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24章 出院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走在医院的长廊上,颜菲感觉说不出的别扭,这种感觉之前她曾经有过,例如上一秒拿着火力强猛的空爆枪打狼群,下一刻烧水用破了口的瓷罐,两者间的年代感不要太强,即使从小颜菲的记忆里知道,这是因为物资缺乏,可看看眼前这狭窄到紧容两人行走的长廊,再看看每个病房里那形同火车般的上中下铺,她还是觉得这世界有些玄幻。

    咱们不说别的,就说这病床吧,把个刚做过手术的病人放到上铺,你怎么给他换药他怎么吃饭上厕所?

    正想着,迎面走来两个穿着白色紧身背心的大夫,您没看错,这的男性医护人员都穿着白背心,对此颜菲表示理解,省布料。

    还说这两位医护人员,他们先后拐进了颜菲前面的那个病房,一人站在床头,一人站在床尾,两人伸手同时一拉床下的架子,就把最上层的床位横移了出来,然后也不知弄了哪个按钮,三米高的支撑架稳稳降成了正常高矮,而后这俩人推着床就直奔换药室走去。

    颜菲:……这设计,点赞!

    看了一路的简洁式病房,冷不丁见到自己的独门独床颜菲心中有些揣揣不安,她不担心别的,她担心没钱,原主那个狠心的妈手松的很,今天有钱都极少留到明天,反正出去晃一圈总会有人心甘情愿的给她消费,记忆中这个时代的普通病房都贵的吓人,自己这独门独床……出院的时候不会让她卖身吧?

    见颜菲神情有些紧张,殷辰好奇道:“怎么了?”

    “师父,这病房是不是很贵啊?我身体没事了,还是早点出院吧。”没钱的时候颜菲从来不装,更何况现在没爹没妈她也没什么可装的。

    听到徒弟的话殷辰心里那个舒坦,他觉得不愧是他殷辰的徒弟,和他一样知道节省过日子,揉了揉颜菲的狗啃头,他欣慰的刚想说什么,就听一旁的蓝逸君道:“放心吧,你师父抠,咳,是精着呢,这是给你看病那位苏医生的办公室,人家苏医生给你看完了病,他楞说你现在的情况不易挪动,直接就把人家办公室给征用了,所以不用花钱。”用那么严肃的表情做这么不要脸的事,他们队里除了殷辰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颜菲:……

    殷辰本来对自己的做法是相当满意的,苏医生的办公室空着也是空着,他徒弟一个人住着还舒服,这明明是双赢的事,可让蓝逸君这么一说怎么好像他多抠门似的?

    推了推蓝逸君的肩膀,他正色道:“小菲要出院,你去给她办手续。”

    蓝逸君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可眼见殷辰将左手放到腰间缠着的鞭子上,他二话不说转身出去办手续。

    见屋里就剩下他们师徒二人,殷辰顿时觉得空气都新鲜了许多,本来嘛,这是他徒弟,有什么话他这做师父的不能说?非显着他一个外人?

    心情颇好的坐到床边,他从兜里掏出一个类似手表的东西,边给颜菲带到手腕上边道:“师父把你的身份卡装好了,你家的那个房子因为家里没有大人,所以被收了回去,他们给你一千华夏币作为补偿,现在已经打到卡里了。”

    要是换了蓝逸君在这绝对不会这么明刀明砍,哦,你妈没了,你家房子也没了,好好的一个家就换了一千华夏币?这要换个孩子非得哭不可,好在颜菲心里是个成年人,抗打击能力比较强,可这样她心里也够难受的。

    接收了小颜菲记忆的她已经知道,这个世界不是没有青菜和肉,有,只是贵的要死,这么说吧,一华夏币能买奶粉袋那么大的一袋粮粉,够你全家吃一个星期还多,可你要是想买正常的大米,都买不来一两,大米二十个华夏币一斤,也就是说她这一千块只够买50斤大米。

    越换算越心凉,唯一有点安慰的就是,女孩上学会有学校供应午餐,每周能看到两次青菜一次肉……可住房呢?穿戴呢?这小身体都十二岁了,万一来个姨妈,哪来的钱买姨妈巾啊?

