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20章 神奇的?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狼群撤了,你们在哪?”见狼群真的停下了脚步,慕容千夜对着手腕上的对讲机道。

    很快,那头的蓝逸君就传来了回话:“九点钟方向,大约半里。”

    “你们注意安全,我们马上就到!”收了对讲机,慕容千夜对着众人一摆手,这些人便快速朝着九点钟方向跑去。

    奔跑的时候,殷辰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徒弟,发现小丫头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痛苦的表情,瞅着似乎是睡着了,见此,他心里的担心终于退去,把人往怀里紧了紧,这才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殷辰不知道,他的小徒弟不是睡着了,那丫头完全是被体内的状况弄晕了。

    怕这所谓的神树种子不好使,她一直用左眼关注着自己体内的细胞变动,先看到毒细胞吞噬健康细胞,而后又看到一大批强壮的白细胞冒出来猛揍毒细胞,这两伙细胞打的不可开交,她疼的也是不可开交,正不知如何是好,以为只能硬抗的时候,她突然在自己的体内发现了一条细微的金色光线,细瞅都是由金色的细小光点组成。

    这些光点从心脏游走于肺部,又由肺部从腋下游走至掌心,转了个弯最后又原路游回心脏。

    颜菲不太懂得具体的经络在哪,但看那光点的游动,她隐隐知道这应该是一条畅通无阻的脉络在循环,这让她下意识想到了殷辰等人那飞来飞去的能力——这么说,自己也有那种能力?

    不管有没有,她知道这金色光点必定是对自己有益的,心里发痒的她瞪大了左眼想分析出那东西是什么,怎么这么奇怪还会冒金光?结果她这想法刚冒出来,就见她眼前的水平面一顿沸腾,沸腾过后,那上面相当不要脸的出来个‘?’。

    颜菲:……

    问号是啥意思?不知道不明白还是分析不出来?

    颜菲对着这个答案沉默了一分钟,然后把注意力放到抱着她的殷辰身上,她发现殷辰体内也有这种光点,不同的是,殷辰体内的金光比起自己要粗亮的多,而且他运行的路线不只是从心到手,还从手走到了头,明显是比自己多了一条线,再见对方每次甩鞭时,经脉里的光点都朝着手腕处蜂拥过去,她恍然明白了这光点的重要性。

    她试着催动了一下、体内的光点,发现这些小不点竟然真的听自己的话在动?想到殷辰催着这些家伙去打仗,这位武学上的二百五照样学样,她也催着这些家伙去帮助体内的白细胞去打仗。

    颜菲不知道,她的这一举动绝对是史无先例的,哪怕是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经气是存在于经络里,大成时期汇聚于府内丹田,没见过谁家的经气在四处乱窜的,不对,不是没见过,通常人们把这种情况叫做经气错乱,属于走火入魔的范畴,基本没啥治疗的希望,可这位仗着自己能看到细胞与细胞间的细小间隙,就那么催着不情不愿的小光点出了经络偏离了原来的轨迹。

    小光点们觉得自己苦逼极了,它们明明该生活在通顺宽敞的金光大道里,可眼前这是什么情况?一个细胞挨着一个细胞,挤的没形象了不说,动不动还有些污点杂质黏黏腻腻的,这哪来的道啊?该往哪走啊?

    颜菲很有耐心的催着它们——乖啊,往这边走,你看这边俩细胞中间不是有条缝隙吗?穿过去!什么?有黑点堵住了穿不过去?那黑点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把它干掉再穿过去!

    这位领着自己的经气大军浩浩荡荡在身体里穿行,外面的慕容千夜等人已经和蓝逸君四人汇聚到一起。

    “夏萱怎么样?”看到蓝逸君,慕容千夜第一句就问夏萱,刚才不问不是他不着急,可他不能为了一个夏萱把所有人的命都搭里。

    蓝逸君听到此话语气有些黯然的道:“她的左脸被狼爪划了一道,这一道正好从左眼处划过,伤到什么程度不知道,可以确定的是,她的左眼失明了。”

    瞎了?

