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之亲传弟子 第26章 经气入体
作者:伯研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正想着,刷刷刷几块肉放到了她的米饭上面,当师父的好心叮嘱:“别光吃饭,多吃菜。”

    吃肉才会长肉,吃豆腐青菜才会皮肤白,刚才他追着食堂打饭那大叔问了半天,就为了他家小徒弟多吃点对口的,好长得白白嫩嫩像个小公主。

    不知道师父的小心思,颜菲吃着碗里的肉心里暖暖的:师父真好,不但比上辈子的爹好,更比这辈子的妈好,今后她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对师父好。

    想着,她也给殷辰夹了块肉,笑着道:“师父你也吃。”

    师徒俩正吃的温馨,就听外面传来敲门声,殷辰周身的温度顿时降了八度,起身将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的是潘石海,他面色稍缓道:“衣服还没换呢,你来早了。”怕小菲饿着,他到现在也没来得及洗澡换衣服。

    潘石海抽了抽嘴角,僵笑道:“辰哥,我是想求你点事。”不是来拿换洗衣服。

    殷辰刚刚升上去的温度刷一下降了下来:“别告诉我你是来借钱看夏萱。”

    “额,是,”刚一点头,见殷辰二话不说就要甩门,他忙挤进半个身子道,“辰哥辰哥,萱萱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我有义务……”

    殷辰冷冷截断:“你有个屁义务,没咱们她早死了。”要不是他们及时赶到,那丫头早就被铁翅鹰捻成肉饼了,还义务?不过是没了母亲、没了个眼睛,想给自己找个傻劳力罢了。“四孩儿,这话我就说一次,那个夏萱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小小年纪能狠毒成这样,他还是头一次见。

    潘石海知道殷辰是什么样的人,可想到小姑娘抱着自己悲声哭泣的模样,他还是硬着头皮道:“辰哥,算兄弟求你,借我点钱,以后让我干什么都行。”

    殷辰定定的瞅了他半分钟,最终还是抬起手腕调到付款页面,问道:“要多少?”

    潘石海顿时惊喜道:“一千,”见殷辰瞪他,他忙还口道,“八百,八百也行!”

    不情不愿的点了面对面付款,殷辰在对方想要说谢谢的时候,刷的一下关上了房门,听着外面人下了楼,他打开手腕上的对讲机,单独对着慕容千夜道:“慕容,你不是说要关四孩儿一个星期禁闭吗?他刚下楼,现在应该在32层。”

    慕容千夜:“收到!”

    颜菲一直认为她师父是个很耿直的人,现在才发现,这简直就是老奸巨猾,前脚借了钱后脚就把人给卖了,这套路不是一般的深。

    见小徒弟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殷辰自以为了解的道:“师父的腕套是队里统一发放的,带有对讲功能,你好好学习,什么时候经脉突破了第五层,师父就给你弄一个,现在别好奇,吃饭。”

    对于用惯了手机的颜菲来说,这个对讲功能真没啥可好奇的,因此她也没在打听,看在殷辰眼里只觉得自家小徒弟乖到不行。

    吃过了饭,殷辰叫来俩人给他收拾房子,和颜菲想象中的搬砖和泥冒烟咕咚不同,人家就拎来一个大号箱子,从里面拿出几块面积约一平方米,宽度有十厘米的白色墙体,然后量了一下尺寸往墙上一粘,一面隔断墙基本完活。

    门也特简单,因为那门和门框是一体的,把门框粘到墙上,门也就安好了。

    见颜菲好奇的左摸摸右看看,殷辰犹豫道:“小菲,床和师父这个一样行吗?”他们说女孩应该睡纯木打造的公主床,可纯木打造的好贵啊,够给小菲吃大半年的肉菜,肉吃到肚子里能长身体,床买那么好有啥用?

    颜菲没有多想,看了看殷辰的铁架床点头道:“好啊。”有人管就幸福的很了,有啥可挑的?

    殷辰提着的心顿时落了地:太好了,对门没人住,他把那空床搬过来就好,又能省一笔大的。

    兵字区的楼房1到20层每层八个房间,每个房间住四人;20到30层每层也是八个房间,每间住两人;原先没突破七层经脉的时候,殷辰就和慕容千夜住在一个屋,自打武功更上一层楼,两人所住的楼层也随之上涨,涨到30层以上,每层4个房间,自己单独一个屋。

    这些房间的标配都是一个样子,有床有被褥,还有两套换洗的床上用品,殷辰搬床的时候发现那被褥也是没用过的,所幸一起放到床上。

    苦命的慕容千夜前脚安顿好秦蓁蓁,后脚又做了潘石海的工作,懒得去食堂的他刚想回屋冲点粮粉垫垫肚子,就见殷辰从隔壁空屋往出拽床,揉了揉发涨的鬓角,他无奈道:“你这是干嘛?”

