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22章 华夏城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颜菲还记得自己昏迷前是催着小光点们去帮兵助阵的,可此时一看,她不由一晒,这些家伙还真是催一催动一动,不催一点都不动,本来她体内的金光是从心至手呈线形的,如今在心脏附近多了一道下垂的金色流苏,而且这流苏还是成不规则形的。

    看着自己空荡荡的经脉,再瞧瞧那些隐含在细胞中一闪一闪亮晶晶的小光点,颜菲一阵无语,闹了半天她体内就这么多光点,昨晚的作为纯属是拆了西墙补东墙。

    一旁的殷辰囫囵吞枣般的吞下了那半壶粮粉,吃完后吧嗒吧嗒滋味倒也没觉得恶心,满意于自己在洁癖的道路上又成功迈进了一大步,他转头看颜菲,发现那丫头还傻傻瞪着手里的那枚长毛果。

    从来不知犯愁为何物的殷辰,第一次生出上火的感觉,这徒弟除了听话算是优点,剩下哪样都让人犯愁——吃饭不行,警觉性不行,对人的防范心不行,如今拿着东西都不知道吃,今后他要是出任务,她自己在家不会饿死吧?

    略担忧的拿过那枚长毛果,他大手一捏,长毛果应声而开,剥去了坚硬的外壳,他将那白胖的果肉送到颜菲眼前,苦心替徒弟普及知识:“这是长毛果,里面的坚果是能吃的。”用嘴吃!

    “谢谢师父。”没有看到她师父眼底那浓浓的担忧,颜菲欣喜接过,此时吃不吃的是小事,她就怕自己掰不开再让人看出破绽,原主能练出那些东西,怎么也不至于掰不开个坚果。

    去了皮的果子白白胖胖,带着坚果特有的清香,让颜菲闻着心里直发馋,可她毕竟不是小女孩,想到师父收自己为徒是临时起意,她觉得这东西一定是师父自己留着当零嘴的。

    或许换个人都会觉得,挺大个男人吃什么零嘴,也不怕丢人?只有颜菲不是,别忘了她上辈子还有个和殷辰年龄差不多大的弟弟,为了弥补弟弟那丢失的童年,她经常会买些、或者是做些好吃的专门喂弟弟,所以在她眼里,男人吃零食天经地义!

    捏了捏这果子的软硬程度,她小心掰开,将其中的一半送到殷辰面前,仗着萝、莉外表,语气亲昵道:“果子好香,师父你也吃。”师父不嫌弃她,她也得对师父好,这样才能促进师徒间的和谐友好关系,总不能让师父剃头挑子一头热。

    殷辰看着面前的小手,眼里闪过浓浓的惊讶,他从来没有想过有女孩会反过来把吃的送给自己?即使这女孩是他徒弟。

    他惊讶,周围的吃瓜队员们更惊讶,天知道他们从小到大已经送出去多少好东西,可悲的是别说声‘谢谢’,他们连个渣渣都没看着,通常能得美女一笑就乐的不得了,他们辰哥凭啥能被小女生反过来送东西?就因为这女孩是他徒弟?

    不只他们这么想,连慕容千夜都忍不住多打量了颜菲几眼,而后把目光落到秦蓁蓁的身上,之前他觉得殷辰是胡闹,现在倒是觉得,要是真有这么个乖乖听话,连吃东西惦着师父的小徒弟似乎也不错,据说这秦蓁蓁与颜菲是同学,那她们的性格……

    被盯的秦蓁蓁毫无察觉,她正用眼神表达自己对颜菲的鄙视:“从小到大都这么蠢,真不像个女人。”

    慕容千夜默默回头:好吧,他想多了。

    再说殷辰,旁人的眼光只要没有杀气他通常是不在意的,所以也没发现周围人的羡慕嫉妒恨,伸手接过小徒弟的心意,他心里有些美滋滋的,觉得自己终于明白,为啥那么多男人总想找个伴侣。

    这位三口两口干掉了半个长毛果,怎么吃都觉得这个比昨天那个好吃许多,可惜的是个头太小,没吃饱,不过小徒弟胃口不好,所以兜里那三个还是给小徒弟留着吧。

    没吃饱的殷辰继续给自己冲粮粉,完全没在意众队友那日了狗的表情。

    见此,给夏萱换药的蓝逸君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蠢货,挺大个男人竟然还真吃了?

    吃过饭,众人收拾东西开始原地休息,尽管急着赶路,可他们已经连着赶了一天一宿的路,再不休息身体怕会坚持不住。

    看这些人倒地就睡,颜菲也不好多问,索性躺在殷辰身边捋顺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她一直觉得自己脑中有原主的记忆,要是没有,最开始昏迷的时候她也不能梦见对方上课的场景,可为什么就想不起来呢?难不成,是需要什么特殊的触发场景?