    想到那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从此要瞎着一只眼,即使是知道她曾经的手段,慕容千夜心里也难免有些难受,毕竟对女孩来说,毁其容貌在某种程度比要了她的命还要残忍。

    “瞎了?怎么会?都怨我,都是我的错!”潘石海先是震惊,而后便是自责,毕竟他要是不自作聪明的背起夏萱,对方也不会因为自己的闪躲不及被狼抓瞎了眼,想到对方这一路的懂事乖巧,想到对方这一路的艰难,潘石海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四孩儿,你干什么?”旁边的队友见此情景急忙阻拦。

    “别拦着我!你们谁都别拦着我……”

    看着这位发疯似的想要自虐,慕容千夜皱眉道:“够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在这闹情绪?狼群最是记仇,别看它们现在退走了,可咱们要是不快点离开此地,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卷土重来,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有心思闹情绪?回去关禁闭三天,好好给我反省反省!”

    呵斥完潘石海这个不省心的,他看着蓝逸君道:“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只要伤口不发炎就没有危险。”

    慕容千夜放心的点了点头,想发炎也得等个三两天,等两天过后他们就回到城里了,那里有最好的医疗怎么都能保住夏萱的这条命,对于华夏城来说,夏萱的脸不重要,命才重要。

    一行人不敢多待,原地休息了五分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行囊,就抱着三个女孩快速离开此地。

    ……

    颜菲是被一阵刺耳的尖叫声给吓醒的,说来惭愧,她指挥小光点的时候太费心神,所以指挥了没一会儿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如今醒来只觉得全身舒畅,没有半点疼痛,还来不及查看自己体内到底什么情况,不远处再次响起了刺耳的尖叫声:“我的眼睛不会瞎的,你骗我——”

    她循着声音看过去,半响才由对方的身形认出来,那个整个脑袋都被纱布缠住的人是夏萱?她受伤了?

    见颜菲一睁眼就傻傻的看着夏萱,殷辰伸手掐着她的下巴就给转了过来:“感觉怎么样?”虽然蓝逸君说了颜菲已经没事,他还是想听她亲口告诉自己。

    虽然殷辰的语气干干巴巴,动作也不太温柔,可颜菲看到他下意识就露出开心的笑颜,她不是不知好赖的人,在所有人都抛弃她的时候是这个小师傅救了她,被狼群追杀的路上,更是这小师傅将她抱在怀里护了一路,救命之恩,又岂是语气冷淡就可以抵消的?

    想到这,她笑着道:“我没事了。”

    殷辰皱眉:“叫师傅。”他要时时刻刻标榜这是他的徒弟,免得有人偷窥,更免得她忘了。

    颜菲不知道他为啥对师傅俩字这么执着,可还是从善如流道:“师傅,我没事了,谢谢你昨晚保护我。”

    如愿听到师傅俩字,殷辰表情缓和了许多,他将手里的水壶递给颜菲,叮嘱道:“先喝点水,饭一会儿就好。”

    颜菲乖乖的接过水壶,还没等喝,就见蓝逸君走到明显已经情绪失控的夏萱身边,也不拿了个什么在她脸前一晃,夏萱顿时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

    这是,给迷晕了?

    见小徒弟再次傻傻的盯着夏萱看,殷辰再次掐着对方的小脸又给拧了过来,心累道:“无关紧要的人少管、少看!”

    被捏住下巴的颜菲,不甘的收回了斜着眼神,小声道:“我就是想知道,她怎么了?”说什么眼睛瞎了?不会是真的吧?

    殷辰扫了眼见夏萱晕倒就紧张兮兮过去查看的潘石海,淡淡道:“昨晚突围的时候,她一不小心被狼爪子抓了。”想了想这小徒弟心软的毛病,他搬出慕容千夜的严厉脸道,“离她远点,不许过去!”

    之前要不是心软能被对方记恨吗?再傻傻的过去,他就……他就只能对不起慕容千夜,把夏萱宰了以绝后患了。

    没错,夏萱的眼睛是他故意毁掉的,旁人都觉得那是意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从看到那条潜伏过去的巨狼,就在心里算计着什么角度能毁了夏萱的半张脸。

    本来夏萱心性如何,害不害人,和他没有半个华夏币关系,可她偏偏害到了自己徒弟身上,若这都不管,他这师傅是干嘛吃的?

    其实以他的性格,若没有慕容千夜,真就把夏萱直接喂狼了,可想到慕容千夜对任务一向看的很重,那人也算是和自己从小长大的,看在对方面子上,这才只毁掉了夏萱的一只眼睛,却留下她的一条命。

    既要为徒弟报仇,又要顾全兄弟情义,殷辰觉得自己实在是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