    她在这边纠结够呛,那边自认为给了徒弟缓冲余地的殷辰,觉得徒弟已经接受了事实,才继续道:“这一千华夏币你自己留着买零食,今后搬来和师父一起住,师父养你。”

    颜菲相信,她上辈子,不对,应该是上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全世界,这辈子才会一穿越就碰到个好师父。

    伸手抱住她的好师父,这丫头心里激动的很:太好了,终于有人给买姨妈巾了!

    此时的颜菲还不知道,她被小颜菲那模糊的记忆给坑了,不过这也怪不得小颜菲,夏萱的妈妈为了让女儿自强,她从小就教夏萱各种手段;秦蓁蓁的父亲因为疼爱女儿,也经常对秦蓁蓁说他所了解的各种见闻。

    唯有小颜菲,爸爸在的时候她太小,等叔叔在的时候她也不大,那个叔叔倒是真心疼爱她,可不是亲爹哪好意思对着孩子说师徒间的桃、色八卦?以至于在孩子有限的记忆中,一直认为有个师父是天大的好事,因为师父会像父亲一样手把手的教你本事,当然,等你老了也要像孝敬父亲一样去孝顺师父,所以,这孩子不在意吃,不在意穿,更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与老师讲的文化课,一门心思就想突破第三层经脉,期望到时候能有人收她为徒,好远离她那个没有人性的母亲。

    可就在这孩子真的突破了第三层经脉,认为自己成功了一半的时候,她被绑架来了,在幽闭的木箱里,支撑着小姑娘的那些信念全都没了。

    ——她拜不了师父了,她要被人抓去生小孩了,听人说被拐卖的女孩子会被关在一个不见天日的小屋子里,只负责生下孩子被人抱走,那她生下的女孩会不会继续被人逼着生小孩?她生下的男孩会不会像弟弟一样被人扔在水盆里淹死?

    或许是生活从未给过她希望,小姑娘的心中也没有一点光亮,她没有像秦蓁蓁和夏萱一样期待会有人来救自己,而是任凭自己沉浸在无边的黑暗里,慢慢的,慢慢的,远离了这个世界。

    小颜菲再次有感觉的时候是看到母亲的尸体之后,她开心的发现母亲死了,‘自己’竟然有师父了,没想到自己所有的愿望都已经被达成了?在亲眼看到母亲的骨灰被被水流冲走之后,孩子那虚弱至极的灵魂终是了无牵挂的散了……

    慕容千夜一推门,就看到这异常有爱的画面,想到自己在警局为这三家的家属忙前忙后,还要忍受秦蓁蓁那个丫头的哭闹不止,这位顿时没好气的用力敲敲房门:“丫头的出院手续蓝逸君给办好了,走了!”

    师徒亲热被打断,殷辰心里很不舒服,无奈这位天生表情不发达,翻不出蓝逸君的死鱼眼,只能板着一张木头脸,带着颜菲跟了上去。

    “师父,咱们家在哪啊?”这话颜菲问的很没压力,因为现在的她已经知道亲传弟子的真正含义,师父把她当接班人培养,她也负责给师父养老送终,妥妥一家人。

    咱们家这仨字颜菲说的没压力,殷辰听的更没压力,当师父的满怀欣喜刚想给徒弟解谜,就听一旁的慕容千夜道:“咱们住在华夏学府的兵字区里,你师父去年突破了七层经脉,成为七级武者,所以他住的房子比普通学员的大了许多,如此一来,你这丫头倒是跟着享福了。”

    慕容千夜这完全是习惯所致,殷辰人如其名性子也阴沉,平日里寡言少语谁都不爱搭理,所以他就习惯了帮殷辰代言,可他不知道,殷辰现在特别想和自己的小徒弟说话,正愁找不到话题唠,结果好不容易找着点话题还被他们给唠了。

    殷辰从来没觉得自己身边这些队友是这么的烦人,可对着一脸崇拜的望着自己的颜菲,他还说不出你们快滚,因此他机智的想了个借口:“慕容,你们先回去吧,我带小菲去买点女孩用的东西。”

    慕容千夜没做他想,他瞅了瞅一旁闷头不语的秦蓁蓁道:“你不说我倒是忘了,这丫头也得买身衣服替换,那走吧,咱们一起去!”

    殷辰:……他就想和徒弟独处一会儿,怎么特么就这么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