    殷辰正躺那闭目假寐,听身边的丫头没动静了,他不由好奇的瞅了一眼,见小丫头侧躺在自己身边,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不知想着什么,他嘴角略弯,闭眼准备继续休息,过了两分钟,他忍不住的再次睁眼,见那丫头还皱着眉头在那冥思苦想。

    殷辰有些犯愁:徒弟不睡觉怎么办?

    想了想,他从衣兜里再次掏出一粒糖果,剥去外皮塞到颜菲嘴里,而后在颜菲莫名的眼神中伸手遮住了对方的眼睛:“睡觉。”

    见小徒弟果真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做师父的心里轻叹:吃饭睡觉都要好吃的哄,这徒弟消费略高啊,没点家底还真养不起。

    本来颜菲闭眼是想假装哄她师父的,没想到睡了一宿的她竟然又睡着了?再睁眼的她趴在殷辰的背上,看着周围的景物嗖嗖向后倒,不由搂了搂殷辰的脖子道:“师父,咱们还有多久能回城?”

    “咱们连夜赶路,估计明天早上就差不多了,菲菲,你师父背你一宿了,要不要师叔带你一段?”

    看着凑过来打趣的蓝逸君,颜菲像个真正的孩子般,笑而不语的将脸贴在师父的脊背上。

    作为被害人,她就算知道对方有苦衷也不能接受自己随随便便被放弃,可她也知道,作为弱者的自己没能力与对方对峙,再加上她现在是殷辰的徒弟,殷辰还要接受慕容千夜这个队长的领导,所以不管是为了这个小师父还是为了自己,她都不能表现出对他们的成见与敌意。

    殷辰不知道颜菲的心里,可他不喜欢蓝逸君和徒弟说话,一说话他就想起昨天蓝逸君背着颜菲时,颜菲给他擦汗的场景,这位小心眼发作,一鞭子朝对方甩去:“叫谁菲菲呢?离我徒弟远点。”

    蓝逸君被一卷多老远,两个空翻险险落到地上,没好气道:“殷辰,没你这样重色轻友的!”

    重色轻友?颜菲对这位的用词也是无语了,她怀疑这人的小学到底毕没毕业,重色轻友是这么用的吗?就是没有知识也要有点常识吧?你的语文老师知道了会哭死的。

    下面的一路基本无话,除了开始两次,清醒的夏萱因哭闹被蓝逸君用药迷晕,两次过后,不知是她学聪明了还是接受了现实,总之她终于不再哭闹,蓝逸君也没再出手把她迷晕。

    潘石海因为内疚一直对着夏萱围前围后,慕容千夜等人冷眼看着倒是谁都没有出声,反正马上就要回城了,回到城里受了伤的夏萱自有她该去的地方,潘石海想献殷勤也没那个机会了,索性让他献个够吧。

    对这些颜菲一概不知,因为清醒没多久的她,靠在师父温暖的背上又睡着了……

    “颜菲,快醒醒,咱们到家了!”看着远处高高的城墙,秦蓁蓁欣喜的叫着颜菲,她不知道颜菲怎么这么能睡,不过现在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们终于平安到家了。

    到家了?睁眼的颜菲对着眼前高耸的城墙有些傻眼,因为这城墙真的好高好高,目测能有二十几米吧?额,好吧,左眼尽责的告诉她,这城墙的高度是三十五米,其坚固程度是普通混凝土的三十倍。

    对此颜菲倒是好理解,这城墙要是敢豆腐渣工程,估计来个巨型异兽城里人就废了。

    这一路上颜菲都在想象如今的人们居住的是什么样的城市,直到她亲眼看到,那颗紧绷的心才终于安定下来,还好,不是什么地窖瓦窑防空洞,虽然这楼房每栋都高过五十层,离着也相对密集,可至少还能看到二十一世纪的影子。

    可走着走着她发现不对,这路上竟然没车?别说什么大汽车小轿车,她连个自行车都没看着。

    正想着呢,远处有两个孩子急匆匆跑了过来,前面那个闷头拉着后面那个,赶着跑赶着道:“快点快点,要迟到了,一会儿被老师抓住又要扒咱俩的皮。”

    被拉的那个见到慕容千夜等人目露惊喜:“啊!我看到疾风……”队!

    “没错,我都要急疯了,你能不能别磨叽!”

    眼瞅着有口难言的小家伙,被同学一溜风似的拉没影了,颜菲觉得她已经知道为啥城里没车了,连孩子都这速度,真没必要浪费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