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23章 小颜菲心底的恨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进了华夏城,慕容千夜开始做安排:“蓝逸君,你带夏萱先去医院,我和殷辰带着她们俩去警局,其他人解散回学府。”

    秦蓁蓁一听这话就急了:“我要先回家,好几天没回家我爸一定着急了,我要回家先看我爸。”

    看到秦蓁蓁这么激动,颜菲觉得自己也该说点什么,可想到对方嘴里那不靠谱的妈,她又把嘴闭上了,万一原主的妈不着急呢,不是她非要把人往坏了想,实在是自己这狗啃头,怎么看都不像是被精心呵护的娇娇女,未免多说多错,她还是先瞅着吧。

    此时的颜菲还想呢,不管那个妈靠不靠谱,今后她们相处的日子应该都不会太多,毕竟听秦蓁蓁的话,原主妈要嫁到秦蓁蓁家里,未免做个拖油瓶,以后她最好还是多住校,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她与原主妈的第一次见面,会是在小小的太平间里。

    “爸——”看着躺在那双眸紧闭声息皆无的父亲,秦蓁蓁扑过去放声大哭,“爸,你醒醒啊,我回来了,爸!”

    看着哭到几乎要背过气去的秦蓁蓁,慕容千夜略有不忍的上前劝道:“别太伤心了,你父亲最担心的就是你,如今知道你平安脱险,他泉下有知定会安心的。”

    秦蓁蓁哭着摇头:“我不要他安心,我要他起来陪我,爸你快起来啊!”

    见她这样,一旁的警务人员无奈轻叹,而后他转身对着颜菲道:“你也过去看看你母亲吧。”再不看,以后想看都看不着了。

    大灾难前还有墓地之类的能供亲友扫墓,大灾难后活人住着都嫌挤,哪有地方给死人?通常是往火化炉里一塞一了百了。眼前这三具尸体,要不是有学校求情,想着三个生死未卜的女孩能回来看亲人最后一面,早就被他们推进火化炉了。

    颜菲不是不想过去,这是原主的亲生母亲,冲着自己占了原主的身体,她也是想过去替原主磕个头尽最后一点孝心,可不知怎么了,自打看到那边躺着的那个女人,她的脚底就像生了根般,怎么都走不过去。

    那是一个很精致很年轻的女人,即使此时的她已经全身僵硬的躺在那里,仍然美的动人,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可就是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却让颜菲从心底升起浓浓的厌恶与痛恨。

    那种恨夹杂着无助怨恨解脱悲伤,复杂的让颜菲喘不过气来。

    “怎么了?”发现徒弟的情绪不对,殷辰低头询问,可他的手刚搭到颜菲的身上,就见颜菲身子一软,再次晕了过去。

    ……

    五岁的小颜菲是个白白嫩嫩的小包子,圆圆的脸颊,大大的眼睛,再配上两个啾啾头,谁看了都想亲一口。在这食物贫乏的时代,可不是谁家都能养出这么白胖的孩子,而她之所以这么幸福,全源于她有个本事的父亲。

    谁都知道华夏城里物资紧张,而之所以这么紧张,不只是因为食物链上的食物吃不了,更多的是外面过于危险,没有本事的人谁都不敢往外跑。

    以前a城冬天冷,你可以开车去b城拉煤,b城少粮食,可以去c城运输,如今能活动的地儿就这么大,除了城东跑城西,你还能往哪跑?这时候,若真急需必不可少的东西,就需要一些特殊的人员冒着危险出去寻找,而颜菲的父亲颜正,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华夏城内有个高达百层的任务塔,占地面积不大,却是高耸入云,这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任务,只要你觉得自己有本事,随时可以接任务走人。

    颜正为了养活妻儿,早早辞去了安稳的工作四处奔波,每日里出生入死当真是说不出的辛苦。

    五岁的颜菲因年纪过小,并不懂父亲的辛苦,她只知道若是爸爸回来了,总会有好吃好玩的礼物。

    那一天,她在楼下玩散了啾啾头,就想回家找哥哥帮她梳头,类似梳头穿衣这种事妈妈是不会帮她做的,通常爸爸在家爸爸做,爸爸不在家哥哥做,因为上次爸爸回来受了点伤,所以她想回家找哥哥。

    可刚进楼道口,就见大她三岁的哥哥红着眼站在门口,见她回来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伸手把她搂进怀里,懵懂的她正想问哥哥怎么了,就听里面传来爸爸痛苦的声音:“小雅,这次的任务我真的不想去,我怕我去了再也回不来。”

    “不想去?你个懦夫!”妈妈的声音很愤怒,“你就不想想,你不去家里吃什么喝什么?我都多长时间没买新衣服了?颜正我告诉你,喜欢我的人多的是,不要以为我给你生了两个孩子就非你不可!”

