼瞅着那绿光越聚越多,耳朵里却是诡异的悄然无息。

    “嗷——”

    突然,随着一声不知从哪发出的嚎叫,所有的巨狼同时发起了进攻。

    “嗖嗖嗖——”

    也许是看到殷辰怀里带着个幼崽,几乎有近半的巨狼都朝着殷辰扑来,若是以往的殷辰自然是不惧,他之所以年纪轻轻便突破了七层经脉,天资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他在战斗中从来都是打头战,不说以一当十,也是替队员挡下大半危险。

    可今儿个他怀里带着个颜菲,想到徒弟年幼身子娇弱,这位当师傅的心一偏——手中鞭子一抖,鞭子上再次窜起了一尺多高的火苗,让朝他袭来的巨狼顿时转移了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