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21章 为师不易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在殷辰的印象中,女人是一种思维很奇特的动物,她们能为了一点莫名其妙的小事置人于死地,也能为了一点所谓的怜悯,与仇家尽释前嫌甚至大发善心,所以为了防范于未然,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个严师,把小徒弟和夏萱那个危险源隔离。

    其实殷辰想多了,颜菲真不是那么烂好心的人,试想当时的情况,一个十一二岁连小学都没毕业的小姑娘,又是和她一起被抓的,看小姑娘长得文文静静乖乖巧巧,她哪知道对方心里会怀有恶意?如今知道了,她要是再上赶着往前凑,那真就不是一般的傻了。

    不过看到夏萱此时的摸样,她报仇的心思倒是淡了许多,毕竟对女人来说,毁容瞎眼比死了都难受,只要这人今后离着自己远远的,恩将仇报那茬,她暂时可以永久性延期。

    见颜菲乖乖听话,没有再去惦着那夏萱,殷辰心里多了点喜意,想了想别人家的父母,他再次伸出手掌揉了揉颜菲的小脑袋,语气略僵硬道:“菲菲真乖。”

    颜菲:“……师父,家人都叫我小菲,你也叫我小菲吧。”尽管菲菲什么的她也不在意,可从殷辰嘴里出来的这句菲菲,她怎么听着就这么别扭呢?

    俩人说话的功夫,那边任家兄弟已经用一个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陶瓷罐烧好了热水,看到那豁了口的陶瓷罐,颜菲心里那个怪异就别提了,刚才和狼群对战,她还觉得自己确实是穿到了未来,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她又觉得自己回到了远古时期,话说这生存环境也忒艰苦了点。

    颜菲不知道,更艰苦的还在后面呢,因为他们今儿个吃饭连简易饭碗都没有了。

    眼见殷辰上前,用空了的备用水壶装热水调冲粮粉,秦蓁蓁略紧张的凑到颜菲身边道:“你真的没事了?”

    这两天她们先是被绑架,紧接着两人先后中毒,如今夏萱又毁容失明,秦蓁蓁真怕再有什么事,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再胆大她也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眼前的这些对她来说实在是过于刺激,所以她由衷的希望颜菲能平安无事,两人一起也好有个伴。

    颜菲虽然对夏萱失望,可她毕竟是成年人,不会因为一个夏萱就草木皆兵好赖不分,听对方关心自己,她笑着就想说没事,结果这话还没等说,那边她新出炉的师父手拿着军用水壶大步流星走过来,单手掐着颜菲的后脖领就给拎到了五米开外。

    “师父?”颜菲一脸发懵的抓紧了自己的衣服领子,深怕一不小心自己会来个金蝉脱壳。

    殷辰神情淡漠的瞥了眼同样发傻的秦蓁蓁,才坐到颜菲身边,认真晃着自己手里的军用水壶道:“食不言寝不语。”

    颜菲:我c——

    停!颜菲,这是你师父,师父不光救了你,昨晚上还在群狼夹击的情况下护着你跑了半宿,你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坐到这都是谁的功劳?你要是敢爆粗口那就是大逆不道忘恩负义,再说师父年纪小难免随性了些,有意见你也给我憋回去!

    深呼吸,颜菲笑着点了点头:“师父说的是,咱们吃什么?”

    殷辰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他不过是觉得夏萱蔫坏,秦蓁蓁也不是什么好人,自家小徒弟性子单纯,他这做师父的一定要在择友上帮徒弟把好关,问题秦蓁蓁是女生,他实在不方便动手撵人,这才费点事把自家徒弟拎走。

    隔离成功,自家小徒弟又听话懂事,殷辰好心情的将手里的军用水壶递了过去:“米糕丢车上了,吃点粮粉吧。”

    那边的秦蓁蓁简直要气炸了,这人什么意思?凭什么不让她和颜菲说话?她们俩是同学,同学你知道不?从小学一年到六年,六年的同学情分,你这师父才当了几个钟头?