    听到这句话,颜菲感到抱着她的哥哥身体一颤,而屋中的父亲也再也没了声音。

    半个月后,家里接到了父亲队友送回来的遗物,据说那次任务很危险,差点就全军覆没,妈妈当时搂着他们兄妹哭的很伤心,就在她以为没了爸爸还有妈妈和哥哥时,跟着妈妈出去买菜的哥哥却再也没有回来。

    她不知道哥哥去了哪里,问了妈妈也不说,妈妈只是每天穿着漂亮衣服出去,没过几天就领回来一个陌生的叔叔,妈妈让她叫那个叔叔为爸爸,她死活不愿意,面对妈妈的责骂,那个叔叔却是笑着将她搂进怀里开心的叫她闺女。

    从那以后,出任务的变成了叔叔,经常给她扎小辫,每次回来给她带礼物的也变成了叔叔,即使后来妈妈生了弟弟,叔叔对她的疼爱也是半点没少。

    孩子都是健忘的,就在她因为眼前的幸福即将忘记父亲与哥哥的时候,叔叔的队友再次送来了叔叔的遗物。

    望着抱着弟弟失声痛哭的妈妈,她恍然想起了失踪的哥哥,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只是下意识守在弟弟身边,连学校都不肯再去。

    她以为这样就不会失去弟弟,却没有想到,她只是出去给弟弟买个米糊的功夫,她刚刚会爬的弟弟就因为乱爬乱跑,掉在装满水的澡盆里淹死了。

    可天知道,她的妈妈从来不会给弟弟洗澡……

    ……

    “小菲?小菲?”

    见颜菲在昏迷中竟然哭的不能自抑,殷辰头一次露出焦急的神色,看着蓝逸君道:“她这是怎么了?会不会是中毒没好?”

    翻了翻颜菲的眼皮,蓝逸君起身道:“放心吧,刚才苏医生不是检查过了,她之所以睡了一路,完全是吃了神树种子后没有及时吸收经气,体内经气缺乏造成的,会昏迷也是见到母亲的死过于悲伤罢了,身体没有问题。”

    就在殷辰想问,没问题怎么会哭的这么厉害,蓝逸君再道:“这丫头快醒了。”

    随着蓝逸君话音刚落,颜菲缓缓的睁开双眼,没等她想明白自己是在哪,就惊讶的发现自己在哭?不管是控制不住的哽咽还是肿胀难受的双眼,都表明她刚刚哭的很伤心,可好好的她怎么哭了?

    殷辰从来不会安慰人,让他安慰人除了塞吃的没有第二个办法,可眼前的小丫头哭的直打嗝,再往嘴里塞吃的容易噎着,所以他只能一脸严肃的盯着徒弟束手无策。

    见殷辰在一旁干着急,蓝逸君无奈上前道:“菲菲别哭了,你妈妈要是知道你这么伤心,她一定不会走的安心,就算为了妈妈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而且今后没有妈妈还有你师父,还有我们呢,别伤心了。”

    妈妈?颜菲猛然忆起了睡梦中的一幕幕,也终于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哭,这不是她在哭,而是脑海里那个尚未消散的孩子在哭,她在哭因母亲枉死的父亲,被母亲丢弃的哥哥,她在哭疼爱她的叔叔,还有那个被亲生母亲害死的弟弟,更让她激动想哭的是,那个她恨之入骨却对其无能为力的女人,终于死了……

    “菲菲,因为停尸间里的床位不够,所以他们刚刚已经把你妈妈火化了,这是队长让他们保存下来的部分骨灰,给你留着多少算点念想吧。”说着,蓝逸君把一个拇指大小的塑料瓶递给颜菲。

    颜菲伸手接过,看着瓶子里灰白色的骨灰,她将之紧紧握在手心里,声音沙哑道:“我想去厕所。”

    殷辰听到这话二话没说抱起颜菲往外走,在他拐了好几个弯后,终于看到一个小小的女生厕所将颜菲送了进去。

    临关门前,殷辰不放心的看了看颜菲:“别怕,师父在外面。”

    知道这是不善言辞的师父在安慰自己,颜菲哽咽的点了点头,等对方关门出去了,她才打量未来医院的厕所。

    厕所真的就是厕所,因为它只能如厕,没有半个洗手的位置,可对颜菲来说,能如厕就够了,她打开手里的塑料瓶,将那骨灰缓缓的撒入马桶中,而后,就那么呆呆的站着,看着漂浮在水面上的灰白色骨灰,不甘的被水流冲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