    “小菲缺个床,快帮我开门!”

    看着理直气壮的殷辰,慕容千夜无语的打开了殷辰家的房门。

    颜菲正把屋子里挪动的东西找个地方重新安置,见殷辰拽床进门,她忙跑过来道:“师父你把床搬回来了?我帮你抬!”

    “不用你,你去看看隔壁柜子里有没有床单,师父刚才忘找了。”

    “好!”

    看着毫不犹豫就往隔壁跑的颜菲,慕容千夜已经不知该说啥好了,只能对着殷辰道:“一会儿安顿好了到我房里来一趟。”

    “干嘛?”他一会儿还想带小徒弟出去逛逛呢。

    “你把这屋子都搬空了,总要有个说法吧?”真当学府的管理员是吃干饭的?慕容千夜额头的青筋直跳,不知道自己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看看一脸嫌麻烦的师父,再瞧瞧两眼冒火的慕容千夜,颜菲低头憋笑:虽然这慕容千夜对中毒的自己过于冷漠,可对师父还是不错的,好吧,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就原谅他吧。

    通常情况下,颜菲不喜欢讨厌人,因为讨厌一个人浪费的是自己的情绪,如今和慕容千夜住对门,整日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她天天看着对方就想起旧恨,那今后她怎么过日子?再说时间长了对方也会有警觉,很容易对师父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她给自己找了个尽释前嫌的借口,就开开心心的抱着新找到的床单被罩回屋去了。

    这俩人怎么研究的她不知道,她铺好了被褥收拾好了房间,就给自己打了盆清水,对着水中的倒影,用她从抽屉里找到的匕首,小心打理自己的狗啃头,按理说她应该等着头发长一长,齐肩之后再修剪,可对着水盆一看,她发现自己实在是不能忍。

    这头型已经丑到一个境界了,顶着这么个脑袋师父还能收她为徒,师父的人品果然是没得说。

    殷辰一进屋就惊讶的发现徒弟变好看了?当然,也不是多好看,就是原先这多一堆那少一块的狗啃头,现在看着顺眼了许多。

    欣慰的想揉揉对方的小脑袋瓜,可瞅瞅地上还没有收拾好的碎头发,他伸到一半的手又撤了回来:“师父有事要出去,晚上不知道什么回来,你洗个澡休息一会儿,饿了自己去食堂吃东西,去食堂的时候报师父名字就好,想吃什么点什么,等师父回来和食堂算。”

    见小徒弟满口答应,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念叨着女孩就是麻烦,明天还得弄个镜子,就迈步离了房间。

    慕容千夜当初和颜菲说你跟着你师父算是享福了,这话绝对不是假话,因为30层往下的屋子根本就没有独立浴室,唯有30层往上的屋子才会像个小家一样样样齐全,当然,这个所谓的样样齐全是相对比较的,至少在颜菲眼里,这个家除了能睡觉能洗澡真是空荡荡的很。

    收拾干净地上的碎发,她进了仅容一人的浴室内洗了个澡,因为现在的发电装备用的全是太阳能,所以她很幸福的洗了个热水澡。

    洗完澡换上师父上午给买的运动服,她坐到床上开始打坐,二十一世纪知识是立足之本,三十一世纪的立足之本却是武学,她一个女孩不求扬名立万,但求不受人欺辱危机关头能保护师父。

    颜菲从小就知道自己不聪明,所以她特别能沉得住气,眼瞅着漂浮在空气中的小亮点犹犹豫豫的晃进体内,她仍旧是不急不躁,坚定的摆着她的五心朝天。

    见这些亮点进入体内都堆积在一处,她缓缓催动它们在经脉里转动想要分散各处,然后就惊喜的发现,这些小家伙们一转体内吸收经气的速度竟然加快了?

    她不知道,这是突破第三层经脉,将手三阴经络全部打通才会有的效果,所以不是老师不教,而是她还没有学到,但不管怎么说,加快了就是好事,所以她不住的运转着体内经气,不多时,经脉内的经气就达到了充盈。

    经气充盈的经脉犹如一条环绕在胸前的金线,金亮亮的很是好看,一抬眼,她发现空气里游离的经气也挺好看。

    若换了旁人,体内经气充盈了也就休息了,可颜菲小姑娘觉得,她现在有时间,周围也有经气,不把它们吸进体内是不是有点对不起自己?

    这时候就可以看出她和殷辰是一家人了,免费的经气不吸白不吸。

    什么?你说经脉打通的少吸不了更多?那不是还有身体吗?尽管此时的她已经知道,经气这东西只能存于经脉里,可上次她放到身体各处不也是没问题吗?再说笨想也知道,一条经脉才能装多少经气?整个身体又能装多少经气?若没有这神奇的左眼她不敢胡乱尝试,既然有了这神奇的左眼,她还怕什么?