    这位蹦起来就想找殷辰理论,被眼疾手快的蓝逸君一手拦下:“蓁蓁,蓁蓁,别和那小子一般见识,那小子天生少根弦,你没见我们队长都被他气的直瞪眼吗?别气别气,咱们马上就要走了,赶紧过来吃点东西……”

    对于蓝逸君的‘污蔑’殷辰向来是不当回事的,可他见自己的小徒弟似乎有些直眼,不由想了想道:“别听他胡说八道,师父就是少根弦也能一鞭子把他抽趴下,快吃!”真是,竟在他徒弟面前胡说八道,万一这丫头傻傻的当真了怎么办?

    颜菲倒是没当真,她只是突然感觉前途昏暗,这师父自己没拜错吧?万一要是错了?她可不可以解除师徒关系拿别的来报答救命之恩?

    见颜菲呆呆的抱着水壶不动嘴,殷辰皱眉,这是不爱吃?之前就觉得这丫头吃饭不行,如今看来果真有些麻烦。

    心里轻叹着为师不易,他伸手解下了腰间的迷彩小包裹,从里面拿出一粒长毛果对着颜菲道:“把这壶粮粉喝了,喝完师父就给你长毛果吃。”小时候他偷瞄过人家父母是怎么哄孩子的,没想到今儿个拿来哄徒弟。

    把饭吃了,吃完饭就给你好东西……这哄孩子的语气让颜菲心底猛然一酸,两世为人,还真是头一次有人费心思哄她吃饭。

    颜菲心里有些酸,有些甜,还有些成年人的尴尬与不自在,可她人却是听话的捧起水壶,对着壶口轻抿了一口……果然,没有最难吃只有更难吃,这破玩意吃在嘴里都不如她们老家用来粘对联的浆糊。

    见颜菲一口口像吞□□一样喝了半壶的粮粉,表情不能再痛苦,殷辰无奈的接过水壶,反手塞过长毛果。

    颜菲对着手里的长毛果只想哭,她觉得自己不是不能吃苦,可粮粉那玩意真是比‘苦’都难吃,想到今后漫长的适应过程,她觉得自己还不如中毒死了呢,真是好怀念小时候原滋原味的窝窝头。

    正难受呢,就见她身旁的殷辰举起从她手里拿过去的军用水壶,仰脖喝着里面的粮粉。

    瞪着对方那因吞咽而滑动的喉结,颜菲被吓得吞了口口水:她她她、她吃剩的东西,师父捡着吃了?

    颜菲不知道,其实殷辰也是做了一番思想斗争的,最开始颜菲挨着他他都难受,更何况捡着吃东西?可想到这丫头吃饭的矫情样,今后总不能次次浪费粮食,再想到未来俩人还要生孩子,他觉得不管从哪方面他都应该提前适应,这才硬着头皮把那半壶粮粉喝了。

    尽管是硬着头皮,可他的表情却是那么的坦然,坦然到颜菲都感到羞愧了,她觉得之前的自己的想法太不应该了,尽管师父还年轻,可他却是在认真尽责的做一位好师父,他用好吃的东西来哄自己,能捡自己吃剩下的东西,她怎么能因为对方言语动作直率了些就心有疑虑呢?

    检讨过后,颜菲再次觉得殷辰是一位负责任的好师父,之前拽脖领子的事定有他自己的道理,毕竟这世上还有很多她不了解的东西。

    想明白了,她也有心情观察手里的长毛果了,上次就发现这东西的营养含量高的吓人,如今仔细一看果真是惊人,各种维生素至少是变异前的十倍不止,只这一颗就能供应人体一天的营养成分。

    想到昨天吃的那颗鸟蛋,颜菲心里的馋虫略亢奋,问题是这玩意外壳太硬,实在是让人无处下嘴。

    捏了两下没捏动,她一下子想起昏迷前看到的那些光点了,师父因为那个东西大杀四方令无数异兽惊恐退散,自己是不是也能用那个东西捏碎这粒长毛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